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八零

黑霧 | 2021-11-26 08:33:21 | 巴幣 14 | 人氣 39


  「長官。」美妮隱藏心中的糾結,總之先在床上——姑且繼續裝作病人向巴頓舉手敬禮。

  巴頓應答讓美妮稍息,然後直接走到床邊並順道拉來了一張圓椅坐下,「感覺怎麼樣?」就算全身酸痛,他依然挺直腰桿,坐得端正。

  「很好,就像飽睡了一頓,看來這次真的太累了。」美妮誠實地道出自己的感覺,這種事沒有瞞騙的必要,況且也瞞騙不了,單就身體狀況來說身邊那些醫療儀器可是無法質疑的證人。

  美妮這番話,當然沒有抱著暗示巴頓看起來睡眠不足的含意,就只是想表示自己不像上次的漫長昏迷,不過在巴頓聽來,難免會覺得有點諷刺,當然他只需稍微細想就知道美妮不是那樣的人。

  「嗯,能睡是件好事,證明妳真的很努力,不論身體還是精神都疲憊到那個程度。」

  「倒是長官,你看起來有點……憔悴?」美妮決定直率地說出自己所見,至於是否有著展露自己坦白的一面則是沒有計算到這個地步。

  始終猶如「父親」的關係並不只是巴頓關心一眾少女,「女兒」也是會關心父親的。

  「不礙事,本來就要處理的事務罷了。」巴頓當然有所自覺,「不過如果某人少製造一些叫人煩心的事,我會輕鬆許多吧。」

  「呀……」美妮知道巴頓是在說自己,但怎麼想也不可能自己招認,迫於無奈下只能裝傻:「那還真是叫人遺憾,不過那人應該也不是刻意製造麻煩,就只是想把事情做好,一些必要之舉?」

  「事情發展成這樣,妳還開這樣的玩笑,代表妳相當有餘裕,黑刀特校?」

  面對那板起的黑臉,美妮果斷選擇噤聲,那毫無疑問是嚴肅的警告。

  美妮不是愚昧到沒意識到自己處境的人,先不論關於「未知」的內幕,光是那奪槍威脅就足以被送上軍事法庭判刑了,換個說法就是當時她是知道自己會有這個下場,懷著覺悟去做的。

  美妮能想到,巴頓自然也想得到,當時他決定聽從美妮的說法,這方面的理由佔了不少比重,當然對他來說,最重要的還是那個決定確實是有必要的,甚至某程度上可以說,美妮那麼胡來成為了一個給他對當時那不對勁感覺做出應對的藉口。

  看到眼前美妮那抿嘴的反應,巴頓好想嘆一口氣,可是他不能那樣做,「說吧,從頭到尾,一五一十,全都說出來。」

  「果然來這招嗎?」美妮雖然不感到意外,但這真的叫她感到頭痛。

  無法掌握對方知道什麼,這一點對雙方——對所有人而言都是一樣的,美妮不知道巴頓從事實中推論到何種程度,巴頓更不可能知道美妮那些經歷,那麼對巴頓而言最好的處理方法,就是叫美妮自白,如此一來美妮就沒辦法只針對問題回應。

  也就是說,沒有任何耍小聰明的空間,例如只是巴頓沒問清楚而非美妮回徊得不清晰,又或者不是想隱瞞,就只是沒提及之類。

  本來就要作出決定,因應狀況說明那些經歷,只是那個時候來得比想像中更早,自己也欠缺判斷的資訊,亦欠缺足夠的時間仔細思考,不過事已至此,美妮只能硬著頭皮面對。

  美妮盡力了,盡了自己的最大努力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假若這就是她的盡頭,那麼成為「甲冑少女」之路就這樣畫下句號——沒能完成真正的使命,做出最基本的贖罪,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一個深呼吸之後,美妮緩緩地吐出話語:「就算要我說,我也不知道從何說起。」

  「黑刀。」巴頓的聲音比平常還要再低沉三分,「妳看到我這樣,還認為我有空跟妳嬉戲?」

  美妮那番話並沒有丁點那樣的意思,既不是裝傻,也不是拖延時間,就算倉促也是作出了決定,懷著決意說出來,她自認為自己不論是身體的反應或者說話的語氣,應該有傳達這樣的訊息給巴頓,而往常的巴頓應該注意到才是,因此就是巴頓當前的狀態已經惡劣到連這都察覺不了。

  美妮猶豫了一刻,這次反倒不是她個人因素的猶豫,而是該思考對當前的巴頓說出那些是否恰當,即使自己願意傾吐,也是因為接收者是值得她信賴的人,可如今的巴頓叫她感到懷疑。

  只是根據過去的相處,美妮仍然認為巴頓是值得信任的人,或許當前不是最佳狀態,但絕對是「敵策局」之中她唯一能說出那些的對象了,至少她不想直接跟總長墨菲斯說那些。

  重新做好決定之後,美妮不是以婉轉的暗示,而是直白的方式提出:「我想說的是,話題很敏感,在這裡說沒問題嗎?關於『未知』的。」

  「我當然知道關於『未知』。」巴頓沒有多想就斷言,「這裡和當初那個……研究室不同,這裡就只是病房,沒有那些設備,關上門,就我和妳,外面就算透過玻璃窗能看到也聽不到。」

  「好吧。」美妮點了點頭,既然巴頓都這樣肯定了,那她也就和盤托出:「在和『擬態者』戰鬥後陷入假死狀態時,我和『未知』有過一段交流……」

  只不過美妮的話沒辦法說完,在巴頓聽到「交流」兩個字時,他的臉頰突然猛猛地抽搐了一下,甚至禁不住伸手掩臉,美妮從沒見過這樣的巴頓。

  粗厚的手掌遮掩住了大半張臉,讓巴頓那表情不為美妮所見,唯一能看到的是指縫間流露出來的複雜眼神,以及輕得聽不清楚的自言自語,就這樣持續了幾秒,或者十幾秒後,巴頓維持著這副模樣跟美妮說話:「妳所說的『交流』,是指『未知』跟妳說了些什麼,而妳也做出了回應,持續地進行了對話嗎?」

  「肯定,交流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雖然事情是發生在意識……」

  「等等,先不要說下去。」巴頓阻止了美妮,本來掩臉的手改為撫著額頭,顯然相當苦惱。

  美妮無法知道,是巴頓沒想到這個事態而大受打擊,還是雖然預想過類似狀況,但實際的程度超乎想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