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鞋貓的靴不會是灰姑娘腳下的玻璃鞋  2-1

SleepyZz | 2021-11-23 17:00:04 | 巴幣 4 | 人氣 27


下午第一節是預定的家政課,本日的目標是手工Pizza,老師在前天才公布分組名單,好巧不巧的,葉絃、薛昴和黎茹三人被分在同一組。

薛昴剛坐下沒多久,一旁的塑膠椅就被快速拉走,沒多久黎茹就坐定位,剛好在薛昴的右手邊。薛昴故意假裝視而不見,事實上他有注意到黎茹急著坐定位的舉動,暗自撇頭竊笑不已──

直到看見一個矮小的女孩子也鼓著臉頰對他竊笑,薛昴瞬間斂起笑容。

雖然薛昴選的是靠邊,卻有一個女孩應是粗魯地抓把塑膠椅擠到薛昴左手邊、牆壁和薛昴的狹窄縫隙間,一邊跟他講:

「坐過去啦!別想跟我搶窗邊的位子。」

「幹嘛啦小公主,自己晚來的還敢插進來啊?」

「是你硬插我位子吧?你應該知道我習慣坐靠窗主角坐的啊。」

「吃土啦,不要這麼幼稚好不好,你坐黎茹隔壁不好嗎?」

「誰想插你們中間當電燈泡啊?哪裡不好插插兩人間。」

「別在那邊插插插插個不停,有點矜持和節操啊大小姐!」

「那個……那個位子讓給你們兩個坐吧,我去坐對面。」

在兩人爭論間,黎茹已經默默搬到兩人對面的位子坐,得知這一點的薛昴臉馬上就垮了下來,失望的心情全寫在臉上。

「欸欸,我在幫你跟他減少距離欸,你剛才只要默默把椅子往他的方向搬他就不會跑了不是嗎?」

葉絃捏著薛昴的耳垂在他耳邊小聲說了。

「你不要再雞婆下去我比較感激你,滾、滾滾滾。」

但薛昴絲毫不領情。

「走開啦,是想跟我靠多久?」

葉絃被薛昴的態度刺激掃興地把薛昴趕走,而薛昴也不爽地把自己的塑膠椅踢到中間坐下。

「話說回來,黎茹你帶了什麼啊?」

也只是明知故問。

早在昨天就有在群組上提起分工買的食材,縱使是不需要時時刻刻留心的內容,薛昴還是把黎茹負責的食材死死地記在腦內,根據黎茹的回答,薛昴多少就能猜出黎茹的心情──

至少薛昴本人這麼認為。

然而,最不幸的答案便是:

「……」

像這樣黎茹沒做出任何回答、沒擺出任何錶情,氣氛突然凝結,薛昴一陣尷尬。

「薛昴你記性也太差了吧?昨天不是就有講我們買甚麼了嗎?而且你現在也能開手機看啊。再說你沒眼睛嗎,黎茹已經把她買的食材放在袋子裡了,等等它拿出來不就知道了?」

被葉絃一激,薛昴的怒氣攀升了幾個百分點。

「小公主,你的布萊梅樂團是不是沒有叫『大象』的成員?你知道什麼是『象』嗎?」

薛昴臉上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看著葉絃,同時眼皮不斷抽動著。

「你白癡啊?成員你不都認識嗎?哪來大象?」

「那你應該找個『大象』進來,讓自己認『識相』」

「啥──?」

葉絃拉長音挑釁回應,薛昴的怒氣又上升了幾個百分點,即使臉上還帶著隱藏情緒的笑容,但葉絃是真沒聽懂薛昴的比喻,倒是黎茹似懂非懂地摳著臉頰。

「那黎茹你會揉麵團嗎?」

薛昴重新提出問題,當然她並不是很在意黎茹的回應,是或否。

「薛昴你有那麼廢嗎,等等老師不是會教噗嗚喔喔──」

薛昴伸出左手一巴掌揪起葉絃的臉頰,像是娃娃機抓到物品一般把葉絃的嘴擠成一個章魚的O字形,接著說:

