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六三回) 組隊就是為了出任務,難道是談戀愛?

波喵 | 2021-11-22 12:13:40 | 巴幣 0 | 人氣 55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可可這時候敲了幾下房門。

「請進。」在她進來之前我偷偷抹去淚水,背對著可可。

看來可可也察覺到了,她一聲不吭的坐到我身後,她伸出雙手將我摟進她的懷裡。

可可說:「就算沒有血緣,只要你肯叫我姐姐,那我們這輩子就是姊弟,所以你不用一個人背負一切歐,說出來會更好,能不能講講過去"妳"的事情,還沒轉生之前的事情。」

當初我跟可可只有說過我是如何轉生過來的,還有原本我是女孩子這些事情,其餘的都沒有提過,對她來說,我也是藏著許多謎的人。

我摸著可可的手說:「沒有事情,只是很累,眼角就流淚水了,我想好好休息一下,不過可可姊,稍微聊天一下還是可以歐歐。」

可可緊接著說:「那你說說,貓仔跟你發生了什麽事情,我一提到你,她就不敢說話,怎麼了你欺負她?」

我苦笑地說:「是貓仔欺負我歐,不過這件事希望妳可以不要管,因為只有我跟她能解決而已。」

這就是可可溫柔的地方,可可一語不發的繼續抱著我,把下巴靠在我的肩膀上,把體溫傳給我,她輕輕的搖來搖去,就好像是搖籃一樣,可可哼著沒聽過的旋律,慢慢地我閉上了眼睛。

原本躁動的心情漸漸平穩,恢復到原來的樣子。

畢竟當初我可是忍著不哭很久了,只不過有獨處的時候,淚腺就會自己崩潰。

可可讓我躺下,她在一旁像是媽媽一樣溫柔的撫摸我的頭。

「乖乖睡吧,晚上我會料理好再叫你起來的,你就先睡覺吧。」

.......

從那之後過了兩天,我還是沒有跟貓仔說過任何一句話,可可也很擔心我們兩人。

儘管避開貓仔,但是在一個家還是會見面。

在家裡的壓力有點讓我喘不過氣,我只好出門,透透氣吧。

也許去找音弱,會是一個好選擇。

敲了兩下音弱家的房門,音弱很快就出來了。

「早安阿,是響!欸欸我還沒有化妝,啊我原本就沒有化妝的習慣的欸嘿嘿。」

把提前買好的早餐拿給音弱,我說:「音弱,今天妳要工作嗎?」

音弱打了個哈欠回答:「保安的工作我已經辭職了,現在要重新找呢,雖然有點存款,但是一不注意錢很快就會花光,所以等等要去接些委託,你呢,要跟我一起去嗎?」

「好啊,當然願意。」

早餐完,到了委託所,在門外等音弱進去領任務,很快音弱就領著任務出來了。

「草藥,走吧,我們去採草藥。」她把任務單放到我手上讓我拿著。

這麼簡單的任務,能拿到多少錢啊。

我端詳著,任務非常簡單,相對的報酬也非常少,這種任務給小孩子做都顯得簡單,只要不要拿錯藥草就好了,話說要拿錯也很難,畢竟都附有圖片在那上面了。

提前買好中餐的飯糰,來到空曠處,忽然音弱被一道黑霧所纏繞,一下子黑霧散去,音弱的雙腳以及雙手變成了龍爪,背上還多了翅膀,其餘都是人類的樣子,這也就是所謂的半龍人型態吧。

