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鞋貓的靴不會是灰姑娘腳下的玻璃鞋  2-3

SleepyZz | 2021-11-25 17:00:02 | 巴幣 102 | 人氣 59


「喂,你沒事吧薛昴,手有沒有被刀劃到啊?」

葉絃走出教室關心薛昴。

「沒事是沒事啦,他們敢讓我真的受傷我一定把他們扁一頓。但如果葉大小姐能別再節外生枝的話,我會更感激你一點喔!」

薛昴用有氣無力的語調說著。

雖然他對惡劣的玩笑早已司空見慣,也對自己有莫名的自信絕對不會因為這種玩笑身心中傷,但最近一連串麻煩事的疊加仍舊不免令人心煩。

更何況,這些狀況都表現在黎茹的面前,剛才的事情他都盡收眼底。

後來薛昴和老師好好解釋自己是受害者,便被老師從走廊叫回教室。現在Pizza正在烤箱裡面烤,而老師忙著罵剛才玩笑開得過火的同學。

「不是我愛嘴,但只要跟你扯上關係,多半沒好事。」

薛昴一邊撫摸著後腦剛才被平底鍋敲出的腫包,邊跟葉絃說了。

「這次就真的不干我的事好不,又不是我拿刀在戳你,而且他們也不是布萊梅的成員,我絕對沒唆使他們。」

葉絃辯解著。

「所以如果要做你會叫布萊梅的人來幹?」

「對啊!肥水不落外人田嘛!」

「唉……」

「欸不是,我開玩笑的啦!薛昴你不是喜歡這種玩笑嗎?而且我……我也不是那種人……我才不……唉呀……」

「……」

薛昴淡淡一笑,放棄了語言。

「那個……薛昴你沒事嗎?我有帶OK繃出來。」

黎茹從烤箱前走回薛昴這組的料理台,看見薛昴回來問道。

「沒事啦,他可是薛昴欸──唉呀好痛。」

本來薛昴想再裝痛讓黎茹幫他貼OK繃,但葉絃雞婆的回答打消薛昴的計畫,讓薛昴反射性就把葉絃的頭狠狠巴下去。

「沒事,不過我也不喜歡這種太白目的玩笑。」

薛昴自己回答了。

「喔……沒事就好。等等再兩分鐘啊Pizza就可以拿了喔。」

黎茹回應了。

「那我跟黎茹來幫忙拿吧,我今天還沒做到甚麼工作。」

「不用了啦薛──」

葉絃本來想體貼驚魂未定的薛昴,真的,只是想安慰驚魂未定的薛昴,對他溫柔點,讓他可以少做工作,才想把工作攬下來。

但是薛昴壓住了葉絃的嘴,瞪大眼睛壓嗓低聲跟他說了:

「葉絃,我還沒做工作喔、還沒有喔、還!是!要!做!點!事!情!喔!就交給我和黎茹來吧,你辛苦了,謝謝你、你!辛!苦!了!喔!」

葉絃嚇得默默點頭,剛才亂玩也沒看過薛昴發這麼大的火。於是讓黎茹和薛昴一起拿著烤盤回來,當然,薛昴是帶著笑容去找黎茹的,憤怒與不滿並沒有寫在臉上,或是說,表情切換得很快,讓人看不出薛昴的不悅。

「薛昴,你先試吃看看吧,剛才我們在做有稍微試過味道了,順便安慰一下你被老師誤會。」

黎茹用有點低的聲音低著頭對薛昴說了,好在薛昴還是有聽到他的話。

「這不好意思吧,Pizza都是你們做的,要吃大家一起吃啊。」

薛昴不好意思抓著頭回了。

「我們怕……怕會太鹹還是有別的狀況……薛昴你就當作先試吃嘛……」

黎茹用斷斷續續的音量說了,拿起刀子切著一小片Pizza,用手抓起來放到薛昴的嘴前說「啊──」

薛昴害羞地用嘴把Pizza前端唅住,默默地把Pizza叼走,再把它慢慢吸進嘴裡。

「怎麼樣,好吃嗎?」

黎茹緊張地緊盯薛昴說了。

「嗯!嗯!嗯!很好吃!你跟葉絃也一起吃吧!」

薛昴笑著大力點著頭。

葉絃看著洋溢在幸福中的兩人,心裡很不是滋味,於是也拿起刀子切另一片Pizza,切好後用手拿到薛昴面前。

「來,薛昴,這是另外一種口味的,你來試試看。」

薛昴看向葉絃,眼神瞬間又死掉了,為什麼會說又呢?大概因為重複很多次了,這眼神。

薛昴一樣用嘴巴唅住前段──

但這次他選擇往前快速地咬,像是吃著巧克力棒一般「喀喀喀──」地咬像前端,最後「哈姆──」地唅住葉絃的手。

「嗚啊啊啊很噁心欸噁男薛昴,我的手不可以吃!」

「噗──」

「不要噴我口水,你是狗啊薛昴?」

「吃到髒東西了,趕快把舌頭上的髒東西吐──欸你很噁心欸葉絃,不要用我的衣服當你的擦手布!」

「我只是把你吐的髒東西還給你!自己的口水怕個屁啊!」

「那是你的髒手的味道!@$@$!#$……」

看在黎茹的眼裡,兩人的吵架就像打情罵俏般,完全沒有聯想到是死黨互虧互相傷害的可能,心裡揪了一下,默默地撇開頭,拿出手機開始滑「果然沒什麼機會呢……」陷入這樣沒自信的自怨自艾中。

