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零 ~濡鴉之巫女~終之雫(夜泉之新娘)

薇兒 | 2021-11-20 15:08:18 | 巴幣 2 | 人氣 338

  進入最後的終之雫,說句實話我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目前印象最深刻的只有巫女的乳香世家表現,目前玩過的就是零~zero~、紅蝶、刺青之聲,前面的故事都讓我挺感動,這個我的感覺比路人還路人。
  大概人物角色線切的太碎,想上個全餐給你但全都隔靴搔癢啥都沒講到,夕莉前往最終決戰處也只是覺得......它在呼喚我!
  中間夾雜了放生蓮跟雛咲深羽的『結局』我也是整個黑人問號,跟隨著麻生邦彥的腳步前往日上山
  站在他的位置按△拍照取得線索
  在最後選擇黑澤逢世的新娘照片
  或是蘿莉白菊的遺髮
  做為分歧(這分歧決定結局法也相當的......隨便)
花嫁GOOD END:選擇道具“花嫁の寫真”,然後觸摸面前的女子。
花嫁BAD END:選擇道具“花嫁の寫真”,然後對面前的女子拍照。
白菊GOOD END:選擇“白髮の發束”,開始戰鬥後站在箱子面前,不要打白菊(但白菊放出的人偶可以打掉)。等待白菊過來推自己,有時她會在推人時就說“行けないで”,有時則在推倒之後拉蓮的手時說,總之聽到這句話時就千萬不要反抗了,數秒後就會自動進入GOOD END。

白菊BAD END:選擇“白髮の發束”,開始戰鬥後正常將白菊消滅。
  白菊小妹妹基本上比起其他怨靈她算是少攻擊了,要進入她的GE就是一直躲(我只打她放出來的人偶,其中有一次不小心拍到她應該不影響)
  我選了白菊的路線,因為畢竟跟另一個新娘比起來跟她對到話?(好啦,基本都是她自己一個人自己在說)的時間比較長,我跟她比較熟!
  她所有的回憶都可以知道因為她一頭白髮加紅眼睛是個異類

白菊的手記

七歲之前都還算在神
七歲之前和沒有生出來是一樣的
七歲一到了就會變成人
所以,我要成為人柱
在七歲到來之前
聽說成為人柱就能永遠活下去
而被說無法長命的我,要去山裡成為永久花
這樣我就永遠都不會死了
但若是如此,我,會永遠都是孤單一人?

我和其他的幼巫女是不同的
頭髮的顏色,眼睛,都是特別的,據說我活不到七歲
我沒有和任何人說過話
所有人把我當成腫瘤般,都避開了我
沒有人願意和我當朋友,除了一個人以外
在捉迷藏的時候,我們兩人一起躲到秘密地點
明明想一直躲在那裡的,為何後來會離開那處黑暗呢
離開秘密地點的時候,我第一次哭了出來
明天,就是祭典之日了

在陽炎山的祭典上,要將頭髮切下來作為寄香
這就是與現世的訣別
我病倒過一次,當時都以為我死了
但是我沒有死,我活過來了
睜開眼睛時,眼前有那個人在
都是因為有那個人待在我身邊才活過來
所以,我選擇了那個人
在陽炎山,成為人柱的女孩是可以自己選擇結婚對象的
我要成為入箱大人,前往大山
前往大山,然後和那個人締結婚約

