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FGO同人:與最初的你再次相遇.第二章(4)

胸有竹林/akira | 2021-11-27 01:35:16 | 巴幣 2 | 人氣 94


  大家好,本周的更新終於算是正常時間出現了,我覺得好欣慰(
  雖然這周在寫的時候,我心裡開始也有了一點大膽的想法,不過那個大膽的想法大概要等到之後架構比較穩定之後再說,因為我真的好想看奧伯龍跟立香的ABO文(請你住手)。
  那老慣例囉嗦一下,如果有什麼想法都可以在下方留言討論,作者需要能發廚的同伴(欸),也可以大膽提出想法或者想看的題材沒有關係。
(*食用前的防雷警告:因本文設定背景為「奧伯龍」被召喚進入迦勒底的後日談,不免捏他第六章跟其他章節的劇情與各種走向,如果不想被爆劇情雷,就請先別看這篇囉!
  另,本文中多少會出現腐味,CP為奧伯龍X藤丸立香,如果有對耽美、本對CP不能接受的人也須斟酌進入。)

***

第二章節:界線、距離與變化(4)

  他曾經發過誓,在自己達成目標之後,這輩子絕對不再踏上那片受詛咒的土地。
  他清楚自己的能力並不是不足以對抗、更不是因為感到害怕,單純只是不想再看到殘存於過去的影子,勾起那些陰暗又噁心至極的回憶。
  「……」
  即便知道現在自己並非真的身處那個地方,可現在這個微小特異點的殘存戰場,就像刻意往他的痛處踩一腳似的,完整還原了不列顛異聞帶的場景,而且還不光是眼前所見的景象,甚至連那像屍體腐爛般氣味的相似度也同樣高得驚人。
  只不過讓奧伯龍.伏提庚心裡感到不痛快的原因並不僅是如此,或許更多的怨懟是來源於與自己同行的這群人。
  「…這是故意在整我對吧,絕對是故意的吧。」
  走在整體隊伍的最末端,這位妖精王一邊前進的同時、一邊以低沉的聲音碎碎念,尤其那滿臉寫著不情願的表情,陰鬱得簡直像是能直接滴出水來。
  "我倒覺得master並不存在這樣的私心,您單純只是想多了而已。"
  看著自家老闆有些陰沉的臉色,在斜後方跟隨的白色飛蛾表現出的態度倒是相當耿直,坦然點出了御主做出如此安排的原因。
  "畢竟要論處理摩斯的經驗,沒有比您與其他在場者更合適的人選了。"
  而走在前方聽到這句話的奧伯龍,終於忍受不住心裡的不甘與怨憤,用那張完美帥氣的臉翻了個白眼。
  這些理由他當然清楚。因為真要論對摩斯作戰的能力,在場的人確實都能算得上是熟手,只不過絕不會有人比他這位曾經的摩斯領導者有更深的了解,即使那個具備過人智慧的前任樂園妖精女王亦然。
  但也正是因為知道這些人選非常適合──甚至可以說是太過適合了,適合到讓自己連想要趁機反駁的餘地都沒有,所以他的心情才會如此的鬱悶。
  「這些我都知道,所以可以請妳閉嘴了,布蘭卡。」
  "是,如果閉嘴能夠讓您感到比較開心的話,我會這麼做的。"
  「妳一定要把這些全部說出來讓我生氣嗎?」
  聽著這句話的語氣,奧伯龍越想覺得越不對勁,於是便微微側過頭瞥了對方一眼。至於接收到這個充滿質疑的眼神的布蘭卡,反倒顯得相當泰然自若。
  "並沒有,您想多了。"
  很好,沒想到這隻性格原本相當青澀的飛蛾在跟著自己這麼多年之後,終於也學會睜眼說瞎話的絕技了。
  「以後出遠門之前記得提醒我,把妳留在房間裡就可以了,省得讓我心情鬱悶的時候還得被嘲諷。」
  "好的。"
  完全不認為自己做錯什麼事情的王女在態度溫順的應了一聲之後,在不到幾秒的短時間之內,隨即又耿直的補上了凶狠的一刀。
  "但請恕我直言:我認為自己如果不在的話,您恐怕只會被嘲諷得更嚴重。"
  「為什麼?」
  奧伯龍聽到這裡也覺得奇怪了。因為他現在基本已經不需要布蘭卡作為載具行動,除卻現在這樣的場合之外,更不需要對方去偵查什麼,那這謎一般的自信究竟從何而來?
