小說

【RPG四期創作】二十六幕——「終末」1

蘇雪 | 2021-11-27 11:01:40 | 巴幣 156 | 人氣 219


  她猛然坐起身子,就看到躺在身旁的夜臨婕一臉驚訝地望著自己。

  「婕⋯⋯妳怎麼⋯⋯」

  唯說到這裡,才注意到自己正待在聖森哨所裡的義勇軍宿舍,窗外仍是一片詭異的渾沌。這裡是封印的內側。

  「做惡夢了?別擔心,我在妳身邊。」婕也慢慢坐起身子,搭上唯的肩,將她帶入懷中。

  唯沒有反抗,只是納悶地問:「調查隊呢?」

  「我猜他們正在喀爾登凍得瑟瑟發抖,不過總不會吃得比我們差。妳想念他們了?調查隊,還有封印破解隊的大家?」

  她在熟悉的體溫、香氣,已經平穩的心跳聲中慢慢恢復平靜。婕的一切都如此真實,這麼說,離開封印開始的那段記憶才是夢境?

  「這⋯⋯」她搖了搖頭,用掌根按緊隱隱作痛的側頭部,「我夢到自己被選為北方調查隊的成員,搭上前往喀爾登的船隻,碰上海怪、巨人⋯⋯對了,在碾土城聽過使用『色彩』的敵方也出現在船上,她帶著提燈,那會吸收萬物的色彩,將色彩當成武器⋯⋯」

  「我知道妳很介意沒被尤克長官選上,不過這裡不但有諾亞教主,還有諾倫三女神呢。一定有什麼重要的任務,非讓我們留在這裡處理不可。所以別妄自菲薄了,我的男爵大人。」

  「嗯⋯⋯」

  還好是夢,調查隊的夥伴們很可能大多還健在。唯這麼說服著自己,稍稍鬆了口氣。

  婕溫柔地摸的她的髮絲、後背,這麼說道:「妳很害怕猶格‧索托斯。可是這不能怪妳,畢竟相性態糟糕了。我都知道。」

  美艷魔法師的手掌心裡開始凝結出冰,經她愛撫之處立刻附上一層薄冰。警覺心強的唯感覺心跳漏了一拍,趕緊要掙脫婕的懷抱,手臂卻被婕緊緊捉住。

  「猶⋯⋯婕,妳在哪裡聽說這個名字的?」她試圖掙扎,皺眉望著婕質問道。

  婕將臉貼近動彈不得的唯,她們的鼻尖幾乎相碰。

  「記得嗎?男爵大人。她帶著收納萬物色彩的提燈作為武器,她喋喋不休這個名字。」

  「妳……不是真正的婕……不對,是被索托斯控制了?」

  被婕緊捉的手臂又疼又麻,接著開始失去知覺。唯見到散發寒氣的冰殼逐漸蔓延至她的身體各處,感覺自己的全身越來越不聽使喚,心中的恐懼持續擴散。

  婕不再說話,她臉露笑意並放開唯的右臂,自己的手中卻多出一只眼熟的提燈。唯的單手一恢復自由,就吃力地揮開婕的束縛,碎裂的冰屑四濺,全身的刺痛感不減反增。她不顧疼痛地往掙扎至床沿,抓住床邊的佩刀翻身下床。

  只是她沒能擺出備戰的蹲姿,而是無力地摔在地上,不但體力像是被瞬間抽乾,腰部以下甚至全沒了知覺,坐也無法坐起。唯朝自己的雙腿瞥去,就看到包覆冰層的半身失去色彩,成了一片怪異的白。

  她對婕亮出刀刃,表情嚴厲,卻沒有立刻發動攻擊。因為她無法判斷眼前的究竟是被猶格‧索托斯控制的婕,還是由猶格‧索托斯化身而成的型態。

  但是對手不會等她猶豫,只見婕舉起提燈,房間的色彩開始被提燈吸收。唯對提燈擲出佩刀,要用刀背將提燈擊落。不過就在長刀脫手的瞬間,窗戶、大門就一下子湧入色彩的海浪,唯還來不及叫出聲,就和婕一起被色彩吞噬。


