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Idolish7】25警察卡Paro

封塵 | 2021-11-25 23:53:24 | 巴幣 4 | 人氣 83


以下為注意事項及碎碎唸:

CP大壯注意(很重要所以再說一遍)
※有大量私設、OOC部份
※壯五為正常人類,雙重人格有
※劇情會有部分斷層
※些微設定或是劇情在之後可能會有所更動
※小部分台詞會使用日文表示
※部分沒想完整的私設會用括號表示,雖有些破壞觀看體驗還請見諒


如果不清楚25在警察paro裡扮演什麼角色的話,這裡簡單解說一下
官方設定大和是壞蛋幫首領兼警察局長,凪和壯五是協助大和完成計畫的夥伴們
壯五在凪的劇本下還是個外星人,但這設定寫進來實在太奇葩因此作罷www
因為是大壯CP的緣故所以凪(目前)沒有戲份
因此只要出現25以外的角色通通都是私設
以上,如果都沒問題的話繼續往下吧


  大和因為火併導致腿部受傷,由於身分敏感的緣故因此是在極為機密的狀況下接受治療。
  壯五平時大多都在小兒科,偶爾會來大醫院的急診室幫忙,剛好在這時候遇到大和受傷的情況。
  看著圍繞在身旁的醫師們露出貪婪的眼神,大和明白這些人只是想藉由和他攀關係來讓自己獲得更高的權勢與地位。
  但就在這時他發現了壯五。
  只有這個人的眼神不一樣,眼裡多的是生疏與清澈。
  此時房門被打開,護理師在壯五耳邊說了幾句後壯五向院長道歉並和護理師先行離開病房。
  「那麼,神谷醫師將會擔任您的主治醫師,他的醫術在我們醫院裡可是最好的呢。」簡單陳述完病情,院長微笑指派了其中一位醫師。
  「……」大和沒有回應,只是冷淡看向對自己微笑點頭的神谷醫師。
  「大和局長您好,我是神谷醫師,如果還有哪裡不舒服的地方請儘管開口,我會盡自己最大努力來治療傷勢的,這段時間還請您多多指教。」說完,神谷禮貌性笑著朝大和伸手。
  「……」大和依舊沒有回應對方,甚至手都沒伸出去,他淡淡移開視線。
  「總之就是這樣,那還請您好好休息,我們就先離開……」不想讓這段空檔尷尬,簡單介紹完後院長讓醫師們準備離開,這時大和才開口叫住院長。
  「剛才先行離開的那位醫師叫什麼名字?」
  「您是指逢坂醫生?」
  「對,我要他做我的主治醫師。」
  「欸?逢坂醫生嗎?可是……」聽到此話,不僅是醫師們,就連院長也訝異地反問。
  「有什麼不行嗎?」
  「絕對沒有!這就為您申請!」見大和變了神色,院長連忙點頭附和。
  眾人關上房門前,大和沒有錯過那些醫師們眼裡的不悅,面對再司空見慣不過的場面,嘴角幅度微微上揚。
  同樣的爭權遊戲又開始了……
  那麼,這次被他點名到的醫師究竟會做出什麼舉動呢?

  門一關上,大家露出心有不甘的面色。
  「想不到大和局長竟然找了最平庸的人來當他的主治醫師。」
  「又不是主要在這裡工作的人,為什麼能夠得到大和局長的青睞?」
  「在我們當中治療技術最好的……不是神谷醫生嗎?」
  「你們太抬舉我了,並不是技術最好就一定能夠被大和局長選上的。」聞言神谷醫師只能無奈笑笑,而他也是唯一沒有摻進這場攀關係權力鬥爭遊戲裡的人。
  「都別多說了,既然是大和局長本人的意思,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回到各自崗位上繼續治療其他病人,好了,就此解散。」拍手整頓現場有些不歡快的氣氛,聽見院長這麼說的醫師們只能應聲是後不悅散場。

  「……」
  轉身告別院長,神谷笑容瞬間消逝。
  絕對不能馬上露出自己的野心……
  他一直以來都相當小心,畢竟和那些相比自己之下空有醫學文憑的業餘醫生不同,他從五年前醫學院畢業後就進來這間醫院工作,一直努力到現在,他終於累積起不亞於院長的好聲望,絕對不能在這種關鍵時刻前功盡棄。
  神谷想讓大和明白,自己和局長特地重金聘請進來的腐敗高官們相反,他是靠著不懈的意志力才能撐到今天,如今機會終於到來了。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機會竟然被一個三流醫生給搶走了。
  他也抱持和那些醫生一樣的疑惑,如果是受重傷的話,在治療方面應該優先考慮的是知識與技術吧?
  難道是他剛才的態度有哪裡不完美嗎?
  其實這並不是大和局長第一次接受治療,但當時的他剛進醫院,治療水準與經驗確實擦不上邊,因此他選擇努力達到和那些醫生一樣完美的水平。
  但越是努力他越發現到前方總有道難以突破的高牆。

  從進來醫院到現在,他發現院長對於醫師們的職業操守大多不理會,在一般民眾身上只要不發生大事,他甚至不會下任何懲處。
  後來才從其他資深同事輾轉得知,院長是被大和局長親自欽點成院長的。
  一開始他還天真以為院長有什麼過人之處才能讓局長這樣的人肯定,但五年的工作經驗裡,他理解到院長是個膽小懦弱的人,他也就在此時發現大和局長的真實性格。
  讓一個唯唯諾諾的人掌權,對局長而言情勢會更好掌控吧?
  大和局長任何一項命令,院長絕無二議優先服從,而在範圍外的所有事情,院長一概不管。
  與其說牆頭草,更像一條哈巴狗。
  所以他希望拉攏大和,只要這個計畫成功的話,後面一切都能夠順利進行下去,那麼自己也不需要過於拘泥主治醫師這個職位。
  只要能夠得到局長的信賴,那麼區區院長寶座……不,說不定成為這間醫院的股東都不在話下。
  儘管大和對他的第一印象似乎不太好。
  沒關係的,這還只是剛開始而已……



※※※

  「啊啊,逢、逢坂醫生,稍等一下。」看見壯五的身影,院長連忙追向前去。
  「是,請問院長有什麼事情呢?」聽見叫喚自己的聲音,壯五停下腳步。
  「剛才大和局長任命你為他的主治醫師。」
  「欸?大和局長?我嗎?」被點名的壯五滿臉震驚。
  「這件事我會幫你向小兒科的院長轉達,你從明天開始就主要負責擔任大和局長的主治醫師吧。」
  「讓我來當主治醫師?但我只是個小兒科醫師而已……」
  「總之這是大和局長的意思,既然事情已經定案,今天回去就開始準備交接的手續吧。」之後院長笑著和自己道別,壯五只能撐起笑容向對方揮手示意。
  「……」
  無法完整接收龐大複雜的資訊量,腦中一片空白的他站在原地。
  究竟為什麼要讓自己擔任如此重責大任?
  自己不過就進去幾分鐘左右的時間,只對對方的傷勢了解個大概而已,甚至還在中途離場,為什麼才一扭頭馬上就得到這個千載難逢、大家心目中夢寐以求的寶貴機會。
  抱在手中的病患資料不由得沉重幾分。
  無法開心起來,身懷重任的他始終沒有踏出步伐,在他一旁流逝的人群與醫師護理師們形成強烈對比,只有自身的時間彷彿靜止了。
  在壯五身後的,是一雙雙帶有忌妒眼神以及醜陋面容的醫師們。




