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如果Beta超級稀有的話(下)

冰凜 | 2021-11-23 11:06:21 | 巴幣 2 | 人氣 113




完結灑花~

設定:
1.A:B:O=3:1:6,B最為稀有,故有人口販子會抓捕B進行奴隸買賣,O最多因此許多A會擁有不只一位O。
2.B就是普通人,男B就只有男性生殖器官,女B當然就只有女性生殖器官。
3.B沒有發情期,但是有腺體也能被強制發情,也能被臨時標記,但是非常難被永久標記。
4.奴隸買賣主要是滿足某些蒐藏癖好。
5.B平時不散發信息素,只有發情時會散發,發情後被臨時標記也會阻止信息素散發。

-

隔天中午妳先醒了,初經人事的身體非常盡責的用痛楚提醒妳不要亂動,妳才剛起身就被痠軟的腰部折騰的又躺了回去。

才剛躺下,身邊人的手便撫上妳的手臂,指腹還在輕輕摩娑,引起妳的身體一陣顫慄

「別亂動,身體不累嗎?」

卡珊德拉起身壓住妳,窗外透進的和煦陽光打在妳們身上帶來一絲溫暖的色調,也讓妳清楚看見她毫無遮掩的身體,忍不住伸手遮住逐漸紅透的臉。

「我......我們昨天......」

「做了。我上了妳」

「......」

「妳發情了,而且還自己貼上來,身上的信息素一點都沒有收」

妳摀著臉,模糊的記憶湧現,妳記得那一次次把妳送上頂峰的歡愉,像洶湧的波濤一般不斷將妳捲入,在慾望的浪潮中連掙扎都顯得無力。

「......那,我會被送走嗎?」

話題一轉,妳的問題反而讓卡珊德拉感到困惑了。

「為甚麼妳會被送走?」

「因為我未成年......而且還是Beta,妳會不會因為標記我被處罰,我也被送走?」

妳還是遮著臉,只露出一張嘴,下垂的嘴角卻明確的表示出妳不開心的事實,看得卡珊德拉好氣又好笑。

「妳是不是把Beta看的太重要了?的確我們有保護妳的義務,但那不代表妳就應該活在框架裡」

她低頭親了一下妳的嘴角,把妳遮住臉的手拉下,讓妳撞進她湖水一般滿溢著溫柔的綠眼睛。

「妳不需要擔心什麼,我會保護妳」

妳帶著一股喜悅的心情,只能在她的承諾下脹紅著臉,並努力不去看她光裸的身子。

等妳們出了房間,志工們還在走廊上奔走,手上抱著一箱一箱的抑制劑,看來昨天的意外讓很多Omega都被強制發情了,到現在都還沒處理好。

「我們也去幫忙吧?」

妳看向卡珊德拉,空氣中瀰漫著各種或輕或重的信息素的味道讓妳聞了感覺身子有些發軟,但臨時標記也發揮了作用,讓妳沒有再一次強制發情,還能維持住理智。

「不,我們回去」

她握著妳的手,態度堅決,卻讓妳想不通。

「為甚麼?我已經不會再發情了,可以去幫忙的」

「不是妳,是我好像進入易感期了」

妳注意到她微微發紅的耳朵,莫非是昨天發情之後意外誘導出易感期了嗎?

明明是不太可能發生的事,聽起來又好像很合理。

那股草藥味又竄了出來,帶著一絲急迫與焦慮,讓妳更加相信她的說詞。

「雖然對志工們有點不好意思......那我們回家吧!」

「我去找負責人通知一下,妳在這裡等我,不要跟任何人走」

卡珊德拉把妳帶回房間,像是在哄小孩一樣不斷叮嚀,考慮到妳們的年齡差說不定她真的是把妳當成小孩。

只不過,卡珊德拉前腳才剛離開,另一個人後腳就踏了進來,是昨天幫妳搬被單的那個有烈酒香的男Alpah,這時機巧妙的讓妳覺得卡珊德拉根本是未卜先知。

「嗨」

他靠在門邊,肆無忌憚的放出信息素,濃濃的烈酒香充斥整個房間,帶著一股說不上來的邪氣。

「嗨」

妳坐在床沿,感覺有點暈暈的,怎麼會呢,明明被臨時標記過了啊?

