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被FB社團騙去兼職的我進入不得了的行業 1

94一張A4紙 | 2021-11-25 11:30:55 | 巴幣 0 | 人氣 40


 
  由利是個很窮很窮的人。
 
  真的很窮。
 
  大學時期讀了文科的他,滿心期待地即將進入社會工作。
 
  ──本來是這樣的。
 
  「畢業即失業」──瀏覽著104上的「求職教戰」文章,要說自己不失落的話,絕對是騙人的。
 
  「歷史系、英文系、中文系、體育系」上頭被指為四大畢業即失業的科系,非常不幸地,由利正是其中一個科系畢業的學生。
 
  他也曾經躊躇滿志地想當個老師,只可惜教程的學費實在昂貴,加上大二時,他同時有兩、三個科目都差點被當,或是處於即將被當的邊緣,於是沒讀教程;當時,他還聽聞畢業的學長姊後來去當了保險業務或是房仲、車仲,他還以為這一切都不會與他有關係,直到他實際畢業,連續面試了十間公司都碰壁。
 
  身為一名沒有任何工作經驗的大學新鮮人,比賽才剛開始,就已經輸了。他意識到自己是一名魯蛇。
 
  「非常不好意思,本來主管是打算要用你的,但是因為有條件更好的應徵者,在你之後面試了……」看到自己應徵的其中一份非常想要的,在台北的大公司的工作職缺被關閉了,由利雖是有些緊張,卻還是馬上致電了HR,然後得到了這樣的回覆。
 
 
  「那只是幹話吧。」他的朋友小茂說道。
 
  「對方說,錄取者是清大碩士……與我同個科系的。」窮到根本不能去酒吧,所以只能坐在7-11的飲食區裡面,跟朋友一起喝最便宜的台啤,由利不但覺得喝了沒有更醉,反而尿意更明顯了。
 
  喝這種便宜的東西,除了讓自己肚子發脹以外,一點屁用都沒有。由利已經開始考慮要去拿紅標料理米酒結帳了。
 
  「唬爛啦,你應徵的那個工作,起薪不是只有三萬嗎?」小茂拍了下由利穿著短褲的大腿,「講真,假如那個人是清大碩士,那他去做那份工作,是作賤他自己……」
 
  「人家可能有夢想啊!畢竟是辣間公司耶,做個一年再跳槽不香嗎?那個人可能跟我一樣,欠缺工作經驗。而且正確說起來,起薪應該是兩萬七。」由利說道:「扣掉勞健保。」
 
  小茂瞟了身旁人一眼,收了手,看著透明的玻璃,望著外頭經過的,穿著清涼,妝容精緻的女子,喃喃道:「工作還是可以繼續找的,不過這段時間你可以考慮些兼職吧?你不是已經快要活不下去了?」
 
  「不會跟你借錢啦!」由利連忙說道:「這一手啤酒,一半的錢我還不是給你了!」
 
  「你已經喝七罐了。」小茂裝模作樣地對他伸出要錢的國際手勢。
 
  啪!由利用力地拍掉他的手,令小茂的手心發紅,有些隱隱作疼。
 
  「乞丐喔你!」由利罵道。
 
  「等我以後賺大錢再請你吧。」小茂說道。
 
  「等你賺大錢再養我比較實在。」由利回答道。
 
  「人沒有夢想,跟鹹魚有什麼兩樣?還是我教你買期貨比較快。」小茂提議道。
 
  想到小茂如今就連買啤酒的錢都要跟自己AA,由利便果斷地拒絕了。
 
 
 
 
  說起來是真的很可疑。
 
  當他在瀏覽FB的打工社團時,他發現時薪高的工作,不論如何,對象都是「限女」,他就想不明白為什麼。
 
  ──難道生為男人,就沒有領高薪的資格嗎?
 