  「逢坂醫生,關於上一次的會議內容……」隔天好不容易見到壯五,一部分的醫師走向前去,「不好意思,我現在趕著去局長的病房……可以晚點再討論嗎?」
  匆忙的腳步沒有因為聽到叫喊而停下,由於一早被小兒科院長叫去詳細了解之前他所負責小孩子們的病情狀況,說是這麼說,在報告完沒多久院長突然宣布他目前手上所有病人的權限轉移給其他醫師幫忙處理,並且這陣子都要在大醫院裡幫忙,暫時不用過去小兒科工作。
  「為什麼要這麼大費周章?」壯五當然也提出疑問,因為自己的緣故已經沒有晚班,此時手上的病人還要全部轉移到其他同事手上,無疑是加重大家的工作量,但卻被院長以一句:這是大和局長的命令給糊弄過去。
  說完後院長想起什麼似的補充道:小兒科院長有表示過你的身體狀況,即使在大醫院上班也不需要幫忙值晚班沒關係的。
  壯五原本還想反駁,但此時院長手機響起,看著他對電話那頭一直點頭彎腰直直說是的態度推測,對方是相當有地位的人士。
  掛掉手機院長表示,大和局長傷口不舒服,處理他的事情是絕對優先的並命令壯五立刻趕過去。
  傷口不舒服的確不是小事,所以壯五也想快步趕往大和的病房去,因此對於同事的問題他只能延後處理。
  看著壯五匆匆離去的背影,醫師們不約而同卸下客套的笑臉,轉而之,是不語的憤怒。
  「……」手上的白紙被捏皺一角。
  「明明醫治技術好的人多的是,為什麼是他?」
  「不過就是個小兒科醫生而已。」
  「各位,在吵什麼呢?」此時神谷醫師走來,剛才的狀況他也看在眼裡,於是虛情假意上前關心眾人。
  「神谷醫師?啊沒有……只是很不解逢坂醫生為什麼能獲得這樣的機會……」眾人訕笑,不打算將剛才的怒火一同向神谷宣洩。
  畢竟神谷醫師可是性格和醫術兩相好的人,如果主治醫師是他的話大家自然沒話說,他的實力可是眾人有目共睹。
  這個位置就算不是由自己接手,但也輪不到一個小兒科的業餘醫生接下吧?
  「話說回來,剛才他和院長的對話我聽見了,聽說大和局長親自下達將逢坂醫生手上的工作全部轉交一類的命令。」神谷笑著補充。
  「什麼?究竟為什麼他可以有這樣的待遇啊?那我們這麼努力算什麼?」
  「不需要值晚班已經很不公平了,現在還要將他手上的工作由我們共同分擔?」
  「就算是院長,這樣偏心也太過分了……」
  不滿聲浪逐漸湧出,有如雪球般越滾越大,醫師們憤恨不平的視線不約而同轉向方才壯五消失的方向。
  看見事態發展如此順利,神谷微微露出得意笑臉,這與他內心盤算的計畫不謀而合。
  不過,這是註定會發生的,院長一而再再而三允諾逢坂醫生許多『例外的事』,相信對他感冒的醫師肯定不少,小兒科是,大醫院更是。
  儘管如此,事件延燒的速度比他預想還要快,說明大家內心的不悅也到了極限。
  身為對這事件『假裝』置身事外的自己可不打算主動招惹這淌渾水,而是在一旁慢慢火上加油。
  若到最後都能以『大家所認知,善良的神谷醫師』來達成目的的話,就太完美了。
  所以,好人的本分也不能忘記呢……







  大和即使腳傷好了但還是繼續在病房賴著不走,心情正好的他在走廊中悠閒散步,這時兩個醫師的身影進入他的視線範圍。
  其中一個醫師……似乎是小兒科那邊的……?
  「那麼就麻煩你了,逢坂醫生。」走在壯五身旁的醫師露出親切笑容。
  「好的,明天我並沒有要到大醫院報到(大和明天不在醫院),交給我吧,我也很久沒有好好和那些孩子們見面了。」
  和那位醫師道別後,壯五的神色並沒有馬上卸下,蔓延開來的喜悅讓步伐都有些許輕盈。

  那小子……
  想起他前陣子打電話要院長叫逢坂醫師立刻過來,而他,也只是惡劣性地想看看對方究竟能多快抵達自己的病房——
  記得之前負責他的主治醫師抵達時間似乎是一分鐘,大和抬頭看了看時鐘,五八、五九、六十……
  嘖嘖,遲到了。
  剛這麼想,房門瞬間被用力打開,大和將視線轉移到門邊,果然是喘著粗氣的壯五。
  有別於對方的緊張慌亂,大和則是輕鬆愜意。
  「呦,你速度可真快呢。」滿臉笑容向對方打招呼,喘完氣的壯五抬起頭後不禁對眼前狀況感到疑惑。
  「您哪裡傷口痛呢?」儘管大和沒有表現出疼痛的模樣,但壯五還是不敢大意,連忙走向前對傷口進行詳細診察。
  「啊……現在不痛了呢。」反之,心情相當好。
  「欸……?」或許是沒想過會聽到這種回答,壯五手上的動作停下來
  見對方臉上還是茫然,大和失笑出聲,「我已經沒事,你可以回去工作了。」說完,他晃動手掌示意壯五可以離開,接著雙手枕上牆壁。
  那麼,這個新來的主治醫師究竟會有怎樣的反應呢?大和就是在等這個瞬間,戲謔期待地眼神直盯盯望向對方。
  「您……是騙人的?」站在原地許久,壯五才吐出這句疑惑。
  「疼痛這種事情是很抽象的,你沒辦法否認我的傷口在剛才確實很疼。」
  雖然傷口不疼但有些累呢,大和閉上眼睛準備歇會。
  這才明白自己被騙的壯五,眼下憤怒難以言喻,他低下頭不願再看見那張嘲弄自己的面容。
  「……這麼做很有趣嗎?究竟有什麼意義?」
  「只是想看看你困擾的表情而已,那麼,我要休息了。」毫不客氣下達逐客令,大和躺下來準備休息,還刻意翹起受傷的腿。
  「……!」壯五差點被這悠然自得的舉止惹火,他怒視眼前的人,最後選擇不說話直接用力關上房門。
  看見對方敢怒不敢言,大和嗤笑出聲。
  以往醫師們遇到這種事情,臉上大多還是會掛著微笑,為了能和他打好關係大家往往選擇隱忍,而壯五是第一個對他明顯擺露出討厭的人。
  果然很不一樣呢,這位醫師。