「小公主,你今天心情不太好對吧?你要不要到外面冷靜一下再回來呢?今天特別難聊喔!我只是想打發一下等老師的時間喔!我說你今天很嗆喔!我說了很嗆喔!你!很!嗆!喔!」

「放……哭……我……白……粗……」

不管葉絃怎麼掙扎,薛昴還是面帶微笑地把她緊緊掐成一個O字形。

「你們的交情真的很好呢……」

黎茹這麼說著,薛昴馬上鬆開抓葉絃的手。

「算是某種孽緣吧,小學時認識,長大後沒想到同高中又同班。」

薛昴解釋著。

「是看過裸體的關係奴嗚喔喔喔──虛……虛……昴!(薛昴)」

薛昴的怒氣瀕臨臨界點,不顧黎茹近在眼前把葉絃的臉夾掐得更緊了,即使內心情緒奔騰,臉上的表情仍舊維持笑臉──雖然嘴角不斷在抽動,眉頭也慢慢皺起來。

「小公主,開玩笑要節制喔,我跟你說節制喔!要!節!制!喔!不是每個人都能忍受你那種宅女式黃色笑話,而且他跟你不熟聽不出你在開玩笑喔!」

「放開我啦白癡!我又沒說錯甚麼,而且你還是個愛看Cosplay成痴的變態,將來喜歡的女孩子一定也要是個Coser對吧?一定也要是對方常用cos取悅你的類型──欸?」

黎茹並沒有被葉絃的話打動,只是帶著尷尬的笑容,不時看看手機,心不在焉地聽著。

「欸……怎麼會……」

在自己的惡作劇計畫失敗以後,葉絃小聲埋怨著。

「聽過放羊的孩子的故事吧?當你前面一堆唬爛的謊話和幹話講太多的時候,不管你之後說再正確的實話,都不會有人當一回事喔!」

薛昴面帶笑容吐槽著。

「那不就承認我剛才在說實話嘛!」

當然,葉絃的吐槽也沒進入黎茹耳裡,從剛才黎茹就選擇性地無視葉絃的話,但他倒是很感激葉絃吸引走薛昴的注意,這樣薛昴便不會察覺黎茹時不時往這裡盯著看的事情。

只是看著就很幸福。

就像看見可愛的小貓打滾、翻身、理毛一般,即使是平凡又不起眼的小動作,只是盯著喜歡的事物就能令人感受到幸福。這點,自然對喜歡的人也一樣。

然而,黎茹並非像葉絃是經常喜形於色的類型,面對喜歡的人便會不自然地害羞而失去平時落落大方的樣子,且在意同班同學的眼光,只敢遠觀而不敢靠近,被不安的遐想限制住,縱使一切問題只是自作多情,也不要在學校展露出一絲對薛昴的情愫。

薛昴或許有猜到這點,卻因為黎茹屢屢對薛昴拒於門外,自信也不斷被黎茹消磨殆盡。但屢屢在薛昴意圖放棄時,發現黎茹這些笨拙的小動作以後,又死灰復燃燃起一股信心。

「上課啦上課啦,其他人也就位了,別再給我講些五四三的。」

薛昴說了。其他小組成員陸續就定位,薛昴掐了葉絃臉頰一下,葉絃則回敬薛昴一個巴頭。

薛昴一直有注意到黎茹盯著她看,但如果薛昴也望向黎茹的方向,他絕對會害羞又警戒地再也不看向這裡吧?黎茹像極一隻彆扭的貓咪,雖然喜歡向人撒嬌,卻不喜歡被人撫摸,也不喜歡被人揉腮幫子。

兩人的心意早已相通,彼此卻從未察覺,緣分便是如此奇妙。

上課以後,黎茹不再把視線放在薛昴身上,轉頭看向老師背對著薛昴等人,薛昴和其他人也是。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