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事紀:外傳.賭之章】第17集〈夢想守護者〉

『。』 | 2021-11-20 13:55:35 | 巴幣 356 | 人氣 228


骯,大家好

趕一下

離賭之章結束就剩一小段距離了

如果想看之前幾集的話

小屋請在創作中尋找【巴哈姆特事紀】的標籤

在本集開始前,請記得追隨我的小屋

這樣就能在第一時間接收到更新通知囉



那麼,第十七集要開始囉


 
(十年前......)

  「有奶~!」

  「噫!幹嘛,我現在需要專心,你走開,別煩我。」

  「是啊,妳不要整天纏著有奶,他沒時間像其他孩子一樣玩耍。」

  模糊記憶裡少數存有的清晰片段,長著狐耳的白髮女孩整個人湊向戴著眼鏡,正專注排列著上頭印有獨特印花紙牌的男孩子,在男孩出言驅趕,女孩的行為同時被另一名女孩嚴厲制止,三人都頂著一頭相同的銀白秀髮。

  「好了好了,孩子們,」

  回憶裡的成年女性笑容可掬且和藹可親。

  「不可以吵架唷,大家要相親相愛。」

  院長,未来日記女士總是深受孤兒院裡的孩子們愛戴。


* * *


  「吶吶,院長,院長女士~」

  「嗯哼......小宵夜未免也太興奮了吧。」

  那個多年不見,對她照顧有加的院長,今天也和回憶中的印象大同小異,戴著一抹和善慈祥的笑容,從被帶出大宅後,兩人以步行穿梭強者港鎮條條暗道小巷,雖路線不自然,這趟散步之旅仍讓那女孩憶起十年前的過往。

