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終章 01 氣魄

曉時逅 | 2021-11-21 18:19:32 | 巴幣 0 | 人氣 15

學姐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終章 01 氣魄

隔天的放學後,我來到一條人煙稀少的暗巷。

為什麼我會來這裡?

這要從早上說起——


早上我一如往常那樣走在上學的道路上。

接著,我看到一名有著中國辮子頭、藍色墨鏡、手持雙節棍的男子站在校門口。

由於他的外貌很令人印象深刻,所以我隨即想起這傢伙就是曾出現在我和李玥面前的辮子頭男。

但我不曉得他為何會出現在我們學校。

話說,教官在幹什麼?

讓這種可疑人物一直站在校門口真的沒問題嗎?

就在我想著這些有的沒的時,辮子頭男和我對上了眼。

他一看到我後便走到我面前,說:

「你就是楊柏睿對吧?」

「嗯。」

我一邊提高警覺一邊如此回應。

我心想他有沒有可能已察覺到我就是那時把他摔進垃圾袋堆的人。

但仔細想想就覺得不太可能。

因為把他摔飛那時我一直戴著口罩。

那既然如此他為何會來我的學校堵我?

謎底在下一秒揭曉。

「是這樣的。你們學校的地下國王委託我把你痛打一頓。但有個方法是我能順利完成委託,你也能不被我痛打。你一定很想知道吧。沒問題,我這就和你說。那個方法就是你錄一段『我要跟柳元希分手』的錄音給我就OK了。怎麼樣?很簡單吧?」

聞聲,我這麼開口:

「是啊,確實很簡單。但我想和你玩點不一樣的。」

「哦?不一樣的?說來聽聽啊。」

「我打贏你你滾蛋。」

看到我斬釘截鐵的這麼說的辮子頭男哈哈的笑了笑,而後開口表示。

「好啊。你不要後悔就好。聽祥哥說你能一個打十二個我還以為是他在唬爛。但看到你有挑戰我的氣魄後我就信了。或許你確實有點本事。你放學後到一號街區的暗巷吧。我會在那裡等你的。先說好啊。你可別像呂捷那樣先哄騙後報警啊。假如你像呂捷那樣玩這招,我保證會讓你後悔的。」