  對於這個疑問,布蘭卡給出的解答倒意外的相當簡單扼要。
  "關於這點非常簡單,其實就是您現在正在做的事情。"
  現在正在做的事情?
  聽著這句話的奧伯龍原本不明白其中的意義,但在聽到下一句之後,立刻領會了對方那像是吃了一籃子誠實豆沙包的回應是怎麼回事。
  "因為如果我沒有跟在您的身邊的話,您恐怕會連開口抱怨的對象都沒有,變得像眾叛親離的孤寡老人,只能成天喃喃自語無人回應。"
  「布蘭卡。」
  "是。"
  「請妳現在、立刻、馬上給我閉嘴,沒有得到我的允許,就絕對不准再開口了。」
  "好的。"
  對話結束。
  於是原本就因為被強迫出門、已經憋著一肚子火的奧伯龍.伏提庚,在結束這次跟布蘭卡的對話後,原本就相當陰暗的心情非但完全沒有轉好,反倒變得更加不痛快了。
  「那麼先進行任務分配吧。」
  待注意力再次回到現實時,一行人已經抵達達文西指定的地點,身為御主的藤丸立香也像過往一樣擔負起了前線指揮官的責任,開始下達一連串的調度指令。
  「這個微小特異點的形成原因目前仍不明,但從大量摩斯出現、而且地形近似無名之森的特徵看來,只能初步判斷此處的形成應該和妖精有所關聯。」
  按向手腕上的通訊器,眾人的上方立刻投影出了先前觀測到的立體地圖,但從圖像只能勉強看到部分地區,無法顯示出更加詳細的地貌。
  「雖然特異點本身的規模不大,不過因為被迷霧籠罩的緣故,儀器無法準確觀測全貌,無法知道發生了什麼,所以只能依靠各位在清除摩斯的同時進行搜索,找出問題的根源究竟為何。」
  「了解。」
  性格向來負責任且正經八百的巴格斯特,在瞭解到問題的始末後,完全沒有表現出任何質疑的態度,很快就點頭接受了出擊的命令。
  「那麼,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呢?」
  原本在高空中四處盤旋偵查的美露莘,此時也重新降落到了地面上,在聽聞目前的行動方針之後,順便報告了方才偵查的結果。
  「剛才我已經偵查過空中了,從上方並沒有發現這裡有任何敵方個體,至於其他區域因為被迷霧掩蓋了,所以無法獲得更詳細的情報。」
  「那簡單一點說的話,就是目前可以確認的就是這裡還算是安全區域,不過之後就不一定了?」
  發出像是虛擬作品中的反派特有的誇張笑聲,高楊斯卡婭微微抬起纖細的右手,用那寬大同時做工繁複的白色袖子,擋住了臉上那有些不懷好意的表情。
  「這可真是個相當有用的消息,謝謝妳啊。」
  「至少比起從頭到尾只站在原地發出噁心笑聲跟看戲的人來說,她要來得有用多了。」
  即便是在諷刺人但教養依舊良好的摩根,以禮貌的語氣和充滿嘲諷意味的反差內容,毫不留情地直接戳穿了高揚斯卡婭看好戲的惡劣心態後,又重新轉向御主詢問。
  「不過吾之夫婿啊,我們要如何處理這個問題呢?」
  「關於戰略的部分我確實有個想法,但這只是初步的計畫,如果等等聽了有任何問題,大家都可以提出來進行討論。」
  雖然從者們的對話內容相當紛雜,偶爾甚至參雜著幾句爭執,不過藤丸立香對此倒還是相當安心。因為他知道縱使嘴上再怎麼不留情面,但在真正面對危難時,團結起來的速度絕對也比任何時候都還要快。
  思及此,御主在示意從者聚集到自己身邊時,嘴角甚至還帶著一絲淡淡的笑。
  「因為特異點本身面積不大的緣故,所以只要能加快速度偵查,應該不需要多久就能找到問題的根源。有關這點,我相信以巴格斯特、美露莘還有奧伯龍的腳程來說,絕對是可以的。」
  「嗯?我?」
  原本在後方納涼的奧伯龍突然發現自己被點名了,而且還是並不常被提到的速度方面,一瞬間也感到有些詫異。
  「嗯。我記得在異聞帶的時候,你和布蘭卡就配合得相當不錯,無論偵查或收集情報都非常有效率,所以這次希望你也能發揮出相同的能力。」
  少年對此絲毫沒有掩蓋,大方坦承自己的想法後,又轉向了其他從者的方向。
  「至於我擬定的計畫是從者兩兩一組相互輔助,一位負責開路與偵查,一位負責後方警戒與緊急狀況回報。至於組合分別是美露莘和摩根、巴格斯特和高楊斯卡婭、奧伯龍和瑪修……」
