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瘟疫之災「終焉」上

哈哈哈的謙尼 | 2021-11-26 19:45:41 | 巴幣 26 | 人氣 110


  「起源神也未能阻止我勝利,守護秩序的祂們敗了。
 如今的你們,渺小、貪婪、投身慾望,我很中意。」
青藍色火焰越燒越旺,延燒著整座大殿︰「你們中有誰能夠存活,帶個話吧。」
漩渦般的眼眸嘻笑著,化為戲謔的幅度︰「我是,從世人遺忘中甦醒的瘟疫。」

          「我是,克蘇魯(Cthulhu)。」
  
  雖然腦中早有懷疑,但始終沒有付出行動,黃海鮫在聽聞此事時深深地嘆了氣.....
  遭就該知道的事情。當一個總是懶洋洋,缺乏幹勁的人主動投身行軍之時......就該猜到內鬼是誰了。如果早一點行動,或許可以在義勇軍失去尤克、文森、翡翠等強大戰力前將其壓制,但他顧忌到隨意動手反而會招來誤會,被先行處決。黃海鮫模擬著另一種可能性的情境,但一切都為時已晚了,他隨後拋下這些幻想,對海盜來說,過去的事可以惋惜,但不能沉溺,否則會錯失下一步先行的主動權,尤其是現在這個情況。
  北境大軍已經逼近了。
  鐵衛隊,蟲族,深潛者,還有諾爾斯的狂戰士和天曉得哪裡來的魔眼族。看著過去做的筆記,海盜苦笑了起來。他已經為瘟疫之災會如何發生做了無數的模擬,其中最糟糕的劇本是義勇軍必須和感染了狂笑之病的全世界為敵,那時,他還抱著「那傢伙應該沒那麼作弊吧」的幻想,然而事實上她不僅做得到,情況還比這個更嚴重,因為敵人是清醒的,他們也可以制定戰術,不保留的發揮實力,如果如同黃海鮫所購想的,雖然義勇軍人少,但面對失去理智的全世界,他們依然抱有主動權,但現在,連這點優勢都完全消失了。
  
  該如何是好呢......
  御海的首領在搖晃而欲滅的螢火旁,靜靜而無語。
  
  ~
  
  「一個好的反派應該是重視人命的。」
  他記得自己說過這句話。那時他看不慣因為情緒而隨性將人肢解的六葉千花,口氣緩和但嚴厲尖銳的斥責。
  「每個人都有他的價值,即使是敵人也不例外。如果在下逮到那個人,至少會先拷問出情報吧?敵人有多少,如何佈陣,有何戰術。都是未來很重要的資料。還有餘力的話,還可以把他改裝成人肉炸彈,把他的價值發揮到最大。」
  「物盡其用,咱們這些壞蛋才有成功的機會啊......」
  
  對方似乎無法理解呢......
  
  黃海鮫也面對過這種情況,在前世時,他因為勢力急速擴大引來了其他勢力的關注,最後皇朝水師甚至放下顏面,和宿敵「五旗聯盟」,也就是黑、紅、黃、白、青五支海上最大的海盜艦隊聯合起來要致他於死地,幾乎全世界都要置他於死地。和現在差不多呢......
  那時他沒有放棄,也成功得生存了下來。而現在的情況比當時更為樂觀,他們有著真正的救世主在旁,西方討人厭的天使大人也還在協助,他的同伴都真真實實的是超越凡人的「英雄」。因此,他絕不接受放棄,也不容許任何人放棄。
  
  「咱可還沒有失去一切。只要手上還有牌,不論多麼絕望的牌局都有翻轉的機會。」也因此,他對消沉的希莉卡如是說道「在這裡放棄,你對得起為了必要而犧牲的那些棄子嗎?別忘了,走到現在,我們都背負著他們的期望啊!」
  早在前世,黃海鮫就非常重視手上的每一子棋子,他會去和他們親近,互相理解,傾訴底此的願望。而當必要時他也會痛苦但果決的打出棄子,但不代表他們不重要,而是過於重要。
  
  血跡斑斑的走到現在,黃海鮫已經不知道背負了多少被他親手斷送的願望了。他珍視著每一個,並允諾他們的價值。真誠的望進每一個被迫分離的同伴的雙眼,握住他們或許顫抖,或許堅定的雙手,保證他們的犧牲絕對是有意義的。
  
  「一個人最耀眼的時刻,莫過於他燃盡了自己的所有價值啊。」

 ~
  「炮門,開啟!」
  
  泰絲的協助真是出乎意料,也讓人興奮。巨石怪獸緩緩的移動,藐視大地渺小的一切。一切的攻擊都無法撼動分毫。海盜可以望見所有敵人,密密麻麻的敵人徒勞的投擲箭矢或法術,黃海鮫還可以看見伊塔庫雅,她現在的臉一定很臭。想到這裡,緊繃的心情逐漸緩解。
  
