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低心世代》012-華上漢堡藏龍臥虎

九方思想貓 | 2021-11-25 09:58:57 | 巴幣 476 | 人氣 230

完結《低心世代》(完本)
資料夾簡介
四位年輕人在低心世代中,於社會打滾的群像劇。週一、週四更新。






  ※
  
  在華上漢堡王群店裡,隨著擔任副店長的時間越久,梁涼楓也能認得出幾位常客。
  
  而其中幾位特別引人注目的客人,要記得他們的模樣,自然更是不在話下。
  
  撇開身材高壯且表情經常有些陰鬱的劉龍見不談,另外也有一位身材嬌小,但體態非常好看,表情樂觀有朝氣的黃柴物流女性物流士,會在這裡下貨,順便購買午餐。
  
  還有一位經常在下班時間會來享用晚餐的男人,他戴著細框眼鏡,表情斯文,身形看來雖不及特勤保全劉龍見,但體格也算健朗。那人來到店裡時,經常一個人在吧台座位區用餐,有種莫名叫人容易親近,卻又同時令人尊敬的氣場。
  
  她總覺得這個男人應該是一位老師,而且肯定是很受學生歡迎的那種老師。
  
  說話幽默且語調雲淡風清的這個男人,也是店裡女職員常會一面談論,一面在心底開小花的對象。
  
  他今天也正在單人吧枱區獨自候餐,這個景象本應看得十分習慣了,然而今天他的身旁卻有另一組稀奇古怪的客人,讓這尋常一景看來有些不協調。
  
  其中一人,是看來穿著體面、在電視上偶爾會出席談話性節目的人——女醫師殷小元,她並不是特別有名,店裡卻剛好有人認得。作為一個不怎麼看電視的人,梁涼楓覺得眼前的殷小元走在路上看來,就是普通的貴婦人,從她渾身穿搭,以及隨手配件的品牌看來,無論是品味或生活,都算得上處處講究。
  
  另一人,是染著一頭亮綠色頭髮的年輕男子,粗大的古巴鏈在他的手腕、頸子上誇耀著存在感,不繡鋼耳環與骷髏戒指,配上他玩世不恭的表情恰恰合適,寬鬆的帽T與舊化處理的牛仔褲,讓他看來就像是個饒舌歌手。

  他態度輕佻地牽著殷小元的手進到店裡,貴婦人的臉上雖然化著薄妝,略顯羞澀的神情卻是遮掩不住。
  
  「自以為沒人認得出來的名人,和看起來穿著打扮非常街頭的年輕小伙,手拉手進到我們這種連鎖速食店裡,這情況是不是超詭異的?」一名在前台結帳的女同事拉了拉梁涼楓的袖子,小聲說著悄悄話,「楓楓有看到吧,如果她真的是殷小元的話,那可是有個議員老公耶。我們是不是正在目睹一樁不得了的事啊?妳怎麼看?」
  
  「我、我不知道……」梁涼楓苦笑著說:「先不說這個了,那位戴眼鏡的先生還有餐要送過去呢。」
  
  梁涼楓端起餐點,那是斯文的眼鏡先生每次都會點的海鮮漢堡套餐,是不是經常吃海鮮,才讓他看來特別聰明呢?
  
  「你好我李沐塵,怎麼是你啊……還活著啦,明天就不知道了。」他似乎正好接起了電話,斷斷續續地和另一端交換著意見,「……我的事不要緊,我自己能處理。你好好幹你的議員就好……從政?不在我的人生藍圖裡。」
  
  這人的朋友似乎也不簡單呢——梁涼楓想著,一邊面帶微笑將餐點放在他身邊。那男人也回頭向她點頭致意,眼鏡片之下的眼神依然斯文有禮,但嘴角緊緊抿成一條線的淺笑,卻又甚有威嚴。
  
  見他與手機另一頭的閒談沒有中斷,梁涼楓微笑著退開,回頭往櫃檯走去,與詭異二人組的座位錯身而過時,有個名詞讓她禁不住停下了腳步。
  
  「劉龍見,那小子必須得走。」綠色頭髮的青年恨恨地說:「我看他不順眼已經很久了。」
  
  「可是金豪,事實上他的主張並沒有錯。」殷小元喝著全糖的紅茶,淡淡地說:「身為主委,就要根據王群天廈的管理規約做事,不僅是我,你也是。」
  
  「但他太超過了,很顯然的,劉龍見這人並沒有認清現實,他的地位,根本不能和我們平起平坐。」郎金豪嘖了一聲說道:「人最糟糕的就是搞不清楚自己的立場,妳看他最近弄出多少事?他不懂自己擋住的人社會地位有多高,要不是有某些根本沒進管委會做過事的廢物和他特別投緣,劉龍見這種木頭腦子,能在王群天廈繼續幹?」
  
  「金豪,你畢竟也是監察委員。」殷小元拉住郎金豪的手,眼神裡透露出來的彷彿有慈愛,也有溫婉,「不要做得太過,要趕走他,在規定上很難站得住腳,不如收手吧。」
  
  「不可能。」郎金豪咬牙切齒,顯得十分堅持,「我好不容易抓到這個機會,我一定會向老爸證明,我是個能做成事的人。小元,我人生裡最大的成就,就只有愛上妳這件事,妳得幫我。」
  