  「等等!master,這樣是不行的吧?」
  剛才聽到這裡,瑪修立刻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如果依照剛才的分組,不就等於您身邊沒有任何一位從者警戒嗎?」
  「呃…關於這點的話,我個人是認為應該不太需要擔心──」
  「不,這問題很大吧。雖然您確實會點拳腳跟魔術,可是在這樣的地方,我並不認為如此程度的魔術足以自保。」
  將手中那把看起來相當重的長劍「嗖」一聲插進土裡,巴格斯特以銳利的目光注視著御主,搶先一步打斷了他想說的話,同樣對這個提案表示反對。
  「完成任務固然重要,但您的安危也請放入考量項目中。」
  「那假設讓master跟著其中一組移動呢?這樣是不是就沒有問題了?」
  美露莘踩著輕盈的腳步,利用身形嬌小的優勢,從高大的巴格斯特與御主之間的縫隙竄出,向眾人提出另外一個建議。
  「這個點子我認為可行,不過要跟著哪一組才是關鍵吧?」
  揚起那頭蓬鬆又帶著浪漫氣息的波浪型粉色長髮,高楊斯卡婭輕輕笑了起來──因為她早就看出有人對御主的存在相當感冒,所以在提出這個問題時,還刻意朝奧伯龍所在的方向瞥了一眼。
  「那就讓master跟著我們吧!」
  「……」
  聽到這個建議後,瑪修立刻不負眾望的第一個表示想與御主同行的意願,而奧伯龍雖然發現了高楊斯卡婭的陰謀,但卻沒有足以進行反駁的正當理由,所以只能在心裡和自己嘔氣。
  只是令奧伯龍比較意外的是,向來都是跟瑪修共同行動的御主在答應之前,他竟然讀出對方的心裡出現了掩藏不住的一絲猶豫與疑問。
  "這樣的自己是不是太依賴他們了?是不是給他們帶來了麻煩?"
  「嗯,那就麻煩你們了。」
  原來你也知道這樣會麻煩我們啊?
  心裡沒好氣的嘖了一聲,但妖精王的臉上依然維持著平靜無波的表情,只是用手勢示意在空中盤旋的布蘭卡降低飛行高度。
  「那大體上的計畫就是如此。另外,偵查中途如果發生任何問題,就請依照各位的經驗判斷,並自主採取行動。」
  「遵命。」
  「是,知道了~」
  接到命令後,率先出發的是巴格斯特和臨行前拋了個飛吻的高楊斯卡婭這對奇妙的組合。而緊隨兩人之後的,就是摩根與美露莘這兩位戰鬥力卓越的妖精和龍。
  「出發了。」
  「還請您多注意自身的安全。」
  臨行前同樣細心的叮囑了御主,兩人沒有多久就在濃厚的霧氣中消失了蹤影。至於瑪修一行則是在送走另外兩組人馬後,才往第三個還未探索過的地區進發。

***

  「我先繼續往前偵查,你們晚點再跟上也沒有關係。」
  踏進迷霧區域沒多久後,明顯厭惡團體行動的奧伯龍,立刻提出希望單獨進行偵查的要求。只不過那說話的語氣無論從哪個角度聽,都完全不像是在提出要求,反倒更多的是一意孤行的味道。
  「嗯,請您多注意安全。」
  「麻煩你了。」
  沒等到把兩人的話聽完,那乘坐在蛾身上的嬌小妖精便「嗖」的一聲飛去,迅速隱沒了蹤跡。
  「前輩,你的身體還好嗎?」
  即便正在探查周遭,瑪修仍不忘關心藤丸立香的身體狀況--因為那是第一次看到對方在執行任務時,因為不明原因而陷入沉睡,如此反常的現象,讓她從那時起就相當擔心,也開始懷疑他是否出了什麼問題。
  「之前是否有得到充分的休息了呢?」
  「沒事,謝謝妳的關心。」
  少年臉上的表雖然沒什麼變化,但實際上心裡卻對問題的答案感到慌亂,所以他便向空無一物的前方揮揮手,做出像是要試圖驅散眼前濃霧的動作,同時不動聲色的轉換了話題。
  「話說回來,達文西小姐明明說這裡有不少摩斯,但目前為止好像什麼都沒看到?」
  「好像也是。」
  目光一一掃過四周充滿霧氣的環境,瑪修表示出了相同的意見。
  「這確實滿怪異的。因為以觀測儀器的準確度來說,情報出錯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到現在還沒遇到任何敵人實在有些異常……」
  "嘶!!"