  「女生又不用當兵,我們男生可是要當兵的!」
 
  他捏爛一只空的啤酒罐,將罐子扔進已經堆積了有些垃圾,但還不到滿的垃圾桶,裡頭有很多這幾天自慰的衛生紙。
 
  ──說起來,因為很窮的緣故,最近就連交女朋友都不敢了。
 
  由利搔搔自己的臉,這才發現,因為都不必去學校的關係,已經一、兩天沒有刮鬍子了,下巴有些尖尖的小鬍渣。
 
  不知道自己已經不振作成什麼模樣了。最近除了跟小茂見面,一起打個傳說對決之外,就沒有再實際跟其他人見面。跟班上其他的人都沒有。
 
  囉嗦的老媽還在一邊上班,一邊用LINE唸叨他。一看到最新消息上,老媽回他:「就跟你說了當初不要讀XX系,要是你跟我一樣……」由利便點了右下角,果斷地結束了LINE程式的運作。
 
  和平常一樣,他打算在社團裡頭滑個一頁就不看了,因為打工社團的貼文流動率很高,若是兩、三天前的貼文,只怕人已經徵滿了。
 
  就在由利準備關掉電腦時,一行吸人眼球的文字忽然映入他的眼簾:
 
  【為自己的人生做主!年輕不必怕窮】
 
《不怕沒工作,只怕你不來》
 
【徵】【徵】【徵】
→錄取後立即報到
→日保$3000㊣㊣
→週選三到五天上班
(對!你沒看錯)
→自由工時任意排班
→免打卡,環境安靜
→免費接送
→免學歷
→免經驗
→報名專線:09XX-8XX-8XX
→LINE id ++:@money888
 
 
  「是五分鐘之前的貼文!」
 
  由利不敢只用LINE聯絡,生怕工作立刻沒了,便撥出電話。
 
  接電話那人,是名男子。由利最近接觸到的HR多半是女子,這讓他有些意外,甚至懷疑這可能都不是一間有HR專職的公司。
 
  「我聽你的談吐很OK啊,方便加個賴,發張照片給我嗎?」對方說道。
 
  「喔,對,我現在才想起來,不好意思。」想起應徵工作,投個履歷是基本,他立刻回道:「我把履歷一起傳給你,方便嗎?」
 
  「履歷喔?不用啦,那個我也看不懂吧,哈哈。」那名年輕男子的語氣非常親切,「重點還是照片,選張好看的給我,好嗎?」
 
  「不用正身大頭照之類的嗎?三吋或五吋的。」由利問道。
 
  「不用!不用,你平常有玩交友軟體嗎?T●nder之類的。」男子回問道。
 
  『是你媽教你用問題回答問題的嗎?』想到自己還在求職,由利實在不好意思論及這些。
 
  或許是感覺到他的停頓,男子並沒有要求他實際回答,只說道:「總之,挑一張你覺得最亮眼的發給我,要多發幾張也行,你開心就好。」
 
  於是由利選了一張用美●相機,拍出來最給掰的假照片,甚至是用了美妝功能的那種。
 
  「請問您收到了嗎?」
 
  在按下送出之後,由利不安地問道。
 
  男子當然看見由利的長相,端正而清秀,整個人看上去有些瘦薄,但不損他的好看。似乎會是很受歡迎的類型。男子心想。他本來還想要個IG,想想還是算了,只說道:
 
  「嗯,收到了喔,你看起來很瘦而且很年輕。你幾歲啊?」
 
  「我剛畢業。」由利回答道。
 
  「有一點太老了喔,但是看起來像高中生,還不錯。會自己修眉毛嗎?」男子問道。
 
  「呃,這個……?」由利只看過家人用的安全眉刀,與糾纏著長髮的梳子,一起被落寞地被插在浴室鏡子邊的馬克杯裡,卻連要怎麼用都不知道。
 
  「這樣的話,你應該也不會打粉底或是修容了。」或許是從由利的態度,感覺到了答案,男子接著說道:「這都沒關係,有工作的熱情跟動力最重要。你缺錢嗎?」
 
  「呃?我,缺,當然缺……」其實是不應該表現得這麼飢渴,但工作畢竟就是為了錢,由利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表現得矜持。
 
