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32 黑之森(4)

椅子 | 2021-11-20 14:46:14 | 巴幣 2 | 人氣 25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32 黑之森(4)

崔斯坦飛至黑之森外,見又有一群人類對著黑之森探頭探腦,正為了要不要進入森林爭鬧不休:

「確定要進去?這可是黑之森啊!」

「我知道這是黑之森,但傳說穿越這片森林,就能找到聖泉!」

「前提是要能「活著」穿越這片森林,你們難道沒聽過精靈的亡魂嗎?凡踏入黑之森者必死於精靈亡魂的眼淚,萬一我們一踏入就沒命了呢?到時候還管什麼聖泉不聖泉?」

「精靈的亡魂只是個傳說!天曉得精靈是不是真的存在?」

「精靈的亡魂與聖泉一樣是傳說!天曉得聖泉是不是真的存在?你們願意為這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的東西付出性命?」

崔斯坦一直在旁聽著眾人的爭鬧,向來沒有多大耐心的他早已不耐煩:哼,不管你們要不要踏入,今日都會命喪於此。

崔斯坦飛向眾人,一爪一個,將那些人類紛紛擊斃。叼著他們的屍體飛至一旁樹林,將他們的屍體扔給樹林的野獸,不願讓任何東西靠近黑之森。

飛回黑之森的途中,崔斯坦想:人類真是脆弱,這麼不堪一擊,真想遇到對手,痛快打一場。見過這麼多人,從來沒有一個像近來撿到的那傢伙一樣強‧‧‧但他畢竟是尋常人類,要是與他對打,還得一直替他療傷‧‧‧實在麻煩‧‧‧對了!

忽然一個主意閃過崔斯坦腦裡,他決定這麼做。

崔斯坦將亞力士的傷治好後,沒將他送出黑之森,而是仍將他扔在這裡。黑之森一片漆黑,路又錯綜複雜,亞力士一時之間走不出去,他在黑之森裡迷路了好一陣子,又餓又渴,決定走回當初與崔斯坦對打的湖泊,取湖水來喝,卻怎麼走也走不回去,正覺得累想休息一下,崔斯坦忽然飛至他眼前。亞力士嚇了一跳,卻發現那隻銳利的鷹眼正在黑暗中炯炯有神的盯著自己,使他一動也不動,亞力士的瞳孔瞬間變得無神,開始往黑之森外衝刺,崔斯坦跟在他頭上飛著。

黑之森外有幾位獵人,亞力士一衝出黑之森,便與眾人打成一團,亞力士天生神力,一般人不是他的對手,瞬間都被他擊倒在地。崔斯坦在樹上觀戰,看得津津有味:果然!人類就該和人類打!一直以來和我打有什麼樂趣?

崔斯坦能透過眼睛控制他人,被控制的人會失去意識,完全照著崔斯坦的意志行動,之後脫離崔斯坦的控制,便會失去被控制的這一段記憶。此刻崔斯坦正控制著亞力士,讓他攻擊黑之森外的人。崔斯坦從來沒有遇過像亞力士一樣厲害的人類,打算利用他來對付其他人類─至少這比自己動手要來得有趣多了。

當亞力士解決完這些獵人,崔斯坦便將他的意識還給他。亞力士恢復意識後,瞬間因為疲勞與飢餓昏倒。崔斯坦將他帶回湖畔修復體力,只要喝了湖水,傷口與體力不但能復原,也不會再感到飢餓。崔斯坦就這樣,偷偷將亞力士留在黑之森,控制他去打退那些要進入黑之森者─就算還沒踏入,只是在黑之森外徘迴、猶豫要不要進入者,崔斯坦都會無情的摧毀他們,現在則是由崔斯坦操控亞力士來摧毀外來者。

崔斯坦雖然只有一隻眼睛,但已足夠,他的鷹眼能將整個黑之森盡收眼底,不管亞力士走到哪,都在崔斯坦的掌控中,亞力士永遠無法從崔斯坦的鷹爪逃出去。

崔斯坦覺得亞力士比常人強太多,想看他能戰鬥至何時,要是他不幸死於戰鬥,崔斯坦便打算親自上前將剩下的人解決,是以亞力士戰鬥時,崔斯坦總會在一旁觀戰,一方面為了看戲,一方面為了能夠嚴格把關,絕對不會放任何活口進入黑之森。等亞力士解決完人類恢復意識後,往往會因為飢餓與疲勞昏倒,崔斯坦便會將他叼回湖畔,等他清醒後,他又會在一片漆黑中,試圖尋找離開黑之森的路,永無止境。

某日,崔斯坦在黑之森外巡邏時,恰巧看見加百列一行人,這時他人在森林外,來不及讓亞力士過來,而是打算直接解決他們。當崔斯坦正一如往常攻擊加百列一行人,卻意外在他們當中發現迦爾─身上有著與娜塔莉一樣的味道,且從他的外型與氣息,崔斯坦得知,迦爾是精靈。