  就在兩人談論著這個微小特異點中的種種怪異之處時,一聲略低沉、卻不同於摩斯發出的嘶鳴聲突然自前方傳來,讓一向警覺性極高的瑪修立刻啟動了奧特瑙斯。
  「前輩,前方似乎有其他除摩斯以外的不明生物,請您多加留意。」
  「好的。」
  擺出隨時預備發射Gandr的手勢,藤丸立香站到瑪修的身後,一邊警戒著來自後方的動向、一邊跟上前進的腳步。
  「來了!」
  隨著聲音越來越靠近,兩人同時都繃緊了神經,準備迎接未知的不明生物,立香更是瞪大了那雙淺藍色虹膜的眼睛,試圖用敏銳的動態視線捕捉到那團正以稍慢速度移動的小小黑影。
  「嗯?這個是…?」
  在看到那隻身上帶著傷口,似乎是被什麼給攻擊過,導致連走路的步伐都相當虛弱、甚至開始搖搖晃晃的小生物時,一瞬間他心中浮起的感受卻不是安心,而是更多的疑惑。
  「好像是從來沒看過的生物,前輩要先記錄下來,回去後再讓達文西小姐看看嗎?」
  一樣從未見過這樣類型生物的瑪修雖然也感到了困惑,但過去有太多經驗提醒他們,即便外表看上去弱小,也不能因此判斷牠不會造成危害,所以她最終提出了這個相對安全的建議。
  「好,那我記錄一下。」
  將記錄器鏡頭對準了不明生物,正當立香準備記錄下牠的樣貌時,一雙放出奇異光芒的眼睛倏地從不遠處的黑暗中閃現,接著散發出不祥黑霧的能量團隨即朝他所在的位置破空而來。
  「Master!」
  被訓練出的靈敏反應神經讓瑪修在大腦消化這些訊息之前,身體就早一步隨著本能迅速動作起來,將那面厚實的盾牌擋到兩人身前,這才堪堪接住了足以致命的一擊。
  "嘶──!"
  "嘶!!"
  發現有其他生物入侵後,其他摩斯也立刻吼叫著聚集了過來,剛才出現過的漆黑咒彈開始接二連三的頻繁釋放,讓戰況在極短的時間內就陷入了膠著。
  「Master,目前敵方生物數量過多,單憑我們要突出重圍恐怕有困難,請向其他組別請求支援!」
  逮到戰鬥中的空檔,瑪修在將一隻摩斯踢飛到遠處、又反手用盾牌擋下朝兩人發射數枚咒彈後,立刻報告了自己的戰況分析。而御主聞言也絲毫沒有猶豫,迅速施放了暗示出現緊急狀況的魔術信號。
  「唔…!」
  縱使無法憑藉魔術完全擊倒摩斯,不過Gandr依然具備擊落咒彈與拖延行動的能力,所以在瑪修奮力戰鬥的期間,藤丸立香作為對方的輔助與後援,在短時間內就發射出了數十記的Gandr。
  雖然一開始還沒有太多問題,可因為藤丸立香本身的迴路並不多、加上魔術造詣也不高,戰鬥的時間一旦被拉長,他的身體就開始產生過度運轉魔術的副作用,全身的神經與魔術迴路都因為不斷被燃燒而叫囂著疼痛,連帶眼睛都逐漸變紅。
  但他的動作完全沒有一絲停滯,即便衣服下的手臂已經開始滲出鮮血,少年依然沒有停下那幾乎像是自殺的舉動,繼續讓魔力不斷流轉過那數量少得可憐的迴路並透過指尖釋放,一遍遍重複著射出Gandr的機械式動作。
  他的腦中所能想的、所剩下的僅僅是那個念頭。
  絕不能讓從者單獨去面對這種局面。
  且先不提那些戰鬥力卓越或原本就擁有異能的英靈,即使是能力稍弱一些、甚至是和最弱小的英靈相比,自己在戰鬥方面都已經完全是個累贅了。如果像現在這樣危急的時刻,連後方支援的工作都無法完成,那他身為御主究竟還有什麼用處?
