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輪椅學姊想找到無出其右的存在意義》-69 你這個XX犯

Nobody班導 | 2021-11-21 08:00:03 | 巴幣 360 | 人氣 297


69
你這個XX


  繼昨天的事情之後,步和紬陷入了關係冷淡的狀態,本日一句話也沒有,甚至連四目相交都機會都被兩人刻意避開,害得學生會的其他人也不敢聊天,都專心處理公事或是做自己的事情。


  這氣氛簡直要悶死人了,所以人一個個地出去,只剩下掃地的步跟敲鍵盤的紬。


  這時白百合甩開門,慌慌張張的模樣嚇壞了兩人,她焦急地喊:「拜託……請救救我朋友!」


          


  兩人隨著白百合急切地來到校園東區的一處步道上,步道左邊就是教學大樓,右邊則是小樹林。


  「妳朋友呢?」步問。


  「就在前面轉角!快跟我來!」


  「步,快去吧。」紬點頭說。


  明白後,便跟白百合衝向前方而紬自己慢慢跟在後頭移動時,卻遭到上方突如其來的落葉砂石攻擊。


  「呀──」


  步轉頭見狀急忙大叫:「前輩!妳沒事吧?」


  他見到二樓窗戶有某人拿著紅色桶子剛倒完落葉砂石,然後眼角餘光注意到想要逃跑的白百合,狠心地用力抓取對方的手腕,不管她怎麼喊痛,直接將整個人拉回紬身邊。


  步怒瞪白百合質問:「喂!幹嘛要逃走?難不成妳是故意的?」


  白百合糾結的面容看上去真的很痛,白皙的手腕上,被步抓的部分都已經慢慢由粉紅發紫。


  「唔嗯!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好痛……求求你……放手……」


  紬剝掉頭上身上的落葉砂石,見著步情緒失控,粗暴對待白百合的景象,便趕緊話制止他。


  「步!好了!放開她!」


  步遲了一秒才用力甩開,這差點讓白百合踉蹌跌倒。


  ……是早川要妳這麼做的吧?」紬有點狼狽地問。


  「唔嗯……我……」


  「為什麼要這麼做?妳明明可以找我們商量的。」


  「怎麼商量……她可是校董的女兒啊……學校中沒有人敢反抗她。」


  這時早川和拖著紅色桶子的佐藤一起出來早川率先開口:「是啊是啊!多虧妳幫我自我介紹唷!」


  看著最討厭的兩個人一起出現,紬緊抓輪椅扶手,用著一半教導一半憤怒的心情對白百合訓話:「聽著,遇到麻煩就要去求助,而不是一直去逃避,或任欺負妳的人宰割!要是這樣下去,下一個受害者出現的話,妳也會是共犯的!」


  步雖然對紬做出這種事的人怒火中燒,但看到是佐藤後還是有些膽怯起來地不甘咬牙。


  「唉唷……別這麼看我嘛,步,我們國中不是處得不錯嗎?」


  ……誰跟妳處得不錯。」


  佐藤逼近,步就下意識退後。


  「我們不是會互相取綽號的關係嗎?雖然你沒幫我取過綽號,但我幫你取過啊,你難道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


  面對朝自己逼近的邪笑女子,口中吐出的話語讓步回憶起那段噩夢般的過去,身子在不經意時已經貼到牆壁上了


  佐藤最終和步僅有三公分的距離,幾乎是貼身狀態。


  佐藤墊起腳尖,兩隻小手輕輕放在步的胸膛上,頭伸過去輕輕低語出令步怛然失色的綽號。


  「你這個殺、人、犯。」


  六個字,瞬間深入步的內心,化作數千把刀刃,無情對他的心施予暴雨般的攻擊。


  腦袋也回憶起一幕幕觸目驚心的血腥畫面,胸口被水果刀刺成坑坑洞洞模樣的成年男子大體,坐在大體上的自己,染血的手上就拿著正在滴血的水果刀,以及身旁已經忘卻長相、嚇到悶不吭聲的女人


  只記得她這時應是露出對眼前這位男孩無比恐懼、無比陌生的神情,並緊抱某種用布包裹的「東西」,不過一切的一切都過於模糊零碎,越是不想想起就越是在意,頭腦也越來越劇痛。