崔斯坦乍見迦爾,驚訝的愣在原地,他從沒見過除了娜塔莉之外的精靈,精靈不是滅族了嗎?還有遺族?而且這個遺族,竟然比娜塔莉更像精靈,他身上沒有人類的氣息。

因此除了迦爾,其餘人都遭到崔斯坦攻擊。當時崔斯坦正要攻擊欲轉身逃走的艾葛莎,卻被娜塔莉的銀箭擋住。之後迦爾為了尋找艾琳娜單獨行動,卻意外在湖畔發現亞力士,崔斯坦用鷹眼看見這一幕,決定讓亞力士與迦爾打一場。當然,他確信人類不會是精靈的對手,才放心讓亞力士攻擊迦爾,除了想看看這天生神力的人類能與精靈戰至什麼程度,也想知道這從外面來的精靈有多少能耐。

當崔斯坦正在一旁津津有味的觀戰,娜塔莉也看見了這一幕。娜塔莉雖然沒有鷹眼,但她與崔斯坦一樣,能看見黑之森的一切。她看見本該被崔斯坦放出黑之森的人類仍待在黑之森,還正在與他人對打,崔斯坦卻在一旁看好戲,娜塔莉遂發射流星箭將崔斯坦召來。

流星箭是娜塔莉身為精靈特有的能力,她的銀弓發射時雖然只有一發,卻會在空中迸成數萬枝銀箭,朝她的目標物射去,一直以來,娜塔莉都是用這一招消除黑之森一切的生物。當時娜塔莉的攻擊目標是崔斯坦,刻意放過一旁的迦爾與艾葛莎,亞力士當時正被崔斯坦控制,對崔斯坦的攻擊會連帶影響亞力士,但若是攻擊亞力士卻不會影響到崔斯坦,崔斯坦才會好整以暇的在一旁觀看迦爾與亞力士打得你死我活。

遭受銀箭攻擊,崔斯坦知道是娜塔莉將他召回,遂帶著迦爾並操控亞力士帶著艾葛莎一起回到娜塔莉身旁。

***

艾琳娜:「娜塔莉是精靈,傳說精靈已滅族,娜塔莉是精靈的遺族,因為受到詛咒,得待在黑之森,守護黑之森。」

迦爾:「妳是怎麼知道這些的?艾琳娜?」

艾琳娜:「崔斯坦跟我說的。」

迦爾:「那隻鷹?他和那女精靈是什麼關係?」

艾琳娜搖頭,「我不知道,只知道他很聽娜塔莉的話。」

那鷹可能是女精靈的部下,迦爾心想。

迦爾對艾琳娜言聽計從,遂以為聽從娜塔莉話的崔斯坦是她的部下。

「當時崔斯坦聞到我身上與娜塔莉相同的味道,便將我從福爾摩沙人手上救出來。我看到娜塔莉之後就知道,迦爾,」艾琳娜正視迦爾的眼睛,「你與娜塔莉一樣是精靈。崔斯坦之所以說我身上有精靈的味道,也是因為你,不知道是因為我常和你待在一起,身上沾染你的味道,還是因為我當時穿著你的黃金鎧甲,崔斯坦聞到的是你留在黃金鎧甲上的味道。」

迦爾一愣,雖然自從見到娜塔莉並知道她是精靈之後,心中就隱隱猜到,但此刻從艾琳娜口中親耳聽到她說自己是精靈,仍是有些震驚。不過,這並不是什麼難以相信的事,反倒說這事實解釋了不少事:自己異於常人的模樣、擁有操控記憶的能力,都是因為自己並非人類,而是傳說中的精靈。說不定自己能被神兵器選中,成為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也是如此。

艾琳娜:「雖然我不知道娜塔莉受了什麼詛咒,但我聽崔斯坦說,詛咒是「精靈必須守護黑之森」,也就是說,不一定要由娜塔莉來守護黑之森,只要由精靈守護即可。這也是為什麼崔斯坦發現我時會那麼開心,因為我身上有精靈的味道,代表外面仍有倖存的精靈。他早就想離開黑之森,與娜塔莉一起‧‧‧」

迦爾沉聲:「妳想說什麼?」

艾琳娜:「他們想要和你交換啊,迦爾。將你留在黑之森,他們就能離開這裡了。」

迦爾:「妳希望我怎麼做?」

艾琳娜一愣,「什麼?」

迦爾:「妳希望我留下來嗎?」

艾琳娜:「你是我的家人,我當然希望能永遠和你在一起,但‧‧‧有時候會想,娜塔莉和你同為精靈,或許,她才是你真正的家人,會不會其實‧‧‧你與真正的家人、族人待在一起比較好?」

迦爾搖頭,「我根本不認識她。雖然同為精靈,但她之於我就只是個陌生人,一個長得像我,與我有相同氣息的陌生人,僅此而已。妳才是我真正的家人,才是我想一直在一起的人。」

艾琳娜聽了很欣慰,「聽你這麼說,我很高興。雖然不知道娜塔莉是怎麼想的,但崔斯坦聽起來,是想你與娜塔莉交換,由你來代替她守護黑之森。娜塔莉剛才說有事找我們相談,多半也是為了這件事‧‧‧既然你不打算留在黑之森,待會可得跟娜塔莉說清楚。」