「音弱,這模樣是怎麼回事?」

音弱把自己雙手收到自己身後,她臉紅的說:「這樣很難看吧,對不起,我想要帶你一起飛過去,所以變成這副模樣,雖然能夠搭車,但是我還是想省點錢,不行嗎......」

「當然好,這種節省的想法很好歐,音弱,那就帶我去吧,而且,這個樣子也很迷人,很帥氣歐。」

音弱微笑的從我的身後環抱住我的肚子,接著拍了拍翅膀,帶著我飛了起來。

一開始我很害怕,雙手腳都在亂動,但慢慢地熟悉了飛行的速度以及顛波,開始能享受風......不行,果然好冷。

我打著冷顫抱怨的對音弱說:「音弱,我好冷,這裡太高了,好冷好冷。」

音弱看我像是剛出生的小鹿一樣在抖著,嘴裡不知道說些什麼之後,忽然我身子周圍都熱了起來,就好像是被暖氣給包圍住,好暖活。

抬頭一看,只見音弱露出非常自信的微笑,我的內心大力的跳動了一下。

「這就是姐姐航空嗎,還有暖氣殺必死。」

音弱疑惑地問道:「你剛剛說了什麼?」

我繼續笑著說:「沒事沒事。」

音弱果然很溫柔阿,又漂亮,又可愛,聲音也很好聽,跟我熟知的音弱沒兩樣。

只不過,地球上的音弱是巨乳,這邊的音弱是貧乳,貼在我身後的那對,是假的,是墊出來的。

但是在這種高空,我不好說那種話,不然我可能會被丟下去。

到了目的地,音弱解除了自己的半龍人狀態,變回了人類的型態。

音弱捏著自己的肩膀,嘆了一口氣說:「好痠阿。」

我說:「對不起阿,我太胖了,抱著很重吧?」

音弱笑著說:「才不是,只是最近胸部......沒事。」她假笑的把話搪塞過去,我也不多過問,看來音弱想要繼承貓仔的耍寶位置阿。

這裡是草原,遍地都是像是三葉草的植物。

我說:「音弱,坐這。」

音弱照著我說的那樣,接著我繞道她身後,把兩手搭住她的肩膀,慢慢地幫她捏了捏。

「客人,肩膀很硬阿。」

「才不是什麼客人呢,你這樣好奇怪啊,響,但是謝謝你了,希望你能夠大力一點。」

我加大了力氣,音弱又叫出聲來,嚇到附近的小兔子都逃走了。

音弱臉紅的說:「響的手指,好厲害,嗯啊哈哈哈哈......」邊喘著粗氣,邊咬緊牙。

我放開手後,音弱大喘了一口就躺在草地上。

把背包打開,我拿出水瓶,倒了一杯水給音弱,她接過後就爽快地喝了,並發出了很舒服的聲音。

休息過後,當然就是要來工作了。

「只要採集這種植物,有多少採多少,每一朵一百塊,響,今天就加油吧。」

我們兩人互相鼓勵著,就埋頭進這片大草原了。

在這茫茫的三葉草園中,還有點難找出任務所需的藥草的。

翻來翻去,灰頭土臉的我終於找到了一株,這一株就是一百塊阿。

雖然說很好賺,但是這非常消耗精神的,一株一株的慢慢過濾,眼睛都快花了。

雖然散月在我脖子上的吊墜裡面不停問我需不需要幫忙,我都拒絕了,這樣可能像是在排擠散月,但是我也想跟音弱單獨相處,希望散月能夠理解。

偷偷看向音弱,她認真地找著,她的模樣以及姿態都讓人陶醉。

幾小時過去了,委託所派發的保鮮箱裡頭已經放了將近四十株的藥草,換算只有四千塊而已。

現在已經中午了,是時候休息了。

「下午還要繼續嗎?」音弱臉上帶著許多泥土的問著我。

我將她臉上的泥土抹掉後回答:「當然要。」不過泥土越抹越多,我笑了出來,音弱歪著頭不懂我在笑什麼。

稍微再附近的河把臉洗了洗後,從包裡拿出飯糰,分給音弱,我也拿了一個後,躺在地上啃起來。

音弱關心我說:「這樣躺著,會噎到的,死掉了的話我會很傷心歐。」

話說,我沒跟音弱提到我擁有不死的能力呢,不過有需要讓她知道嗎?