  「當然囉,難得出門不用去醫院,還是跟好久不見的院長女士一起出來散步,真的好開心!」難掩欣喜與懷舊之情,宵夜不停搖動著頭上的狐耳。

  眼前的女孩經過多年長得再大,在一手將其撫養茁壯的未来日記眼中還是那個小宵夜,看著女孩對自己抱有此般情感,牽著她手的女士回以一個招牌笑容。

  「瞧妳這模樣,待會帶妳去見另一個人,到時候會開心地蹦個不停吧。」女士戳了戳宵夜的臉頰戲言道。

  「可是爸爸會准許嗎?」女孩小聲道出擔憂,不過看到未来日記的笑容就能使她安心幾分。

  「會的哦,迪迪諾先生十分通情達理,我們也是經過他准許才帶妳出來的。」

  宵夜聽了,臉上的表情放心許多:「那,我們要去見誰?」

  「這個嘛,」未来日記輕笑出氣聲:「等等就知道囉。」語畢,兩人踏足至一間裝潢簡樸的小房間。

  「小宵夜,先在這裡等著,待會兒那位朋友我們就會帶來哦,記得別亂跑,迪迪諾先生會擔心的。」

  帶上厚重的門,隱約發出咔的聲響,宵夜一人被留在僅有簡單功能性擺設的房間內,再也聽不到外頭嘈雜的金屬、海浪與汽笛聲。


* * *


  「我這邊好了,你呢?」門一關上,未来日記隨即撥通對講機,另一頭應答的人聲她早已熟悉不過。

  「還要你擔心?」另一頭背景也傳來金屬、海浪以及汽笛聲,和這裡一樣,整個強者港鎮只有兩個地方會出現這種聲音,分別是南碼頭和北碼頭,「接下來只要等船啟航就行了。」

  「不過說來也真奇怪,為什麼指定的貨物要分別裝在兩艘不同的船呢?」未来日記向著另一頭的話者閒聊意味地隨意問道,對此而言,另一頭那人比較熟悉辦這種事的程序和細節。

  「畢竟總不能讓一個小女孩上貨船吧,怎麼想都會被懷疑,所以安排她上客船,」對講機另一頭的人一轉語調:「你也可以想成是那一位給我們的一點小測驗。」

  「怎麼說?」女子問道。

  「以那一位的能力,大可直接派船甚至用其他手段把我們穩當地送到巴哈姆特大陸上,但他卻選擇交給我們自行處理。」

  聽了對講機另一頭的言論,未来日記露出了欣喜的笑顏,與在孩子們面前展露的那種不一樣,是來自一個女子發自內心欣喜與期盼的笑意:「這代表,他信任我們囉!」

  「不,」對話另一頭傳來吐煙的呼氣聲,鋼製的菸斗在欄杆邊輕敲著,菸灰在抖落大海之前,被海風吹往離陸地更遠的地方,「這代表他一點也不信任我們。」

  呼了一口菸,對講機另一頭的男子繼續說道:「讓我們自己思考該怎麼辦,不提供任何一點協助,這種做法如果事情途中有什麼差錯,最後必須由我們全權負責,怎麼樣也不會對那一位構成絲毫影響,他只需要安安穩穩地等著我們的成果就行。」

  「那一位,真的很會保護自己的生意。」

  未来日記的笑容垮下,一方面是聽此言,讓她心裡的欣喜減少幾分;另一方面則是......

  「你真的在這裡,那男人說的沒錯......」

  「......我妻有奶。」來自北碼頭的聲音一傳到南碼頭的對講機這頭,狄雲立即就認出這個聲音,位於北碼頭的我妻有奶也是,這聲音,他們彼此再熟悉不過。

  「你是怎麼......!」未来日記反覆眨眼,確認自己所見不假。

  「所以,情報屋真的是被你......」腦中閃過那慘不忍睹的模樣,是平時舉止高雅的情報屋,最後示人的姿態,就像警備組那名天才兒童;還有自己尊稱為父的前任首領一樣,想起這,高帽男子藏在眼鏡底下的眼神越發銳利:「你這敗類。」

  「宵夜在哪?」

  「怎麼可能告訴你呢?小有奶。」女子口吻戲謔地以親暱稱呼叫著對方,就像他還小的時候,那男孩在她眼裡還是那個男孩,笑臉迎人的女子稍稍睜開雙眼,僅能略微看到眼白,而笑著的嘴角也裂得更開:「我倒是可以告訴你,這艘客船上的每間房間都已經被上了機關鎖,凡是想不靠鑰匙打開的,都會因門口的機關被觸動而喪命,而且呢,鑰匙不在我的手上。」

  「是嗎,這就是你的回答嗎?」我妻有奶手插進口袋,比起剛才抵達時的情緒平靜許多:「看來『法網之眼』有給你下過指導棋。」

  「哼哼哼哼,『小有奶』,你很怕她吧?我都知道喔,」狄雲在對講機另一側輕蔑地笑著:「院長女士和我說了不少關於你這小鬼的事蹟,如今迪迪諾家族的首領,曾經也得有人幫他換尿布呢,哼哼哼哼。」

  「因為害怕,總是保持距離並警戒著院長女士,雖然很可笑,但或許你這態度才是最聰明的呢,哈哈,畢竟那些無所畏懼的小孩都嚐到苦果了。」

  我妻有奶抬起頭惡狠狠地瞪著那名曾經替他把屎把尿的女子,沉默不語。

  「闖禍時挨的教鞭很痛吧?那大概是平時總笑臉迎人的院長女士為數不多發怒的經驗,不想再一次惹她生氣的話,你還是別來插手管我們的事......不然這次看起來不會只是教鞭那麼簡單了。」狄雲在對講機的聲音有一種越來越近的感覺,彷彿直接湊在耳邊吹氣一般,直到我妻有奶發覺時——他兒時隱約懼怕著的院長女士,已經手持著刀把他要害給抵住了。

  「距離船隻啟航剩下十分鐘,鑰匙在我這,從南碼頭要過去那邊,十分鐘是絕對不可能的。我猜,那金屬聲是有人拿刀子抵住你脖子的聲音吧,嗯?哼哼哼...等等...是你......?」狄雲話似乎才說到一半,語氣突然變得不自然,隨即對講機訊號也同時被切斷。

  「嗯?」對此,未来日記有些分心,但也馬上回復心神專注在我妻有奶身上。

  「看來那邊也開始了......」被刀抵著的男子,表情沒有太大的變化。

  「你自顧自地在說什麼啊,還記得那天晚上你對我說的話嗎——『在這個距離下,你無法對我下手。』是這樣吧?」未来日記的笑臉十分陰森,如同女妖一般惡毒冷冽:「那時候為了拿回東西,讓你太得意了,現在立場卻反過來還真諷刺,小有奶。」

