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RPG四期創作】【第二十六幕——「終末」】劫難中途

剎翎 | 2021-11-27 03:46:28 | 巴幣 60 | 人氣 92

角色名稱:狐狸狗
角色照片:

(中文)字數:2123


  時間:夜晚
  地點:約維克

  午夜,破敗的村莊約維克。男人坐在木製的桌子前,閉目養神著。

  桌上,是一些附近森林採集而來的野菜與可食用植物所簡單炒成的料理。菜有了,肉當然也不能少,那些在附近遊蕩的野鹿與狼群們,也是此刻男子一行人的晚餐。

  巨大的,紅色的月亮照耀著大地,將所有的一切都映成了詭異的顏色。
  或許這只是男子因狂亂情況下所產生的幻覺。但這一切卻又真實的讓人恐懼。

  原本剛逃亡到這附近時,爬滿藤蔓植物的牆壁,長時間無人整理的房屋擠在一起,倒的倒、垮的垮的家具透漏著在第一災中他們便已經全數遭遇不測。直到現在他們入住後才簡單整理成了可以過夜的樣子。

  狼群間歇性的嚎叫聲在午夜迴盪。偶爾夾雜著貓頭鷹的咕聲。

  臨時用茅草堆起的馬厩裡,某些義勇軍的馬悠閒地啃著草料,看似沒事,但牠們的主人們卻都感受到,眼前這些動物夥伴們似乎都變了。

  變得不再那麼的‧‧‧‧‧‧親近他們。講更直白一些,就像是變成陌生人一樣。還會聽從他們的命令,可能只是因為原本的個性就比較溫和、或是把其當作工作一樣。而此時他們所得到的馬糧,就是他們工作的回報。

  原本跨越物種間、長時間出生入死所培養出來的革命情感,在他們跨過結界後,好像就變了。

  不對勁。
  甚至有些人此時回想,還能回憶起當時他們的坐騎突然不受控制、導致他們無法逃出畸變的包圍網。

  難道在地獄的這段期間中,世界發生了什麼事嗎?
  北方的調查隊們惹出了什麼大事?
  希莉卡在那裏失敗了?
  瘟疫之災復甦了?

  太多的可能性在他們的思緒中來回擺盪、衝擊著腦海,卻都無法尋找出正確的答案。

  如果說他們的寵物全都一致性的與他們變的疏遠只是小問題。那麼接下來的這些問題,才是完全佐證證實了世界發生了大事、更準確的說、起碼銀星發生了大事。

  一是、房卡完全無法開啟。甚至連確認質點者生死都無法做到。

  一直以來、義勇軍們會用房卡來確認彼此的真實性,畢竟房卡只會對真正的義勇軍們發光。也是他們互相聯絡、甚至是向質點者尋求幫忙的道具之一。

  但現在,開啟房卡時不會閃爍光芒。呼叫質點者沒有回應、導致無法發動質點技能。也無法與同伴們間通訊。毫無反應,就是一張不能刷的黑卡。
  二是、原本在紅雀城主的庇護下、所以義勇軍就算死亡,也能及時的在附近的的地點中重新復活,藉此來幫忙在外地征戰的義勇軍們支援。

  但是此刻,起碼那些在逃生中死去的冒險者們,至今都沒有回來。這幾天也是如此,那些自告奮勇願意出去探查的義勇軍們也都沒有歸來。

  世界上有誰能夠阻擋始源神的權能?答案只有兩個:階級更高的代行者、又或是始源神自身。

  所以。第二災至少一定做了什麼事情來阻擋義勇軍的復活。又或是銀星遭遇了什麼事情導致紅雀無法及時下到靈魂之海去拉起死亡的義勇軍們。

  ‧‧‧‧‧‧。

  沉思結束。
  這些餐點,在餐桌上已經放了快兩個小時了。
  無論是青菜或是那些烤肉,都已經冷掉了。

  冷掉了沒有關係、狐狸狗還能把他們加熱一次。不是大問題。

  但。

  今天去探查的人們,同樣沒有回來。

  桌上、還有五個空碗放在那裡,而牠們的主人,已經再也不會回來了。

  這是永遠不會再被舉起使用的碗筷。

     轉頭往窗外看去。已經很長一段時間無人行走的小路,雜草叢生。許多至今搞不清楚外界狀況卻又不敢輕舉妄動的義勇軍們,只能沉醉於酒精之中,醉倒在路旁。夢囈聲中,微風吹過,吹著他們身旁的空瓶輕輕滾動。

