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勵志] 命運的顏色 - 一個書寫障礙患者的故事 103章 - 宿一宵

Setsuhime | 2021-11-26 21:00:17 | 巴幣 0 | 人氣 71

如果讀者喜歡此故事,希望你能正評+留言,或到penana點「喜歡」,謝謝你的支持!


==================================

103章 - 宿一宵

「為甚麼考卷這麼長?」我嘀咕。

坐在考場,時間過了三小時,考卷完成了不到一半。

「考試時間結束,請各位停止書寫。」監考員宣佈。

怎麼辦,二會生物科只寫了一半…成績不就…

果然。

所有科目都因為應考時候作答速度太慢,只有E級的合格成績。

沒了…所有都沒了…要重考了…

「不要!」

徬徨的感覺太有實感,勾起三年前的應試情境,假如當年沒有加時安排,恐怕就是那個樣子。

還好,只是夢境。

在大學圖書館共享空間的桌子上,我抓起電話看,現在快要午夜了。

原來我伏在這裡已經很多個小時了。剛剛有點累,本來打算睡一下而已,一覺醒來已經這個時間。

共享空間是全日開放地區,不會有閉館通知,每天總會有睡圖書館的學生,挑這裡「借宿」一宵。雖然現在不是考試、評核季節,睡在這裡的學生很少。

我看了看這裡,只剩下幾位國際生、看來還在趕功課的本地生,不斷敲手提電腦鍵盤。

「現在到車站,尾班車都走了,今天只能待在學校過一夜…」

睡圖書館?

不要吧…這裡燈火通明,刻意躺著睡的話很難睡著,剛睡醒,繼續伏在桌子上睡,手都發麻了,而且很難入眠。今天還是學校的長假期,大部份學生都回家了,只有國際生、交換生、有需要的學生才留在學校,這麼說…