迦爾點頭。

艾琳娜:「只不過‧‧‧若你說不想待在這裡,娜塔莉或許不會勉強你,但崔斯坦不一樣,他很想讓娜塔莉離開黑之森,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你‧‧‧你剛才也看見那個被崔斯坦抓住的人類,娜塔莉要崔斯坦將他放出黑之森,崔斯坦卻偷偷將他留下來,操控他去攻擊其他要闖進黑之森的人類,崔斯坦覺得有趣,就這麼折磨他好一陣子了‧‧‧崔斯坦只會在黑之森附近徘迴,只要我們能順利離開黑之森,一切就沒問題了。」

迦爾其實不在乎自己是在外面替李奧打天下,還是留在這被詛咒的森林,只要艾琳娜在身旁,對他來說,便萬事俱足。但艾琳娜不可能待在黑之森,她得回到李奧身邊,迦爾自然是要與她一起回去。

迦爾本是想聽娜塔莉要說什麼,原來竟是要自己留下來守護黑之森嗎?就算自己不願意留下來,他也不覺得自己需要擔心,畢竟他不認為娜塔莉與崔斯坦會是自己的對手,但艾琳娜也在,他得保護艾琳娜不會因此受到牽連,遂也覺得,若能好好跟崔斯坦說清楚最好,即使那崔斯坦看起來不像是個好說話的人。

迦爾:「但願如此。」

***

「剛才你們看見那座湖泊了吧?」艾葛莎說,「我在想,那湖‧‧‧會不會就是傳說中的聖泉‧‧‧」

艾瑞托:「法蘭克不是說了,卡瑪女巫將聖泉藏在奪冠會遺址‧‧‧」

艾瑞托與艾葛莎一人一肩扛著昏迷的亞力士,加百列揹著昏迷的辛西亞走在前面。

艾葛莎:「我們又不知道卡瑪女巫在奪冠會遺址藏了多少聖泉?如果只是一小部份呢?剛才那湖泊可不小啊,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搶著要分聖泉‧‧‧」

聽艾葛莎這麼一說,艾瑞托有些心動,「妳這麼說也有可能‧‧‧但要怎麼確定,剛才的湖水就是聖泉呢?」

艾葛莎:「這個簡單,對著湖水許願就行。傳說中的聖泉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只要試著對湖水許願,就知道那湖水是不是聖泉了。」

「妳還敢回去?」艾瑞托驚,「天啊,妳沒看見剛才那個精靈嗎?她是真的!精靈不是傳說!不只她,還有她身旁那隻黑鷹,我們能活著出來已經很幸運了,妳竟然還想回去?!妳認為當他們發現妳沒離開黑之森,而是留下來對著湖水許願,他們會再讓妳出來嗎?」

艾葛莎:「但如果那真的是聖泉呢?目標就在眼前,我們卻認不出來,跟它擦身而過,之後卻又要花費好一番功夫去尋找?」

「你覺得呢?加百列?」艾瑞托雖然也覺得艾葛莎說的有幾分道理,卻不太想再回去有著娜塔莉與崔斯坦的黑之森,只好開口問走在前面一言不發的加百列。

加百列似沒聽見,仍是往前走。

艾瑞托又喚了他幾聲,加百列才聽見,回頭看艾瑞托。

「什麼?」只見加百列臉色蒼白,冷汗直流,看起來不太對勁。

艾瑞托一愣,「你不舒服嗎?加百列?臉色看起來不太好。是不是揹著辛西亞走太累了?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想不是‧‧‧自從經過黑之森就覺得‧‧‧胸口悶悶的,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身體裡竄出來‧‧‧」加百列彎下身將辛西亞放下,彎身時露出脖子上的項鍊,項鍊正發著光,這是眾人第一次看見加百列的項鍊發光。

艾葛莎:「加百列,你的項鍊正在發光‧‧‧」

加百列點頭,「我知道,就是從那時候,開始覺得身體不舒服‧‧‧以前從來沒這樣過‧‧‧」

艾瑞托:「怎麼會這樣?‧‧‧難道這也是卡瑪女巫的巫術?」

加百列不答,坐在一旁喘氣。

艾葛莎對艾瑞托說:「我有個主意,我們其中一人去取剛才的湖水回來給加百列,看能不能讓他身體好些?」

艾瑞托:「什麼?」

艾葛莎:「你也看到了吧?當初崔斯坦曾用湖水替辛西亞與亞力士療傷。那湖水是不是聖泉我們不知道,但那湖水能醫治卻無庸置疑。現在加百列身體不適,我們去替他取一些?」

「不用了‧‧‧」加百列喘著說,「精靈難得將我們放出來,回去實在太危險了‧‧‧我從來沒出現過這種症狀‧‧‧或許,離開黑之森後就會好了,我只需要休息一下‧‧‧」

加百列難受的樣子,讓他的話毫無說服力,也讓艾葛莎直接忽略。

艾葛莎問艾瑞托:「你去還我去?」

艾瑞托看了加百列一眼,「我去吧!妳留在這裡照顧妳哥哥。」說完轉身往回跑。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