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劫仙萬事廟: 第四十四回《滅門〃希望〃最後的煉器》2021/11/26

龍上哲哉 | 2021-11-27 04:34:17 | 巴幣 20 | 人氣 116


  「現在投票通過,未來將集淬門之力煉製隕鐵並發出通知,淬門將不會與任何宗族、種族合作,以上。」渾天站起身臉色凝重說道。
  「鞠躬盡淬,解民所苦!」四位長老同時站起,大聲喊道。
  「各位辛苦了!散了吧!」渾天揮手示意說道,隨後轉過身走向窗邊。
  「門主……晚點要請您簽屬通知,隨後我就請人將信送給兩方陣營。」淬勉緩緩走到渾天身旁,只見其一臉苦悶的神情,這麼多年來頭一次看到。
  「阿勉……你說我這決定到底是好是壞?淬門會不會就這麼毀在我手裡?」渾天語中透漏著滄桑。
  「阿天,不管結果如何,淬門是好是壞,一切就交給命運吧……」淬勉一同望向窗外,孩童戲耍、玩鬧,商人努力的叫喊販售,婆婆媽媽們的八卦閒聊,一切的榮光美景都是淬門努力下的甜美果實。

  會議結束後數月……戰火點燃,神魔終將一戰,此時的渾天依然苦惱於隕鐵的煉製。

  「怎麼可能?就連最簡單的熔煉都做不到,難道是我的修為不夠?僅僅是八品煉器師還不夠嗎?」煉器房中渾天一臉苦惱,也憔悴了許多。
  叩叩!房外傳來聲響,一名門徒渾身包紮傷口無數,用盡全身的力氣推開房門,見到渾天顫抖著單膝跪下。
  「門主……前方戰事通報,魔族已通過關口,神族敗了……」門徒失落說道。
  陷落在煉器苦惱中的渾天,聽到猛然回神,神色若失的說道:「敗了?都敗了!一切都結束了……通知全部人,門主命令即刻向神都轉移,讓四長老到煉器房來,你還好嗎?」
  「門主我沒事,都是些小傷,已經治療過了,小的馬上去通報。」就在門徒說完話起身時,一道炮火襲來,直接炸穿煉器房,兩人雙雙因爆炸彈飛撞在牆上。
  與此同時,淬門城外早已被數以萬計的魔族大軍包圍,城牆上的四位長老正商討著。
  「大哥!魔族就在眼前,已經不能再拖下去了,先將民眾撤離,我們留下來殿後吧!」淬水起身激動說道。
  「四弟!有門主消息嗎?已經沒有時間了,如今神族潰敗,淬門是不可能抵擋魔族多久的。」淬鐵看向淬勉緊張問道。
  淬勉搖了搖頭說道:「沒有!自門主進煉器房這幾個月以來還沒有半點消息過……」
  「先派人去通知門主,立刻疏散百姓,四弟你先回宗門裡,將重要的東西收拾好,我和二弟、三妹在此統整兵力,抵擋魔族,替你們爭取時間,保護好門主,只要他在淬門就能夠再次興盛!」淬火起身拿起武器隨後與鐵、水二人走向城牆上,三人早已視死如歸,只為保存淬門最後傳承。
  「大哥!二哥!三姊!保重!我們神都見!」淬勉心知肚明此去便是訣別,看著三人背影心中的不捨早已寫在臉上,作揖道別後奮力趕往宗門。
  就在淬勉御氣飛向宗門時,魔族軍團率先發難,身後城門方向傳來無數的炮火聲,煙硝四散不時有砲火射向城中,平時美麗祥和的城鎮轉瞬成了地獄……
  「堅持住啊!一定要趕上!」淬勉說話間,一道砲火從頭上飛過,直直打向宗門煉器房,一時間淬勉面露恐懼的神情。
  「阿天!」淬勉看向炮火直接貫穿煉器房只覺不妙,大聲喊道。
  遭受炮火襲擊的煉器房內,門徒已經沒了呼吸,渾天顫顫微微的扶著牆壁緩緩起身。
  「已經開始了嗎?不行!得快點去通知其他人快點撤離,欸!你沒事吧!?」渾天叫喚著門徒,卻不見其動靜,蹲下身摸了摸脖子,發現沒了氣息。
  「辛苦了!淬門已你為榮,鞠躬盡淬,解民所苦!安息吧……」渾天幫門徒闔上眼,拿著隕鐵奪門而出,一路跑向宗門大廳。
  渾天一到大廳,見眾門徒早已等候多時,每個人臉上都寫著恐懼,望向帶來希望的渾天渾身污髒破洞,頓時有些失落。
  「眾門徒聽令!即刻收拾重要物件,半個時辰後在此集合,來人去通知四長老,疏散百姓。」渾天見勢喊道。
  門徒皆顯的有些慌張,此時渾天的話如耳邊風般,「到底在幹嘛?現在是淬門最重要的時刻,你們還站著幹嘛?還不聽門主的話趕快動身。」淬勉喘著氣在大廳門外喊道。
  眾門徒喊道:「聽令!」
  門徒開始分散去整理物件,大廳獨留渾天、淬勉二人。
  「阿天!你沒事吧!剛剛來的路上看到一道炮火直擊煉器房,還在擔心你!」淬勉急道。
  「我沒事!其他人怎麼樣了?前線還能撐多久?」渾天問道。
  「其他三位長老已經在堅守城門了,不知道能撐多久,百姓也開始疏散,門主也快撤往神都吧!」淬勉看向若有所思的渾天說道。
