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七九

黑霧 | 2021-11-21 08:32:53 | 巴幣 14 | 人氣 71


  對於蝕蜂這番結論,幻焰也不知道能否說是認同,始終就算不是想著當英雄,遭受那樣無謂的指責也絕不好受,只不過確實假若從一開始不是想做那麼無私的事,就不會被美好的幻象所欺騙而感覺到被背叛,假若那是唯一的精神支柱,那下場恐怕會真的如她那樣無法繼續戰鬥。

  「不過說是想當主角,某程度上也只是換個說法,沒有勇氣去戰鬥的事實依然沒有改變……」幻焰把這陰暗的想法收藏在心底,她認為蝕蜂已經幫得足夠多了。

  為免蝕蜂過於擔憂,幻焰決定把話題推進下去:「原來如此,所以妳是一開始美好的景象就幻滅了,自然不會是為了那些人嗎?」

  「聽起來果然很自私嗎?」蝕蜂聳了聳肩,「可是誰要去幫那些會說屁話而且又實際上和我沒什麼關係的人啊?這麼辛苦的戰鬥,當然得是為了自己才行,不然絕對幹不下去。」

  「的確……從結果而言妳是正確的,像我那樣的話就會如現今一般只是不住顫抖罷了……」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幻焰前輩!我絕對不是要說妳有錯啊!」蝕蜂察覺到不對勁而慌張得快要把手臂搖甩,「就人會有低潮嘛,不論是想要當英雄還是當主角,最重要的是自己想怎樣嘛,沒有人能批判這件事!」

  「妳沒注意到話題又回到起點了嗎?」幻焰知道這說法有點壞心眼,但稍微欺負一下後輩似乎剛好能讓氣氛緩和下來,「說真的,謝謝妳願意和我聊那麼多。」

  幻焰知道目前還未有什麼真正的改變,心中對於死亡的恐懼並不可能因此一掃而空,只是她真正瞭解到更多關於如何克服的方法。

  儘管這說法有點對不起一直以來傾盡全力付出的大人們,但類似的話,或者該說道理並非沒從大衛、巴頓或者其他支援人員處聽到過,恐怕就是身分不同——蝕蜂同為「甲冑少女」所說出來的份量有所不同。

  真正的英雄會不辭勞苦,面對且克服死亡一直闖過難關,幻焰曾經嚮往那些床前故事的主角,突然透過成為「甲冑少女」所獲得的力量並伴隨而來的難關,讓她以為自己朝著英雄之路前進,可是如今的她知道,這從一開始就是虛假的。

  想要跨越死亡的恐懼,需要一個能夠真正讓精神穩定下來的支柱,想成為英雄並非幻焰的答案。

  那種東西,只會出現在美好的幻想故事裡,現實可是殘酷的。

  正當蝕蜂手足無措,幻焰想著該怎樣安撫對方時,二人的「甲冑少女」專用裝置同時響起了通知,雖然那不是警報的效果音,但同時收到訊息這件事讓人一下子就收拾起心情,相視一眼後趕緊取出裝置查閱。

  「黑刀……」

  「醒了?」

  二人不需多語就立即行動起來,自然是要去醫療部門了。

  就只是二人沒想到,當她們迅速抵達之後,還未走到美妮所在的病房區域時,就被不屬於醫療部門的門衛,也就是臨時調派來的士兵攔下來,以她們沒想過的最高權限禁止前進,就連「甲冑少女」都不例外。







  同一時間,鳴石基地醫療部門深處,「甲冑少女」的加護病房其中之一,即美妮身處的病房。

  如今距離美妮甦醒其實已經過了一小段時間,在她剛醒來還有點糊塗的時候,在監視身體狀況的器材通報下,醫護人員迅即抵達並確認她的狀況,而她趁著這個機會稍微整理思緒。

  美妮沒有任何記憶障礙,她清楚記得「雷光作戰」的救援戰,然後自己在最後的最後,因為看到軍人的救援而認為能確實返回基地後,就在那一瞬間鬆懈了而再也堅持不住,失去意識。

  理論上來說,在失去意識後至到不久前醒來這段期間,美妮應該是再沒有其他記憶,只不過在她醒來意識到自己躺在基地裡的病床上時,卻覺得並非「一眨眼」就來到這個地方。

  說是記憶也很奇怪,美妮似乎發了一個漫長的夢,確切發生了什麼,她實在不記得了,但要說有什麼零碎的片段,則是依稀記得監獄,如果再加上一點豐富的想像力,說不定那是個沒有「甲冑少女」的世界,所以她被送去了監獄吧。

  美妮依從邏輯得出這個結論,實際上根本沒有任何必要,畢竟那不過是個夢罷了,這一刻為何會浪費時間想這些事,或許是下意識想要逃避現實。

  雖然美妮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但從醫護人員那裡得知自己昏睡了超過三十個小時後,她就瞭解到自己身處於莫大的劣勢——時間的劣勢。

  在救援作戰中,美妮做了在別人看來不可思議的事,甚至在其後與蒼藍對話時犯下了致命失誤,她需要時間來思考如何處理這個狀況,原本自是打算在歸途加上檢查與治療的時候好好整理思緒,然而失去意識的她錯失了這個寶貴的機會。

  相對的對美妮事情有興趣的人,則肯定會把握這段空白時間的優勢,組織好如何進攻,而那個人肯定不會給她任何準備的時間,她判斷對方大概會在十五分鐘之內抵達,然後直指問題的核心。

  「這下可麻煩了,畢竟睡了那麼久,沒辦法用需要檢查身體來拖延時間,現在在做的也不過是常規處理程序,立即就能判定是能問話的狀態了吧。」美妮依照指示做出反應,心底裡則是嘆了一口長氣。

  難得的是美妮思想上接連想要逃避現實,想著會不會坦白從寬比較好,一切就聽天由命好了。

  當然這種消極的想法稍現即逝,就算時間再少,美妮還是會努力把能做的事情做好。

  然後不出美妮所料,在基本檢查剛結束,醫護人員判斷她包括身體與精神狀況皆為良好的時候,那個猶如嚴父的男人出現了,而且他只不過是與那些醫護人員點了點頭,所有人都瞭解到那是什麼意思而立即離開,顯然在事前就有所指示。

  美妮偷瞄了玻璃窗一眼,外面有好幾名穿著整齊軍服的人在看守,怎麼看都不像是會待在醫療區域內的人員,其用意不需多想就能瞭解了。

  雖然美妮料想到很多事,但還是有一件意料之外的事,就是那個匆匆趕來的男人,面容出乎意料地憔悴,要是她記憶沒出錯的話這應該是她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巴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