  或許是拜那件事所賜吧,之後他出現在自己的病房時臉上總是沒有笑容,甚至連話都不想多講,草草報告完自己的傷勢後便馬上離開。
  ——甚至也不會和他正眼對上。
  對於這樣的壯五,大和沉下眼一個快步走向前,抓住壯五的胳膊後將他抵在柱子上。
  「呃——?!」喜悅在看見大和後立刻轉為錯愕,手上病歷表散落一地。
  大和沒有放開壯五的手腕,他逕自拉住對方掛在胸前辨別身分的塑膠名牌認真查看。
  「ふん……逢坂『壯五』啊?我記住了。」
  「……您想做什麼?」大和沒錯過他眼裡的防備,像極了充滿戒心的小動物。
  看吧,面對他總是這種表情,比起其他人千篇一律的貪婪眼神,大和更對眼前對自己露出不知所措、有著高度厭惡的壯五有興趣。
  「說起來我腳上的舊傷又復發了呢,壯五醫師不幫我診查一下嗎?」
  「……根據病歷上的報告顯示,您的傷勢早就痊癒了。」一邊四處張望哪個方向可以順利逃脫,同時壯五也沒撤去眼底不快,每次面對這個男人時,自己總會有種不自在感。
  與其說是不自在感,不如說自己是打從心底討厭這個人……於是他俐落甩開大和的手,開始彎下腰撿起病歷表。
  壯五彎腰撿紙同時聽見大和向一旁醫護人員隨意打招呼,語氣輕快地更容易讓人產生怒火。
  明明傷勢已經痊癒卻還賴著不走,就因為他是警察局長的關係。
  從以往到現在,直到這陣子他也沒少看過因為沒辦法得到完整治療而痛苦死去的人們,每次看見家屬們流下眼淚時,在心底的罪惡感又滋生一層。
  儘管並不是只有眼前的男人才有如此特權。
  不,就因為他是警察局長,受到的禮遇比起以往高官人士都還要豐沛。
  所以眼前的男人才會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以此在院長間呼風喚雨……
  就算是警察局長也該有個限度吧?
  因為他的緣故自己一直沒辦法放下那些總是讓他掛心的孩子們,還得抽出時間陪他虛度一大堆可有可無的無聊瑣事……
  壯五毫不掩飾眼裡的厭惡,相信對方應該不難察覺到這點才是。
  「別老是拘泥在紙上報告這種隨時有可能變卦的數據……畢竟我的決定可是攸關這間醫院的存亡呢。」大和隨意在地上撿起三張紙朝壯五晃了晃,而壯五在看見他輕挑的眼神後迅速搶過對方手中的紙,確認無誤後將病歷表抱在懷裡,耐住最後一絲性子刻意移開視線,猶豫會後才開口。
  「……那您希望我怎麼做呢?」
  「就明天吧,幫我做個全身性檢查的複診。」
  「欸?明天?可是我……」「話說回來我和你們小兒科院長可是好朋友呢,我可是給了他不少好處喔?」
  「……」這個男人,絕對聽到他剛才和小兒科醫師的對話才故意這麼做……想到這邊,壯五對大和的厭惡感又加深一層。
  全身性檢查,像大和局長這樣如此高地位的人,肯定得花上整整一天的時間,他實在不能明白為什麼要如此浪費醫療資源到這種地步都想要妨礙他工作,這樣做究竟有什麼好處?
  壯五從裡到外極度排斥他的氣場大和又怎會不明白?身為這家大醫院的主要出資者,裡頭醫師們醜陋的嘴臉自己早已司空見慣,都是想藉由他來提升自己地位的人,並不是只有這間醫院的醫師們而已,醫院外的世界更是如此。
  但眼前的醫師不同,這倒是勾起他的好奇心。
  對他懷有惡意的人不少,但如此赤裸裸的惡意還是頭一遭,眼前的人絲毫不會掩飾……應該說是沒打算要掩飾嗎?
  再欺負下去可能會引爆對方,今天已經得到十足樂趣了,就先到這邊為止吧,有的是機會繼續。這麼想著的大和放開壯五。
  「那就這樣啦,麻煩你明天幫我做個檢查吧,『壯五』醫師。」不等壯五回應,大和揮揮手離去
  「……」
  怎麼會有如此惡劣性質的人……緊緊抱住懷裡紙張,直到大和走離他的視線範圍前,壯五眼底的嫌惡沒有消逝過。


(某次晚上壯五被其他醫師強制留下來言語霸凌時,神谷故意幫壯五解圍)

  「各位,就此打住吧。」剛好抓住打斷他們的絕好時機,神谷適時緩和住即將見血的暴力氛圍
  「神、神谷醫師?」
  「你們也別太為難逢坂醫生了,畢竟主治醫師的選擇權在大和局長身上呢,你們這樣對他,局長對你們的印象也不會由黑轉白。」
  「可是,儘管我們做得再多,院長都對我們的努力視若無睹……神谷醫師也是,前陣子你才完成一場難度極高的外科手術對吧?可是院長稱讚最多的,竟然是沒什麼貢獻的逢坂醫生!」
  被戳到痛處,神谷臉上的笑容差點掛不住,這陣子院長的重心全在討好大和局長身上,就算是再遲鈍的醫師也應該有所察覺,院長很明顯是大和局長那邊的人……

