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趨光:追求不是因為喜歡

玄鳴神一 | 2021-11-26 07:51:13 | 巴幣 2120 | 人氣 642

鄰近末班車的月台,總是靜悄悄的。

「噔、噔、噔。」

這份安靜讓蟲鳴清晰可辨,偶能釐清趨光的蟲子,砰砰地撞擊泛黃燈管的次數。隱約間,還能聽見鐵軌隙嘚咯作響,預告遠處將即的列車。

未被疫情突襲的日子,假日常需要通勤去台北進修。在晨光曖昧時出門,再搭末班火車歸賦。下課,捷運,高鐵,台鐵,腳踏車,到家。在SOP裡沒有隙縫,唯獨高鐵銜接台鐵中間有二十分鐘的間隔,我能兀自坐在月台稍作喘息。

我注意到夏天的蟲子撞擊燈管的情況,比其他季節還要熱烈。能觀察到燈管上出現昆蟲碰撞後的殘遺物,例如交疊的殘翅,很是瘮人。

呆坐在月台,也不想思考,讓思緒放弛。於是無聊,索性開始算起他們碰撞燈管的次數。

「噔。」

「噔、噔。」

我試圖找出他們的規則,或節奏,或強弱。卻沒有個恰適的公約數作為節拍。興許是我偏執,我努力想找個規則,去詮釋他們的碰撞,好讓他們也能慘烈地井井有條。

於是,每逢週末的月台靜夜,我變成了指揮家,可惜蟲子們並不聽我的拍子,我只能隨著他們的即興,變化我既定的節奏。

蟲體與燈管相撞時,我想起高中的時候,一個喜愛昆蟲的同學說:「蟲子並不是趨光,他們只是透過光線尋找方向。」

他接著說明,太陽、月亮做為光源,打出去的光線是平行的,蟲子透過偵測光線,確保他們在黑夜裡能維持直線飛行;人造的光就不同了,路燈、日光燈,光線都是輻散的,結果蟲子被這般光線誤導,以螺旋狀的方式向光源飛行,然後撞擊到燈管,反覆不止,直到死去;或有倖存者,能僥倖熬到旭日升起。為夜歸者指引路況的燈,是蟲子的業障。對蟲體而言,每個夜晚,都是生死交關。而且我們都誤會了,他們——我說蟲豸們——並非真的因受吸引而趨光,只是把光線作為平衡自己前進的方式而已。

他們撞擊的時候,我計算他們,累了,我便陪這座城市在夜裡冥想。腦海裡偶爾浮現的畫面,是那群趨光的生物,一個個化成人形,然後朝光源走去。

想想人或許也是蟲。人們趨光的理由,並非全然是因為天性向陽。追逐著某些事物,也並非全是因為被吸引,只是,在以功利衡量萬物價值的世界裡,我們需要憑藉某些判斷價值的系統來評量自己。所以,有人追逐金錢,興許並非是他真的愛財成性;有些人索求名利,並非是他真的享受他人給予的掌聲;有些人潛修道德,更並非是想朝向聖者的境域——僅只是,若非藉由那些如融光般的事啊物啊,人沒辦法篤定自己在人海中的價值。

然而,我不會去嘲笑那些趨光的蠓蟲,正如我也提醒自己不應去嘲笑那些追逐各式標準的人,因為我也可能深陷在這個趨光的誤會裡面。

「噔、噔、噔。」

月台上,等著下班列車,上頭載著無數趨光生物。他們也在肉搏世上五光十色的亮源。

「噔。」

靜靜地,聽著。肅穆如臨別的長禱。你碰撞的最後一響,如僧人撞擊的晚鐘,開啟人們漫漫的夜,以及你長長的夢。

就這次,我能理解你撞擊的緣由。

創作回應

玹竹以墨
『為夜歸者指引路況的燈,是蟲子的業障。』
很喜歡這句!
2021-11-26 08:50:3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