  「不!不行走!如果我走了,淬門將不復存在。」渾天抱著手中的隕鐵說道。
  「阿天!你瘋啦?這隕鐵已經幫我不了淬門什麼,放棄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淬勉怒喝道。
  「不可能!隕鐵才是淬門最後的希望,我將一切都賭在這上面了,我一定要煉製出四劫環!」渾天痴狂的說道,隨後抱著隕鐵跑向宗門地下煉器房。
  「你到現在還沒看清嗎?魔族已經殺到家門口,外面死傷無數,是他們在用命替你爭取離開的時間,就是為了『你!』淬門最後的希望……」淬勉一路跟隨渾天一邊勸道。
  兩人走走停停來到煉器房前,渾天忽然的駐足,讓淬勉一時站不住身子。
  「怎麼了?你不進去嗎?」淬勉問道。
  「阿勉!你信我嗎?我可能找到辦法將隕鐵煉化了……」渾天依舊是當初看到隕鐵時的神情。
  「我怕你了!趕緊去吧!就一次機會沒成功我們就撤,沒得商量!」淬勉嘆了口氣道。
  「都聽你的!哪次不聽?」渾天微笑道。
  兩人合力推開房門,渾天開始為煉化做準備,而淬勉時刻都在看著門口就怕萬一,「準備好了嗎?我怕城門那邊扛不住,人已經殺進來了。」
  渾天並沒有將融爐加熱,而是在地上畫滿了無數的圖像、術式。
  「你熔爐都沒加熱,你煉啥?蛤?迫在眉睫啊!阿天!」淬勉緊張的說道。
  「相信我!我想到曾經在古書上看過,曾經有塊隕鐵怎麼融煉都不成功,之後就是靠著這個術式與法陣成功融煉的,他只是將隕鐵透過術式轉化成不同材質的東西,分解後再以法陣重新塑形,最後用術式轉化回原樣,能行的!我怎麼就沒早些想到這個辦法!笨!」渾天激動的解釋著自己的想法。
  淬勉將煉器房門關上,從袖中掏出一個圓球用力砸在門上,圓球瞬間化作一種奇特的黏液,不到十息便凝固,隨後又向門上施加了無數結界。
  「門我堵死了,外面如果有人要硬闖,還是能撐幾個時辰的,死馬當活馬醫了,來吧!怎麼做?」淬勉挽起雙袖說道。
  「現在我會先啟動術式,依我的計算,憑藉我們兩人的靈力絕對可以將隕鐵成功轉換,隕鐵本就經過高溫的煉化,加上本身的精純度已經接近完全,也不需要再其他的加工,那我們就開始吧!」渾天一邊解釋一邊啟動法陣。
  兩人開始注入靈力,隕鐵四周密密麻麻的圖像、術式一瞬間發亮將隕鐵完全包圍。
  「阿勉!跟著我的靈力輸出,慢慢的不能急!萬一在這一步失敗,很有可能隕鐵會直接變廢土。」渾天小心翼翼的輸出著靈力。
  「放心吧!我怎麼說也是你煉器的導師,還要你教?」淬勉同樣小心翼翼的輸出靈力。
  隨著靈力逐漸的灌注,被包圍的隕鐵隨後散發出絲絲紅色的氣息,片刻便溶解成液態狀。
  「成了!成了!阿勉!我們成功了!」渾天高興的喊道。
  「是啊!我們成功了!接下來呢?」淬勉難掩心中的激動道。
  「別急啊!接下來只要塑形,最後再變回來就可以了!」渾天小心翼翼的運用法陣將液態隕鐵塑形成設計好的形狀、雕刻。
  就在塑形緊要關頭之時,門外突然傳來聲音,拍打著煉器房的門叫喊著:「裡面的人聽好了,淬門已被魔族佔領,快快出來就擒。」
  「該來的逃不過!怎麼辦?緊要關頭這個時候來亂。」渾天加緊塑形道。
  「塑形你自己一個人可以嗎?我去拖住他們。」淬勉一邊看著門口說道。
  「可以!待會恢復的時候就需要你了,你自己小心!」渾天回道。
  「裡面的聽著!再不出來我們就要強行進入了,到時便不會留活口。」門外的聲音依然叫喊著。
  淬勉此時已經離開法陣來到門前,雙手各持一把靈銃,準備請對方吃一頓粗飽的。
  碰!碰!碰!隨著幾次的撞擊,魔族士兵也未能將門撞開,「將軍就是這裡面,藏有淬門的餘孽,這個門始終撞不開。」
  「都退下吧!這裡交給我就好。」這個熟悉的聲音從門的另一側傳來。
  「不好!魔族的將軍好像來了,這門可能撐不住了,好了沒阿天。」淬勉著急說道。
  「快了就差一點點……搞定了!快點來幫我,把它恢復。」渾天全身是汗,疲態盡顯,就離四劫環的製作完成僅一步之遙。
  「來了!快點!我不確定這個將軍實力到哪,說不定一擊就能將門打破。」淬勉收起靈銃,回到了法陣中繼續灌注靈力。
  「要開始囉!」渾天加大靈力輸出,運行回復術式,已經定型好的液態隕鐵,隨著灌注的靈力,從液態漸漸變回隕鐵一開始的形態。
  「可以!一股作氣!上啊!」渾天喊道將自身靈力完全灌輸,與此同時淬勉也全力將靈力輸出。