「我昨天就在想了,妳其實是Beta吧?」

他語出驚人,讓妳一時慌了神。

「我是Omega喔,我怎麼可能是Beta嘛,Beta那麼稀有!」

看著他臉上頗有深意的表情,妳只能乾笑幾聲掩飾尷尬,希望他不要再追問。

「那我問妳,我的信息素是什麼味道」

「是烈酒香啊,問這個做什麼?」

迷糊間,妳下意識的回答他的問題。

「我猜的沒錯,妳果然是個Beta」

他露出得意的笑容朝妳走來,那股烈酒的氣味這會兒又參雜了一股急欲入侵的慾望,跟昨晚卡珊德拉的溫柔包覆不同,他的信息素更像針扎一般刺激妳的皮膚,好像打定主意要將妳的每一個細胞徹底染上他的味道。

「等......你要做什麼......?」

妳看著他逼近,抬起雙手想抵擋他的身體,卻感覺自己被那股強烈的信息素包圍,全身都軟綿綿的,手也只能象徵性的推著他的胸口。

「放心,我們會為妳找到一個好買家的」

他伏在妳耳邊,輕聲吐出令人絕望的話語,妳還想反抗,卻感覺身體在那股信息素的影響下逐漸動情,直到他用單手捧著妳的臉,將妳推倒在床上,差一點就要吻上妳的唇時──

「不准動!」

門板被用力推開,妳用迷濛的雙眼勉強看向門的位置,卡珊德拉站在那裡,臉上寫滿怒意。

「哎呀,搞砸了」

他起身離開妳的身體,嘴角還是張狂的笑意。

「你被逮捕了,不准反抗」

卡珊德拉走進房間,明顯被滿室的信息素干擾了,眉頭皺的緊緊的。

「很抱歉,我還沒有準備好被抓,所以再見啦!」

他收起信息素,轉身撞破玻璃往窗外跳了出去,卡珊德拉沒有帶遠程武器,只能衝到窗邊試圖抓住他,卻只抓到他褲腰上的一個小吊墜。

淡淡的檀香飄進鼻中,卡珊德拉趕緊來到妳身邊察看。

「卡珊德拉......」

妳揪著她的衣服,燥熱的身體不斷貼到她身上,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只能喃喃念著她的名字。

「我帶妳走」

窗戶都破了的房間是不能用了,卡珊德拉二話不說就把妳抱起,濃郁的信息素讓易感期的她有些把持不住,只能自己也釋放信息素期待能中和掉妳的誘惑。

好不容易來到車上,卡珊德拉忍不住了,確認周圍沒什麼人之後直接將車門反鎖,跟妳一起摔進後座。

「忍住,可能會有點疼」

她的聲音變得有些嘶啞,極力壓制身體的反應顯然不是一件易事,但妳還是在她略為冰涼的手伸進衣服,撫摸妳的小腹時忍不住發出舒服的嗚咽。

「喜歡......」

妳毫不猶豫的脫口,強烈的草藥味混雜著濃烈的情慾向妳襲來,明顯能看出她很喜歡妳的反應。

「看來我必須再標記妳一次,不,好幾次」

妳聽見她的聲音,然後是後頸被啃咬的感覺,身體竄過那一絲愉悅的同時妳也在她的攻勢下全身顫抖著洩了身。

這一次,卡珊德拉很克制,只要了妳兩次確定身體不再那麼強烈的渴望之後便替妳整理衣服,開車回家繼續剩下的部分。


「卡珊德拉......嗯......我還是想......問嗯......」

幾周後,卡珊德拉終於結束工作回來,第一件事就是抱著妳躺到床上,上下其手的同時還不忘啃咬妳的後頸。

自從了解到對Beta而言臨時標記只能堅持幾個小時後,基於某種奇怪的好勝心與強烈的佔有慾,成功對妳永久標記似乎就成了卡珊德拉的目標之一。

「妳問,我在聽」

卡珊德拉的手也不停,持續在妳身上遊走,貌似很滿意妳忍不住顫抖的樣子。

「就、唔......就是......為甚麼他會知道......」

妳是想問,為甚麼當時那個Alpha會知道妳是Beta的事情,但在身後人的攻勢下卻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嗯......晚一點再告訴妳」

卡珊德拉完全沒有要回答的意思,她有在聽,但沒有說要回答,反正人也抓到了,不重要啦!

那股猛烈的草藥味又一次將妳包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