  如果自己有更好的魔術能力、如果自己可以讓他們的能力得到更好的發揮、如果自己能夠更加強大……
  藤丸立香不只一次想過這些事情,不只一次在戰場上責備過自己,更不只一次對所有的事物感到厭倦。
  但也正是因為討厭傷害他人、討厭讓周圍的人露出悲傷的表情、討厭看到別人為了自己犧牲,所以他每天都努力訓練自己,只希望有天在戰場上時,能夠多承擔下一些責任,減少其他人流血的可能性。
  這是他對自己的承諾,更是對那個為了拯救世界消滅了存在的人的承諾。他歸還於天的恩典、過去拯救的所有人事物,縱使不會被其他人記得,自己也絕不會忘記。
  至於那些來不及被完成的,他絕對都會接續著完成,即便那些事情並不是「自己想要做」,有時候是「不得不去做」,即便最後的結局可能同樣不會被記得,甚至必須犧牲自己的生命。
  「…嗚。」
  由於過快消耗自身儲量不多的魔力,精神狀況原本就不太穩定的藤丸立香也感覺在這一次次的消耗戰中,自己的意識已經幾乎快要脫離。但是他為了保持清醒,硬生生的咬破了嘴唇,讓那股帶著鹹的鐵鏽味在口中散開。
  他不能倒下,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在這個地方倒下。
  "嘶……"
  而在兩人沒有注意到的、戰場上的某個角落,那原本看上去無害的小型生物正悄悄的發生異變,低聲叫著的同時,也褪去那層偽裝的外皮。
  「Master,您……」
  當時的瑪修恐怕也完全沒有料到,自己僅僅是一個轉身,竟然就看到了那副可能會永遠烙印在腦海中的恐怖畫面。
  站在不遠處的藤丸立香依舊向遠處的摩斯發射Gandr,阻止對方繼續朝自己靠近。但在戰場上注意力太過集中於某一方的結果,就是沒有注意到後側出現了其他的威脅。
  ──那是某種不明生物,正張著像鯊魚一樣長滿尖銳牙齒的血盆大口,朝向他猛力撲去的場景。
  「前輩!!」
  忍不住失聲尖叫起來,少女立刻帶著盾牌朝對方所在的位置掠去。但無論她如何在腦中計算、想知道有沒有方法能更快到達,總都會發現自己晚了一步,而這一步可能造成的代價,是這裡的任何人都無法負起的。
  至於聽到尖叫聲回頭的立香在看到那個生物時,也立刻反應過來,試圖像剛才一樣用Gandr擊退對方,但威力逐漸削弱的魔彈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凶暴狠厲的牠絲毫不為所動,硬生生咬向了那隻正在蓄積魔力的右手。
  讓未來產生變化的可能性,僅僅發生在那一瞬間。
  「滾開!」
  一聲怒喝自某個方向傳來,然後在不到半秒之間,那隻眾人曾經看過、奧伯龍使用的黑色長茅隨即劃開了濃厚的霧氣,從他的耳邊堪堪擦過,直接貫穿了那隻怪異生物的嘴巴,力道大得甚至讓牠向後退出了一小段距離。
  而那記長矛掠過的距離也和時機點同樣驚險,近得讓立香幾乎能聽見它破開空氣發出的鳴響。
  「奧伯龍先生!」
  看到對方及時的前來救援,原本在瑪修眼框裡打轉的淚水立刻落了下來,但她沒有忘記自己仍身處戰場,在反手將追擊而來的摩斯打退後,才飛速跑到兩人所在的位置。
  「給我退下來,能力不好就別往前線衝!」
  隨著那句抱怨出口,藤丸立香隨即感覺自己落入了一個懷抱,但因為魔力的過度使用,他的眼眶已經滲出了絲絲鮮血,視線完全被一片血紅模糊,根本看不清楚眼前的人是誰,只能隱約從說話的聲音判斷。
  「…奧伯龍?」
  「除了我之外大概也沒人能來救你們,因為其他人恐怕也都被困住了。」
  沒好氣的回了話的同時、又讓長矛重新回到自己手中,面對眼前看上去相當強大的敵人,奧伯龍卻絲毫沒有一點畏懼,反倒是冷笑了幾聲。
  「不過這也難怪,原來是你殘留下來的影子啊。怪不得我才偵查了沒多久,就直接被纏住了。」
  "嘎吼──!!"
