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邪廟:濕婆 】第十三章

鬼才 | 2021-11-25 19:46:57 | 巴幣 26 | 人氣 181



  想去非洲的草原,看看成群的獅子,飛奔的羚羊,沉眠的大象。

  13.

  城隍廟香火鼎盛,廟前的市場熙熙攘攘,人潮緩慢地流動著。王文婷一手牽著母親,另一手拿著一袋紅茶冰,吸管在嘴中咬得破破爛爛。

  兩人站在水果攤前,跟著其他人聽老闆不斷介紹當季的新鮮水果,旁邊有販售蒸花生的攤位以及果汁攤。李婉清沒特別想買的東西,在市場逗留了一會便離開。

  她牽著女兒走進城隍廟,先用雙手膜拜,再捻了三炷香,照著流程依序參拜。經過上次的雲林之旅,雖然她與雅芝的關係更親密,但對承天廟仍抱持一些疑慮,決定再走訪一趟熱鬧的廟宇,取個平安符好化解心頭的疙瘩。

  這幾日她偶爾會作夢夢到那天晚上在樹林裡目睹的奇異景象,那整排的熊熊烈火竟然轉眼間就消失了,彷彿有誰在林中行走順手將火勢撲滅。盡管身體狀況並無異樣,但腦中仍有揮之不去的徬徨,指尖還殘留著冰涼的觸感。

  向城隍爺一番傾訴後,李婉清總算放下心來,牽著王文婷離開廟宇。

  「婷婷呀,妳喜歡去爸爸的公司嗎?」李婉清突然問道。她心中還惦記著上周末王復華又帶女兒去公司,儘管她不反對女兒去公司陪爸爸,但也不能讓這件事變成常態。

  「喜歡!」王文婷沒有多想,含著吸管立刻回答。

  「那妳喜歡劉秘書嗎?」李婉清接著問道。

  王文婷一時分神,不該說的話差點脫口而出,趕緊搖頭又點頭,腦中想起上次與爸爸的約定 ,嘴裡的吸管被咬得更扁了。

  李婉清大概猜得到劉麗玲有多麼刻意討好她的女兒,就像一隻搖尾乞憐的狗兒,無時無刻索求著主人的目光,還有主人身邊的每個人。

  她越想越深,步伐也越來越慢,直到女兒在紅綠燈前拉住她,她才驚醒過來。李婉清深深吸一口氣,趕緊把這些負面的想法拋到腦後,就算心中對這個女人有無止盡的怨恨,劉麗玲終究是被選擇的那個。

  真正的挑戰現在才開始。

  兩人走到住家附近的路段,王文婷突然時不時地回頭,查看些什麼似的。李婉清觀察了一陣子,忍不住問道:「你在看什麼?」

  「綿綿躲得好遠。」王文婷說道,「她好像害怕媽媽,一直偷偷跟在後面。」

  李婉清只把綿綿當作是女兒幻想出來的朋友,從沒把她的話當真過,但此時卻想起上次雅芝拜訪時,女兒竟然因為找不到綿綿而大哭,使她不禁懷疑其中的緣由。

  也許綿綿不是想像出來的?李婉清思考的同時牽著女兒走進大樓,照慣例和管理員打招呼,稍微閒聊一下便搭電梯上樓。

  此時已接近五點,莎莎開始在廚房備料。李婉清經過廚房時瞥了一眼,根據食材的份量來看,王復華會回來吃晚飯。不知為何她的心頭一沉,接著懷疑起自己的態度──應該要高興才對,這不正是一個家的模樣嗎?