  「話不能這樣說,逢坂醫生或許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為大和局長和院長努力奉獻呢。」說完,神谷在大家沒注意時暗自冷笑。
  看似幫壯五說話實際是往他身上潑髒水,神谷藉由這句話讓其他醫師們明白。在暗處,也許他們之中有不正常的交易存在。
  「……」其中一位醫師揪著壯五的衣領沒有放開,正打算問問有沒有這回事時,神谷將手覆在對方手背上。
  「好了各位,看在我的面子上,今天能不能就此罷手呢?」
  「……!」各個眼底留下不甘,抓住壯五的那位醫師猛然放開壯五,這舉動也讓他後腦勺用力碰撞到牆壁,如此痛感使得意識模糊起來,載浮載沉的暈眩感下壯五選擇沉默。
  放開壯五的那位醫師理了理衣領,全員這才憤恨不平地離開現場。
  抑制想要笑出聲的得意心理,神谷重新整理思緒,他還得繼續喬裝成好人關心暫時失去知覺的逢坂醫生。
  「有沒有怎麼樣?需不需要扶你起來呢?」此時看到對方動了一下,神谷連忙彎下腰朝壯五伸手。
  「……」深深嘆口氣,今天也沒能趕回去呢,壯五心想。
  不過現在也算是個好時機吧?周圍只剩下他和神谷兩人,某方面來說展露本性也無妨。
  「逢坂醫生,你怎麼了……」「已經夠了吧?」拍掉對方朝自己伸來的好意,壯五口氣充斥著不耐煩。
  「欸?」停在半空中的手不禁一愣。
  「如果是現在,對『我』的話假面具就不必了,我對你這張笑臉感到噁心。」壯五開口嘲諷。
  「逢坂醫生?」還沒意識到現在發生什麼事,神谷笑臉依在。
  「像這種拙劣的演技是騙不了我的,神谷『醫生』。」揚起嘴角展露邪惡笑容,壯五故意激怒對方。
  「你……!」果然這句禁忌成了打破神谷笑臉的關鍵,難得在他人面前表露出些微怒意。
  馬上查覺到自己失態,神谷撤回眼裡不滿,他繼續擺出人畜無害的模樣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只是……」「還想繼續裝好人嗎?我可是很清楚的……」壯五站起身,刻意在神谷耳畔輕言。
  「對局長而言,你甚至連『棋子』都稱不上……」
  「這是什麼意思?」對方不停挑戰自己偽善的極限,不能在此示弱,神谷努力佯裝笑臉。
  「接下來應該不用我多說,相信你也是個聰明人,我們就此心照不宣吧。」壯五朝神谷反方向離開,他故意搭上神谷肩膀,打算挫敗對方銳氣,「憑你也想攀上大和局長,你還不夠格呢。」
  世界彷彿由彩轉灰
  猶如毀滅人性的惡魔低語,對壯五而言,這只是陳述再事實不過的真理,這句話也讓神谷無法維持一貫冷靜,但他沒有任何回應。
  「況且,你的技巧也不夠『高明』。」
  感受到覆在肩膀上的手掌力道加重,神谷藉由握緊拳頭不斷告誡自己不要生氣。
  「謝謝你的出手拯救,我很感激,那麼晚安,神谷『醫生』。」說完,壯五揚長而去。

  作夢也想不到壯五竟然隱藏著這樣的本性,神谷拳頭攢得死緊,他知道追向前去反擊不是上上策。
  眼前頓時湧上一片黑暗,壯五這番話無疑是加速摧毀他假裝作為好人的最後一道防線。
  他不允許自己苦心經營起來的聲望被區區三流醫生給毀於一旦——
  ——「大和局長您好,我是神谷醫師,如果還有哪裡不舒服的地方請儘管開口,我會盡自己最大努力來治療傷勢的,這段時間還請您多多指教。」
  ——「想要攀上大和局長,你還不夠格呢。」
  眼底一切皆被黑暗所覆蓋吞沒。
  逢坂壯五……
  必須得抹殺掉這個人才行——




(在這之後壯五被大家叫進某間房間裡使用肢體霸凌)

  平時用來救治病人的那雙手,現在全成了被利益所蒙蔽、無情的施暴者。
  因為是醫生,平時所承受的巨大壓力在此時一口氣全部釋放出來,如何以意外折斷人的手臂、在關節處施加暴行會更讓人痛不欲生,這種平時沒辦法輕易達成的願望對現在的他們而言簡直易如反掌。
  就在此時,後腦勺承受一擊重擊後壯五便暈了過去。
  「沒意識了嗎?真是不中用哪。」其中一名醫生扔掉手中棍棒,眼裡流露不屑。
  「接著對他試試鐵棍吧?」
  「各位都忘記了嗎?我們可是醫師啊,來嘗試點不一樣的方式吧。」道出此話的正是神谷醫師。
  「神、神谷醫師?」
  沒想到神谷醫師竟然會出現在這裡,眾人雖然吃驚不過沒有多想,畢竟現在他們把重心放在欺凌逢坂醫生身上
只見他拿出小型試管,裡面裝著透明液體,他朝已經暈厥過去的壯五走去,將其中一小滴液體落到壯五的衣角上……
  嘶……被液體滴濺到的部分立刻被腐蝕殆盡。
  「……」現場醫師全部鴉雀無聲。
  「我實在很想親眼看看,如果直接從眼瞼倒進去的話結果會如何?」此時的神谷面部猙獰,還差一步野心即將就能實現,怎不叫人心神雀躍?
  「這麼做的話會不會太超過?」對於神谷醫師的瘋狂舉止,讓大家一下子退卻了。
  他們只是簡單地想給壯五一點教訓,頂多皮肉傷的程度,但神谷醫師的舉止可是一輩子的致命傷。
  再怎麼說也不至於到如此過分的程度吧?
  「不用擔心,這裡可是醫院,傷害報告那種虛無飄渺的存在,造假還不容易嗎?我可是這家醫院裡最有聲望的醫師喔?」
  「……」彷彿被打了一劑強心針,所有人的表情明顯動搖。
  「你們還想被踩在腳底下嗎?平時分擔他夜班的工作量已經不好受了(小兒科夜班人手不足會找大醫院的醫師去貼,這點讓所有醫師很不爽),為什麼這樣的人現在還能夠攀上大和局長?那我們以往的努力都算什麼?」
  句句屬實,卻刺痛在心。
  神谷醫師的言論相當正確,他們想起有多少夜晚答應了家人妻子能夠一起相聚,卻因為一句簡短的『逢坂醫生沒辦法值晚班』而選擇犧牲無數次的承諾。
  這席話明顯煽動了在場眾人……止不住上揚的嘴角,神谷彎下腰準備進行最後一步計畫。
  ——「想要攀附上大和局長,你還不夠格呢。」
  這句話不停擾亂他的腦海,想起昨天壯五的表情就窩火,神谷已經沒有之前的悠然平穩,本性一點點在大家面前展示出來。
  「我還不夠格?技巧還不夠高明是嗎?那現在失去意識的到底是誰——」
  聽到這邊壯五並不意外,這些人只是被神谷所操弄,忌妒自己能夠輕易獲得這些機會,因此千方百計的想要除掉自己。
  即使『我』暈了過去還是得想盡辦法抹去我的存在。
  真是可憐哪這群人,壯五想著。
  「既然如此,我就告訴你們好了,關於我的秘密——」壯五忍不住開口,在場所有人,包括神谷醫師都後退一步。
  「你在說什麼?不會是腦子壞掉了吧?」
  「別以為輕易找個理由我們就會因此諒解你,我們可是——」「閉嘴愚民,我這不就要說出真相了?」
  與往常的壯五不同,語調與用詞的轉變再次讓在場眾人啞口無言。
  明明是壯五仰頭看向他們,那種居高臨下的氣場緊張到令人忍不住吞了一口嚥沫。
  明明他們才是加害者的一方,為什麼現在冷汗背脊的卻是自己?
  儘管壯五眼神裡充滿鄙夷和蔑視,大家方才心底的怒火逐漸轉化成害怕。
  危機意識不停告訴自己應該趕快逃走——
  「想知道為什麼我總是不上晚班嗎?那是因為我在忍耐啊……
醫院裡這麼多活人,我怕我會忍不住啊——」
  危險扭曲的笑意,已經沒辦法抑制體內想破壞一切的衝動,壯五一把奪過神谷的試管,朝他所說的眼瞼方向倒下透明液體。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液體所帶來的化學作用讓神谷的右眼產生煙霧,對方理所當然發出慘烈悲鳴,極為痛苦地倒在地上不停慘叫,並以難看的姿勢抽搐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實在太痛快了——我要的就是這種感覺。這種,將一切破壞殆盡的——」
  從意外發生開始大家已經被嚇得發不出任何聲音,無力歇腿的他們一度忘記要逃。
  壯五走近他們才找回魂魄,看到壯五拿出針筒才想起要趕快逃離這裡。
  但是來不及了,壯五先行堵住唯一出口,這種面容下的笑意讓人不寒而慄。
  「既然『我』難得擁有出手的機會,那必須有點作為吧?
來吧♪愉快的實驗要開始囉——」