「薛昴,要不要試吃我們這組的Pizza呢?」

狗狗和蛙蛙走來薛昴背後拍著他的肩。

「小笨狗和賤蛙你們來找我幹嘛嘛嘛嘛嘛啊啊啊──」

原以為自己已經沒有甚麼好害怕的了。

只要烹飪課結束後就能拎便當,回老家看妹妹(不情願)的Cosplay了,但現在又被驚世駭俗的一幕嚇得花枝亂顫。

蛙蛙和狗狗拿來的Pizza所用的配料涵蓋昆蟲的翅膀、頭、觸角、老鼠尾巴……還有各種光是腦補就反胃的材料,真要腦補的話一定要打上黑白而非全彩的馬賽克。

「雌我的暗黑料理啦薛昴!」

正當狗狗打算把食物(或許是)塞進薛昴嚇得張開的嘴裡前,薛昴神速的反應與求生本能令他一個手刀揮在狗狗的手腕上,讓狗狗手上的Pizza摔在了地板上。

「「薛昴啊啊啊啊,你怎麼可以浪費食物!」」

看著被摔在地上的Pizza狗狗和蛙蛙顏面扭曲,憤怒地抱頭怒吼出來。

到底是怎麼把這種鬼東西放進烤箱的!為什麼要讓這群人把這個放進烤箱!薛昴在心裡吐槽著。

「這種東西根本不能吃!不要因為綽號是青蛙就給我真的吃昆蟲!你倒是吃給我看啊低能兒!」

「薛昴,你不能被眼睛所蒙蔽了,我這就吃給你看。」

於是蛙蛙默默拿起摔在地的Pizza,咬了一口。

「咖滋──」

「啊啊啊啊他吃了啊啊啊啊──」

薛昴顏面扭曲恐懼地怒吼,他的心靈再度面對第三次衝擊,前幾天蟑螂一次、刀戳手指一次、對,還有現在一次。

「他不是吃了嗎?所以薛昴你也來吃吧。」

狗狗面容淡定地把Pizza往前伸。

「剛好你要脫離布萊梅了,布萊梅沒有什麼能送的,只有這個當餞別禮了。」

蛙蛙從背後架住薛昴,而狗狗則是拿著被咬過一口上頭帶有昆蟲翅膀頭觸角和帶毛的老鼠尾以及略為被口水侵蝕的奶油麵皮……(以下略)逐漸逼近薛昴。

「滾啦幹,我什麼都不想要!不要啊啊啊啊──」

眼看那Pizza越靠越近,薛昴嘗試著讓嘴緊閉,但狗狗卻想用砸派的手勢直接把Pizza抹在薛昴臉上,縱使不用吃進這東西,但也夠噁心的了,而且現在才要把蛙蛙甩開已經要來不及了──雖然時間很短暫,但因危機而加速的薛昴大腦立刻想到這堆事情──

咚──咚──咚──

平底鍋傳來三陣響聲,薛昴和狗狗蛙蛙三人應聲倒地。

「你們又在搞甚麼飛機!這種鬼東西是Pizza嗎?你自己要吃這種噁心東西也就算了還把這東西放進公家用的烤箱?有沒有公德心啊!」

薛昴很自然又被當成共犯了,跟著狗狗蛙蛙一起遭受老師平底鍋的痛擊。

「打、打得好……打得真的是太好了老師……」

薛昴夾帶著哭腔從地板上爬起來抱住老師的腳踝說著。

「喂!薛昴你是被打傻了還是本來就這麼傻才會跟這群人是一夥的啊?剛才只是藉口你根本跟這群人很熟吧?」

老師甩著自己的腳踝說了,但薛昴還是緊緊拉著不放開。

「活著……好難……」

就這樣,薛昴含著淚,用虛弱的聲音悲痛地為這一天下結論,悲喜交加的一天就這麼過去了,薛昴離黎茹的距離依舊是如此遙遠。

努力吧,薛昴!

戰鬥吧,薛昴!

不要放棄,薛昴!

白目、白爛的明天還在等著你呢薛昴,這是想擺脫也無法逃脫的宿命……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