在陽炎山,人柱可以選擇婚約的物件
我選擇了那個人
他拿了我的寄香,我的靈魂
那個人會帶著我的靈魂,回到我的身邊
然後兩個人,躲起來
在黑暗狹窄之處,繼續當年的後續
會來的
  而小時候唯一會跟她一起玩的只有童年時的麻生邦彥博士
  小少女曾想就這樣跟小麻生永遠的在一起
  但她最後還是捨不得對方跟著她一起死
  將她看做是麻生邦彥的蓮給推回現世去
  蓮路線給我的感覺就是個好奇心很重然後玩了一場VR遊戲,妥妥路人、沒有任何代入遊戲感,在遊戲內功用差不多就是幫忙收集龍珠而已。
  至於雛咲深羽我的感覺也差不多,雖然她的主軸是去找回媽媽雛咲深紅
  但有深紅在一代的珠玉在前,深羽的部份就味如嚼蠟,她三歲時深紅就已經離開,老實說我不認為她能對深紅有多大的眷戀。
  深紅:「我想要救哥哥,想把哥哥給帶回來!不,或許我是想回到那個時候吧?回到那個時候讓時間停止。」
  在一代之後的表現都可以知道深紅對真冬有著越過道德邊際的愛戀,也是她一路相依為命的哥哥,所以我可以理解她在冰室邸看著哥哥因為感同身受冰室霧繪的痛苦而選擇留下來陪伴霧繪時的不甘
  不過我還是要再說一遍,冰室霧繪小姐妳喜歡的那個男人沉在妳家後院我有拍到他,妳可以把真冬還給深紅然後去妳家後院池底撈妳的男人嗎?
  這種強烈的情感在深羽身上完全沒有
  不過大概由於深紅在她三歲離開她現在的狀況我覺得比較像是三歲的奶娃兒不肯讓媽媽離開而已!
  說著媽媽至少還有爸爸但她沒有,而我感覺到其實深羽知道她舅舅就是她爸爸。
  她倆望著太陽最後雙手交握我覺得她們是有想營造這種羈絆感
  但可惜......我完全無感!
  本作故事主軸應該全在不來方夕莉身上吧?但可惜的是直到終之雫我依舊無法與她產生共鳴,由筆記及片段回憶依舊無法讓我建構出不來方夕莉的性格以及過去
  說難聽點只有感受到無病呻吟的強說愁滋味。
  抵達魔王城之後,正式的與黑衣新娘打照面
  黑衣新娘:『不要再迷惘了,我們一起墜入夜泉吧!』
  她的所有過去也僅在這本日記中書寫

流水紋樣的手記

會成為巫女,是因為從那場大水災中倖存了下來
我開始可以看見一般人看不見的事物
所以我只能成為巫女
今天,我進入了山裡
進行過煎熬身體的潔齋之後,我終於進入山裡
一踏進去,瞬間聽見各式各樣的聲音令我不禁捂住耳朵
林木的話聲、石頭的細語、水的哭泣
時間漸漸流逝,我可以很明確地看清楚每一滴從山上落下的雨滴
擺動的林木上,樹葉一片片的飛入我的視野
我被告知若是想在這股思念的洪水裡完成使命,那以後就需要更嚴苛的修行
雖然剛踏入山裡就開始想要逃走,但是我沒有地方可以回去
不管去哪裡,都一樣,一個人結束

又一名巫女,爬上了幽之宮
為了進入柩籠,成為人柱
夜泉蠢蠢欲動
大禍刻之時,山鳴如哀鳴,林木震動
匡女大人發出悲歎,說大柱終於是要崩潰了
於是得立刻決定下一位大柱
結女大人也說必須製作決定婚約物件用的繪馬,慌慌張張地行動起來
看來是要開始做幽婚的準備了
巫女在現世不可締結婚約
但是,據說若成為人柱進入柩籠,就可以締結幽婚之約
幽婚,算是給單獨進入柩籠的巫女們的慰藉嗎
在大水災中倖存下來後,我一直以為會一個人活著,一個人結束
但是,在這個日上山似乎不太一樣

巫女會透過嚴苛的修行來接近死亡
越是接近死亡,越能消除自己的界限
就像流水一樣,容易產生共鳴
在無限接近死亡的狀態下保持強烈的意志,就是巫女的重大任責
越是接近死亡,就越能夠明白一切
如此一來,就能夠對赴死之人施展看取了
死者,會在最後殘留強烈的情感
若是留下這種情感,就無法安心逝去
為了用正確的方式引渡到黃泉,必須要有巫女陪在一旁
巫女要承受最後的那份思念,引起共鳴,持續抱在心中
或許這就是巫女的使命吧

我,被選為大柱了
這是很讚譽的一件事
片瀨邊角小村的女孩,居然可以成為山裡的大柱
但是,身邊的巫女們都在哭
因為她們哭個不停,所以我反而負責安慰起來
我要成為大柱了
黑澤,我獲得了這個賜名
從今天開始到成為人柱的這短短的期間,我就叫做黑澤逢世