※※※

  時間不知道過去多久,當針筒裡頭最後一滴液體掉落在某個醫師身上,對方發出的微弱哀嚎聲讓壯五眼睫毛輕輕一顫。
  或許是出手太重了?以至於開場全部人的淒厲慘叫,到尾聲幾乎沒有太多痛苦的呻吟。
  無趣,實在太無趣了。
  即使是這間醫院裡的腐敗醫生,遇到實驗的反應也和外頭那些普通人類疊矩重規。
  有著不錯的名譽地位卻有著髒污惡劣的性格。例如成為主治醫師這件事情,明明能運用在一般人之上的思維智慧,能運用一般人之上的優異口才去說服院長改變主意,但他們選擇使用最下三濫的手段達成目的。
  意識到這裡讓壯五不由得陷入沉思,在解決問題上,眼前優秀的醫生們選擇與外面凡人一樣的處理手段。
  這些人,究竟和外頭那些普通人類有何不同?

  不光是擔任主治醫生這件事情,因為記憶共享的緣故壯五也能明白,雖然這是第一次遭受到直接霸凌,在這之前『壯五』也遇過不少次隱性的不白之冤。

  修改壯五寫好的就診病患報告、透露病患私人資訊、對於壯五向病患描述的病症加油添醋、提供錯誤藥物讓壯五給病人施打結果差點導致病患離世等等……
  以上種種的骯髒手段,無一例外都讓院長選擇平息紛爭,壯五本人不需要接受任何處分。
  儘管『壯五』本人並不清楚真正的原因,但他覺得這些事肯定跟大和局長本身脫不了關係。
  不是直覺地認為,而是明確從中的合理推斷下來所得出的結論。
  或許是這些事情就讓他們平時的不滿累積起來,直到起火點的主治醫師一事,才讓他們起身反擊吧。
  這都是因為他——因為他帶給壯五的影響所造成的下場,再怎麼說,『另一邊』因自己所造成的困擾應該還是得幫忙解決——
  壯五走近神谷醫生,對方右眼差不多被他自己剛才拿的液體給腐蝕殆盡,眼窩附近全是燒傷痕跡,至於本人承受過大衝擊早早就暈了過去。
  身為另一人格的壯五相當了解,雖然這個人在部分醫師面前總是表現得人畜無害,老是委婉推卸一些看似千載難逢的挖角機會,但他卻常常在無意間,眾人沒有意識到時展露野心。
  那種想要將一切掌控在手裡的慾望一覽無遺。
  至於想掌握什麼,壯五推測應該是院長寶座。
  畢竟這個男人還是有些實力,可不及大和局長的一半。
  只能說論野心,火侯還是不夠呢……
  大和局長一定也是意識到這點,才刻意指定『壯五』成為他的主治醫師。
  「啊—啊——真是讓人失望呢,被譽為在這間醫院裡最有聲望的醫師居然有這種獵奇心理……」
  蹲下身一把抓住對方前額的頭髮,原本還在笑的他瞬間瞇起眼睛,沒有任何笑意直盯盯看著神谷失去意識的醜陋臉龐。
  竟然想用鹽酸來當作報復自己的道具,他的行為甚至比在場所有醫生都還要來得齷齪,這也是壯五最瞧不起他的原因。
  「腐蝕眼睛是不是過於便宜你了?像這種骯髒的醫生應該需要腐蝕的是心臟吧?」
  估計這些醫生,明日一早看見『壯五』時,都會嚇得對他敬畏三分吧?

  只是日復一日,連自己多少都有些厭倦了,畢竟這個身體的主導權是另一邊。
  壯五放棄思考,在有人進來這裡之前應該要適時做點『善後處理』,也幸好攝像頭被地上這些醫生們提前破壞了,讓他對於掩蓋真相又有一層保險。
  即使院長多次選擇將事情擺平,但每一次意外都和壯五有關的話,也會有被其他醫師們懷疑的風險。
  此時外頭的人發出小聲驚呼,沒想到居然會被人撞見,壯五在轉身看對方是誰的時候同時也想著滅口的可能性。
  大和不知站在外頭多久,壯五也不想去思考門何時被打開這件事情,最慘的情況是『壯五』霸凌其他醫師這件事情被人看見——
  但無妨,這樣的人只要使用與剛才一樣的方式……