  「院長,未来日記女士,」我妻有奶被刀抵著,若是稍有一點想動的意思,恐怕會遭受前面幾位犧牲者同樣的對待,他開口以在這個距離下才能夠被聽見的聲音說到:「我想通了,你並不是一個完全沒有感情的畜牲。」

  「說什麼啊?」女子一聽,刀子湊地更緊。

  「能活著見到你真實一面的孩子,只有我吧,孤兒院其他的孩子,一旦見識到你這一面的,都難逃一死,法比奧、卡洛兒、黎瑟西雅還有更多人都是這樣吧,」我妻有奶對於刀子又離他要害更近這件事蠻不理會,繼續和撫育他成長的孤兒院長對話:「要是你想,大可以把宵夜帶在身邊,拿她的命來要脅我,但你沒有......我猜,你也不想讓從小愛戴你的孩子活著見到你這副模樣吧?一見即死,然而宵夜卻因為指示需要必須活著。」

  「我得感謝你,在最後保護了她的夢;還有她的童年,」男子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樣子就和康坦度育幼院的院長,未来日記如出一轍,慈祥且和善:「因為在宵夜眼中的妳,是個非常好的人。」

  「哈,那關我什麼事,你們這些孩子不過就是我達成目標的工具罷了——死吧!」


* * *


(十年前......)

  「吶吶,有奶,你以後想做什麼?」年幼的宵夜搖著毛茸茸的狐耳,滿心歡喜地向大她幾歲的男孩發問。

  「不知道,」男孩一邊排列著紙牌,一邊隨意地答話,想了想又轉頭問向另一名同齡的女孩:「你呢,涼涼孟?」

  「我想去亞諾,學習魔法,成為一名僧侶。」涼涼孟眼裡閃爍著光芒,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渴望展現給朋友們看。

  「我啊,希望長大以後也能和現在一樣快樂!」宵夜搶著說到:「有奶和涼涼孟也要一直一直快樂哦!」

  「唔......」

  「拜託,這麼單純的嗎?」涼涼孟看著一時語塞的我妻有奶,對此傻眼地笑著。

  「那我,」我妻有奶愣了一下:「希望你們都能保持自己的夢想...好了...」話語剛落,男孩馬上回想自己剛才說了什麼,對此他也不確定自己剛才到底說了什麼話。

  「噗......說什麼啊,有奶。」因為剛才的一番話,涼涼孟難得被逗笑了。


* * *



  ——刀尖刺向我妻有奶的喉頭——滾滾濺出的不是鮮血,而是一張一張發光的紙牌!

  「什麼!?」當未来日記反應過來時,自己已被一張張發光的巨大紙牌給圍繞。

  「為了答謝你最後釋出的溫柔,我保證不會讓宵夜看到你這一面的。」

  彈了個響指,紙牌隨即依據能力主人的指示,化作千把刀片、千枚炸藥,飛散在圍繞的空間中,凡碰觸到未来日記者,皆在她身上造成傷害!

  「啊啊啊啊啊啊!!!!」

  身體被如落花、蚊蟲般圍繞的刀片給割裂,傷口又被落下的炸藥給炸得潰爛,這般慘叫聲再尖銳,除了空間裡的自己,再也無人能聽見。

  彈指間,如狂風般猛烈的攻勢停止,恢復至上一秒的寧靜,徒留狼狽倒在地上的女子,神奇的是,經過那般強烈的攻勢,未来日記身上卻沒有任何剛才在身上造成的傷口——照理來說受到這種攻擊,她早該變得不成人形才對。

  「你知道嗎?」我妻有奶收起還沒用上,在這副牌中僅剩的幾張,俯視著倒地的女子,那個曾經養育他,卻永遠無法稱之為母親的女人:「比起你在孩子們身上割出的傷口,他們更大的恐懼是來自於你對他們露出真實的一面時,讓他們無法接受的陰影。」