看著音弱左擺右擺,開心的吃著飯糰的模樣,看來也沒必要告訴她。

下午的採集活動開始......原本想這樣說,沒想到居然下雪了。

片片的雪花從高空中落下,周圍較高的樹,樹葉上都結出了霜,地上的草也是,雖然很美麗,但也加重了找尋草藥的難度。

我比較能夠耐寒,但是到了現在已經零下不知到幾度了,身體開始感覺到不舒服。

三葉草上面結著冰霜,看起來非常美麗,而雪也在這時停止了,看起來只是短暫的小雪而已。

重新開始活動後,我照著早上沒翻過的位置繼續搜著。

不過手指已經凍僵了,開始發痛起來,我露出了有些難受的表情。

音弱卻忽然出現我身旁,她看著我的手指,接著用手包覆著我的手,嘴裡不知道念了什麼,我漸漸溫暖起來。

原本想要道謝,抬頭一看,音弱的表情看起來卻異常的生氣。

「怎麼了,音弱。」

只見音弱把我的手放到她懷裡,她不悅的說:「笨蛋,手指都變成這樣了,冷的話要跟我說阿,待在我身邊吧,這樣會很暖活歐。」

接著音弱貼著我身旁,跟我一起找。

「我身邊比較暖對吧,不過我的法力不能夠維持太遠,所以要靠近點歐,欸嘿嘿。」她臉上帶著奸詐的笑容,看起來她是故意想讓我靠近才這樣說的。

但是今天感覺怪怪的,普通待在她的身旁,腦袋就快要燒掉了,好香的味道,好漂亮的側臉,她的每一個動作、表情都在強烈的刺激我的感官著。

過去的日子,在地球上每次見到音弱我都會撲上去跟她討抱抱,就像是孩子看到媽媽那樣。

「我想要撒嬌一下,音弱。」我不小心脫口而出來,再說出口的一刻我就知道我搞砸了。

音弱嚇了一跳,接著盯著我,她確認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我連忙說:「沒事,剛剛那不算。」