  眼神明顯與往常的他不相同,反倒勾起大和的好奇心。
  「欸……原來平時溫柔可人的壯五醫師,居然會有這樣的嗜好嗎?」
  「關於這點你不也是一樣嗎?用警察局長這個虛假身分來欺騙世人,大和『局長』?」
  他身上散發出非善類的味道,這讓壯五馬上認知到這個人和自己是同類,應該沒有到需要馬上滅口的地步。
  沒想到會被識破身分,大和滿是無所謂的吹了口哨,他聳聳肩表示對此不在意。
  「警察局長只是在必要時才需要使用到的身分而已……話說回來,比起這些你應該還有更重要的事要處理吧?」
  「你會……傳出去嗎?」
  「你指什麼?」
  「看到了『壯五』殺人……這肯定對他而言是最大的把柄吧?」
  「怎麼講得好像置身事外似的,你不就是壯五本人嗎?」
  「……」一般人都會認為現在的他才是壯五的真實本性,不過壯五自己也懶得解釋這麼多,何況眼前的人能不能相信都還不清楚,因此沒有必要急著解釋清楚。
  「而且你說殺人……在我看來他們並沒有死吧?」
  「但我斷送掉他們一半的醫師生涯,這與殺人無異……他們現在的狀況,就算手術後能恢復正常生活,也沒辦法像以前一模一樣。」
  「他們的死活對我而言根本無所謂。」
  「即使是『壯五』殺的人?」
  「是呢……」說完,大和從桌子上跳下來,「我唯一感興趣的……只有你。」
  沒想到乖乖牌醫師底下居然隱藏著這樣驚人的天賦,看來他的能力對自己計畫而言一定能有不錯的發揮。
  「嗯……『逢坂壯五』,跟我之前看到的名字一樣,所以毫無疑問是你本人沒錯吧?」故意抓起名牌再次確認。「雖然裝成乖寶寶的你也不錯,但我更喜歡露出本性的你。」滿溢而出的邪笑,大和抬起壯五下巴強迫對方與他四目相視。
  大和相信現在在此露出真面目,對方也絕無二議。
  也許是這個男人露出與常人不同的表情,以往大家看見自己所作所為都會露出畏懼害怕的情緒,但對方眼裡沒有任何訝異,反倒讓壯五有些吃驚,不過也更加確定,大和是他這邊的人。
  即使只有一瞬間,大和還是看見壯五一閃即逝的錯愕。
  眼底有著不失本色的光輝,果然是本人呢。
  「總而言之先這樣吧,你還得忙著整理現場吧?如果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可以儘管開口,我不會拒絕你的。」
  「……」雙手握緊,這是壯五第一次在他人面前趨於下風,簡單說句不用了便轉頭不再和大和對話。




在這件事後院長(中間去研討會所以有幾天都不在醫院裡)將當事者們全部叫過來釐清真相,當中也包括了大和。
  「誰來告訴我那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現場的監視器被破壞,根據其他監視器只看見你們幾位最後進了這間房間!」此事非同小可,數位醫師們在額頭、手臂甚至可能在看不見的部位皆有繃帶的痕跡,尤其是神谷醫師,他的右眼已經纏上紗布,在紗布沒有保護到的皮膚可說是慘不忍睹,燒灼的模樣在過了數日一樣清晰可見。
  在醫師們間發生了暴行……而且這些醫師都有著一定程度的水準,這可是會影響醫院運作的嚴重,必須得給個交代。
  尤其神谷在這間醫院裡可是有著某種程度的重要性……(這裡指清晰的形象)
  「院長……這麼說可能不好,事實上是逢坂醫生有事情找上我們,我們在一進去時立刻遭受到攻擊。」
神谷言下之意就是將矛頭指向壯五,即使是善良人格的他當然也意識到不對勁。
  在還沒出言反駁前院長就打斷壯五,「什麼?!那你有看見是誰攻擊你們嗎?」
  此時神谷不著痕跡瞪了壯五一眼,隨即恢復有些無奈的笑容,「很遺憾的,我沒有看見。」
  在神谷做出此番發言,其他醫師們立刻了解神谷的想法,接著齊聲附和:「報告院長,我們也沒有看見!」
  「神谷醫師帶頭進入房間他沒有看見很正常……你們做為依序進入房間的人也沒有看見兇手?」院長挑眉。
  「我們當時急著進去關心神谷醫師的傷勢,沒有留意後方的攻擊。」
  「那個房間裡還有其他人在,請院長一定要幫我們找出兇手!」
  「如此縝密的提前計畫……攝像頭也許是他們破壞的。」神谷若有所思地假裝提出可能性。
  「……」從剛剛開始沒辦法接話的壯五不敢置信,眼前的醫師們很明顯在說謊。
  當時的情況明明是自己被他們叫進那個房間,接著慘遭一頓毒打,然後……
  為什麼自己沒有之後的記憶呢——
  壯五陷入連自己都很煩惱的漩渦中,院長開口詢問。
  「逢坂醫生,是你帶人打傷他們的嗎?」
  「欸……」一句簡單提問,卻讓壯五沉思。
  事件很明顯不是自己做的,而且不只他們,連自己身上也有著大小不一的傷勢,被衣服包裹住的皮膚也纏上不少繃帶,頭部只是些微暈眩沒有明顯外傷……院長這是懷疑上自己了?
  而他這才意識到,這些醫師們對他動手都是有經過計算的。
  裸露的皮膚完好如初,被衣服擋住的部分皆是瘀傷……
  認真講來其實嘴角也有擦傷,不過這與其他人大面積傷勢相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
  比起院長已經帶有不具善意的目光,壯五更無法忽視的是院長背後醫師們對他嘲弄的眼色。
  「逢坂醫生,是你做的嗎?」見壯五沒有回應,院長耐住性子再問一次。
  「不是……」
  「是你毀了現場的攝像頭?」
  「不是……」
  面對這些提問,壯五發現自己只能虛弱地反擊,在旁人看來已成定局的場面,他的反駁只是在做最後掙扎般難看。
  「可是逢坂醫生有那種人脈嗎?啊,難不成是拜託大和局長……」「你說他拜託誰來著?」
  原本打算只坐在旁邊看好戲的大和不滿撇嘴,不客氣地在眾人面前交換翹在桌上的另一條腿,他抬高面容看向剛才與旁人極小聲討論的醫師。
  「破壞攝像頭?為什麼逢坂醫師非得這麼做不可?」
  「那是因為……他要攻擊我們,不想留下證據才……」「攻擊你們?出於什麼目的?」
  「這個……」沒想到會被這樣反問,醫師們頓時沉默。
  原本設好的局突然被翻盤,神谷連忙苦思能夠逆轉的方法。
  「啊……或許是我的錯?因為我指定逢坂醫師做我的主治醫師,惹來某些『醫師們』的不滿?」大和露出恍然大悟般的神色看向除了壯五以外的眾人。
  被人直接公開他們心底最忌諱敏感的事,各個醫師們表情凝重,心有不甘地握緊拳頭。
  「絕對沒有這回事!對於大和局長的指令我們一向都是心甘情願接受——」「我在和他們說話,跟你沒有關係,少管閒事——」院長想要緩和這不適的氣氛,卻看見大和眼神凌厲地朝自己瞪過來,他立即噤聲。
  「說啊,那個叫什麼……『低谷』醫師?」
  「……」維持和眾人同樣的姿勢,神谷低頭沉默不語。
  看樣子計謀失敗的徹底,他沒想到大和局長會出言包庇逢坂醫生,只能承認這局是他敗下陣來——
  「再者,拆除攝像頭且能夠避開死角沒有被拍攝到並蓄意破壞,我不認為這種事是你們口中的三流醫生能完美做到。」
  「……」
  局長在幫助自己?壯五默默聽著沒有任何回應。
  此時大和走向壯五,沒有經過本人同意下擅自扯開對方衣服,裡面各種大小不一的淤傷隨處可見。
  「等、等等……」沒想到大和會直接做出這種事情,壯五忍住傷勢的刺痛感並快速後退幾步將衣服趕緊重新扣好。
  「他這樣的傷勢,你們有誰敢說這是怎麼造成的?」
  「……」沒人敢回應這個問題,醫師們只能再次選擇沉默。
  「那僅僅是皮肉傷吧?我可是——」神谷想要反駁,但在看見大和的眼神後吞了回去。
  「你確定要我講出真相嗎?關於你是如何失去右眼——」
  「……是我自己不小心——」為了日後的野心,神谷只能恥辱地忍下這次敗仗。
  「院長。」
  「是、是!」
  「對於這些醫師們都不需要任何處分,也不用追究詳細理由,我相信之後會沒事的,對吧——」笑著對院長宣布結果,最後一句話時他凌厲的眼神立即掃過現場的所有醫師們。
  「好的,既然大和局長您這麼說了,那麼我就當作沒這件事情發生過……都回去上班吧。」
  「我也累了哪,回去休息吧。」大和故意伸了懶腰。
  「沒問題,這就讓逢坂醫生送您回房。」
  醫師們逐一走出房間,但都不忘狠瞪最後走出來的壯五。
  「不過是靠局長撐腰才能沒事的。」
  「要不是有局長護航,你早該被趕出醫院。」
  「像你這種三流醫生,一輩子不會有任何成就的!」
  既然他們的目的已經被發現,那也沒有必要對壯五假裝客氣,全都丟下難聽話後一一離開現場。
  「……」沒有任何可以漂亮反擊的詞句,壯五心境複雜難以言喻。
  「真讓人意外呢,沒想到局長會出面幫你說話,這算是我計畫外的一環吧。」煞有其事拍拍壯五肩膀,神谷笑容依舊稀鬆平常。
  「至於你給我留下的恥辱,這筆仗我會討回來——」話鋒一轉,神谷加重壯五肩膀上的力道,微笑的嘴角再上揚勾抹幾分,壯五能從中感受到對方眼神中的不快。
  語畢,神谷慢慢走遠,在走路過程中像是嫌惡般從口袋中拿出手帕擦拭剛才覆在壯五肩上的手。
  身後的門再次被打開,院長向大和頻頻敬禮並再次交代壯五要將局長安全送回病房後快速離開現場。
  這裡是醫院,還需要使用安全護送一說嗎……壯五無奈嘆氣。
  不想等身後的人,也不想有任何對談,壯五轉身逕自邁開步伐。
  「真是有失禮儀呢,你不對我道謝嗎?」大和對前方的背影開口嘲諷,迫使壯五停下腳步。
  「……您有做什麼需要我向您道謝的事嗎?」實在不想和對方攀談,壯五沒有回頭正視對方,猶豫許久才不甘願地從嘴裡吐出疑問。
  「記性真差哪……剛剛我可是幫你解圍喔?」
  「……傷害那些醫師們和破壞攝像頭都不是我做的,您不需要替我解圍。」儘管不明白之後到底發生什麼事,但壯五很肯定不是自己做出這些事情來。
  「確實不是『你』做的,但一昧只會否認的話是沒辦法說服院長對你的追問。」
  「沒有做過的事情需要用理由來讓別人信服嗎?」
  「難道沒有必要嗎?剛剛他們可是想將全部的錯歸咎到你身上喔?」
  「……」本想放棄交談直接走開,但壯五發現他做不到,從胸口到頭部一擁而上的暈眩和刺痛感讓他駐足。
  「還是你覺得,吃下這次悶虧他們會就此饒過你?」
  「……」稍稍握緊拳頭,刺痛感一路蔓延到全身,像是被揪緊一樣痛苦的感受讓壯五無法支撐身體,他蹲下摀住傷勢。
  「喂、你沒事吧?」
  只見壯五背後的白色醫師袍微微滲出血液,大和馬上明白是前陣子的傷勢裂開,他連忙想攙扶對方去找其他醫師,但突然思緒一頓。
  以剛才的狀況,有誰願意幫助他呢……
  「走開……我不需要你幫忙……」揮開大和搭住自己肩膀的手,壯五扶住牆壁踉蹌站起身來緩緩前進,不料走不到兩步卻又痛苦蹲下。
  「別拿性命開玩笑,現在你需要重新治療傷口。」
  「只是一點小傷……我自己,可以……」呼吸有些困難,蹲下身來的壓迫感讓他說話有些氣音,即使如此他還是拼命拒絕大和朝自己伸來的手。
  「你真是……!」見到背後擴散的血點越來越廣,大和索性脫下外套蓋上對方後背,雙手朝壯五肩膀和膝蓋伸去。
  「……?!」訝異對方舉止之餘,大和起身時重新調整一下姿勢,「雙手抱住我的脖子吧,不然你會掉下去。」壯五原本還想反駁,但看見大和眼裡的認真後選擇噤聲。
  這個人,是真的為自己的傷勢擔心……
  「會有點晃,忍耐點。」即使提醒過,由於對方跑起步來更讓失血的他腦部嚴重暈眩,沒有任何可以反抗的力氣,壯五只能虛弱地躺在大和懷中。


