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六十六章 第三站 傳說中的摺紙師

丹雀 | 2021-11-20 18:22:29 | 巴幣 2024 | 人氣 83





  「就是這裡了嗎?」我看向眼前那用著玻璃帷幕作為水泥牆壁使用的高聳建築物。

  「沒錯,就是這裡了。」跟在我後頭下車的夏瑋雄,也盯著眼前的建築物說道。

  這裡是我們學院爭霸戰第三個目的地──紙博館。

  剛踏入一樓展區的我們,立刻被紙藝術長廊隧道給吸引住,不管是周圍還是天花板都有著用色紙剪裁成綠葉、楓葉等形狀的紙片裝飾而成,充分營造出春夏秋冬的季節感。

  隊伍中特別喜愛花卉的姚姐,還差點將野餐墊拿出來,打算一整天待在這裡泡茶賞花,幸好我們發現得早,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拉著姚姐的手臂,才勉強離開此隧道。

  接下來卻換成喜歡小飾品的苗姊,目不轉睛地望著那些琳瑯滿目的可愛紙藝術品,不僅有常見的禮物盒、立體人偶等,連漢堡、壽司拼盤、燒賣等美食也做得維妙維肖。

  連我和夏瑋雄也不禁流著口水,看著桌上的小蛋糕、馬卡龍等甜點,然後摸著自己的肚子。

  唯一不受影響的霍衽,從頭到尾完全成了催促我們前進的臨時領隊,直到我們經過彩虹信封牆時,忽然聽到二樓傳來了一聲喊叫。

  這瞬間我們所有人同時停下腳步,默契十足地朝向二樓的階梯奔去,雖然一路上有非常多獨特且有創意的紙裝置藝術,但是我們現在卻沒有心思欣賞,只想早一步到達發出聲響的地方。

  最後我們終於來到紙博館規劃給親子DIY創作各種手繪明信片,並提供色紙給孩童遊玩的場所。

  「眼鏡男?」

  沒想到剛才發出聲響的,竟然是北區學院的代表選手。

  不過這一次,和工作人員進行決鬥比賽的並不是常和我們爭鬥的談祥,而是之前和夏瑋雄爭奪出發權,在決鬥中使用「巨大戰艦」的柴寇。

  「真是不好意思,柴寇在戰敗時偶爾會出現懊悔的吶喊聲。」身為領隊的敖稗趕緊和我們低頭道歉,而我們也只是笑笑地表示沒關係。

  只是沒想到曾讓夏瑋雄陷入困境的柴寇,會這麼快就分出勝負。

  「是『傳說的摺紙師』吧?」一向沉默寡言的霍衽忽然開口說道。

  「沒錯,是他。」敖稗點頭回應了對方。

  「傳說的摺紙師?」我感到困惑的看著他們,而身旁的苗姊則是默默地替我進行說明。
  「在全國的戰力排行中,冠軍和四天王與各學院校長級的實力是公認最強的前十大代表,不過在這之中,也是存在未被公開或不曾表態實力的決鬥者。」苗姊說到這便舉起4根手指頭說:「其中就有4名決鬥者的實力與校長級相當,他們分別是『傳說的占卜師』、『傳說的摺紙師』、『傳說的花牌師』與『傳說的占星師』。」

  「沒想到有這麼多位傳說級人物!」我興奮地說道。

  「是阿,雖然他們分別在不同的區域,不過我們西區的代表就是『傳說的摺紙師』。只是還真沒想到,他會是這場學院爭霸戰的工作人員,這樣這裡的決鬥章不就拿不到了。」苗姊苦笑的說。

  「沒關係、沒關係,能和這麼厲害的人切磋就已經是莫大的福氣了!」我將卡盒裡的牌組放進了決鬥盤中,然後走向那名頭上戴著紙船帽的青年。

  「看來另一間學院的代表也準備好要決鬥了呢!」

  「等……」

  夏瑋雄還來不及向前阻止,我便開口說出「決鬥」兩字。

  「來者是客,這場由您先開始。」傳說的摺紙師彬彬有禮的說道,絲毫感覺不出任何強者的氛圍。

  「那麼由我先攻,我召喚炎屬性的『憑依裝著─希塔 (ATK/1800)』,接著場上存在魔法使族怪獸時,從手中特殊召喚地屬性怪獸『惡魔噬魂獸 (ATK/1500)』,接著覆蓋2張牌,結束這回合。」