  但王復華的身後總是伴隨著壓力,如影隨形地跟著他到任何地方,李婉清每次都得花費十足的精力去面對這個越來越陌生的男人,還得扮演好妻子的角色,同時捍衛自己的地位和尊嚴,說出口的每一句話都是挑戰。

  她坐在梳妝台前發著呆,鏡子裡的自己有些憔悴,精心編織的髮辮早已鬆散成一團毛球,即使梳開也不成造型,只能通通拉到後面綁起來,反正最好看的時刻他也沒多說什麼,甚至沒有注意到,同一個人在十年前,連指甲有沒有修都是話題。

  你今天加班嗎?吃過東西了嗎?要看電視嗎?李婉清心中閃過無數的開場白,越想越複雜,最後不禁給自己一個冷笑,對鏡中的女人產生鄙夷之情。

  突然兩道淚水瞬間從眼角落下,液體在肌膚上滾動的觸感嚇了她一跳,趕緊用衛生紙將淚水擦乾,盡量避免發出聲音,抑制住咽喉的抖動。

  直到女兒的聲音從外頭傳來,她才知道王復華回來了,王文婷一定跑去玄關迎接她爸爸。

  她輕輕發出聲音,確保自己不再哽咽才離開房間,趁兩人還在客廳打鬧時走進廚房。面對莎莎的詢問她一句話也說不上來,只是倒了杯柳橙汁,然後走向客廳。

  王復華和王文婷坐在沙發上,電視剛打開來,他拿著遙控器從電影轉到兒童台。

  「文婷來喝果汁。」李婉清將飲料拿給女兒,順便問王復華:「你口渴嗎?」

  「給我一杯水就好。」王復華沒有轉頭,只是輕輕瞥了她一眼,神色自若地看著電視,剛翹起二郎腿就被王文婷推下去。

  「這樣不好!」王文婷出言糾正。王復華只是笑笑,換了另一個坐姿摟著她。

  李婉清在茶水間拿了馬克杯裝水,想著剛才那張好陌生的臉龐,他什麼時候剪的頭髮?身上的襯衫看起來是全新的,這個月他們第幾次見面了?她將水放在客廳桌上,回到廚房時獃獃望著莎莎的背影。

  她是這個家庭的一份子,用勞力和時間換來一張床位,就算哪天不做了,也還有印尼的家庭和身分等著她。莎莎的生活踏實而且有尊嚴。李婉清羨慕這個女人。

  外頭傳來王復華的電話鈴聲,只響了兩秒就被接起,但聽不到他說什麼,可能走到陽台講話了。李婉清克制住偷聽的衝動,走進廚房幫忙料理晚餐。

  五點多的時候,一道又一道的菜端上桌。有兩條灑滿配料的煎魚、一鍋紅酒燉牛肉、一盤生蔬炒海鮮、煨白菜、 香菇雞湯。

  「吃飯吃飯!」王復華牽著還在吵鬧的王文婷到餐桌,手上都是蠟筆的色跡。李婉清幫忙添飯,要女兒先去洗手。王復華又帶著女兒到浴室,自己也順便洗了把臉。

  幾分鐘後終於全家人坐定位,紛紛拿起眼前的碗筷,像個正常家庭一樣團聚。李婉清多希望可以放下一切煩惱,好好感受與家人的幸福時光,但不佳的食慾和焦慮的心情阻止了她。

  「蔬菜要多吃。」王復華夾菜到王文婷碗裡。她噘著嘴,要莎莎幫忙盛湯。

  自從文婷出生沒多久,家裡的話題幾乎都圍繞著她打轉,成了一種開口說話的本能反應,從蹣跚爬步的嬰兒到獨自出門上學,在她不同的歲數裡,總有各式各樣的事情可以聊。

  李婉清觀察過別人的家庭,有些豪門也跟他們一樣,大人不太說自己的事情,即使有也是說給外人聽,關係中顯而易見的傷疤不消幾分鐘就能看見。當她第一次感受到別對夫妻之間的虛偽和冷淡,自己也隱隱抽痛著。

  和學校裡的一些家庭做比較,正常的標準呼之欲出。李婉清不奢望他們能像個和樂的家庭溫馨融洽,夫妻總是閒話家常,孩子的笑容簡單純真,儘管她渴望這樣的關係,但越是渴望,她的挫敗和無力只會更加劇烈。