  實在想不到有誰願意幫忙,因此大和第一個想到的是先到護理站拿簡易醫療箱,至少小傷口自己還能幫忙處理。
  當他們這樣跑到護理站時護士們嚇了一跳,大和正要開口說出事實,脖子後方衣服卻被壯五暗自抓緊,「沒事的,只是小傷而已,不要緊。」壯五搶先開口,而他慘白的笑臉也沒能讓護士們信服,將簡易醫療箱拿給大和時她們多少還是有些擔憂的表情。

  「怎麼,不希望讓她們看到你狼狽的樣子?她們當中有你喜歡的對象在?」再次跑起來時大和的語音多了幾絲揶揄。
  「……只是不希望她們因為這事件破滅而已,她們可都是神谷醫師的仰慕者。」壯五沒好氣回答。
  「事已至此還幫那傢伙說話……真應該叫院長頒發聖母獎牌給你。」
  「……我只是就事論事,或許神谷醫師對我很不滿,但他的醫術水準是真的優秀。」
  「就事論事?人的既定印象是很強的,很容易對第一眼看到的事實下定論,或許你才需要擔心自己吧?你衣服裡的傷勢沒人注意到,但那傢伙可是因為你的緣故永遠失去右眼。」
  「我已經說過那不是我做的。」
  「是是,你說不是就不是。」

