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請別叫我英雄》(編修版)035-樂園的真相

九方思想貓 | 2021-11-23 10:14:17 | 巴幣 244 | 人氣 186


本書為編修版
70%左右的文本因重新撰寫而與初稿版有所不同
若您為首次閱讀,推薦閱讀此版
若您已讀過初稿版,也希望您能從中享受到樂趣






  熊英真的身影在越有祈的面前抖顫了一下,隨即頹然而倒。

  越過他的身軀,迎面而來的,是紅雁又驚又喜的神色。

  「是我贏了!」他志得意滿地說,弓起身子,握緊了拳頭,顯然儘管是他自己,也沒曾覺得剛剛那樣一個小手段能如此奏效。

  熊英真雖然有天份,能將孫老展現給他看過一次的發勁重現,但怎麼說也是初學乍練,對於發勁的體會,臨場能與師兄孫岐正打得七八分平手,已算得不容易。

  有道是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那化名為紅雁的孫岐正雖然天資愚鈍,但十數年來孜孜不倦,一天也未曾荒廢,發勁不純,卻也並不軟弱。為了營救越有祈,無暇他顧的熊英真終究還是在腰上狠狠吃了一記,五臟六腑像是滾成了泥,痛苦地站不起身。

  「越有祈,把妳的『迷魅』停下來吧。」孫岐正對昔日的夥伴怒目而視,威嚇道:「我對妳太瞭解了,論談判妳也許很厲害,但戰鬥不行的吧?」

  「我要是不停呢?」越有祈那美麗的雙眼中,透露出冷峻的批判。

  「我知道妳的迷魅很厲害,所以不要再用那雙漂亮眼睛看著我了。妳如果不停,我也可以選擇捏死妳,相信妳也很明白才對。」

  他一面說,一面跨過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熊英真,向毫無反抗能力的越有祈進逼而來。

  情勢使然,越有祈雖然不情願,卻也只得默默降低了超能力強度。彷彿是從夢中醒來,越中原與游龍野本來渙散的神情,隨即恢復到本來神智清明的模樣。

  從能力當中脫身後,游龍野的態度顯得更加胸有成竹。

  「……真是可怕啊,即使是現在,我眼前還是有位要讓我永難忘懷的完美女人站在面前呢。」恢復神智的游龍野怪笑著說:「總統先生,你女兒的能力真的非常優秀,我想不會有男人能躲過這一招吧?」

  什麼?越有祈竟然是越中原的女兒?倒在地上痛苦不堪的熊英真聞言,雖然震驚不已,卻又覺得自己的傻腦袋果然跟杜曹仁說的一樣不經用。

  越姓如此特殊,越有祈又出身神殿,他怎麼就沒想過這個可能性呢?

  而面對游龍野的詢問,越中原的眉間,卻是靜靜漫上了一層灰暗的不耐,嚇得他只得縮在一旁。

  雖然現在自己有地位,也有權勢,但要是捋了虎鬚,離開『樂園』以後還得怎麼在政壇做人?游龍野縮了縮脖子,識相地退到一邊去,那諂媚的模樣,要越有祈看得甚是厭惡。

  「游大議員,你搞不清楚,就別說廢話。」越有祈恨恨地望著越中原,口中喃喃地說道:「越中原,打從我出生開始,你就沒有正眼看過我一回,就是怕中了我的能力吧。一直以來我就是工具,你打從心底就沒把我當成女兒過。你最好弄清楚,我也從來沒有把你當作父親。」