  就在術式完成的一瞬間,一道紅光從手環中突然炸開,將兩人彈飛出去,地下煉器房在衝擊下土石坍方滿目瘡痍,門外的魔族將軍也遭波及埋於土石下,幾人瞬間被坍方的地下室困住。
  爆炸中昏死過去的渾天緩緩睜眼,被眼前的景象震驚著,緩緩爬向法陣,只見四劫環飄浮在空中,上面透出絲絲紅色微光。
  「阿勉!成功了!四劫環完成了,我們成功了!阿勉!?阿勉!?」渾天環顧四周,搜尋著淬勉的身影,在一處坍方的土堆下發現了淬勉的下半身。
  「阿勉你等我!我現在就救你出來。」渾天拖著處處是傷的身子奮力走到淬勉身旁,用一旁的工具將石土刨開。
  渾天將石土漸漸刨去,
將淬勉拖出,連忙上前確認情況,「脈搏很弱,呼吸也很微弱,傷的太重了,內臟可能被砸下來的石土……」渾天著急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說道。
  就在渾天喃喃自語時,淬勉睜開了雙眼用僅有的力氣說道:「阿天!我沒救了!我撐不了多久,你成功了,淬門有救了!」
  「你別說這麼多了,這四劫環是你和我的心血,它還沒有完成,我剛剛看過了,他沒有先天器靈,我們失敗了,這就是一件普通的法器……」渾天握著淬勉的手語帶哽咽。
  「是我害死了大家!都是我的錯,如果我們早早跟魔族合作,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淬門也不會被滅門。」渾天此時的神情絕望至極。
  「沒有的事情!你會成功的!還有一步沒完成,『煉靈』!」淬勉吊著最後一口氣說道。
  「不行!阿勉!這樣你的靈魂會永遠跟法器結合,永世不得超生、輪迴,我做不到……」渾天緊握淬勉的手哭道。
  「只要能永遠在你身邊,就算是作為器靈,我也願意,動手!」淬勉憑著最後一口氣喊道,便昏死過去。
  「阿勉!阿勉!」渾天叫喚著淬勉,卻得不到任何回應。
  渾天強忍著心中的悲痛,腦中不斷閃過與淬勉百年來的回憶,從最初的市集、第一次回到淬門遭受冷言冷語、遇到的奇遇、與四位長老的點點滴滴如刀般,割劃著渾天。
  「阿勉!阿火!阿水!阿鐵!淬門的大家!我不會讓大家白死的……」渾天收起淚水抱起淬勉的身體來到法陣中,將四劫環放在淬勉雙手上,開始在地上畫著遠古、漫長的符文。
  不用片刻,四周早已被渾天劃滿了符文,渾天高舉雙手,口中念念有詞,「淬門的亡魂啊!我淬門第一百一十一代門主渾天,乞求各位將靈魂奉獻給我吧!助我完成最後的煉製,四劫環靈煉,我將乘載各位的期望,重振淬門,鞠躬盡淬,解民所苦!」
  渾天將身上僅存的靈力凝聚於雙掌,高喊咒語同時拍向符文。
  符文瞬間亮起,無數道靈光從淬門城中飛向四劫環。
  從被攻破的城門,淬火、淬水、淬鐵早已戰死,無數的門徒、百姓也遭受屠戮,滿城屍橫遍野其景如煉獄般慘不忍睹,卻有一道道靈光,慢慢飛向四劫環。
  「拜託各位了!渾天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了,也沒有任何能再為淬門做的了,我只希望能再為淬門,再為各位煉製最後一次!」渾天閉上雙眼留下眼淚,嘴中不停唸道。
  霎時間渾天周圍滿是靈光,那種光亮是如此清澈透明,彷彿能照亮人內心中黑暗的每個角落。
  渾天被光亮吸引,緩緩睜開雙眼,看到的卻是淬門的各位:老門主、淬火、淬水、淬鐵……以及淬勉。
  「小子!門主!阿天!」一個個曾經陪伴自己大半生的人,化作靈光來和自己做最後的道別接連飛入四劫環內。
  「各位……對不起!對不起!」渾天淚如雨下一邊磕頭一邊喊道。
  「阿天!相信自己的決定,你的決定就是我們的決定!再見了……」淬勉最後一次對渾天的鼓勵化作最後的靈光飛入四劫環。
  就在最後一道靈光飛入四劫環中,白光從環中散開,四劫環漂浮在渾天面前透出絲絲的道光,「主人?你是我的主人嗎?主人?」
  此時渾天早已哭的泣不成聲,倒臥在淬勉冰冷的身體上,嘴裡依然唸著:「對不起……對不起……」
  須臾間淬勉的身體隨著白光消逝,也漸漸化點點亮光,消失在這世界上。
  「主人?你還好嗎?」從四劫環中發出聲。。
  渾天看著點點亮光漸漸遠去,緩緩站起身子將四劫環戴上右手,此時的他眼中只有恨意、復仇。
  「四劫環……帶我離開這裡,我要去把魔族全滅了……」渾天語氣冰冷的說道。
  「好的主人!空間移動開始!」四劫環說道,一瞬間渾天整個人消失在了地下室……