  莎莎一邊吃飯一邊處理王文婷的各種要求,王復華偶爾答腔碎嘴一下,這頓飯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也許對文婷來說,這就是最好的樣子吧,李婉清這樣想著。不去談論顯而易見的家庭裂痕,還有夫妻間回不去的關係,都只為了讓女兒有一頓像樣的晚餐時光。

  飯後莎莎收拾餐桌,王復華到陽台抽菸順便講電話,聲音壓得很低。李婉清轉開電視,給王文婷看綜藝節目。胡瓜和陽帆在舞台上一搭一唱,閒聊近況之餘順便互相挖苦,接著來賓進場,帶來一首歌曲。母女倆看得目不轉睛。

  王復華說完電話也回到客廳,坐在自己熟悉的沙發位置上,面無表情地看著電視。

  「接下來這位不得了,才華洋溢......」胡瓜繼續介紹來賓,陽帆適時接話。來賓是位新銳女歌手,才剛發新專輯,穿著粉紫色的連身洋裝,氣質非凡,在鏡頭前還有點生澀和害羞,與身旁穿著大墊肩西裝外套的成熟女星成鮮明對比。

  「媽媽我要看陽婆婆。」王文婷指著電視,對這些聽不懂的談話和音樂感到不耐煩。

  「等一下陽婆婆才會出來。」李婉清的眼角餘光一直注意著王復華。這段時間他很少在家過夜,總是以工廠輪班或歐美客戶要開會等理由趁機離開。該吵的早在一年前就已經吵過了,她不想再次被言語羞辱,被看作是軟弱又自私的主婦。

  扮演好賢慧的太太,不給任何壓力,丈夫就會想回家嗎?

  王文婷已經到了會察言觀色的年紀,李婉清知道她一定有察覺些什麼,只是還不能理解,如果他們夫妻的關係能逐漸修復,也許長大後的文婷根本不會記得有這段過往。

  節目進入短劇的橋段,主持人扮演起各自的角色,在各種情境裡說說笑笑。王復華突然看了看手錶,「英國那邊要開會,我晚點回來。」說完便起身走向玄關。

  李婉清知道自己最好的應對方式就是點頭,不說任何話,但她還是忍不住走向玄關,看著準備穿鞋的王復華。

  「我上禮拜跟雅芝去了雲林。」李婉清鼓起勇氣,試著拋出話題。也許就聊兩句,隨便敷衍都好的那種。

  「我知道。」王復華淡淡回應,沒有把話題接下去。

  他不想知道。李婉清感覺像是被狠狠搧了一巴掌,只是痛覺翻騰在心底,幸好王文婷不在這裡,這段虛偽又冷淡的互動不會出現在任何人的記憶裡。

  李婉清只能選擇不說話,順道幫他把門關上,細微的電梯聲在外頭響起,他不會回來了。

  等她回到客廳時,王文婷仍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視,彷彿她的注意力從沒離開過。


創作回應

Reineke
唉…… 即便離婚,就真的自由了嗎?
2021-11-25 20:33:14
鬼才
這就是人生困難的地方了,離了婚,人生還是得走向下一個階段,不見得更輕鬆
2021-11-25 20:39:47
露諾弭
有時我常感覺 結婚之後才是考驗兩人感情的開始 美麗的戀愛故事往往結束在結婚那一刻
2021-11-27 09:45:19
鬼才
婚姻只是一種承諾,但不是一段關係的本質,結婚後的人生還是需要付出跟用心
2021-11-27 13:54:54
音研生
總覺得兩人相愛 結合 從無話不說到只能靠孩子的話題來聯繫交流是一件讓人難過的事情 好像有了家庭成為父母後過去曾經戀人的身分就消失了
2021-12-18 17:52:04
鬼才
不確定是不是只有我們家族會這樣,但我觀察下來,這個情形在台灣不少見
2021-12-18 18:27:3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