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RPG四期創作】【CH26】橙果皮與楊桃乾的芬芳

樂之 | 2021-11-26 17:17:16 | 巴幣 70 | 人氣 218

【主線:終焉審判輪迴】
資料夾簡介
RPG之幻想國度四期主線的創作資料夾



Fragrance of Our Friends





 




Blood Moon
End Of Silence|2019






  當心點,這是亞茵.阿爾西亞(Ein Alcia)僅存的保溫杯。

  她是如此慎重地轉開杯蓋,任那熱氣挾帶熟悉的果香味竄進鼻腔,好令橙果皮與楊桃乾的芬芳驅散那困擾許久的腥味。她深深吸氣。

  薇塔姊姊、白大哥哥、東尼與娜姊。

  亞茵品茶是緩和、講究、且自律的。不因口渴而急於整杯入肚,也不為焦慮而擾亂啜飲的節奏,是以她對喝茶時機不挑剔,可對地點卻很計較,不在安全地,她不輕易開蓋。這不是傲嬌或怪癖,全因果茶對她意義非凡,果茶是她的一部份。

  安德烈斯、小薔薇、烏蒂娜與伊菲兒。

  想當初家破人亡,孓然一身的四處流浪,在飢寒交迫之際,她彷彿染上毒癮的社會底層人士,禁不住每天都要來一杯。不便宜的它令她負擔沉重,卻也激發了流離失所之人一般沒有的強大動力。她獻身於這種離自己很遠的奢華飲料,堅持著一杯杯地喝,學會了並一壺壺地煮,直到人們總算懂得捧場,懂得給予她讚美,灰燼裡終於冒出芽兒。

  品茶,對重生的王女絕對不是一種奢華消遣,她也從未怠惰於保持過程中的儀式感。

  穗江、萊莉、許久不見的多瑪老師,以及阿斯嘉特所有支持著我、信任著我的、可愛、可敬的人們──我很抱歉。

  奈何人生無常,歷史會重演,她一瞬間又失去一切,不過這不算什麼。她心道。反正什麼都沒有了,當然不算什麼。

  亞茵低頭平靜望著杯中茶水,有一滴她的淚逃出眼簾往杯口落去,落到半途中,就被憑空出現的火苗燒盡。她不允許情緒汙染她祈願的聖水。

  成為你們的敵人,我很抱歉。

  她是過來人。這一次,她寧願全世界單純地遺忘她。









  躺在地上的護衛官已經沉默。艾孽奇.芬迪(Annaich Fendi)拔出扎在其頸部的注射器,優雅地回套針頭收入貝沃克乘載者,微笑打量地上傑作。

  「咯咯~還滿意嗎?我的服務。」他活像端著帳單的餐廳經理。

  「……」

  「哦~親愛的銀曦侯,妳忙著出神,似乎錯過了最精采的部分?我該表示遺憾嗎?」芬迪卿拍去手上的灰塵,故作俏皮地揚起眉毛:「嗯嗯……又或許以妳的標準,最精采的部分早就經歷過了?咯咯咯~希望妳不會嫌棄這份飯後甜點囉~」

  亞茵在心裡頭白了他一眼。她克制皺眉的衝動,輕輕嘆息,審慎收拾好保溫杯。「你最長能讓她維持這種狀態多久時間?」

  「嗯~一天,或者更久?我認為所謂的時間是相對的,以現在這種很不妙的處境而言,也許她沉睡的時間比我們剩下的還長喔。」艾孽奇笑瞇瞇地道:「其實我推薦更加可靠的方案~」

  所謂的方案指的是什麼,亞茵幾乎能夠想像,不過她只是盯著倒地之人,心思不在耳朵上。

  「……例如替這位被『瘟疫』影響的患者注入她現在所欠缺的『忠誠』,治療一下她那被感染的腦袋,如此一來,她馬上就又能為妳而戰……」眼見銀髮少女起身直直走來,他露齒笑道:「咯咯~但是,客人閣下至上嘛。」

  「讓亞茵看看她。」

  「請~」

  亞茵屈膝往下,跪坐於護衛官身旁。這位是卡斯托迪亞(Custodia),是旅行的夥伴,可靠的從屬,值得託付的戰友,而她現在已經沒了呼吸,身體變冷。明明知道這種結果是自己所要求的,可亞茵還是得鼓起莫大勇氣才能直視那張逐漸失去血色的臉孔,對方的喊聲在耳際揮之不去。

  ──亞茵小姐,沒想到……您竟是瘟疫妖孽 !