---


  她再次睜開雙眼,映入眼裡的是熟悉的天花板,九尾狐旅館的天花板,這裡是阿斯嘉特城。再轉頭,她就看到床邊的點滴和桌上的幾包藥品。呼吸時藥液的氣味濃烈,遲遲無法散去,全身也痠軟無力,像是自己正發著高燒。

  唯想不起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副德行而躺在房間的床上,不久前,在聖森哨所中見到的婕,更早之前在暗夜英雄號所見的慘劇倒是印象清晰。

  又是惡夢?究竟哪邊是夢境、哪邊是現實?就算這是場夢,唯也不明白該如何讓自己真正醒來。

  就在她努力回想時,唯注意到旅館的一樓傳來的尖叫和翻箱倒櫃的碰撞聲。旅館的隔音向來優秀,能傳入唯的耳中,肯定是出了什麼大事。她也顧不得原先的煩惱,拔起針頭就提著刀趕下樓。既然這也可能是現實,自己就不能對九尾狐旅館的危機坐視不管。

  「放、放開!放開我——不要——」

  那是雪莉娜的哭叫聲,唯順著聲音找向一樓餐廳,沿路看到破壞的痕跡、不省人事的狐狸小童、旅館的房客們。她儘管全身疼得厲害,仍加緊腳步,然後用力推開餐廳的大門。在那裡,唯不只看到東倒西歪的桌椅和滿地碎碗盤、餐具、食材,更看到旅館女主人雪莉娜正被幾個暴民壓在圓桌上侵犯。

  這些暴徒的雙眼都閃爍著紅色的異光,有幾個還是熟面孔,原本都是善良的阿斯嘉特居民。唯看得出他們受到某種存在操控,卻不能放任他們繼續對雪莉娜施暴。

  壓制雪莉娜以外的幾個青年有的拿著棍棒、菜刀,有的拿著酒瓶準備對唯發動攻擊。唯沒能對非戰鬥職的民眾拔刀,但拳腳可沒留情。她機警地閃避,又對來者絆腳、肘擊、奪其武器並利用於反制,三兩下就將幾個民眾放倒在地。

  沒等壓制雪莉娜的那些男子反應過來,唯一拳就往其中之一的太陽穴揍去,在對方失衡跌坐在地以前,又迅速拉起桌上的雪莉娜,將她輕輕推往後方的安全區域,再迅速揮掌打向漢子們的喉部、下顎、鼻樑。

  「唯!」

  拖著病體與身材更壯碩的對手肉搏,甚至有獸人等更強壯的種族,單純的打擊效果有限。被抓住手腕的唯趕忙抬腿踢向對手的襠部,再趁機舉起桌椅往他們身上砸去,才有驚無險地制服所有發狂的民眾。

  「凰和瑟洛他們呢?」

  來不及穿斗篷下樓的唯扯下一名男子的外套,為衣不蔽體的雪莉娜罩上。雪莉娜沒有回答,而是抱緊唯哭了起來。唯能體諒雪莉娜在經歷恐怖的暴行後難以維持理智,於是溫柔地輕拍對方的後背,試圖安撫。

  「已經沒事了,我立刻送雪莉娜去醫院。這些民眾像是被操控了,街上也許還有其他狀……」

  她話還沒說完,就感覺腹部一陣激痛。

  「雪⋯⋯莉娜?」

  從雪莉娜嘴裡發出的聲音,由悲傷的嗚噎轉為狂氣的笑聲。雪莉娜的和服裡,不知何時爆出一對蟲族生物的鎌足,已經插穿唯的腹部。

  「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啊哈哈哈哈——」

  雪莉娜的笑聲越來越宏亮,然後開始變得沙啞,再變成怪物的吼聲。一隻比人還大的怪蟲從雪莉娜的身體中破體而出,美麗的臉蛋也被硬生生地撕裂,從血肉模糊的頭部中,竄出分成三瓣的血盆大口,露出數排尖牙,狠狠地咬了過來!






借用角色:夜臨婕雪莉娜





創作回應

小洛
總覺得狂亂造成的噩夢或夢境,剛好是預知夢......
2021-11-27 18:04:01
蘇雪
真的只是碰巧,還是上一次的週期中和玩家討論到的劇情哦。
2021-11-30 00:03:4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