音弱壞笑著,她用手指觸碰了我的臉頰後說:「可以歐,要撒嬌的話可以歐,畢竟響是小孩子呢。」

我的腦袋當機了一下,在我思考對策之前,我的頭就被摟進了懷裡,因為我的重量,音弱不小心被我壓再了地上。

我把自己的身子撐起來後說:「我不是故意的,聽我解釋。」

音弱卻伸出手又把我摟進懷裡,摸我的頭說:「乖乖歐,響還是小孩子呢,雖然大姊姊的設定是可娜可的,不過今天就先借我吧。」

看來她不想聽我解釋呢,自顧自地把我當成了弟弟那樣子,不過很幸福呢,這樣子。

和之前不同,現在的音弱身上非常溫暖,可能是她剛剛施的魔法吧,這讓我感受到人的溫度,感覺內心好安心,我也閉上眼。

阿,好幸福,好舒服,感覺就好像回到了過去那樣,好安心,真想一輩子都這樣。

「來,乖寶寶,媽媽在這裡歐。」

欸,這個撒嬌的方式,跟我想得好像不太一樣,怎麼忽然就變成了嬰兒PLAY了。

我尷尬的笑了說:「音弱,可以了,不用這樣。」

音弱紅著臉,摀著自己胸說:「怎麼了,小寶寶想要喝奶奶嗎?我現在沒有奶水......所以等等買牛奶給你喝吧。」

這存心在報復我吧,為什麽音弱可以面不改色的這樣說,換成是我可能就要害羞到暴斃了,難道音弱喜歡這樣玩嗎。

背後打了個冷顫,因為我可能觸碰了不該觸碰的開關。

我撐起身子,我害羞地說:「現在不是做這個的時候,我們還是認真的工作吧。」

音弱也把身子撐起來,但是她表情看起來非常開心,在地球那時候,每次看見音弱這樣的表情,我都會撲上去用臉磨蹭她的臉蛋。

當我這樣想,我居然做出了我所想的事情。

我的臉貼在音弱的臉上,自己都嚇了一跳我的所做所為。

「欸,那個......」

我都不知道怎麼樣解釋了。

但是音弱卻傻笑起來,看起來像個戀愛中的笨蛋一樣。

但是,我今天到底怎麼了,平常我不會做出這樣的動作的。

離開音弱的身子,我轉過頭去,意外的,我手碰到一株奇怪的植物,有四片大葉子,好像蘿蔔一樣,長在土裡面。

當我想要拔起來的時候,音弱卻制止了我。

音弱緊張的說:「快離開,這裡我來,你先躲到遠處。」

什麼意思,是那植物有毒嗎?

看音弱如此緊張,我只好照著做。

我在遠處看著音弱慢慢拔出那株植物,忽然聽見非常大聲的噪音,然後馬上又沒了。

音弱舉起手對我說:「可以了,過來。」

湊近一看,音弱手上拿著一珠草?應該說是人蔘一樣的東西,只不過這人蔘像是有生命一樣,在掙扎著,並且嘴上還咬著一顆球。

我笑了出來,這球,是大人會玩的球吧,性虐,會讓另一方含在嘴裡面的那個。

我說:「音弱,他嘴裡含著的球是什麼?」

音弱說:「歐,那是旅館的老闆給我的,他說假如有遇到這種植物,把這個塞到他嘴裡面就可以了,他就會安靜下來了,不然一般人的耳膜會因為這聲音而破裂造成永久失聰歐,要注意。」

感覺好像在小說還是哪裡有聽過這樣的植物,好像叫做曼德拉草吧,但是好像這植物還沒有名字,姑且叫做尖叫草吧。

音弱說:「看來響今天怪怪的行為,都是這個東西害的呢,這種植物所發出的氣味會讓人把內心話給說出來,所以說很危險,幸好今天沒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我就先把它收好吧,藥草也蒐集得差不多了,該回去了。」

把尖叫草放到保鮮箱,接著音弱變成半龍型態把我送到委託所,將藥草交出去後,得到了將近一萬元的報酬。

音弱拿出冒險卡說:「對分吧,響,今天響也很努力了呢。」

我搖了搖頭說:「這些錢就音弱收下吧,我今天得到的夠多了。」

畢竟都被那樣抱了,應該這幾天都不會感到寂寞了。

不過,音弱的表情看起來就是不會收下這些錢,我只好補充的說:「音弱,是我害你沒了工作,所以這點錢讓我賠償你吧,假如不這樣做的話我會睡不著,拜託妳了,就收下吧。」

看起來音弱還是無法接受,但是過了一下音弱的表情又變了,看起來像是在說"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把冒險卡收起來了。

「這樣你就不會內疚了嗎,亨......阿!對不起,又不小心傲了,不要討厭我......」

她也知道她原本的屬性是傲阿,現在音弱的屬性準備往大姊姊的治癒方向前進嗎,那可可就要注意了,設定會被搶走的。

但是想了想,誰能夠跟可可那對大胸比阿,在可可面前,音弱連參賽資格都沒有,看來可可的大姊姊地位還是保住了,在這裡恭喜妳阿。

音弱繼續說:「響,不可以在內疚了,那件事情我已經不在意了,你也不要拿這件事情傷害自己,響非常溫柔又可愛,我想要一直看到你的笑容,好嗎?」

我點頭後說:「好,不過,音弱也很可愛,也很溫柔,我也想要一直看見妳的笑容歐!」

音弱笑起來,垂了我的胸口。

「笨蛋,爭什麼啦,好了,雖然很難過,但是我必須先回去了,日向下課了,我要去接送她,那就再會了,拜拜。」

說完音弱就飛奔出委託所,展出龍翅,一瞬間就飛到天上去,留下我一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