  回到大和病房壯五首先深深嘆口氣,像是歇腿般癱上椅子,但隨即又被大和半跩半拖的坐到病床上。
  「要做什……」想問原因又覺得眼前這男人不會認真回應他,壯五決定閉口不問。
  只見大和打開醫療箱,在裡面東翻西找,找到棉花棒之後沾上碘酒,「來,我幫你清理傷口吧。」說完棉花棒立刻被壯五搶走。
  「我自己來。」不需要對方的好意,但他現在主要疼痛來自背後的傷勢,可剛才那麼當機立斷拒絕對方,心底瞬間竄升一股尷尬感。
  「別勉強了,我幫你吧。」
  「……」這種情況下不知道該不該和對方說謝謝,壯五有些難為情將棉花棒遞給大和。
  褪去衣服的後背滿是傷痕累累的痕跡,有些小傷口甚至被牽扯到後開始冒血。
  不管什麼時候,在社會上總會有這種縮影呢。大和拿在手中棉花棒的力道不禁重了幾分。
  但一面對到好人格的部分,內心總會多出幾絲柔軟。
  仔細檢查完發現幸好只是普通的傷口裂開,出血量有些大,但只要止血後重新上藥即可。
  抱著不想弄痛對方的想法,大和將紗布壓上後背的動作輕上不少。
  在這段沉默裡沒有任何交談,其中只有傳出壯五因為疼痛卻又不想叫出聲而不停隱忍的短促音。
  「說起來,醫生的工作很辛苦吧?」想藉由說話來讓對方分心,大和隨口問問題。
  「不會,我很喜歡小孩子,成為小兒科醫師一直是我的夢想。」說這段話時壯五的眼神閃閃發光。
  「ふん……」實際上問完後大和也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
  對方喜歡什麼,家庭背景、血型星座……這種像是身家調查的問題他並不喜歡過問,也沒有過多興趣詢問。
  不過對方討厭的東西他卻相當明白,那就是『二階堂大和』這個人。

  「說到這個,你是什麼時候進來大醫院幫忙的?」
  「……應該也快一年了吧,當時我主要還是負責小兒科的領域,直到某一次發生大型連環車禍,大醫院人手不足才開始調動我們這邊的人力過去幫忙,一開始還會輪流,漸漸的就只派我過來幫忙了。」
  「這樣就表示你的實力是被認可的吧?」
  「……我不知道……」露出有些憂傷的笑臉,這些話如果在前陣子被問,心裡也許還能夠有些小驕傲和成就感,但現在只剩下滿滿的無奈。
  「在大醫院幫忙應該比小兒科還累吧?」
  「……」不明白對方問出這些問題出自什麼理由,想想回答這些問題也無妨,壯五想了想繼續回應。
  「確實比起在小兒科時累上不少,也或許是我能好好配合前輩們(是因為壯五比較好控制),之後才常常來大醫院幫忙吧。」
  「那時的你會上晚班嗎?」
  「……這問題有回答的價值嗎?」
  「對你而言無所謂吧?回答我。」
  「……以前會上,但進來大醫院後慢慢開始覺得身體越來越難負荷這樣的工作量,所以才向院長提議只上白天班。」
(剛進大醫院時還沒有適應,常常精神不好以至於容易犯錯,於是就有人開始看他不順眼,沒了晚班後更被嚴重排擠)
  「……」
  問到這裡,大和心裡有個底,果然壞人格不是一開始就衍生出來,而是在高壓環境中慢慢形成的。
  透過好人這邊能聽到不同視角的故事也算是新鮮的事吧?
  之後簡單處理一下傷口,稍作休息後壯五站起身來,本想就這麼直接離開,猶豫再三才在扭開門把前回頭。
  「謝謝……你這次幫了我……」有些彆扭地道謝,大和睜大眼同時對方繼續下文:「不過,我還是討厭你——」不等對方回應,壯五立刻關上房門,接著走廊響起快步離開的聲音。
  「哈、哈哈……」
  不知怎麼的,好人格壯五總能給他一些額外驚喜。
  雖然好人方面很有趣,但果然不行啊。
  不能再繼續拖下去,得盡快加速計畫執行才行——

《To be continued......》



廢話後記:
起初我真的只是想寫段黑道大哥和他的女人(?)而已,結果不知怎麼地就越寫越多wwww
其實壯五的性格(在官方劇情看來)應該是只有壞人格的部分而已,但總覺得這樣描寫不有趣,而是讓好壞人格並存,白天是善晚上是惡的設定雖然很老梗但自己寫起來卻意外有趣
畢竟,老梗也是梗嘛(?
總之大概介紹一下設定就是
壯五人格分成好與壞,白天善晚上惡
這裡我遵照官方設定壞人格才是壯五真正的性格,只是壞人格不是天生就擁有,而是在不停隱忍不停壓抑的狀態下慢慢形成這種想要將一切破壞殆盡的個性
記憶共享的關係所以壞人格還是能知道好人格在白天所發生的事情,但好人格對於壞人格期間是沒有記憶的,大概是這樣
因此好人格總會覺得很累才向院長提議能不能不上晚班(但他願意每天都上班不休息來彌補同事休假的部分),但這在其他同事看來當然不公平,才有了霸凌一說,才有以下的故事
只是在旁人看來,看過晚上的壯五後自然而然就會覺得白天的他是裝出來的因此很容易對壯五心生不滿
因為(個人習慣)寫文時不太可能一貫到底,常常想到什麼就先寫什麼,過一陣子想到額外片段就會想辦法安插到劇情裡,因此壯五的性格設定有點被越寫越複雜的感覺www
設定上是大和和壞人格的壯五在一起,畢竟壞人格身上有著吸引大和的特質(指的是警察paro部分)
但中途多少免不了會寫到好人格和大和互動的部分,中途自己有點越寫越偏向好人格就是……(汗
這點會再努力改正(笑


還有個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的細節,其實這個設定我也糾結很久,最後還是決定用上
(一樣私設)醫師等級是比醫生高的,這個我有上網去查查資料,其實這兩者區分不大,只是一般來說醫師這個叫法會比較正式就是
醫生醫師區別的話是參考這篇想出來的設定點我
所以在劇情裡壯五叫大家都是醫師,大家卻稱呼他為醫生(連院長也是用醫生稱呼),表示大家不認可他的能力,醫生的叫法有點像是蔑視,不過注意
這個設定是只限於這篇同人裡,壯五所待的這間醫院裡才有的私設,現實裡絕對沒有這種問題,還請大家不要搞混
這陣子折騰下來,連我自己都要搞混了wwww
因為要一直檢查這邊有沒有打錯稱呼不然會陷入很尷尬的窘境裡
其實還有很大一段劇情沒有放上來,尤其是壞人格的部分基本上被我略過不少,想說要先慶祝1125日所以先把一小段放上來結果還是擷取很大一段w
若是能被大家喜歡的話或許會繼續放上來


基本上我會盡量讓裡頭各種細節合理化,若是有發現什麼BUG或是錯字的部分也歡迎給我意見
最後再次說聲1125日快樂~~~

                                                                                                                                 2021.11.25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