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四期創作】CH26-1-各自的路

吳叔 | 2021-11-24 00:41:44 | 巴幣 116 | 人氣 137


XXVI幕——「終末」

  瘟疫之災正式現出了真身,竟是陪伴冒險者多年的「塞壬」,也就是奪走了琉科西亞身體的「克蘇魯」,她發動藉由冒險者流行起來的力量靈魂洪流改變了世人的認知,最終全世界與義勇軍為敵。

  失去首領、失去戰力、失去質點者的義勇軍如同過街老鼠般遭到各國狩獵,這場已然無法逆轉勝的遊戲,從這邊開始了。

  請玩家描述角色在「瘟疫之災」發動後流亡的故事,不限行軍角色,可用任何已報名義勇軍的角色視角來寫。


  砲火沖天的森林甫結束激戰,三女二男的臨時組合,於現身制止朋友「墮落」的仿生人傭兵引發更大騷動前,成功令其失去作戰能力,避免打鬥進入消耗戰階段。

  話雖如此,勝方贏得並不輕鬆。使用感知配合目視快速勘查逃生路線,確保方向正確、沒有敵人埋伏形成包圍網,吳名士頭也不回說道:「我要帶她一起撤退,你們先走我隨後跟上。」

  「叔公你確定要把她帶走嗎,萬一她恢復人形後又攻擊我們怎麼辦。」看著輩份相當爺爺的男人逕自拾起地上黑色方塊(吳名士稱其為仿生人的核心,通稱黑盒子),手指在表面紋路反覆摸索,翠鳥緊張問道。

  「這次重啟我不會開通人工智能暨情感模組功能,我意已決。」吳名士語氣強硬,同時比手劃腳要包括翠鳥在內的親人盡快撤退,以免又遇到棘手敵人攔路。

  這次能打倒解除限制的113,純粹是因為兩邊的「決心」有別,若她心懷消滅而非活捉自己的大前提現身,結果可能完全相反!往指定地點移動同時,吳名士總結勝因。


  受操作認知的頂級概念能力影響,此刻義勇軍反而被全世界99%的個體視作「瘟疫之災的幫兇」,瞬間從英雄淪為惡人,影響力遍及他們的親戚、知己、盟友等,殺人誅心不過如是。

  新南方曆11月20日晚上,義勇軍遵從現場領導指揮,從約維克村逃往北方亞爾夫海姆城西側的港口搭船逃生,最終目的是和調查隊同仁暨「光之種」會合;已經無暇和提供藏身處的廢墟村落道別,吳名士和自己養女、養孫女一同遠離被砲火沐浴的土地。

  三人都是傳奇級歷戰精銳,加上源於親屬關係的合作默契,擁有變身與仿製能力的魔物「修格斯」,無論以本體數量優勢突襲、變成其他冒險者偷襲,均非一合之敵;矮人製魔力砲彈只要不硬扛連威脅都稱不上,吳名士等人且戰且退,直到前進的路被無數亮紅熱線從天而降阻攔為止,被三人閃避的熱線順勢命中,蒸發數頭準備從後面突襲的黑泥變形魔。

  「找.到.您.了。」

  伴隨修格斯哀嚎聲,居高臨下,黑服女子雙手十指冒煙,眼中抱著敬意、不捨、敵意、決絕等情緒逐字說道。

  最棘手的敵人反而是「自己」:擁有他近九成記憶、思考模式、大數據資料庫的仿生人嗎?透過難以完全靠變化系能力模仿的加密認證、小動作、二人間的默契,吳名士憑眼神接觸,就知道眼前女性是貨真價實的友人而非偽物。

  吳名士下意識擋在翠鳥間桐實身前與女子對峙,沒有避戰是因為他們已經被系出同源但更高密度的熱能屏障困住。對方為何敢隻身前來,在不清楚任菲芢後著的情況下,吳名士選擇靜觀其變。

  「有件事必須先讓委託人您知道:夫人因為您誤入歧途,為保護孩子們不得不向法院訴請離婚來跟您劃清界線,您該比我更清楚親自做這些舉措的夫人有多難過;間接證據是,夫人隔天即因情緒起伏過激,影響她等若機械種族之於黑盒子的核心穩定運作,致使整個人陷入假死狀態,至今昏迷未醒。

  若委託人您還沒被瘟疫之災徹底洗腦,就請您放棄抵抗跟我回去,之後您的親友團包括我都會全力替您爭取無期徒刑。雖然我此行只為委託人一人,然而間桐小姐、聖路卡小姐,兩位的親友所想也跟我接近,希望兩位能自行歸國接受司法調查。」