  受傷過後的黑影並沒有放棄攻擊,而是開始朝三人所在的位置憤怒的叫囂,準備再次以尖銳的牙齒撕咬向受傷最嚴重的少年。
  「柿子想挑軟的吃?我告訴你,不可能。」
  面對站在原地的奧伯龍連迴避都不屑,僅僅是一聲彈指過後,和方才相同的無數黑色長矛便從地底向上穿刺而出,對現場包括摩斯在內的所有敵人造成了大量的傷害。
  "吼……!"
  "嘰嘰嘰嘰……"
  「即使外表如何隱藏,那股野獸特有的氣味也是怎麼樣都藏不住的,悲哀的排熱大公啊。」
  望著那團彷彿不甘願就此消失、正在不斷扭曲著的黑色身影,曾經身為敵人的奧伯龍.伏提庚沒有感到氣憤或想要嘲弄,只是有那麼一點為他的遭遇感到悲哀。
  那個守護了不列顛一生、深愛著自己所侍奉的王,最終又因為那份疑心與來自他人的挑撥,親手將希望之火滅絕的男人啊……
  「Master!Master!!」
  瑪修看著躺在奧伯龍懷裡、幾乎昏死的藤丸立香,立刻查看他的身體是否出現了什麼狀況,而在她拉開袖子的那一瞬間,淚水又不自覺的開始湧出。
  「前輩,你的手……」
  在御主禮裝的袖子之下,剛才不斷發射Gandr的右手上,數量稀少的魔術迴路因為過度使用的緣故,已經明顯的浮出了形體,瘋狂的魔力燃燒也連帶讓四周皮膚出現大大小小的傷口,有些甚至還在不斷往外滲著鮮血。
  「…沒事的,我沒事。一下子就會好的…瑪修妳呢?」
  還是一樣帶著笑容,少年總是說自己沒有問題,即使現在的他也明白自己已經沒有餘裕掩蓋傷處,但還是繼續說著溫柔的謊言。
  「沒事、我沒事的……」
  「奧伯龍…也沒事吧?」
  「我還輪不到你來關心,先看看你自己再說吧。」
  光是聽到這句冷冷的嘲諷,藤丸立香就知道對方一定還有餘裕,才能在這時說出和以前一樣的話。
  「…是嗎?」
  所有人都平安了,那就好了……
  如果只有自己不平安,那也沒有關係吧?
  露出一絲微笑,他終於放下了那顆高高懸起的心,闔上了只能看見模糊形象的眼睛。
  嗯,這樣子就夠了。
  這就是他唯一的要求。
  「…不過,原來你跟我也是一樣的啊。」
  低頭看著那個人睡去的容顏,奧伯龍.伏提庚伸出已經被徹底染成黑色的左手,輕拂著頰上那像淚水一樣乾涸的血痕。
  這是自己第一次主動靠近他,也是第一次發自內心說出了想要表達的真意。
  「你跟我一樣,都是個無可救藥的超級大騙子呢。」
  只不過這時能傾聽的對象已經徹底陷入昏迷,沒能聽見那句最初、也是最後的告白。

未完待續

***

  最近不知道怎麼搞的,前面卡得要死要活,到後面的時候靈感突然就顯現了,所以直接順暢寫到底不解釋。
  至於奧伯龍為什麼改變了態度,想必看到這裡大家也明白了。因為他們身上也存在著共通點,只是立香幸運的遇見了那些人還有醫生,所以才沒有變成像是奧伯龍那個樣子,否則我覺得立香後面也有高機率會黑化。
  雖然講到這裡我就覺得心裡好痛啊,醫生!!快進池子裡面啊!就算是人王也沒關係,讓我看到醫生回家啊!!現在只有禮裝真的太痛苦了,感覺每次出門看到那個醫生商店禮裝我就心痛一次,呃呃啊啊啊.......
  那下一章節開始,就會慢慢開始發生一點變化,如果要用語音表現的話,那就是奧伯龍進到羈絆三,慢慢的要走向羈絆四跟羈絆五的路了。這裡開始應該就不會有太痛的部分,大概會維持比較平穩的走向。下次更新見囉!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