  越中原眉頭擰得是更緊了,他緩緩走近越有祈,伸出手來想要摸摸她的秀髮,但她抿起了嘴唇,歪過頭側過身,那隻企圖釋出絲微善意的手,就這麼虛懸半空。

  兩人之間的互動,連一點點父女該有的感覺都沒有。

  猶如是因此下定了什麼決心,越中原握緊了那本應釋出善意的手,成了意志堅定的拳。

  「氣動俠……不,該直接喊你一聲熊先生吧。我身為總統,有些事情,儘管是到了這個地步,還是想要跟你說清楚。」

  熊英真艱難地翻身平躺在地,一股血沫從他的喉嚨深處湧出,激得他猛咳了好一陣。

  「唉……隨便你吧。」熊英真無奈地任由鮮血從嘴角流下,「反正我連挖鼻屎的力氣都沒有了,你愛講就講吧。」

  「真的不好意思。」越中原正色說道:「也許你們都知道了,我想要借重游龍野在老藤市、藤北市的地方影響力,重啟國原黨時代已廢棄的『神殿』,正如你們所知道的,就在藤北市的政府預定地下方。我們早已秘密興建了這個設施,復甦的進度大概也有七、八成了。這件事情其實很順利,在我就任總統的第一個任期,國原黨失勢,民新黨要從他們的黨庫挖出資料,並沒有想像中的困難,更何況——」

  「更何況,你的女兒本身就是『原點』,而且被當作政治鬥爭工具來使用。利用女兒的超能力迷惑各方政要、獲得支持,最後爬上總統大位,對你是醜聞,但對於催生出『原點』與『廢棄超人』的國原黨,也是一樣糟糕的瘡疤。」越有祈一臉不齒地接口道。

  「正是如此。」越中原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原點是在數千個實驗體當中偶然成功的幸運樣本,死了這麼多人,這樣的成功範例,根本談不上是實績,更無法實現『量產』。相較之下,『人工超人』雖然有更明顯的缺陷——生命短暫,卻是可以量產的超能力者。熊先生,你知道陸之國納契,和我們合帶共和國之間的關係嗎?」

  「身為合帶人,能不知道嗎?」熊英真氣若游絲地說道:「納契和合帶從前是同一個國家,因為內戰而分裂……雖然近來很久沒有戰爭了,但長久以來始終保持著微妙的關係——說是敵國也好像不對,但說是友邦也肯定說不通的那種關係。」

  「近幾年,兩國的國力消長,在民眾的眼底或許並不那麼明白,但看在我們政治圈內人的眼中,有些事情正在催化、正在發生。」游龍野跟著走到眾人面前,以他明星議員的閃耀姿態侃侃而談,「民眾根本不瞭解合帶國處在怎樣的危險當中,我們身為政界人士,有義務帶領國家往更好的方向去。」

  「讓我猜猜。」熊英真又再咳了一陣,苦笑著說:「不惜和黑道聯手,用骯髒手段增加行政效率,都是因為來自納契的壓力,確實把你們逼急了。」

  似乎是十分滿意他的回答,越中原那波瀾不驚的神色,總算有了一點變化。

  「超能力的研究,是我們數十年前就超越納契的成果,雖然因此死了很多人,嚴重違反研究倫理,這件事要是曝光,合帶肯定會受到國際制裁。但是至今在我們的運作之下,許多國家比起彈劾,更忌憚我們取得的成果,沒人敢對當年的事情有所質疑……而這個平衡,正在被納契本身逐漸強大的國力打破。」

  「所以你想要把這個禁忌的權柄,重新捏在手中?」越有祈忿忿地說道:「你可知道,經過改造的廢棄超人,如果頻繁使用超能力,平均壽命便只有六年?把活生生的公民改造成用完就丟的棄子,算得上為國為民的行為嗎?呃嗚!」

  沒等她說完,孫岐正一個箭步上前,將她拽著衣服拎了起來。看她雙腿離地,徒勞掙扎的樣子,他毫不憐香惜玉,表情更為冷俊,「不必把話說得那麼漂亮,愛做夢的越有祈小姐。有力量的人說話大聲,是鐵一般的道理,有再多的正論、有再多的道德約束,都比不上拳頭大。」