  一心多用地思考讓吳名士沒很認真聆聽任菲芢說了什麼,她不可能不知道「自身情報吳名士全部瞭如指掌」這一事實,卻仍想單槍匹馬應付三名傳奇級冒險者,在她不屑跟修格斯合作、身旁無增援、無高殺傷力武裝的情況下,合理推測是:

  她在自己外出行軍期間,開發了新能力或能力運用方式,且能力強到足以讓她排除任何變數,給她一個人就能完成任務的底氣。

  任菲芢不愧基礎為「吳名士分身」的存在,相似的思考模式讓她掌握吳名士大致所想,甚至替他解答:「我已成功編譯,中止您植入的能力限制程式的指令,只要一個意識就能解封;至於主動讓您知道這事,是想表達『無論敵友我都不想殺您』的誠意……且熾羽紅雀已收回復活權能,請諸位為了重視你們的人們愛惜自身生命。」

  知悉任菲芢底牌讓吳名士皺眉,因為她口中的「枷鎖」若沒得到他這第一順位持有人同意,無論誰、用什麼手段試圖破解,都會觸發他為防止情報外洩而設的自毀程式,雖然有些對不起任菲芢,但我方不必跟她硬剛,讓她時間到自爆就行。思念至此,吳名士食指輕觸板機假意與其備戰。

  未曾被告知自爆功能,黑衣女性乍看有勇無謀地雙手後擺,彷彿期待著吳名士等人做出「理性」答覆。

  『大叔,熱能屏障再生速度超過我跟翠鳥施術破壞速度,只能打倒任菲芢。』間桐實跟翠鳥沒有插入二人對話,是因為吳名士用念話指示她們,在他跟任菲芢說話時想辦法在屏障上開個足以逃生的破口,養女回報強攻無果的心靈通訊讓他算盤落空。

   無法避戰……速戰速決吧。「抱歉我拒絕。」

  毋須多言,男人愛槍「挑戰者」放出黑底紫框的破滅彈雨,正面迎擊任菲芢,打響兩邊決裂的戰鼓。

  「重新評估瘟疫之災的影響力,認定為極強。『限制』,解除。」

  毫不避諱即將加身的彈雨,任菲芢再看一眼賦予她自由之城信念的男性,兩眼黯淡,沒想到總告訴她應該理性行動的主人,如今竟受「惡」欺瞞,做出不理性的選擇。

  感慨時間不過毫秒,任菲芢也不想退讓,就算不知道自爆指令存在,依她對吳名士的理解,他在自己身上設下反制措施也不奇怪,故仿生人傭兵亦決定速戰速決。「即使打斷委託人您的手腳,我也要將您帶回……」

  話還沒說完,黑底紅邊的魔力光砲,電跟水互相增幅的龍頭攻擊型道術,配合能量彈雨從兩側突襲、打斷任菲芢行動,女傭兵週身藍光閃爍,卻不是吳名士熟知的凍氣攻擊,陣陣藍光像暴食異獸,抵銷所有接觸到她卻實際撲空的招式能量。

  「啊,那個招式跟我的影之力應用好像!」翠鳥大喊,吳名士搖手制止她說下去,以眼神暗示對方專心掩護小實施法。

  眼角餘光沒有漏看轟向任菲芢的攻擊,吳名士心想,似乎多了幾個意料之外的幫手,希望能力足堪互補有無。

  「魔力反制沒用嗎?姆……看來大叔似乎惹到不太好處理的傢伙了?」

  手持似劍非劍的長型武器,形象如圓月清冷的精靈被暗色護盾包圍,轉頭盯著持續輸出高強度熱能,讓空氣變得躁熱的兇手……錯覺嗎,好友似乎下意識「恐懼」高溫場域,吳名士從不明顯的反射動作,猜測並關切布依絲狀況。

  大丹風格道士從雷水術式投放的位置現身,看著擁有數面之緣但還不到朋友熟識度的高帽子男,道士簡單自我介紹道:「玄明,略懂些道術,如果需要任何支援請盡管差遣。」



【後篇】離群的路
【字數】2540字(含符號)



(感謝前會員多多洛提供使用)

創作回應

小洛
原來是路過的道士 玄明 桑 失敬失敬[e29]
2021-11-27 17:03:21
吳叔
剛好被關住的倒楣桑之一(X
2021-11-28 00:31:3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