  「開火!」
  
  作為回敬,御海號的炮門全開,青銅砲管嘶吼的震天。喀爾登的雪原大地開起了一朵朵橘紅鮮豔的花,煙塵瀰漫、雪花四濺的彷彿披上紗,是那麼的賞心悅目啊。
  「唔?」看見天上烏雲密佈,黃海鮫心裡有底「砲擊停止,護盾開張!」
  
  隨後閃電擊落,但還是沒有造成實質的傷害。
  根據航海的經驗,若砲擊不能擊沉敵人,那接下來就是接舷戰了。
  
  ————————
  

殘酷的伊塔庫婭,飄浮著降落到巨獸身上。
在她面前,是希莉卡、是泰絲與義勇軍們。
然而,她絲毫沒表露出畏懼,反而撥弄指尖整理因雷光而浮現的焦痕︰「瘟疫、
四災、那些都無所謂,在喀爾登只有強者能說話,弱肉強食——自然本因如此。」

嗚嗡——
巨獸的移動速度變慢了。
如森林、如海一般的樹根糾結纏繞著它四肢,拖住它的行動。
與此同時,轟!數名壯碩的、頭盔上有三道爪痕的男人蹬上。
他們雙手抱胸,圍繞著義勇軍們,你們一度以為他們是鐵衛隊,但他們沒穿盔甲。
他們裸露半身,兩把標誌性斧頭繫在後背上,他們——竟是諾爾斯的「狂戰士」!
  
  ————————————————
  
  「跟預料的一樣啊。」黃海鮫早已做好準備,不意外的,這群缺乏紀律的傢伙直接打起來了,而混亂就是義勇軍的最大的機會。他並沒有在衝突最激烈的位置,但不代表他很安全。「步槍陣,列陣!」黃海鮫令旗一揮,三十名鬼魂海盜立刻成線列陣,和其他義勇軍牽制步步進逼的鐵衛隊,雖然造成的傷害微乎其微,但多多少少有拖延時間的效果,也讓友軍在蓄積能量或搶救療傷時提供掩護。然後,他將火力放在狂戰士身上,對黃海鮫來說,鐵衛隊雖然是強大的對手,帶至少是可以預料的,失控的敵人往往才是戰場上最危險的存在。
  根據資料,這些狂戰士擁有凡人不可及的蠻力和堅韌,攻城武器才能殺傷他們,那既然如此,海盜也不會客氣。
  
  「神龍,咆嘯吧!」三尊刻有龍之術式的巨砲上的龍紋逐一閃爍閃閃發光,隨著火藥填充,用鐵棒壓緊,再從砲口填入鉛彈。黃海鮫將手輕撫青銅製成的砲管,感受到圓形的彈丸敲到膛底的清脆聲響。
  早在黃海鮫的前世,龍碽僅僅是一個傳說,由遠古神龍幻化而成的大炮,即使是巨大如海島的海妖也忌憚三分的恐怖兵器,然而他的家園世界魔法已然式微,根本不能做到,只能將自己威力強大的火炮稱為「龍碽」。而在這米德加爾特,這個傳說居然也能實現。
  當時,徒有其名的龍碽一擊擊碎了港城的城門,而現在,貨真價實的魔法兵器也沒有讓他失望。
  「炸藥桶!」鬼魂海盜搬起一桶桶炸藥,往爬樹根而上的狂戰士擲去,雖然造成的傷害有限,但黃海鮫並不在意,他真正的目標是他們作為梯子的「樹根」他心滿意足地冷哼,看著那些戰士爬上來又墜落了下去。
  
  那時,他真心覺得自己可以逃脫。
  ~
  ~
  
  「抱歉,瑪奇女士,鄙人來晚了。」
  「鄙人,已成功拖住敵方30分鐘。
 總算是勉強撐到援軍到來,那麼——現在開始作戰。」
  
  
  這次,輪到黃海鮫失算了,他完全忘記了這名幾乎沒有存在感的造夢族長,
  ————「如果在下是北境的指揮官。要確保圍殲,在下會把鐵衛隊佈在中央,諾爾斯人和其他在左右翼展開,三面包夾,將義勇軍逼至海邊,並在海中設下伏兵。最後鐵衛隊如鐵鎚般徹底將被困住得義勇軍徹底擊碎。」在卡洛特召開的作戰會議上,他曾經如此說道。那時他被其他人反駁,認為高估了敵人的指揮能力和動員能力。  
  還說不會這樣......現在他們的確被團團包圍了,現在北境大軍只要往前,就能徹底殲滅。
  
  「哎呀,真該死啊。」敵方的遠程部隊開始盡情的施放火力,黃海鮫在塔盾的掩護下尚能支撐......但又有多久呢?
  
  黃海鮫正準備轉開瓶蓋,放出戰艦......只是一切都來不及了。


————————————————————————————————
中文字數:2939



(本圖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創作回應

小洛
沒有證據真的很麻煩就是了。
2021-11-27 17:12:38
哈哈哈的謙尼
對阿
2021-11-27 17:18: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