  在這個世界上,力量大的人說話有理——很早之前,熊英真就已經讓杜曹仁狠狠地開導過。

  當時他的這位老友,語重心長地向他說明了力量的本質,而且告誡他超級英雄的超能力是一個臨時的門票,解決社會問題,最後還是會回歸社會方法。社會是如此,國家是如此,凡是人類文化所及之處,誰也無法從這樣的輪迴當中脫身。

  槍竿子出政權,誰的拳頭大,誰就接近權力中心。所以國原黨當年執政地位無人能比,但被民新黨透過『神殿』的事件握住咽喉之後,隨即執政權轉移。

  「所以總統先生,以後就要像當年的國原黨一樣,做些慘無人道的人體實驗,把人民當成肥料來利用了嗎?」

  「看樣子,我們之間總算能有一些共識了,我非常欣賞你,熊英真先生。」越中原的臉上再一次露出和善的微笑,就像是在演講台上看見的那個樣子,「有了杜曹仁先生的幫助,人工超人會比從前更長壽,我們在樂園當中生產、籌建的超能部隊,將會獨步全球、所向披靡,獲得國際上前所未有的巨大話語權!而蘋花妃小姐的能力也是非常珍貴,如果她願意配合政府活動,用她的眼睛,繼續為國家做出貢獻,豈非合帶之福?」

  憂國憂民的論調,聽得熊英真反胃不已。

  「非人道的實驗,縮短壽命的人體改造,開口閉口為了國家,你這樣也配當合帶的總統嗎?」熊英真吃力地爬了起來,捂著嚴重受創的腰腹部,蹣跚地後退了幾步,「我……無法接受。」

  「所謂『水至清則無魚』。」越中原臉上的微笑一點也沒有少過,但話語當中的威嚇與施壓則更重了些,「乾淨的雙手做不了事,你自己也是一樣吧,害死過人的英雄。」

  聽完這段話,熊英真無力地垮下了肩膀。

  杜曹仁曾說,英雄是不殺人的,這是個漂亮話,也是一件他已然無法達成的事實。然而他的消沉並沒有維持太久,他臉上逐漸蔓延的笑容,令越中原本來志在必得的神情,一瞬間蕩然無存。

  「你笑什麼?」游龍野見狀,搶著出頭說道:「別忘了你跟紅雁一起用超能力對付過國安特勤啊!我可告訴你了,為了治你這個拖國家後腿的超級英雄,我不惜跟黑道合作、買通地方首長,不惜對警察局施壓,就是要一步一步讓『樂園計畫』在藤北成真!我可是跟你說了,等你被抓起來之後,我不但要曝光剪輯過的影片,為死難的國安特勤主持公道,還要強勢推動『超能力者管理法』!跟我鬥?你超級英雄了不起啊……我看你一個人而已,是能多了不起!我再問你一次,你笑什麼?」

  「我笑你們,把我身為英雄的包袱減少了啊。」熊英真無奈地聳了聳肩,「你們說得沒錯,我是害死過人了,所以當不了英雄。換句話說……就算我今天表現得很卑鄙,不像個英雄,你們也沒話說吧。」

  熊英真才說完,他們的周遭像是有一層泡沫緩緩褪去似的扭動了一下。

  墨藍色的大空間裡,布幕一般的幻象如同煙霧般消散,這個時候,他們才發現身旁站滿了許多人。

  從熊英真貫通的坑道垂下了結實的滑輪索具,有眾多媒體記者,正拿著攝影機對準了眼前的這一切。

  而製造了這一切迷障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熊英真以氣動俠的身份首次造訪廢棄超人鎮時,張開了視覺屏障的其中一名廢棄超人——迷塵。

  「你們都聽信了杜曹仁的假情報,認定廢棄超人鎮的居民全死光了吧?」越有祈靜靜走到熊英真身邊,將他攙向一旁待命已久的醫俠,一面讓他接受治療,一面微笑著說道:「就算是超級英雄的夥伴,也是可以欺騙你們的吧,我們『社會突擊隊』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的,混帳傢伙們。」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