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逆行

書店 | 2021-11-27 01:10:48 | 巴幣 116 | 人氣 145



-

-

“我是,伊拉・黎瑟安。”

在鯨船的甲板上縮做成一團,不想被任誰遺忘的夜精靈,在隨身的藥草手札首頁上留下名諱。

即使,現在的她或許將成為史冊上頭不被待見的污點。

-

庇佑著他們的始源神親手焚毀那株庇蔭著希望的大樹,

象徵愛與希望的湖中女神被奪走目光、斷臂飛了老遠,

無敵戰神在戲謔之下毫無抵抗能力的化作漫天血色。

-

留在城裡的言,亦會將劍指向她。

-

背負拯救世界的大義,他們經歷一路艱辛抵達這裏,如今,卻成了世界之敵。

得知認知反轉瞬間,黎瑟安彷彿能夠理解言在離別時所說,無家可歸的苦痛。

-

這就是,毫無生機的絕望。

連神,都無從攀爬的深淵。

-

再沒有誰會等她。

-

所以,絕對、絕對要擊敗瘟疫,奪回屬於他們的“正常”世界。

-

從尼莫逃出、經歷險象環生的北境逃亡後過了三天,累成也傷成一團的倖存義勇軍幾乎是七橫八豎的或癱或倒。

海平面上的日出沒有邊界,淡金色的光輝一路自親水的船側爬升上來。

仍舊沒法習慣這樣晝夜之間的光線轉換,黎瑟安伸手揉揉雙眼,無從得知船上這30多人以外,破解隊與留在聖森的其他人使否依存,她盡力記下身邊僅存夥伴的每一張臉。

想著最少,在終末到來之前,她能記著自己與夥伴們的真實身份死去。

“願伊拉祝福你們,玄明小哥、長生。”

為另一邊的熟識者們祈禱過後,夜精靈感受著陽光帶來的溫暖站起身子,將身上沈重的軍外套退下,披在身側每次總於前線奮不顧身,此時終於願意乖乖敗給疲憊的人類女子身上,深藍色的纖細手指輕觸對方鼻尖,最終彿上面頰。

面對眼前也許是生前最後能緊擁,家人一樣的存在,她將千言萬語化在肌膚上的微溫當中,將額頭貼上女子的額頭。

“還好,妳在這。我...”

-

………………答。

清脆彈指聲落下,生息尚存美夢結束了。

波瀾的藍色逐漸被沒有輪廓的白色覆蓋,存於現實的海量敵軍一點一點浮現,最後在雪原之上化做深林。

戰音沖天鳴響宛如利箭直刺入好不容易獲得喘息的內心,

潸然落下的淚水無情殲滅好不容易構築而起的反抗意志,

酸澀的鼻頭一路將難受擴散進受損全身讓紫血翻溢而口。

黎瑟安轉頭看向被眾人圍繞於中心的希莉卡與泰絲,只見那位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羊女大人這回也皺起眉頭。

縱使身前的唯、江河浪、亞茵、黃海鮫、菲娃、克萊瑪吉安、六花與眾夥伴們都挺直著腰桿,她卻無法構築與這些人一同離開這塊冰天雪地的景象。

破滅視線的紅光將覆蓋天空的各樣致命兵器化為一色,夜精靈像是意思意思的展開相比敵方攻勢之下薄如窗紙的風牆,握著弓身的手臂失力垂下。

“伊拉大人...請您請再次庇佑我。“

理性已然對存活沒有任何樂觀的她現在只能將所有寄託於信仰。

-

數秒過後,現實並沒有給夜精靈在極寒之地的最後祈禱任何一點奇蹟。

-

昏暗、模糊的天空沒有邊際,急速生長的綠葉讓黎瑟安嘴角不自覺上揚,明知這是伊塔庫婭親手為義勇軍準備的葬身之地,此刻瀕臨死亡的她竟本能性的動了起碼能死在森林的自我安慰。

“大家,都還活著嗎?”