看取,最開始是觸摸和擁抱,到了最後只要看一眼,就能接收意念
透過看取,即可使人們安然回歸于水
將秘密、罪孽,痛苦,以及所有一切收進懷裡
你對死亡動心,卻害怕孤單
所以我來擁抱你,過來吧

每當有巫女人柱崩潰
每當有巫女承受不住意念
和水連在一起的我們,就會承受那些巫女們的情感
承受這麼多死亡的意念幾乎要從我身上溢出來
死者最後的感情在蠢蠢欲動
我撐不下去了

明明已經決定好了,為何那個人會出現呢
那個人,是不會再來了
一想到那個人就湧出淚水
哭到彷彿自己溶化消失一般
那句話,真是詛咒

摸到那個人的時候我明白了
那個人在煩惱,人總是一個人活著,一個人死去
我在孤單倖存之際,心裡也是這麼想的
這件事,令我非常的痛苦
很想告訴對方,你死的時候不是孤單一個人
在這座山,大家會在水裡相聚
但是又感覺一旦說出口,我的心意就會被看出來

本來還在猶豫是否要去,但終於決定了
雖說原本就必須決定,但為了成為強力的人柱,就得自己下這個決定才行
我會成為人柱,進入柩籠
在永遠的孤單之中,持續懷抱著看取的那些死亡
我會成為不死的永久花,永遠流落在夜泉之中,這就是我的使命
我看取了許許多多的人的死,以及秘密
可是,巫女的秘密,我的秘密,又有誰會來看取?
  對於其他的描寫設定全都沒有,直到終之雫我也才拼出她的名字至於其他就只剩下......她出場的時候被她抱到是即死效果
  她有個獎盃是全部只用07底片拍攝,水裡戰打完換水面戰,擊敗她之後對她使用影見看她的內心才能完全結束戰鬥,不然就是水底水面水底水面一直交錯,回到水面也得小心不要被她撲抱關箱
  她也會呼叫雜魚兵出來
  但被她抱住像是要關箱得面對三波巫女攻來,沒全拍到就被鎖箱直接GAME OVER,所以是因為我拍她們有換成換底片速度較快的底片失敗了?連雜魚兵都得用07?
  游來游去的好難拍到清楚的照片
  能摸她看她的時間不長,那個誰可以告訴我BE設定是在水底戰贏了時摸她的原因?
  摸到她就是看她的過去,而也相當浮於表面
  成為柱鎮壓夜泉
  在匪內接收到太多恐怖的死前回憶(像是巫女被殺等等)
  然後她大姐就崩潰撐不下去了?直接造成夜泉溢出,而現在需要新的柱?
  這時候夕莉就給她上去親親抱抱舉高高
  是想表達一向面癱沒情緒的夕莉突然感同身受到了黑澤逢世的痛苦表達了善意?
  加上自己終於正面面對這些別人流過來的情緒而不是只抱著頭嚷著不關老娘的事?
  這一次的親親抱抱舉高高把黑澤逢世感動壞了終於恢復她初始的模樣
  說出她真實的心聲她想跟麻生邦彥一起活下去
  那個逢世姐姐......就我的感覺,他兒時跟白菊小妹妹一起玩然後長大給妳拍照
  是半分也沒把妳們給往心裡放啊

麻生邦彥的記錄

西洋的遺照,是將死者打扮好之後所拍攝
相傳是因為照片對平民而言很貴,只有死後才捨得拍攝
我會想要製作相機,拍攝弔喪照片,正是因為看了這個遺照
在遺照上,我感覺到比記錄更深的意義存在
那就是將死亡與靈魂這種肉眼看不見的事物顯像出來
於是我埋頭開始製作自己所追求的那種相機
我終於完成了試做的相機,當我開始拍攝弔喪照片時,也開始進來許多的委託
我跑了很多地方去拍攝弔喪照片
每次拍攝弔喪照片,人家就會感謝我將靈魂永遠地保留在現世了
特別是日上山山麓、玉井、鯰川、片瀨一帶的人會特別高興
說這樣就和「入箱大人」一樣了
但是,我所追求的相機還尚未完成,現在這樣不過是將看得見的光顯像而已
必須將看不見的「影」的部份也顯像才行
這樣才證明了肉眼看不見的世界確實存在