  「結束回合?」夏瑋雄看著場上那兩體4星的怪獸,卻不打算進行超量召喚或連結召喚,反而結束了自己的回合,這結果完全超乎自己的想像。

  「呵呵,我好久沒遇到這麼有意思的決鬥者了。」對方笑笑地從牌堆抽取了一張牌,然後說:「那麼我召喚『摺紙大師─螃蟹 (ATK/500) (自創卡)』,這張卡在場上表側表示存在時,雙方不能發動陷阱卡。」
  「這樣的話,連鎖發動覆蓋的陷阱卡『憑依聯攜』,將手中的『風靈使 維茵 (DEF/1500)』裏側守備特殊召喚,之後因為我方場上有『炎』與『地』屬性的怪獸,可以再破壞場上一張表側表示的卡片。」

  「真是厲害,利用連鎖的方式,解除了『陷阱卡』的封印。不過『摺紙大師─螃蟹』被破壞送入墓地時,可以從牌堆抽取一張牌。」對方立即將剛抽到的卡片,亮了出來並說道:「發動魔法卡『水晶花 (自創卡)』從自己墓地將一名成員表側攻擊表示特殊召喚到場上。」

  「摺紙大師─螃蟹」再度回到了場上,雙方的陷阱卡此刻也被限制住了。

  「不過它的攻擊力只有500分,完全不是丹楓場上怪獸的對手,看來他刻意把那體怪獸召喚回來,一定有什麼特殊的理由。」姚姐緊盯著對方場上那用紅色折紙摺疊成的紅螃蟹。

   「場上存在『摺紙大師』之名的怪獸時,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摺紙大師─花 (ATK/2000)(自創卡)』當這張卡在場上時,雙方不能進行同步召喚。」

  「這一回輪到同步嗎?」我看著對方場上的等級分別是2與5的怪獸,莫非他想要進行連結召喚,還是單純封鎖所有的額外召喚方式?

  「我發動永續魔法卡『摺紙大師─紙算命先生 (自創卡)』,這張牌只能在場上表側表示存在一張,然後依照場上『摺紙大師』的卡片數量,投擲該數量的骰子,若我方場上的『摺紙大師』之名的怪獸的等級與骰子的結果相同,則獲得相對應的效果。」

  「丹楓!小心一點,我就是被對方的這張牌一回殺的!」柴寇在場外大聲地提醒著我,絲毫不理會其他來參觀的民眾。

  不過我感到訝異的卻是,原來他們這些人還沒有前往下一個目的地啊!

  此時傳說的摺紙師再度彬彬有禮的說:「我方場上共存在3張『摺紙大師』之名的卡片,所以可以投擲3次骰子。」

  對方場上的怪獸分別是等級2的「螃蟹」和等級5的「花」,所以每次骰子的機率是1/3會發動特定的卡片效果。

  我們緊盯著骰子擲出的結果,分別是2、3和6。

  「由於骰子的結果與等級2的『摺紙大師─螃蟹』相同,所以發動相對應的效果,此回合我方總共可以進行兩次通常召喚。另外,『摺紙大師─螃蟹』做為『摺紙大師』之名的怪獸解放時,可以當作2體使用。」

  「什麼!」原來這就是對方刻意將它特殊召喚回場上的真正原因。

  「那麼我將場上的『摺紙大師─螃蟹』解放,上級召喚『摺紙大師─紙球花(ATK/2700)(自創卡)』,這張卡在場上時,雙方不能進行融合召喚。接著進入戰鬥階段,『摺紙大師─花 (ATK/2000)』攻擊『憑依裝著─希塔 (ATK/1800)』,再用『摺紙大師─紙球花 (ATK/2700)』攻擊『惡魔噬魂獸 (ATK/1500)』。」

  場上只剩下一體經由陷阱卡以裏側守備特殊召喚到場上的「風靈使 維茵 (DEF/1500)」,剛好其屬性與炎屬性「摺紙大師─花」和光屬性「摺紙大師─紙球花」不相同,而無法發動反轉效果。

  「我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丹楓 生命值6600分 手牌0蓋牌1‖傳說中的摺紙師 生命值8000分 手牌1/1
  由於對方的系列牌是現實中未曾見過的,所以不能貿然的進行攻擊,而且現在因為對方怪獸的效果,不能進行融合與同步召喚,這樣一來的話……

  「抽牌,發動魔法卡『精神操作』!」

  所有人見我直接將抽到的牌發動,同時喊道:「這是『狂熱者』的能力!」

  「我將炎屬性的『摺紙大師─花』與『風靈使 維茵』進行連結召喚Link2『灼熱的火靈使 希塔 (ATK/1850)』,接著發動怪獸效果將對方墓地的『摺紙大師─螃蟹』特殊召喚到場上。」

  「哦?這真是厲害,沒想到會再次遇到『能力者』。」

  再次?

