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5-9 第四張相片

奇箱 | 2021-11-24 22:29:53 | 巴幣 4 | 人氣 53


 
        「昨天我在車上整理東西的時候發生什麼了嗎?」
 
        結果,0110罕見的沒有睡飽。
 
        在0000老家因為要早起做粗活,所以養成了比上學時還要健康的作息,但是自己與1111的獨自談話卻逼得她承受龐大的心理壓力,即便在三樓自家房中,居然睡得比一樓沙發的0000來的差。
 
        「哈啊啊…」本來是不想讓0000知道,但既然被看出來自己揣著心事,0110變大剌剌的打了個哈欠:「等你結束後我再告訴你吧。」
 
        自然不能回答這個問題,0000接下來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0110說的是呢,昨天說的話今天完全派不上用場。」
 
        「你們閒聊是沒甚麼關係,但先不說這個。」0000環視四周,狐疑地問道:「總該說妳要我做甚麼了吧,我忍了一天不去碰書單不就是為此嗎?」
 
        「…我先說明一下。」1111對0000說:「就算你完全吸收這裡的書物,也達不到眼線先生的知識水平,這裡不過是他掌握知識的冰山一角而已。」
 
        聽到這句話最驚訝的不是0000,反而是0110。
 
        那裏的書單隨便抽一本都代表著博大精深的專業領域,然而卻只占自己父親的一點知識量而已,他不禁開始懷疑起自己的父親究竟是何方神聖。
 
        「這不過是起點,我知道要接近 i 的話,還需要把眼線先生過去的經歷皆露出來,再依次去吸收他學過的東西。」0000也早就有心理準備:「當然,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既然知道being隱匿的作風,那他遺留的學歷就有可能是假的。」
 
        「那麼,如果不要去看眼線先生的知識量,把目光放到更長遠的地方呢?」1111說:「既然眼線先生足以令 i 當作相互對等的溝通對象,那只要獲得比他還要多的知識,必然可以逼近 i 吧。」
 
        「…你的意思不就是要我對所有知識囫圇吞棗嗎?」
 
        這也是一個方法,只要把自己未知的東西都吸收,那必然可以接近 i 吧。
 
        「可是0000,你卻沒有這樣做。」
 
        「因為我不一定知道哪些是我未知的知識啊。」0000說:「我可能會去對我自身的疑問做搜索,但如果我連問題都沒辦法發現的話這就行不通了。」
 
        「呃…這什麼意思。」0110聽不太懂0000說的意思。
 
        「嗯…『天動說』知道嗎?」
 
        就是古人說天空是繞著大地轉的可笑言論嘛,對1111的解釋,0110輕輕點頭。
 
        「雖然現在知道起因是地球自轉,但在當時,這被當作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也就是說,沒有人會懷疑,發現這是錯的。」
 
        「啊啊,是這樣啊。」
 
        0110恍然大悟,也就是說0000自認的『無知』終究還是以自身為標準出發的認知,那樣的話確實需要一個旁人或是標準協助自己會比較妥當呢。
 
        必須確實發現自身不足也是需要技巧的呢,好厲害啊0000。
 
        「因此,要讓0000補足不足的部分,就必須用到這東西了。」
 
        1111此時從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張與房間材質完全不同的黑色紙張。
 
        「那是…『第四張相片』嗎?」
 
        0000一眼就看出那是伴著三張莫名其妙照片而來的黑紙,顯然材質是一樣的。
 
        然而現在居然在八桿子打不著的地方需要這東西,0000看向0110,她也不自覺地拿相似的黑紙。
 
        「雖然和你們手中那張的材質略顯不同,但是達到的目的都是一樣的。」1111說:「我手中的這張,是0000專用的。」
 
        「甚麼?」
 
        「至於0110手中那張,原先是要讓眼線先生使用,但既然0110已經被其他人戴上,自然就要換成0110專用的黑紙了…附帶一些 i 的提示呢。」
 
        居然是有個別設計過的嗎?聽起來還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一張,0110對此感到訝異,這果然是用做類似通行證之類的東西。
 
        但另一邊0000可就不是這種反應了。
 
        「我可不能忽視這事情啊…這本來是要給我的東西才對吧。」0000感到這其中有莫大的理由:「到底是為甚麼,我的這份要到現在才經由妳的手交給我啊?」
 
        「…因為在 i 的預想中,0000被設定為引發一切恐懼的導火線。」1111說:「而那個百科的能力,本來應該是作為眼線先生複製的最開始能力,雖然這層面到現在依舊沒什麼變化呢。」
 