  「……」

  心在下沉,後悔正在醞釀。她不明白怎麼樣做才是正確的,只是輕撫後者的紅色長髮,以及那隻鬆開步槍的手,耳際迴響著對方極度憤慨所說的話。









  那時,整座迴淵之村都在震動,海水自結界的裂縫灌入,身在其中的義勇軍成員們驚呼著,房卡通訊一片雜亂。

  她看見葉摩雅發瘋似的揮舞巨大船錨,與掄著羊角大槌的泰絲激烈戰鬥。她看見一向友善的博勒森架起光之結界,將包圍他的義勇軍擋在外頭。前方希莉卡緊摟突然倒地的尤克.特拉希爾,她撕心裂肺地尖叫是如此響亮,彷彿能壓過在場所有人的驚惶失措。亞茵手執自己的武器,反應不過來地看著,聽著,一直到──

  「──茵當心!

  背後槍響的前一瞬間,是被身邊的唯(Wei)猛力推開,才避過瞄準頭部的致命狙擊。亞茵先是感到有什麼液體沿著臉頰往下滾,然後左臉才熱辣辣地一陣疼痛,她受傷了,被唯緊抓著遠離槍聲源頭。在所有人各種呼罵吶喊的吵雜聲音中,就聽見憤慨的嗓音喊道:「……紅雀神名在上,我於此將您處決!

  亞茵勉強轉身,見到卡斯托迪亞冒煙的槍口。唯的動作很快,救援她的同時也舉起刀直指攻擊者,可是兩人之間的距離就是唯的劣勢,她的刀尖與對方的槍一樣,在強烈震動中看上去搖搖晃晃。

  搖搖晃晃著,拼命的要瞄準自己。

  她曾讚美卡斯托迪亞緋紅的瞳孔,說它們像紅寶石,高貴且深邃,飽含著原則,總是忠誠又堅定地追隨她的身影。而現在,同一雙瞳孔卻幾乎要噴出火似的死瞪著她,儘管身體已經條件反射的採取防禦架式,亞茵的內心卻是空白一片。

  怎麼會這樣?為了什麼?是狂亂造成的嗎?對方那股強烈殺意又是怎麼回事?她想不懂也沒時間細想,僅憑藉本能在動作,眼睛雖睜開,但那不是她在看,耳邊是各種聲音混在一起炸響,也都不是她在聽。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身影從側面高速欺近卡斯托迪亞,地震令那人衝撞起來更加狂暴,逼得迪亞後躍閃避,拉開距離。那身影非常高大,甩盪深藍色長髮,全身包覆在黑到發亮的鎧甲裡,身邊空間冒出三隻粗大觸手危險地舞動著,似乎全然不受地震影響。

  那是鯨(Cetacea)。

  閃退開的迪亞轉過半圈,退殼、瞄準、上膛的動作一氣呵成,搶先一發直擊鯨的臉部,「磅」的一聲,卡在後者成形到一半的頭盔縫隙裡。鯨短暫停頓,然後觸手衝出並纏住對方左膝,猛的一拉。

  「現在衝過去,亞茵會受重傷的。」唯沒有放手的意思,亞茵只能乾著急。

  「妳們快停手!

  又是一發槍響,子彈朝斜上飛行並鑽進某處建築的屋簷,淹沒在震盪的聲響裡。卡斯托迪亞被拖得往前一絆,失去準頭,她馬上退彈並用力把槍頭壓回,對準鯨的臉扣下板機。

  「噹──」

  極近距離內,穿甲彈削掉鯨頭盔右側的一小部分,偏彈開去。這種子彈精準度高,擁有極佳穿透力,且在穿甲之後還會從頭部捲開,對身體造成大面積殺傷並出血,原是用來應付北方皮厚肉多的住民,此時卻成了狙殺亞茵和鯨這種身披鎧甲義勇軍成員的致命武器。

  然而那已是強弩之末。彈匣打空了,長槍被對手抓住並扯走,卡斯托迪亞只剩下一柄短刀。鯨的臉藏在面罩內看不見其表情,唯有透過間隙的那縷紅光散發著恐懼。她無視觸手正在被對方抽刀狂刺,伸出另一隻捆住其脖頸朝自己方向拉扯,雙臂接著緊緊掐抱住,而最後一隻觸手尖端花朵般張開,蓋住護衛官的臉,將不可名狀的液體大量灌入其口中。

