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鞋貓的靴不會是灰姑娘腳下的玻璃鞋  2-4

SleepyZz | 2021-11-26 17:00:02 | 巴幣 4 | 人氣 35


「我回來啦──我靠薛琇你又怎麼啦?」

經歷了一天生死關頭,沒有補習的薛昴下課後回到家,打開門看客廳就看見只穿一件小可愛和內褲的妹妹癱軟在沙發上,面朝下趴在沙發上。

咚──趕緊把門甩上避免春光外洩,薛昴把書包隨手一扔,走近了薛琇。

「嗚嗯……」

妹妹的臉依舊埋在沙發裡,發出了慵懶的聲音。

聞得到沐浴乳與洗髮乳的香味,看樣子薛琇是剛洗好倒在沙發上,那還是先走為妙……薛昴在心中暗自想著。

──但正想離開時就被薛琇扯住衣角。

「……幫……我」

薛琇有氣無力地說著。

「不要。」

倒是薛昴回得既堅定又果決。

「幫我。」

「不要,你爽我不爽,誰要幫你?」

「不管,幫我。」

「自己來不就行了,我走──」

──伸出第二隻手扯住衣角,然而薛琇還倒在沙發裡。

「快啦!幫我!」

唉……薛昴探一口氣翻個白眼,還是拗不過妹妹的撒嬌,搬了張板凳來,坐在薛琇旁邊。

「我今天練球又練跑一整天了,小腿肚、大腿肚、手臂、肩膀還有背那邊,都麻煩你按一按了。」

「我今天差點死在烹飪教室了,誰比較可憐……」

「你白癡啊,烹飪教室會比球場危險嗎?打球運動傷害還比較可能會死吧,少在那唬爛了。」

「……」

薛昴帶著淡淡的微笑,再度放棄了語言。

「你有哪個地方是不用按的?」

「胸部。」

「按了也不會變大的,那地方註定是沒救──噗喔!」

「我叫你來按摩沒叫你來評論我身材好嘛!」

聽到薛昴諷刺自己平胸,薛琇反射性爬起身往薛昴肩頭踹一腳。

「客氣點好嘛!是你有求於我還我有求於你啊大小姐!」

「你啊。」

「那我不按摩了,你的身體你自己想辦法。」

「你也有問題想問我吧,關於你那個什麼兒時玩伴和那個資優生同學的事情。」

「不問也沒差。」

「好了啦薛昴,你邊按我邊跟你聊齁。」

「你就不能稍微巴結我一點嗎?說甚麼『我最喜歡歐尼醬了~』或者是『讓你揉一下胸當獎勵喔!』這類的話。」

「吃屎吧噁男,做事!」

薛昴又嘆了一口氣,去浴室提了一臉盆的熱水,並帶上毛巾與乳液走回來,薛琇還是像一灘爛泥倒在沙發。

「我還是甩不掉他,那傢伙還是白癡白癡又公主病的,不管她感覺又會出事情。」

「喔……」

「而且葉絃那傢伙最近越來越煩了,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跑去騷擾黎茹,黎茹一整個很不想理他,跟她說話又很乾,卻被葉絃莫名地搭訕。」

「嗯、嗯……喔……」

說著說著,薛昴一邊幫薛琇敷上熱毛巾,按摩起薛琇的小腿肚。

「我覺得就是他這白癡舉動害黎茹對我的戒心越來越重了,本來講話就已經很難了,葉絃這傢伙又來給我攪局,到底是──」

「嗯啊啊啊……咿咿呃呃……啊!啊!」

「不要再叫了好不好!叫那麼淫蕩,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講話啊低能兒!」

薛昴使勁把薛琇的頭巴下去,頭又往沙發陷得更深。

「什麼淫蕩?你滿腦子都裝色情的事情嗎?這是表示我被你按得很舒服手不要停下來好嗎?懂不懂啊!吃拉麵就是要發出吸得很大聲表示對師父的尊重,那按摩就是要叫得很大聲表示對師父的尊重不是嗎?」