  「『撲克飛來』......雖然要用上好幾張紙牌,不過,比起給予你肉體上疼痛的傷害,不如讓你親自品嘗,幻象在心靈上烙下陰影的滋味。」

  「呃...嗚...未来日記倒在甲板上,抽搐著身體,口裡吐出白沫流到甲板上,僅存的意識就連我妻有奶對她說的話都全然聽不清楚,自己的身體遭到移動,她也完全察覺不到。

  「真難看......不能讓宵夜看到你這樣子,」男子面無表情,一腳用力地踢向未来日記:「"Arrivederci, signorina."」隨著傾斜的甲板,女子從欄杆空隙滑落大海,毫無反抗的身體隨著海浪拍打堆疊,默默沉入海底。

  「可惡...剩五分鐘了...警備組那些人不可能在啟航之前帶著鑰匙到這裡的!」我妻有奶看著懷錶,暗自咒罵道,寫著無助的臉上,只好看著眼前最近的客艙房門。


  『這艘客船上的每間房間都已經被上了機關鎖,凡是想不靠鑰匙打開的,都會因門口的機關被觸動而喪命。


  「沒時間想那麼多了!」抽出僅剩幾張的紙牌,令其發光,對準厚重到不自然的的客房門板。

  「嗚——!」

  這次濺出的,不再是紙牌。


* * *


  「......」

  房內的靜默讓宵夜也跟著沉默下來,這個空間完全隔絕了外面的聲音,待在這裡一秒就像是已經好幾年與外界分離一樣,又是這種感覺,獨自一人被關在房間內,甚至是甚麼都沒有,僅剩一片潔白的醫療空間當中。


  『總有一天我一定......

  『一定......


  「有奶......」女孩屈膝坐在臥榻上,腦中迴盪著上次見面時,那男子最後留下的話語,想著,宵夜一臉埋進雙膝之間,隱約感受到濕潤的觸感。

  『宵夜...我一定會...』

  ——金屬、海浪、以及汽笛聲,傳進耳中,頭髮受到海風輕輕撥弄,女孩抬起頭望向迎風處,濕潤的雙臉被海風一吹,產生微涼的感受。

  「...我來了...」

  那人拖著受傷的身體,盡可能以外套掩蓋住傷口,打開的門後,隱約能見遭到觸動的機關,也一併被破壞。

  「...有奶...!」再怎麼遮掩,傷成這樣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宵夜很快地上前,接住差點踉蹌倒地的男子,「你怎麼了!為什麼受這麼多傷?」

  我妻有奶整個人靠在女孩身上,連頭都要女孩的肩膀撐著才行,儘管口中滲出鮮血,他卻笑著,笑得比往常都還要開心。

  「...來的時候...跌倒...受的傷...呵。」

  「有奶,有奶,醒醒!」男子被抱住才得以不倒地,他還有呼吸,這讓宵夜安心不少,但仍不減對其的擔憂:「對了,院長呢?院長女士呢?」

  反覆叫喚卻不見有人反應。

  「嗚...沒事的...是院長女士...找我過來的...她先回去了。」我妻有奶硬撐著,保持笑容輕拍宵夜的背部:「走吧...我們去找...涼涼孟。」

  「好,好!」

  「熊熊,我們去找涼涼孟!」宵夜撒出一把砂糖,以她「蜜糖女孩」的能力召喚出她的好夥伴——蜜糖熊,帶著我妻有奶搭到熊的背上狂奔下船。

  『一定會......保護你的夢。』



碎碎念:

連在本傳都沒看過我妻有奶的絕招

終於在外傳使用出來了!

為了保護那女孩的夢,男子可謂在所不惜呢

「請你保有你的純真和夢想,其他一切代價由我來承受——保護你的夢,就是我的夢。」

嗚哇,這就是我這集想寫出來的感覺

希望大家也能感受到

下集待續

如有發現錯字歡迎底下留言指正

有發現BGM等連結失效也歡迎留言提醒

也歡迎在留言區分享你的心得

接下來將會有更多角色陸續登場,請大家拭目以待

如果這集看得開心,歡迎GP、留言、收藏、推上首頁

希望大家喜歡的話能夠繼續支持,只要你們喜歡,我就有無限的動力寫下去

謝謝大家!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