        0000一愣,宛若遭受到五雷轟頂般的震撼。
 
        他本就知道自己活到現在是依靠不少運氣,但也沒想到1111這麼直接就說出來。
 
        「換句話說…我就像是新手教學的關卡是吧。」
 
        「0000本來應該要死在1101與戴上0110的眼線先生手上,但是隨著0110由我家候補配戴,1101沒辦法完全與他合謀,在那時這算盤早就朝他原先預想外的方向邁進了。」1111感嘆地說:「眼線先生的背叛真的給予 i 很大傷害。」
 
        果然自己早就該死了是吧。擅自抹掉自己的記憶,還做出鄙視自己的認知,0000並沒有因為過去的逃過一劫而感到膽戰心驚,而是對 i 萌生出淡淡怒火。
 
        「也就是說預見到自己用不著,就不把這黑紙給我了是吧。」
 
        「實際上就算給了,不知道怎麼用依舊沒用呢。」
 
        1111在空中,晃了晃夾在手裡的輕薄紙張。
 
        「你現在試著用0000,找尋這東西的材質試試。」
 
        「唔…」
 
        應該與第一次找尋0110那張時沒什麼兩樣才對,抱持著這樣的想法,0000按照1111的話開始搜索。
 
        但是,雖然依然沒有出現具體的訊息說明,但這次並不像是查無資料那般沒有獲得東西。
 
        然而0000也說不上現在的感覺為何。
 
        自己的腦袋就像填充了一顆溫熱的氣球,不斷地以熱氣壓迫自己的思考。
 
        「剛才,在你的腦中已經輸入了遠超當代的『技術』,但是你本身並沒辦法理解。」
 
        只見1111將黑紙收起,並在0000面前撕個粉碎。
 
        「知識這種東西有學習的先後順序,就像學會乘法前,必然要先了解加法,想要表演出優雅的體操,便注定要專注於基本的韻律練習,即使0000賦予你比其他人更有適應新知識的能力,這依舊是不可違逆的法則。」
 
        0000總算知道現在自己的腦袋發生甚麼事了。
 
        對於未知的知識,腦袋正想辦法嘗試去理解,無論是0000的運作過熱還是腦袋本身的過度運轉,都是能解釋這份感覺的原因。
 
        「…換句話說,只要我克服並理解黑紙的結構或是技術,我就更能使用0000了吧。」
 
        「必定是需要與過去完全不同的方法,嗯…雖說如此,你什麼多餘的事也不用做,擁有0000的腦袋就會自己找到出路。某個偉大的人曾說過,人的腦袋瓜可是比一般人想像的還要厲害喔。」
 
        明明沒有什麼根據,1111卻能如此篤定。
 
        「這也是你的上司告訴你的嗎?」
 
        「我們不會害你。想開一點, i 也不會讓0000死得如此半吊子吧。」
 
        這真是比任何說服詞語還要有力的安慰。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0000此言一出,身體再也支撐不住,逕自往後方床鋪躺去。
 
        「0000!」
 
        「冷靜點,」對想要衝上去的0110,1111伸手阻止了她:「只是睡著而已,何況要是真有危險,黑色屋子會強行斷開compubrain的連結。」
 
        但是那種像是中暑一樣的狀況,真的只是一般得睡著嗎?
 
        「『第四張照片』真的沒有危險嗎?」0110轉頭,心急的對1111嚴厲斥問:「那種狀況,滿身熱氣的睡去,真的很像那時候的technician啊,這我昨天根本沒聽說啊。」
 
        雖然不算是重要之人,但好歹也共同奮戰過。
 
        被強灌人類經驗的technician當時也是如此,只是現在的0000並沒有長出白色絲線而已。
 
        但是0110的心靈並沒有堅強到能再度承受既視感如此強烈的歷程,更別說這次如果出事的話,她並不指望1111能代替0000,屆時將只會有自己一人能面對變成敵人的0000而已。
 
        「他不至於像機械神那次一樣失去自我,這點就放心吧。」1111說:「我們也得先離開房間了,不然cube的效果會下降。」
 
        「你們果然不是該存在的組織…說到底根本就是看準0000不會拒絕才說出有危險的話吧。」即使早被1111告知有危險,但0110仍舊說道:「要是妳們那犧牲無數人的目的沒達成,0000又出了什麼事情,妳就等著瞧,自稱屬下的1111小姐。」
 
        0110快步離去,只留下1111在身後。
 
        「什麼事都不懂的大小姐,又能拿我們怎麼辦呢…」
 
        1111不認為0110對自己有威脅。
 
        她罕見地顯出自己的真性情,真心為依舊停留在快意恩仇想法的少女感到一絲欣慰。
 
        她早就知道,這次0000一定會成功的。
 
        因為不具名的軟弱上司已經和自己保證過,絕對不會有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