  「咳噗──噗哇──」卡斯托迪亞全身開始抽搐,被嗆得猛咳水。

  「……夠、夠了,鯨……別殺死她,請收手吧──」

  沒幾下子,迪亞便無力握住武器,短刀噹啷一聲落地。她雙膝疲軟並緩緩倒下,失去意識之前,那對紅色眼瞳最後一次望向銀髮領主,其中依然充了滿仇恨。

  鯨解除頭盔型態,重重地呼吸著,回頭注視亞茵,不發一語。唯鬆手並在亞茵肩頭一按,表情嚴肅拋下一句「戰況危急,請亞茵做出義勇軍該有的選擇。」後,便轉身去支援其他人,徒留亞茵在原地,手緊握武器,蓄力完畢的魔法火紋閃動流光。她總算稍稍緩過勁來,卻也沒有敵人可以對抗。

  卡斯托迪亞,不該是敵人的。

  這一切都在極短時間內發生和結束。很快地,博勒森的結界被打破了,人也被壓在地上。特拉希爾垂下原本抱緊希莉卡的雙手,雙眼緊閉,再也沒有醒來。人魚公主仍在纏鬥,但誰都看得出她難占上風。

  沒錯,這場戰鬥他們是贏了,可是它本不應發生,就像那晚在暗夜英雄號上一樣,毫無意義。這就是賽壬在行動前擔憂的結果嗎?那位掌管洪流的大洋巫女終究沒能阻止這一切?

  公主記不太清楚地震何時停止,以及自己後來在現場做出哪些幫助。她憑藉與生俱來的精緻本能和所積累的冒險經驗法則行事,至少事後從同伴們看她的眼神中可以得知,自己並沒有製造更多問題。

  回過神來,她發覺自己又深陷於希莉卡道出的壞消息之中。雖然資訊很破碎,儘管處處不合理,但是文森死了,翡翠失蹤,特拉希爾徹底沉默,這些是事實,救主少女沒必要編謊,因為就連她自己也萎靡不振。

  這場戰鬥,他們真的贏了嗎?

  就在剛才,義勇軍陣亡了百餘人,全都是不明不白且極其恥辱的被處死。就在剛才,抽象的預言終究得到印證,過往的犧牲與榮光變得不再有意義,自己這些人成為全世界的仇敵,完整解釋了在場的非義勇軍──她低頭瞧自己昏迷的屬下──忽然發難的原因。而造成這一切的主謀,都是……

  她得暫時不去看鯨,才能不做更過分的聯想。









  「在想哨所那邊的夥伴嗎?親愛的銀曦侯~」

  芬迪卿那灰色的臉湊得超近,亞茵下意識避開,後背碰在建築物牆上。前者伸手咚在她耳朵邊,仍是那副改不掉的招牌笑臉:「很好理解,畢竟那些積極的病患可不會只找上我們~咯咯,可惜現在主治醫生在我們這裡。」

  「……亞茵更在意……鎮定劑的存量。你剛才說,每劑的假死效果大約維持一天。」她視線停留在護衛官身上許久。

  「放輕鬆~聰明的亞茵,妳一定明白用藥過量有礙健康,有良知的醫生都不會推薦~」艾孽奇整整西裝外套,俏皮地眨眼睛:「咯咯~但說到 『健康』嘛~依我目前的診斷,這位患者現在的身心狀態都不適合參加我們的長途旅行,但對我而言仍是可以一劑搞定的事情……」

  亞茵自動過濾她不需要聽的話,靈巧地從由艾孽奇和牆壁所組成的障礙裡脫身。

  「感謝你的建議。」

  幸好艾孽奇很識趣,聳了聳肩,掛著微笑轉身走開。「若還有需要,歡迎隨時提問~」

  坐回卡斯托迪亞身邊,忍不住撫摸那頭紅髮。她有一度覺得下屬已經死去,不會再睜開那雙令她恐懼的仇恨雙眼。她其實有選擇餘地,無論是一劍往心臟刺下還是逃跑時把人留在這裡,都沒有責任。那些正朝尼莫進發,原先是援軍現在是死神的喀爾登軍隊,早聽聞他們不留任何戰俘,無論亞茵自己最終陣亡與否,身邊這位阿斯嘉特軍人都不再要她煩惱……

  ……了嗎?

