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鞋貓的靴不會是灰姑娘腳下的玻璃鞋  1-5

SleepyZz | 2021-11-19 17:00:02 | 巴幣 104 | 人氣 67


葉絃拿手機對自己自拍,把他和忙著打BS4的騎士團都拍進去,並把照片發給薛昴,在訊息欄寫著:

布萊梅公主x絃
今天也玩得很開心喔!

不久後薛昴回應了:

薛昴aka長靴貓
很好啊
叫我幹嘛?
還有你的Cosplay
TOO OLD

葉絃拿手機的手氣得發抖。

布萊梅公主x絃
放屁啦!你不是就喜歡這種沒化妝的?
才差一歲而已根本沒差很多,你才TOO OLD啦87
果然你以前跟我講那些只是敷衍我?

薛昴aka長靴貓
沒差啦你開心就好
88


之後不管葉絃打了甚麼訊息,薛昴都沒有回應。

對喔,畢竟我們吵架了,他可能還在氣頭上吧,還有狗狗他們整薛昴的事情──葉絃這麼想著。

「對了公主,要不要來唱日K。」

松鼠提議著。

「好啊!看起來剛好你們遊戲也打完了吧?」

葉絃附和著。

說是日K,但事實上也就只是松鼠在優兔伯上找到了幾首有KTV字幕的影片跟著唱而已。

「我來我來,就由我先來點一首These game!」

鴨鴨率先點了一首These game,大家便這麼唱了起來……

「「~♪We are maverick~救済なんていらない」」

鴨鴨和青蛙一齊唱著副歌。

「魚~好大的魚~就袂殺魚~咖撐袂去殺魚~」

狗狗唱著空耳的歌詞,引來鴨鴨和青蛙的側目。

「「~♪We are maverick~常識なんていらない」」

鴨鴨和青蛙又唱到了副歌。

「魚~好大的魚~就要死去~打折一半的魚──」

「「去學日文啦低能兒!不要唱這種奇怪的空耳!」」

狗狗又接著用空耳的唱法唱了,這次鴨鴨和青蛙直接丟掉麥克風對著他罵。

「啥?你們怎麼都不懂梗啊?都這麼宅了還聽不懂梗啊?」

「「空耳廚滾!要唱歌自己去學日文!」」

「欸欸,讓夜夜來唱吧,我們從剛才玩到現在,夜夜都還沒有玩到呢。」

兔兔提議了,才讓吵著一團的狗狗他們放下了麥克風。

「對啊!這裡我家欸,該讓女主人表現一下了吧?」

嗚呼──全體快速地鼓掌加歡呼。

於是,葉絃點了一首跟自己心情有關的歌,開始唱了起來……

「孤獨なふりをしてるの?なぜだろう気になっていた」

(你是否在 假裝孤獨? 為何令人 無法釋懷)

「気づけばいつのまにか 誰より惹かれていた」

(不經意間 回過神來 我已深深 被你吸引)

然而,眾人並沒有被葉絃的歌聲吸引,也沒有注意到歌裡夾帶的感情,只是討論起了這首歌的動畫……

「為什麼夜夜會這麼熟練啊?」

「夜夜到底唱過多少次了啊?到底要海放不練日文又不練唱的笨狗幾條街你才甘心啊?」

鴨鴨和青蛙一搭一唱吐槽著。

「消費我消費夠了沒啦?原文廚。」

而狗狗從沒示弱過。

「不過這首也年代久遠了啊……」

兔兔說。

「不,油系人生比白舍相簿惡動畫還早一年啊,純論動畫歌其實是油系人生早。」

松鼠回應了。

「不不白舍相簿惡是遊戲啊,所以應該是它早。」

「~♪今もこの戀は 動き出せない」

(這份愛戀 便無法擁有未來)

葉絃就這麼唱完最後一句歌詞,心還倘佯在歌詞的餘韻中,有些憂傷又有些遲疑地放下麥克風。

「閃亮耀眼的愛之雨,要不要來一首安可曲呢?」

狗狗故意用某美人魚動畫的經典台詞說了。

「嘔嘔嘔嘔好老喔!笨狗你的老人味都飄出來了,這麼老的梗有誰認得出來?現在的小孩子都只知道Bang!了好嘛?」

「菜雞!有沒有童年啊?」

狗狗和青蛙來回吐槽著。

「那接下來唱什麼好呢?」

鴨鴨問。

「『網球網子真好啊』這首歌獻給所有在地球上的武士們。」

松鼠回應了。

「好你個大頭鬼啊!又不是網球網子或者是金魂的最終回,我們還沒到最終章幹嘛唱這首歌?我們才剛開始不是嗎?」

鴨鴨吐槽著。

「那就唱G隆進行曲吧。」

「這更老了不是嗎?我們的年分倒著回去唱啊?」

「那不然……」


結果,今天的最後一首大家都會唱的歌,六人大合唱是──

「君がきだと 叫びたい 勇氣で 踏み 出そう」

(我想大聲說好喜歡你  勇敢地邁出去)

「這首最老不是嘛!」

葉絃大力摔掉手上的麥克風吐槽著。

「看樣子大家的童年都一樣嘛!」

「教練,我想打球!」




最後,眾人在連番的吐槽與玩笑中度過了,送客後的葉絃家,不如方才的吵雜。

葉絃也從鬧騰的情緒中慢慢沉澱下來,瞬間安靜下的空氣與被丟的雜亂的電源線、漫畫、零食的袋子,不禁又讓葉絃感受到一股空虛的荒涼……

僅僅是少了一個人,即使玩得再高興,也彌補不回那份難以言喻的空虛。

「……」

打開手機,距離最後一則訊息已經過了三個小時,雖然薛昴上線中,卻沒有回應任何訊息或主動提話提出來。

這份幸福,是以前不曾擁有的,大家聚在一起玩遊戲開玩笑熱熱鬧鬧的幸福,以前只有他和薛昴兩人,一起打著薛昴不擅長的音樂遊戲,或者邊刷手遊邊閒聊著一堆有的沒的的話。

現在的葉絃,有了更多的朋友,就只是少一位薛昴,卻積累上更多難以言表的空虛,究竟這份空虛是什麼,連葉絃自己也說不清……

倒在沙發床上,反覆咀嚼著這些問題,還有回想剛才歡樂的場景,這些往日不再……葉絃就這麼走入了夢鄉。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