     整個空間靜悄悄的,安靜地連偷偷闖進小屋內亂竄的老鼠奔跑的聲音都聽得清清楚楚。

  回憶起幾天前,剛從地獄回來之時。狐狸狗找上了他們的組合。才終於從觸手怪物的包圍中殺出一條血路。

  他會特別注意到他們五人是因為他們之間的默契極佳。已經進入到了無須言語溝通就能相互掩護的程度。

  在當時哀號聲、吼叫聲、命令聲此起彼落的氛圍下。這相對寧靜的一組讓狐狸狗對他們的實力有些讚歎。

  牧師的護盾總是剛好出現在戰士會被攻擊到的地方、盜賊的短刀總是能砍掉觸手怪偷襲用的觸手。獵人的弓矢絕對能命中觸手怪較為脆弱的部分。戰士的大劍總是在最前方扛下所有的攻擊、法師的火球絕對能把一群觸手怪烤成觸手燒。

  這五個人從小就玩在一起。當然,會玩在一起也是因為他們都是孤兒。自小無依無靠。運氣也沒那麼好有孤兒院可以住。在小巷與幫派鬥毆中成長的他們逐漸累積實力。成為了五人的冒險小組。至今也已經有了快十年的冒險史了。

  而彷彿是上天眷顧一般。五人自身都有著自己的特長。也因此這個隊伍才能毫無短版的面對大部分的敵人。

  戰士、弓箭手、法師、盜賊、牧師的組合。這種連玩遊戲都很難求得的陣容。他們五人卻恰好有對應的天賦。

  但就算是這樣的五人,卻也還是無法回來了。

  絕對不是他們弱,狐狸狗可以對此打包票。
  在外圍盯視著冒險者的。絕對不只有一開始的那群畸變觸手怪而已。

  但是,又會還有誰呢?
  狐狸狗不敢去想,如果,他得到的答案是‧‧‧‧‧‧。

  如果答案是銀星軍隊呢?

  不知道,狐狸狗一向直覺很準、偶爾莫名其妙冒出的靈感命中率也很高。

  就是這樣的靈感,才讓一直以來長時間出生入死、進入危險地方暗殺目標的狐狸狗有機會能夠逃出生天活下來。

  但這是狐狸狗第一次希望他的直覺出錯了。

  在這樣的直覺與想法產生之時,心中的理性面卻也已經在思考著對策。因為有時現實的殘酷就會擺在眼前、而時間,不會等待他的答案。

  如果真有一天,那原本總是在自身身後飛揚的銀星旗幟,會成為自身前方所要折斷之物的話。

  ‧‧‧‧‧‧。

  狐狸狗喝了一杯酒。張開了因沉思而閉上的眼。拿起了碗盤旁的酒杯將其中的酒一飲而盡。

  隨後又倒了一杯。

  這次,他雙手舉起杯子,彷彿在對著空氣敬酒一般。但他知道,他是在替這五位曾短暫相處合作、面對可能已知的後果仍舊願意挺身而出的英勇的鬥士敬酒。

  「敬五位可敬的勇士。」

  「汝等的靈魂或許不會被世間記住。或許總有一天連我等都會遺忘。
   但世界的浪潮將掩蓋不了汝等曾行走過的道路。
    世界的塵沙亦無法掩埋汝等曾灑下的鮮血與汗水。
    願四災平定之時、汝等英勇之心仍長存於世。」


  最後,將酒一飲而盡。


                       「安心上路。」



  



(本圖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創作回應

ㄨㄌ魚花
希姆回來ㄌ
2021-11-27 03:52:44
電擊の馬猴燒酒
愛麗絲回來ㄌ
2021-11-27 13:40:39
小洛
洛回來ㄌ
2021-11-27 17:44:2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