各位道友好!渾天的故事也告一段落了,或許一個人可能風光無限,但背後他乘載的東西是我們想像不到的,渾天儘管煉製出獨一無二的當世神器,代價卻是自己無法承受的大。無量天尊有愛,最近天氣多變,各位也要照顧好身體,出門在外要注意保暖,《道心不死,涅槃再生。》我是哲哉,我們下回見。

創作回應

bencorn2005
把淬門一切都賠上了,一百一十一代的傳承都在一件法器上,可是恨意和復仇也把傳承與道統都毀了. 淬門的已在一人手中,不知最後的淬門門主還會出現嗎?
2021-11-27 21:39:35
龍上哲哉
道友每次評論都讓我戰戰兢兢,深怕說太多會劇透,太少又沒辦法回答完整。不過還是要回答道友,渾天在心態上始終如一「煉器」,在其他的長老輔佐下他只需要對重大事件做決定如:神魔之間的陣營選擇,還有對淬門煉器水平的提升,單就煉器來說我願稱其為最強,可做為一名領導者,他的才能卻不及淬勉半分,確實淬門以煉器為大,但看到現在任何一個團體,其領導者只是能力強卻無領導能力那最終只有滅亡一途,俗話常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盲目地沉浸在自己的能力之中,卻沒有看見自己缺少的東西,是多麼可悲,儘管是所向披靡之人也終將付出代價。

文末渾天在煉靈時,所蒐集的靈魂也就是靈光,基本上就是淬門城中所有跟淬門有關死去的百姓、門徒,所以四劫環上究竟有多少靈魂,合成一個器靈實在無從得知。最後渾天戴上四劫環一句:「我要去把魔族滅了。」很明顯這是他自認可以為淬門贖罪的一種方式,仇恨、復仇一直都不是用來當作傷害人的藉口,眾生平等從何秤量多大的仇恨、復仇心可以去殺人?想了想渾天,已經不是以往的他,身負數以萬計的生命,盡管煉成了四劫環,心理的結卻再也解不開了。
2021-11-27 23:17:3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