樹根攀上左腳將她吊起,深纏使她的腿骨開始發出“喀喀“的淒離慘嚎。

黎瑟安忍不住劇痛的大叫出聲,全身上下的創口奔騰出止不住深紫色的鮮血,一路流淌過全身,到地面形成大片血窪。

顛倒的世界裡,獵人們已經嘶吼著闖入這座安土。

「不能放棄……」

人類女子虛弱的聲音出現在黎瑟安耳邊,刀鳴奏響後,唯接住身型比她高大不少的夜精靈,暫時撐住了她逐漸崩解的心。

「姐妹...」

這次,她依舊來不及把話說完,摯友搖晃的身影便迎上排山倒海的敵眾。

“我不能再只說一口漂亮話了。”

當指尖再勾不著那個總在前頭揮舞劍刃的身影,黎瑟安放棄卡在喉嚨裡的懦弱,倚著樹身艱難地拉滿弓弦,放出一隻又一隻失去準頭的箭矢。

即便她清楚剩餘生命蠟燭正不留情地燒融著,如原本就幾乎沒有勝算的義勇軍四散在這座密林當中進行著眾人心知肚明的掙扎,只是在拖延著結束來臨的時間。

但,她跟大家約定過了,要一起回到阿斯嘉特。

身為LiYan的老闆娘,重新開幕會上怎麼能少了她。

就算隔天會宿醉到想死,她也要留在言的懷裡痛苦!

-

想回到有大家嬉鬧的阿斯嘉特,就不能在這停下抵抗。

-

「災禍也有想守護之物嗎?呵呵,那好,存在或不存在,就讓奴家來仔細地精挑細選吧。」

當常闇嬉鬧的奪走光之種所愛,無窮墨色侵蝕了每位倖存義勇軍的所有。

取代能見一切的,是所有顏色的不斷加深以後,最終都將接近的黑。

而黑,沒有終點。
-

「箱庭(Schrödinger's cat)。」

-

原本,夜精靈一族,是自在於暗夜中的存在。

原本。

-

數隻黑色的大手撕碎黎瑟安能感受的一切,把不久前才揮別的惶恐、不安全數塞回僅存的意識當頭。

她妄想抓住最後一縷微光,卻發現痛楚不見了,難過消失了,伊拉・黎瑟安,不存在了。

「沒有用的唷。」

魔女冷淡無憐的低語落下,關上了燈。

-

「對不起,言。」

-

明明,她大聲喝斥那個同樣失去所有的女孩要好好振作。

果然,她還是那個只會說漂亮話的虛浮精靈。

結果,連保護好自己再回去擁抱那個男人都做不到。

-

“深呼吸,我虔誠的孩子。我還能幫妳最後一次。”

“妳該感謝妳母親偷了點我們的力量。”

-

正當黎瑟安只能任憑自己墜入深潭的恍惚之間,兩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將她的一切帶回冰雪之中。

屬於,夜精靈的母神伊拉與戰神艾薩斯。

枯白的短髮染回了曾經夜空般的深藍,從未感受過的高純魔力正在她體內不斷湧動。

不久前完全變形的左腿沒再傳來痛覺,她是第一次如此清晰地聽聞風的呢喃。

“去吧,黎瑟安。”

從未聽過卻異常令精靈壞念的音色鼓起黎瑟安直面兩位北境最強者的勇氣,夜精靈這次徹底粉碎了任何先前有過的自卑。

-

「讓我們,離開!」

-

-

-

「這樣就沒問題了,歡迎加入四災義勇軍,言先生。」

站在瘟疫本營的灰燼之前點起菸,男子看著手中剛獲得的軍證若有所思。

為在這災厄橫行的世界尋找失去下落的伴侶,他毅然決然的回到睽別多年的戰場。

-

言並不知道,

當他們相會的那一刻,

愛,將蕩然無存。

-

本篇協力致謝:

創作回應

小洛
......等一下,最後那個加上認知覆蓋的現況。怎麼有一種相愛相殺的節奏感[e27]
2021-11-27 17:36:08
書店
感覺也挺有戲劇性的ww
2021-11-27 21:00:5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