  「那今天就開始工作吧!治裝費我會先借你的,從當日的薪水裡扣,不會跟你預拿。」男子逕自說道:「我們都是晚上九點半以後開始接送的喔,晚上九點,我先跟你面個試好嗎?」
 
  『貼文上不是說的輪班嗎?我還以為有日班,結果都是夜班嗎?』由利雖如此心想,卻又不好意思問出口。
 
  「咦,我還以為我錄取了呢……?」由利說道。
 
  「你當然是已經錄取了啊!」男子嫻熟地答道:「但是我得先看看你整個人的儀態嘛!我來幫助你去最好的地方工作,拿到最好的薪水啊,你也說了你缺錢,不是嗎?」
 
  「不是都在同一個地方工作嗎?」由利問道。
 
  「我們有分幾個地方工作,有的地方缺人的話,也得互相借調。不過我想先看你的素質,依你的學歷還有外表,感覺你可以到日保『五千』喔。只要你信任我的專業能力,我就可以推你到客人更好的地方上班。」
 
  ──五千!
 
  工作一天就有五千。
 
  由利彷彿已經看見新台幣在眼前飛舞。
 
  五千是個什麼概念?三天就有PS5,兩天就有Switch,一天就能課一單的概念。
 
  「我們先約個見面的地方。我還有事要忙,你家比較靠近哪裡,你用賴回我,我有看到訊息的話會回你。」
 
  在簡單的寒暄以後,男子掛了電話。
 
  男子將方才還在外放的哀鳳,接上了傳輸線。
 
  同事叼著根菸,跟他要來了手機,仔細看了看,「長相不錯,是我的菜,你怎麼不積極一點?」
 
  「那個人是第一次,他不知道這是什麼工作。」男子從同事的嘴裡拔了菸,放到自己的嘴裡,兀自吞雲吐霧起來。
 
  「釣魚就是要這樣嘛,一收一放,力道下太猛,大魚就跑囉!」男子打了唇環的薄嘴,嘴角微彎,幅度勾人。
 
  同事對此不為所動,只是「嘖」了一聲,似是對男子搶走自己的菸感到非常不滿,卻也沒捨得再點一根新的。
 
  「你這人就是機掰,有夠裝。難怪你的小弟比我多。你不要的話,我可想要這個嫩弟啊!」
 
  還沒待男子回答自己沒有說要放棄這名大學生,他的同事就把那台最新的哀鳳隨意往後一扔,男子趕忙接住,「別摔我手機!」
 
  他雖已看見由利立刻就乖巧地發了自家的位置定位過來,卻刻意沒回訊息,反而是有別人後發來訊息,他倒先點開來回覆了。
 
  那是一名面容姣好,從大頭照上看來,不過高中年紀的男孩。
 
  「洛哥,今晚有沒有生意啊?」
 
  點開語音訊息,只聽揚聲器裡,嬌俏的男孩奶聲奶氣地問道。
 
  「看你要不要上班啊?問這什麼蠢問題,寶貝。」
 
  阿洛拿起手機,對著手機的屁股,同樣以語音訊息回覆道;儘管這若有似無的調情,兩邊都沒當過真,卻還是不傷和氣的表面工夫,對於水很深的這一行而言,特別地重要。
 
  「呵呵呵,小洛,你要來接我嗎?」過不久,男孩就回了他:「我好久都沒看到你了,你不要因為我比較懂得照顧自己,就直接放生我嘛。」委婉的指責,既不傷人心,卻也明白地提出了要求。
 
  『還不是因為你這個賤貨總是背著我,偷偷跟人出去喝酒,不讓我抽成。』阿洛本如此心想。
 
  然而,顧慮到眼下與他正在有一搭、沒一搭聊著的這個人精,雖只是想討個免費接送,卻也是個早在江湖打滾多年,營業能力不錯的主子,先前與他通過電話的那名大學生,若能向他取經,會很有益處,阿洛便對著手機說道:「如果你願意帶新人的話,我就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