突然想到一個人,現在很可能在宿舍。

「住在風台的李沛弦,她可能還在學校吧?」

走出圖書館,我打電話給李沛弦。


李沛弦,接電話吧,你不接我要睡圖書館了。



「難道她已經睡了?」

專業護理系這段時間有實習安排,不論平日周日都要上班,她明天要早起,這個時間不接電話是正常的。

「算了吧,沒辦法了。」

等待通話的電話音響個不停,我放棄了,不想打擾李沛弦這麼多。

正當我想按下「結束通話」的時候,電話接通了。

「喂?小程程?」

是李沛弦的聲音。

「喂?」

「喂?李沛弦?這麼晚給你電話,打擾到你嗎…?」

「不會啊,剛剛想洗澡,聽到鈴聲響起又跑回來了,心想︰這個時候誰會打給我?想不到是我的小程程呢。找我甚麼事?」李沛弦溫柔地說。

「沒甚麼,想問一下,你還在宿舍吧?今天你的宿友還在宿舍嗎?」

「我在宿舍啊,宿友不在,她早就回家了,兩星期後才回來,現在是長假期嘛。」

「如果我今天想到你的宿舍睡一晚,可以嗎?」

「…」電話靜默了一會。「怎麼我的小程程好像很尷尬?」

「我記得你要實習,我在想…會打擾到你嗎?」我支吾地說。

「不會啊,反正只有我一個,你現在在哪裡?」

「大學圖書館。」

「到我的宿舍要十多分鐘,那麼我先去洗澡吧,你到了再打電話給我。」

「嗯。」

「待會見。」

呠──

李沛弦答應得很爽快。

她洗好澡…才到宿舍大門接我…然後到她的房間裡去…

「我在想甚麼?不會的不會的。」

這裡是學校呀,不會有事的。雖然穹雪霞說過,學生會在宿舍幹各種各樣的事…

「…」

別亂想這麼多,睡在她宿友的床上而已嘛,走快點吧,不要讓人家等太久。


來到李沛弦的宿舍,見到她站在大門前纖衣薄薄,明明是冬天。

「小程程晚安。」就像久別多時的好友,李沛弦見到我就把我緊緊抱著。

「謝謝你李沛弦…這個時間打電話給你,還借宿一晚。」

「別這麼客氣啦,你來陪我我很高興呢,還以為這個假期只有我一個人。」她說。「一天也好,我很想你陪我一次。」

「甚麼?」

「在這一年裡。」

「為甚麼?」

「是你就好。」

「這不是原因吧?」我聽不懂。

「最近很冷啊,所以很想把你抱住。」

「…」我還是聽不懂。

「就像這樣。」

李沛弦露出滿足的笑臉。

「到房間去吧。」她說。

李沛弦的宿舍是雙人房,標準間隔,兩個人剛好的生活空間。

李沛弦的書桌旁有自備的冰箱,一般學生用樓層的共用冰箱就算了。會想得這麼周到,看來李沛弦大學四年都住在學校宿舍呢,不打算回家了。

「這個天氣一定要被子吧。」李沛弦看了看室友的床鋪說。

「可以的話,想要。」我靦腆著說。

外面很冷啊,現在的溫度應該只有十度左右,大學範圍空曠、大風,體感溫度更冷。

「蓋宿友的吧,這張棉被很暖的。」李沛弦抓起宿友床上疊好了的棉被說。「但是你要先洗澡啊,她有潔癖。」

用人家的東西要保持清潔,基本吧。

「嗯。」

「應該沒有換洗的衣服?」李沛弦留意到我只有一個小小的袋跟一台手提電腦,親切地問。

「沒…沒有,抱歉。」

本來就沒有打算到這裡來,哪會帶換洗衣服到處跑?

「不如穿我的吧,不介意太大的話。」

李沛弦在衣櫃裡翻出一套運動服,穿在她身上適合運動,穿在我身上應該…太寬鬆。

「可以嗎?」

「不用介意啦,完成一年級的體育課要求就沒有再穿過,一直放在衣櫃裡。」李沛弦把運動服塞給我。「這是洗髮水跟洗澡液,小程程出房門,向右一直走就是浴室了。」

「謝謝你,李沛弦,今天麻煩到你。」

「太客氣了,不要總是道歉又道謝好不好,我聽過很多次了。」她定睛而視,對著我說。「去洗澡吧,暖一下身體。」

「嗯…」

我到浴室洗乾淨身子,通風系統不斷抽送鮮風,好像能感覺到牆外的氣溫,冬日寒夜,光著身體的我冷得不斷發抖。

果然我怕冷。

立即抹乾身體,我睡覺時候習慣不怎麼穿內衣,在家裡只是背心短褲,反正要睡覺了,誰會在意我穿多少件內衣?

「其實不穿內衣會乾淨一點吧?我沒有換洗的啊?」

不理了,快點穿衣服吧,很冷啊!

我把運動褲穿上,頭穿過運動上衣。

「是李沛弦的味道…」

我盯著身上的運動服看。

這套衣服…曾經黏在李沛弦身上…大汗淋漓的李沛弦身上…

「…」

像定格了,我的視線一直落在身上李沛弦的運動服。

「該死…我又在想甚麼?」

回房裡去吧,冷得雞皮疙瘩。

「我回來了,洗髮水跟洗澡液還你。」

「嗯。嘩,小程程…」我把疊好的衣服放到袋裡,李沛弦驚歎。

「怎麼啦?這是你的衣服啊?」

「想不到這套衣服對你蠻大的。」李沛弦強忍笑說。「很像穿了媽媽衣服的小孩。」

該不會李沛弦故意讓我穿這套衣服吧?可惡…

把今天穿過的衣服放到袋裡,我打算跳進被窩。站起的時候,我失平衡…

「嘩!」

我沒有留意腳掌被長長的褲管纏住了,大動作起來踏在上面,摔了個大跤,撞到膝蓋和額頭。

呯──

「痛痛痛…」

「小程程,沒事吧?」李沛弦聽到巨響,立即上前關心我說。

「額頭很痛…」

李沛弦哭笑不得。

「先把褲子穿好。」李沛弦指著我掉下來的運動褲說。

褲子太鬆了,不抓住就滑下來。

我抓起褲頭向上一拉,李沛弦把我扶到她的床邊。

「不要緊,這點痛一會兒就好了。」李沛弦自然地說。

「…」

她把我抱在懷裡,撫著我額頭的小包,我的手不斷搓揉膝蓋的紅腫。很疼啊…

「小程程,你的衣服裡面…」

我回頭看李沛弦的臉,她的視線落在我的上衣裡面,從她的角度看,八成見到我沒穿內衣…糟了…

「哈哈…洗澡的時候在想︰反正睡覺了,不穿也沒關係吧…哈哈哈……」我連忙拉起寬鬆的衣領,用尷尬的苦笑聲努力抹走殘留在李沛弦腦海的畫面。

「小程程…」

「…」

聽到李沛弦欲言又止的聲音,我心慌起來。該不會李沛弦會像穹雪霞那樣,要脫我的衣服吧?

「對了,要吃東西嗎?」李沛弦伸手到一旁的小吃堆裡不斷翻。「這個時間應該有點餓吧?」

「現在?」

午夜了。

「嗯,你一直沒有上來吃東西,不是約定過嗎?」她說。

好像有過這種約定…很久以前的事了。

「你竟然還記著。」我說。

「你說的話我一定記住啊,我的小程程。」

「…」

「來,這裡有很多零食。」

「不好吧,我打擾你,還討東西吃,很不好意思…」

「小程程,我說過不要不斷道歉道謝啊,何況你答應過我。」

「…」

約定儘管奇怪,我的確答應過她。

「那…好吧。」我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