  亞茵抽自己耳光,連抽兩次,臉頰的傷口迸裂開,鮮血流淌。

  她抬頭看向在臨時營地火堆邊烤火的江河浪與黎瑟安,凝望兩人在得知殘酷現實之後悵然若失的模樣。

  阿爾西亞,妳居然在考慮這種事。妳這冷血無情的女人。

  妳不是自認比那邊兩個女的還要優秀,嘴上不說,心裡卻充滿優越感嗎?

  世界擺了妳一道,就嚇的跟鴕鳥一樣找洞躲?說好的勇氣呢?智識呢?

  妳的原則都哪裡去了?啊?

  「停!停下來!」

  她大口呼吸,抽離過多的溫度,使自己冷靜。

  不遠處的卡洛特轉頭瞧她,眼神透出擔憂。

  她閉眼,放空一切,活像台正在關閉後重啟的電腦。她從對太陽穴的按摩開始暖機,重新思考著自我、朋友和敵人的新關係,思考唯與鯨對她的援助,思考艾孽奇的藥與他認真程度的比例。

  她想起包袱中的果茶包與它們的味道,並拿出僅存的珍貴保溫杯。

  她深深吸氣,讓橙果皮與楊桃乾的芬芳驅散那困擾許久的腥味。

  「結果,亞茵又回到原點了呢,迪亞。」公主輕聲說道,一句話接著一口茶。

  操弄指尖高熱的精微魔法,她切下護衛官制服上佩掛的銀曦紋章,收進包袱裡,以免對方在往後某個時間醒來時對它做出令她難過的事。

  「全世界棄我們而去,視我們為災厄,連妳也是。」話雖這麼說,亞茵覺得一切都很不真實。理智的一面明白會有這種想法都只是自己難以接受,但感情上,她就是難以接受。剛才的地震又多害死兩名同伴,除了營火邊的這些,及不知在哪正面臨什麼樣危難的曙葉他們,其他的,一去不復返。

  只剩下這位卡斯托迪亞,仍勉強地活著。

  必須要活著。

  哪怕背負著仇恨與怒火,並將在漸行漸遠的未來把自己如風中灰燼般一吹就散的徹底忘卻掉,也必須要保她存活。亞茵為成功和失敗增加新的定義。

  妳的原則──

  「妳並沒有對不起我。」亞茵拿起那把在戰鬥中略有破損的長槍,退出殘餘彈藥。

  「妳要活著,無論是回到聯邦或米爾斯,或者歸隱,或者像冒險者一樣四處旅行,我不再有意見。」

  「也許新的世界更適合妳,而我等注定遁入黑暗,在無盡之中追跡,在忘卻之後消失。」

  「我對妳最後的責任就是把妳活著帶出去,無論如何。在妳自由之前,我得為妳而活。」

  亞茵將武器套回其主人手臂旁,並將彈藥收妥於其腰包之內。她捧起保溫杯,看了護衛官一眼,仰頭,飲盡。

  「成為妳的敵人……」她蒸發掉滴落的眼淚。

  「……亞茵我很抱歉。



(完|Fin)










- PLACE -


尼莫







- MISSION -

【終末

瘟疫之災正式現出了真身,竟是陪伴冒險者多年的「塞壬」,也就是奪走了琉科西亞身體的「克蘇魯」,她發動藉由冒險者流行起來的力量靈魂洪流改變了世人的認知,最終全世界與義勇軍為敵。







- IMAGE CREDITS -


Commons Pixabay


Avatars RinmaruGames



亞茵
金錢奴隸✖幽零(zero0813)



BOOK(bookman0724)



艾孽奇.芬迪 停屍房(n126014702)



ㄨㄌ魚花(envelope10)







- WORD COUNTS -

4,137








❉ ❉ ❉

創作回應

瑞特
QQ
2021-11-26 17:44:13
樂之
需要亞拉岡勇氣支援!
2021-11-26 19:45:47
貓 (ง ᐛ )ว
凱瑟抱緊亞茵
2021-11-26 18:07:10
樂之
亞茵突然被抱起[e7]
2021-11-26 19:46:03
小元
會合後亞茵會更吃驚(?
2021-11-26 19:12:00
樂之
亞茵:「克利風呢?怎麼沒有看到克利風?」
2021-11-26 19:46:34
小洛
......眾叛親離,越是羈絆越深。越是痛心呢[e26]
2021-11-27 17:10:24
樂之
[e3]
2021-11-27 21:46:2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