記于巫女神社
除了回歸于水的人以外不得進入的這座山,我這次收到邀請而特別得以入山
活著回去者不可進入之山
這座山上有著特殊的習俗
那是將水當成禦神體的習俗
對正確死亡的憧憬
想要成為水的人們不停造訪巫女神社
透過許多人的相信,代代的守護,才會讓一個信仰越來越存在于現實之中吧

山裡充滿著清澈的空氣,靜謐的水流,充滿生命力的霧氣
所有的東西都擁有氣息
在這座森林裡,不僅是生物和林木,連水都可以感覺到氣息
我感覺可以明白巫女神社的人們為何會說「由水而生,回歸于水」
日上山的巫女們,就是磨礪敏銳的感覺去感受這些氣息,並將神社的這些人引領走向正確的死亡吧
籠罩在這股空氣中,感覺就能忘記孤單

這座山的空氣和我年幼時期待過的陽炎山有點相似
仔細想想,當時我堅信有著肉眼看不見的世界
然而漸漸地,我卻放棄去思考這個世界是否存在
接觸到這座山的空氣,我想起了重要的事
不知不覺在神社樹陰底下睡著時,我做了祭典的夢
祭典的那一日,我獲得了寄香
那當真是現實嗎?

想活著離開者不可進入之山,想來我是不會再有機會看到這份景色了
我最後也會一個人死亡麼
擁有再多朋友,依然是孤單一人
人死燈滅
但是,我相信這並不是消失,只是去了肉眼看不見的世界而已
這座山上相傳有著看不見的世界,隱世

人的思念,在死後究竟會變得如何呢
若是當真有靈魂,又該當去往何方呢
去了肉眼看不見的世界,去了隱世麼
肉眼看不見的世界,若是能夠捕捉到這隱世的話
若是,能將靈魂顯像留影下來的話

我大概會一個人死去吧,死是只屬於一個人的
但是,在這座山裡的死亡,被視為不會是一個人死
而兩個人一起死,幽婚,也可以想成是一種超越此想法的儀式
雖不能同日死,男方卻可追在其後,締結永遠的結合,這是一種殉情
但是,這不可思議的魅力卻令我漸漸開始入迷
「殉情」大概會是最後一個令我動心的詞了吧

與頭髮放在一起的文書

這是在麻生家分家,第二倉庫找到的東西
從那之後,已經過了多久的歲月了?
那場祭典的那一日,在不知是夢是真的時候,獲得了寄香
當時的記憶仍舊曖昧不清,在揮下刀之後便沒了後續的記憶
帶著寄香去迎接她,一場年幼時的約定
我覺得那孩子還在等著我
但我已經到了不能任意行動的年紀了
正因為到了這年紀,才更覺得當時那純粹的約定有多麼沉重
無法挽回的,被我遺忘的約定
帶著這個寄香,我應該去哪裡才能完成那場約定呢
  瞧瞧這筆記還有這阿婆說的
  人家自打下山就沒再回來過啊
  妳要自己看開啦,說著巫女的秘密又有誰來看取?所以妳只是想求一下關注不是只有妳去看別人嗎?
  夕莉那個抱抱我也是沒感覺,1998年松島菜菜子在井底抱著貞子的西郎故逃為她的遭遇痛哭我還比較有感一點。
  最後這雨過天晴的感覺
  弱掉了
  前幾代的歌我超愛超有感
  但現在歌依舊好聽但我沒有感覺啊
  這個吃循利寧有得治嗎?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美白麗鳥
兩種夕莉結局我都看完了,感覺普通,另一結局心結走不出堅持去玩自由落體跳崖我也覺得不意外
乳壓巫女這代純粹賣女角雙峰半球和肉體而已,整體故事性比月蝕假面還要差,反正賣女女百合和誘人肉體人設就好,自然一堆紳士會來買單
2021-11-20 15:34:31
薇兒
所以我說我印象只剩巫女的乳香世家了(雖然我拍的很愉快)
不過劇情呢我要劇情啊喂
2021-11-20 15:36:5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