言畢,辮子頭男往我身旁離去。

假使是正常人應該都會玩呂捷那招吧。

畢竟辮子頭男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

但我認為跟這種人就只能用拳頭說話。

所以,我才會這麼做。


以上就是我會來到這條暗巷的原因。

因此,讓時間回到現在吧。

「哈,你還真的來了耶。」

辮子頭男甩了甩手中的雙節棍,道。

「廢話少說,快開始吧。」

我放下書包,說。

「嗯?這麼猴急啊?你沒聽過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嗎?」

「這跟急不急沒有關係。而是我想速戰速決。」

我邊說邊擺出戰鬥姿勢。

「哦?原來如此。那我就不廢話了。但在此之前我還有句話要和你說。」

「什麼話?」

「你提出的提議是打贏我我滾蛋,而我也同意了。但我的提議好像還沒說吧?」

「嗯,你有什麼提議就說吧。」

「我的提議是如果你輸了你就錄下我早上說的那一段話,如何?」

「好啊。」

在我開口說完這兩個字時,辮子頭男握緊雙節棍衝了過來。

他將雙節棍斜斜劈向我。

他出手的速度很快,所以不容易看清軌道。

但——

我以單手接住了。

雙節棍被接住的辮子頭男只有訝異一下下。

他很快就朝我的腹部踹了過來。

我旋即鬆開雙節棍並用交叉的雙臂來進行防禦。

辮子頭男的踢擊很有力道。

光是踢擊就讓我退了三四步。

這表示他並不是把重心全放在兵器上的那種武者。

其實從之前他能壓制住李玥就能看出來了。

辮子頭男將雙節棍繞到背後從左側掃了過來。

我後仰躲開後以跳後踢往他的臉踢進去。

他好像已經提前知曉我要做什麼動作,所以在我出腳前他已經往旁邊用迴轉倒法躲開了。

我立即收腿躲開他下劈過來的雙節棍。

接著,我一個後跳和他拉開距離,然後喘了幾口氣。

這傢伙真不好對付。

「你的身手確實了得。有這種身手的人的確能一個打十二個。為了表示對你的敬意,我就久違的動真格吧。」

說著,辮子頭男從背後抽出第二根雙節棍,然後同時甩動左右手的雙節棍。

其實當你看到別人在甩雙節棍時不用怕。

因為雙節棍的那些甩動都只不過是為了耍帥而已。

它的攻擊方式非常單一。

就是上下左右斜邊而已。

但,倘若是面對這種身體能力強勁的對手,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就好比正在對付擁有了霸氣的多佛朗明哥。

辮子頭男腳尖一蹬的衝向我。

我閃開他揮來的攻擊後蹲下以腳夾住他的雙腿然後用力向右把他弄倒。

被我弄倒的辮子頭男試圖站起來。

但由於我夾得很緊,他想站起來也難。

因此,他用手中的雙節棍不停的揮打我的腳。

每一擊都充滿著飽滿的力道。

一棍能打凹鋼鐵是最適當的形容。

我挨了他七八棍後才勉強接住他右手的雙節棍。

我也並不是什麼接棍神人。

不可能你一出棍我就百分之百能夠接住。

但第一次能接到辮子頭男的雙節棍也不是憑運氣或僥倖。

而是只要看清他的持棍方向即可。

但兩手都拿著雙節棍的話持棍方向就不容易看透。

所以我才要挨幾下掌握他的攻擊節奏後才能接住。

右手的雙節棍被接住的辮子頭男並沒有驚訝,而是握緊左手的雙節棍繼續打我的腳。

他在揮打時有借助扭腰的力道。

所以痛死了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痛到都要鬆開腳了。

我趁他收棍那一瞬間以因爆發力而顯得特快的右手抓住他左手的雙節棍。

會有這麼連自己也嚇一跳的速度是因為人一直被打就會不斷累積一股「想要反擊」的能量吧。

而當這種能量逼近臨界點所謂的爆發力就會呼之欲出。

就好像漫畫「史上最強弟子兼一」裡男主為了妹妹不打反派。

因此,他一直被反派打。

不過當男主的朋友救了他妹妹後男主便用累積了「想要反擊」的能量一拳揍飛了反派。

那是一樣的意思。

雙手都抓住辮子頭男的雙節棍的我用力一拉。

我必須奪走他的兵器和他打徒手戰。

這樣對我而言比較有利。

但他好像並不打算讓我的計畫得逞。

只見他也用力握緊雙節棍並往後拉。

現在是類似拔河的角力。

然而,是我贏了。

因為他方才不停的用雙節棍揮打我的腳,所以力氣有消耗到的他是不可能贏過我的。

搶到他雙節棍的我將他的雙節棍丟到一旁,然後鬆開雙腳朝他飛撲過去。

我飛撲的模樣應該神似老虎或獅子。

而我會飛撲的理由也很簡單。

那便是不能讓他跑了。

我在要落到他身上前用向下進攻的肘擊攻向他的太陽穴。

通常被我攻到這裡的人都會馬上昏厥。

但他竟然還沒昏厥且能用腳用力蹬地向後滑行,和我拉開間距。

但他沒料到的是,我也跟他一起滑行且用手刀往他後頸劈了過去。

太陽穴被打、後頸被劈,這樣還不倒那就是怪物了。

而是人類不是怪物的他當然倒了。

看了眼倒下的他,我拖著動一下就會痛的腳像瘸子那樣離開暗巷。

這場架的結束除了我贏了他滾蛋以外,還意味著一個簡單易懂的道理。

那便是我和龍幫槓上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