「你麻個痺最好是給我這樣亂叫!叫一叫等等出事情怎麼辦?就不能學著閉嘴嗎?上一整天課經歷了九死一生還要幫你按摩我才想叫,不要再讓我更不爽了!」

「你每次看的動作片還不是一直叫,你妹是委屈自己在滿足你好嘛!」

「吃屎吧你!你跟我看的片等級差那麼多,不要東施效顰了好不,閉嘴啦!」

兄妹經過一番口舌之爭以後,薛昴還是老實地幫薛琇按摩,倒是薛琇沒有發出甚麼聲音。

「喂薛琇,你真的沒有遇過那種……跟別的男生都很近,但離你很遠的女生嗎?」

「你都問過這麼多次了……要嘛是對方討厭你、要嘛是因為太害羞不敢靠近你,不是嗎?而且你……不如就讓那、那、那個葉絃繼續騷擾你們兩個,幫你們製造相處的機會,否則你們兩個根本沒有交集不是嗎?」

因為薛昴的按摩讓薛琇的聲音有點抖,說話有點斷斷續續的。

「不行啊,我覺得黎茹是那種老實的女生,雖然我老早知道了,但黎茹會『自認』跟我太積極相處會讓『薛昴預判黎茹喜歡薛昴』反而更退避三舍。」

「也就是說,你說的那個黎茹她『以為自己預判了你的預判』實際上你『預判了她以為的預判你的預判』這樣嗎?」

薛昴比手指算一下薛琇唸了幾個預判,附和句「對,沒錯。」

「可是薛昴你也跟我講過,黎茹平常跟你相處的小圈圈跟你沒交集不是嗎,而且黎茹有興趣的事情你也沒興趣啊,薛昴你難道會讀文學或畫素描嗎?你這麼沒有文藝氣息的人。這樣有個發起話題的契機不是很好?搞不好葉絃在幫你助攻你都沒感覺。」

「叫我哥哥別叫我的本名好不?那傢伙助攻是不可能的啦……不過我真沒很熟悉黎茹這個人,倒是覺得她跟我們班某些男生打打鬧鬧相處得不錯……不過那些男生也不是會畫素描讀文學的類型啊,而且黎茹的哀居上也沒有跟他們一起吃飯或出遊的照片,那那些男生到底算不算她的好友呢……」

「別忘記是男友的可能性喔!」

「謝謝,但她特地標明自己單身,我想是不可能的。」

「這年頭還有人特地把感情狀態設定成單身喔?要不是很假掰裝自己沒男友、要不然就是來釣魚的吧?其實不是很想交往但想哄抬一下自己。」

「我可愛的妹妹啊,你的人生就不能看得積極正面一點嗎?為什麼要把每個周圍的人想得這麼黑暗啊?」

「噁男薛昴,我只是做人比較實際啊,點醒自以為萬人迷的哥哥避免過於自戀告白後惱羞成怒轉而成為恐怖情人而後連累家人鬧上社會新聞,這麼做的我很應該啊!」

「你在學校陽光外放友善的形象都是裝的嗎?你不會在同儕間也這樣講話吧?別把幫你把屎把尿又不求回報的善良哥哥定義成噁男和恐怖情人啊!」

「因為大家只看到偽君子薛昴的表面啊,切……真膚淺。」

「大家才是只看到你薛琇的表面吧!都不知道你是這種背地抹黑造謠的類型!」

吐槽著吐槽著薛昴的手不自覺加重力道在按摩薛琇的腰上。

「很痛欸薛昴!不要藉機吃我豆腐好嘛!我是找你來按摩不是要你吃我豆腐。」

「誰吃你豆腐啦你個自助餐,剛才是你要求我幫你按摩的,手按下去你就說我吃豆腐,真的是……我去換個熱水回來。」

換完熱水回來,薛昴發現薛琇把小可愛脫了扔在一旁,趴在沙發上整個人埋了進去,說著:

「肩膀和背,拜託了。」

「死變態你又不穿衣服啦?雖然你的飛機場很沒有看頭,但沒必要這樣自暴自棄吧?」

「你以為我想脫啊?隔著衣服按得到嗎?還有薛昴你敢做甚麼奇怪的事情我就跟學校輔導室說哥哥性侵我。」

「那我現在走人不就好了嘛!為什麼幫你服務還要服務的這麼委屈啊?」

「那你敢不幫我按摩我就跟老爸老媽說我非薛昴不嫁,我愛死哥哥了這輩子只想當哥哥的新娘。」

「只有威脅人的時候你才叫我『哥哥』你這個混帳自助餐!為甚麼我要照顧這種公主病又幼稚的妹妹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