  郎金豪一面說,一面拉起殷小元的手,往自己臉上疼惜地蹭著。殷小元本來張口還想再說些什麼,給他這麼一弄,心底那些勸誡,全給他臉上的鬍渣給磨掉了。
  
  「儘管妳常說我們年紀有差,但我是愛妳的,比那個每天放妳一個人拚事業、顧家庭孩子的老公都愛,比任何人都愛。」郎金豪圓睜著雙眼,他那雙傲氣的眼神中,有殷小元多年前曾經在愛侶身上看過的鋒芒,「我會向妳、向父親證明,郎金豪是真正頂天立地的男子漢,能讓劉龍見那種低端了解什麼是尊重,能護住家門,給你們都有面子,而且我絕對不會像妳老公一樣把妳一個人晾著,我肯定每天晚上都把妳抱起來親,把妳放在心上,放在床上……」
  
  他一面說,一面拉著殷小元那雙雖然已為人母,卻依然潔白如玉的手,就要把她整個人拉到跟前來好好親一口,「金、金豪,別這樣,大庭廣眾的。」
  
  殷小元早已發現,梁涼楓在一旁整理鄰桌的桌面似乎已經很久了,郎金豪那毫不在意旁人的態度,以及不知分寸的床第調戲,就算是在談話節目上充分表現專業與自信的殷小元,此刻也感到口乾眼熱,羞得不能自己。
  
  「別人的感覺關我什麼事,我這個人,討厭的就要除掉,喜歡的就要攬在手裡。」郎金豪順著殷小元的視線望向梁涼楓,上下打量了一下她那姣好的身段,輕蔑地笑了笑,「喂,大奶服務生,在旁邊看人家親熱很好玩是不是?要不要把妳拉過來也參一腳?」
  
  「兩位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們了,祝你們用餐愉快。」梁涼楓僵著營業用笑容,將手中反覆擦過乾淨桌面的布收了起來,頭也不回地往櫃檯走去。
  
  她打從心底不能理解,像郎金豪這樣的人,為什麼會有人愛?甚至於,有一定收入水準、有相當社會地位與品味,如殷小元這樣的貴婦女醫師,竟會對這種屁孩動情?
  
  當真是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嗎?那男人似乎還正準備要對劉龍見不利,梁涼楓輕咬下唇,思忖著該如何向那位連聯絡方式都不知道的常客警告此事。
  
  想到一半,卻又有些不明白自己為何要替這位常客操碎了心?
  
  就在此時,坐在不遠處的眼鏡男士似乎結束了手機通話,他端起餐盤,面帶微笑走過殷小元與郎金豪的身旁,喃喃自語地學著郎金豪的口氣說:「你有沒有把我放在心上?有有有,我還把你放在我床上,噗嗤。」
  
  「媽的,你講什麼?」郎金豪霍地起身,指著眼鏡男子的背影罵道,「你很屌是不是?來啊,怎樣?」
  
  「沒有啊,我只是覺得你不聰明。明明你達成的成就,只有愛上這位漂亮的小姐這件事,但你要是再繼續旁若無人,你愛人的事業搞不好會被你毀掉喔?」男人擺了張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招天惹地,就不要惹到拿筆的。我剛好認識不少媒體記者,你們這題目,我敢講蠻多人都搶著要——」
  
  話說到這裡,就算是郎金豪腦袋再不聰明,也知道這事對身為議員妻子、電視人物的殷小元而言,會是個不小的傷害。殷小元死緊地揪著他的袖子,盛怒之中,郎金豪竟是一句話也難再說出口。
  
  「哼,等著瞧,這個爛店,我早晚會處理。」忿忿地撂下這句話,在瑟瑟發抖的店長郭純鑲目送之下,郎金豪幾乎是拖拽著殷小元離開了華上漢堡。
  
  等到兩個災星離開店裡之後,戴著眼鏡的男人微笑著走向梁涼楓,「不好意思,我似乎是有點多事了。我叫李沐塵,這是我的電話號碼,如果他們真的回來鬧事,或者有其他麻煩需要幫忙的話,請打電話給我吧。」
  
  「李先生你客氣了。」梁涼楓微笑著接過寫著電話號碼的紙條,有禮貌地鞠躬道謝,隨後目送李沐塵端著他的餐盤換座位去了。
  
  真是位氣度寬宏的大哥哥呢——梁涼楓在心底想道,這人在華上漢堡王群店女孩子們心中的股價,想必正水漲船高吧?這樣子便好,會注意劉龍見的人也許就少一點了。
  
  隨後她一拍額頭,再一次滿頭疑惑,想不通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在意劉龍見。隨後陷入長考——
  
  表情不住變化之後,她下了個大膽的決定。
  
  「下次……也來跟他要個聯繫方式好了。」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婚外情什麼的....好刺激,咳咳,是好糟糕(´∩ω∩`)(運用智慧的塵哥很帥諾~ヽ(*゚ω゚)ノ
2021-11-25 10:17:24
九方思想貓
太吃雞了,今晚就吃
2021-11-25 10:28:21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1-11-25 10:17:32
九方思想貓
感謝贊助 0w.0
2021-11-25 10:28:31
該隱
怎麼感覺接下來會是那種我愛妳、妳愛他、他愛她、她愛他的展開((再度支離破碎發言
然後我看到關鍵字(ㄉㄋ)了,給讚OuOb
2021-11-25 20:45:45
九方思想貓
綠毛的強者絕對不會放棄ㄋㄗ
2021-11-25 22:00:31
勳一
嘖嘖,郎金豪真的欠修理,看來只能把他放在土上了(X
2021-11-25 21:40:47
九方思想貓
土裡面熱熱的濕濕的,很深又很重ww
2021-11-25 22:00:53
雜魚小說家秋茶
劉龍見:我連沒登場也可以有戲份
2021-11-29 13:04:33
九方思想貓
在心裡XD
2021-11-29 13:53:4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