  「啊啊啊啊啊啊啊!呃啊啊啊啊!」


  步往後跌坐在地上,雙手抱頭撕心裂肺地絕望嚎叫。


  一旁的紬對眼前的景象看傻眼了,那種突然喘不過氣、受到某種恐怖東西驚嚇的樣子,感覺就跟自己以前一模一樣。


  「步!步!你怎麼了?冷靜點!」


  早川捧腹誇張大笑,指著步糟糕的樣子喊:「啊哈哈哈哈!這咒語還真有用耶!」


  「這次先這樣好了,我們走吧。對了!步,如果你不礙事,我就會繼續保密哦,掰掰語畢,佐藤就帶著早川瀟灑離開了。


  「保什麼密?喂!」紬問。


  「妳就自己問他吧,但應該是不可能會跟妳說啦,『如果他還想要朋友的話』。」


  佐藤語畢就走掉了,白百合也一臉愧疚地逃離現場。


  紬來到步身邊摸摸對方的身子,顫抖到像是觸電一樣,劇烈喘氣無法止住,紬所能做的也只有默默陪在對方身邊了。


          


  在紬的陪同下,步到保健室休息,但一節課上完,紬回來就發現步早退回家了。


  這時紬看到門口站著茜音,兩人對視幾秒,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是來找步的嗎?他早退了。」


  「哦……那沒事了。」


  茜音的反應異常平靜,照平常的她,一提到步肯定是笨步來笨步去的,現在平靜的模樣真的讓人很在意跟擔心


  「等等!」


  茜音回頭,紬跟上來問:「上次,在講我跟步兩家人的故事時……妳跟步是不是有隱瞞些什麼?」


  茜音咋舌兩秒,眼神飄移著。


  紬眼神越來越堅決,彷似一定要問出點什麼,對著自己好奇的問題窮追猛打:「你們國中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可以說,這種事情……不能說的。」


  「為什麼?朋友也不行說嗎?」


  「就是因為是朋友才更不能說!」


  「所以到底是為什麼啊!連朋友都不能相信嗎?」


  兩人音量大聲到引起周遭人注意,茜音沉默幾秒,皺眉咬牙、雙拳緊握,面色掙扎地講:「不是不能相信……是我,已經沒有相信的勇氣了......


  茜音打算轉頭就走,起步前又拋下一句:「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吧,可以的話……離早川跟佐藤遠一點吧,尤其是佐藤……」


  紬目送越來越遠的茜音,在看到她表現出這種罕見模樣後,此時的背影看起來格外孤單。


※     ※     ※


  步人今天晚點回家,看到步不在客廳,那應該是在房間,於是上樓敲門確認一下


  「步?」


  ……在。」


  「你吃了嗎?」


  「嗯。」


  步人嘟著嘴心想:「這麼沒精神,不是累就是有事發生了。」


  「你身體還好吧?」


  「還好……累了……」


  步人二度心想:「嗯,通常主動說自己累了,就是代表又有事發生了。」


  不過步人就照平常的樣子,不急著逼問對方,而是先讓對方腦子休息一下,至少到隔天晚上再問會比較好吧。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deadking
步人表示:把親生父親插到升天是不好的,但把漂亮妹子「插」到升天就是件好事嘍!(順便一問,啊那個66話怎麼不見了?)
2021-11-22 14:21:40
Nobody班導
啊啊那個66話還沒趕出來XDD原本是沒有66的但是臨時想加入W
2021-11-23 01:39:38
卡在槍機裡的香腸
感覺他們已經達成某種默契了?
2021-11-22 22:15:35
Nobody班導
革命情感WWWW
2021-11-23 01:43:01
河合艾梅莉
竟敢設計對紬學姊潑砂石,真是太可惡了!(不要阻止我看我把他們全都幹翻!!!

不過步的症頭看起來比想像中的嚴重吶,慘

這次的篇章看得真讓人胃痛啊XD
2021-11-23 00:18:28
Nobody班導
算是一個深入步內心跟故事的篇章QQQ希望可以寫好QQ
2021-11-23 01:43:43
雖然步是害怕現在的生活會一去不回,不過相信女友也是男友該做的吧

紬:難道連朋友也不能說嗎?
這邊該說自己是步的女朋友吧(不對,去跟步說效果會更好
2021-11-23 08:51:16
Nobody班導
沒錯,不過人往往被重傷過一次後,在同一件或同類型的狀況下就會很難用正確的判斷去思考qqq
2021-11-27 22:36:5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如果一直不去面對的話,會在心中形成一根拔不出來的刺...但想拔出來也需要有相當的勇氣。
看著學姐被潑沙土,以及白百合被迫做壞事,心情不是很好....很希望早川她們能獲得應有的教訓
2021-11-29 09:00:21
Nobody班導
一定會的owo!這個教訓相信會滿足大家!
2021-12-03 22:13:1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