  莫非他曾和其他的能力者決鬥過?

  不過現在這些都不重要,因為這場決鬥還沒有結束呢!

  「我再將場上的Link2『灼熱的火靈使 希塔』與『摺紙大師─螃蟹』進行連結召喚Link3『神聖魔皇后 塞勒涅 (ATK/1850)』並發動怪獸效果,雙方場上與墓地共有三張魔法卡,所以放置3個魔力計數器。」

  「看來不能再讓妳展現了,發動覆蓋的永續陷阱卡『摺紙折疊 (自創卡)』,一回一次將場上的『摺紙大師─紙球花』返回手中,從手中特殊召喚『摺紙大師─龍(ATK/3000)(自創卡)』。」

  「龍?」

  「『摺紙大師─龍』在場上為限,雙方不能進行連結召喚。另外,一回一次這張卡被破壞送入墓地時,可以將墓地一體除此卡名的『摺紙大師』怪獸除外,表側攻擊表示特殊召喚到場上。」

  「糟了,這樣丹楓就沒辦法將王牌怪獸召喚到場上了。」夏瑋雄看著對方場上那用紙摺疊出來的紙雕龍,然後一臉不安地望著丹楓。

  「還沒完,我要發動『神聖魔皇后 塞勒涅』的怪獸效果,移除自身三個魔力計數器,從墓地特殊召喚『風靈使 維茵 (DEF/1500)』。接著發動覆蓋的陷阱卡『風靈術 雅』,將自己場上一體風屬性怪獸解放,將對方場上的『摺紙大師─龍』返回牌組最下方。」

  「呵呵,真是想不到,竟然用這樣的方式。」

  「戰鬥階段,我用『神聖魔皇后 塞勒涅 (ATK/185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對方發動直接攻擊時,將1星的『摺紙大師─鬱金香 (DEF/0)』特殊召喚到場上,對方的戰鬥階段強制結束。」

  「這、這樣的話,我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此時對方開心的說:「好久沒有遇到這樣的決鬥者,那麼我也該展現該有的實力才行。」

  聽見這話的我,則說:「決鬥本來就要全力以赴,不然就不盡興了!」

  「呵呵,妳說的對。那麼我發動魔法卡『投幣式販賣機 (自創卡)』,支付6000分生命值,從牌堆抽取3張牌。」

  生命值僅剩下150分的摺紙師,將手中一張怪獸卡放到了決鬥盤上,說道:「我召喚2星『摺紙大師─螃蟹 (ATK/500)』,接著發動場上永續魔法卡『摺紙大師─紙算命先生』的效果。」

  這一回對方場上分別是1星與2星的怪獸,而骰子投擲三次的結果,剛好就是1、2、3。

  「看來您的運氣非常不好呢!」

  咦?這句話我好像常聽到,看來我真的要去改運一下了……

  「『摺紙大師─紙算命先生』相對應的效果是『1』將對方的生命值減半;『2』此回合我方可以進行兩次通常召喚。」對方話一說完,再度將手中的「摺紙大師─紙球花(ATK/2700)」召喚到場上。

   「場上存在『摺紙大師』之名的怪獸時,從手中特殊召喚『摺紙大師─花 (ATK/2000)』,接著發動『摺紙大師─紙球花』的怪獸效果,將場上的『摺紙大師─花』解放,該次戰鬥階段這張牌可以攻擊2次。」

  生命值被減半變成3300分的我,在場上的連結怪獸「神聖魔皇后塞勒涅」被對方戰鬥破壞送入墓地後,生命值只剩下2450分,然而對方的怪獸還能再次發動攻擊。
  丹楓 生命值0分 手牌0蓋牌0‖傳說中的摺紙師 生命值150分 手牌1/0
  雖然輸了,不過我還是感到非常的開心,因為能和這麼強勁的對手決鬥,真是作夢也想不到。

  只是忽然想到未來要和「那個人」決一死戰的人,除了冠軍、四天王和各學院的校長,甚至還有眼前這些被稱為傳說的決鬥者。那麼實力明顯比他們低一大截的我,如果真的被迫進行決鬥,還會有勝算可言嗎?

創作回應

蘿莉控凱撒
摺紙系列?我就想起以前南韓製作的摺紙戰士。
2021-11-20 19:06:38
丹雀
是的,原本想讓「摺紙戰士」出場,後來思考了一下後續的劇情,決定不採用。
2021-11-20 19:11:54
夜梓的臨殃
能看見丹楓輸真的好罕見><
摺紙師真的好強好厲害!!!!
2021-11-28 00:06:3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