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31 黑之森(3)

椅子 | 2021-11-19 16:02:49 | 巴幣 2 | 人氣 64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69 勾魂灣

31黑之森(3)

這洞像是無底深淵,兩人不斷墜落,風從下往上撲來。

「這是怎麼回事?艾琳娜?」迦爾將艾琳娜摁在胸前護著,「這洞要通往哪裡?」

只見艾琳娜非但不緊張,嘻嘻一笑,「如果我說這是要通往地獄,你害怕嗎?」

迦爾一愣,見她這無憂無慮的笑容,仍是一如往常使人安心,繃緊的心弦頓時鬆了,笑:「一點也不!」因為妳就在身旁,無論是去天堂還是地獄,我都甘之如飴。

艾琳娜笑:「有膽識!不愧是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

說話之間,已能看見地面,兩人忽然在離地一米時停止墜落,浮在空中停個幾秒才落下,黃金神槍也跟著在空中停頓一下才落地。

「到了!」艾琳娜起身。

迦爾站起身,環顧四周,只見這裡像是個奇幻仙境。金色的天空,四處開滿了五顏六色的鮮花,巨大繽紛的香菇從四周冒頭。蓊鬱蒼翠的森林,清澈的湖泊,淙淙山泉在一旁流淌。這裡簡直是世外仙境,迦爾從來沒見過這麼美的地方。

除了風景優美,迦爾能感覺到這裡曾經的記憶。

迦爾擁有操控記憶的能力,他能讀取、改造他人的記憶,這本該是不得了的能力,卻在神兵器的光輝下相形失色,沒有人知道除了黃金神槍與鎧甲,黃金勇者還具有別的武器。

迦爾甚少使用這個能力,畢竟沒有什麼事是神兵器不能解決的,久而久之,他連自己有這個能力都快忘了。直到此刻來到這奇幻仙境,才提醒了他。

奇幻仙境的記憶濃烈且短暫,多年前的記憶卻一直殘留至今,短暫卻刻骨銘心。

這裡本來只有兩個人,他們在這裡共享歡愉歲月,之後,又多了幾個人來,他們在這裡的感覺,像是‧‧‧避難?這奇幻仙境曾是某些人躲避災難之地,他們在外面不為世人接受,只能躲在這裡。但他們在這裡的記憶沒有苦難,只有安心,這裡對他們來說不是避難所,而是更溫暖重要的存在,這裡於他們而言是家。

「這是什麼地方?」迦爾快被記憶淹沒,定了定神問。

艾琳娜:「娜塔莉安排我這些日子都待在這裡。」

迦爾:「那個女精靈讓妳待在這裡?她自己卻待在上面那片黑壓壓的鬼森林?」

「據我所知,娜塔莉必須待在黑之森‧‧‧」艾琳娜忽然想起,「對了,你的黃金鎧甲,我替你好好收著,我去拿來給你。」說著蹦蹦跳跳的往一顆巨大蘑菇過去,她一身銀白,這麼蹦過去,從身後看,真像隻白兔。

迦爾拾起黃金神槍跟了上去。

巨大蘑菇下長著許多五顏六色的花草,艾琳娜將這些繽紛的花草撥開,黃金鎧甲就藏在裡面,看得出來艾琳娜小心愛護著黃金鎧甲。

艾琳娜將黃金鎧甲拾起,交給迦爾。

迦爾接過,「妳說,福爾摩沙人是因為看上這黃金鎧甲才將妳抓走的?」

「我想是的,雖然我聽不懂他們的語言,」艾琳娜將黃金鎧甲上的草屑拍掉,「不過他們一直對著黃金鎧甲比劃,我就猜他們是為了這個。」

迦爾盯著這替艾琳娜招來橫禍的黃金鎧甲,心裡不知是什麼滋味。

艾琳娜明白他在想什麼,「雖然我是因為這鎧甲被劫,但也因為這鎧甲獲救。黃金鎧甲刀槍不入,你戰鬥時需要它。」不等迦爾回答,替他穿上黃金鎧甲。

迦爾邊穿邊問:「妳因為這鎧甲獲救?怎麼回事?」

艾琳娜將被福爾摩沙人劫走和黑之森的經歷娓娓道來。

福爾摩沙人衝出來時,驚動了軍隊,四周一片混亂,艾琳娜聽見外面一片兵荒馬亂,掀起車簾一看,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張大臉,一個福爾摩沙男人正蹲在馬車前,兩顆又大又凸的眼睛直盯著自己。

「哇!」艾琳娜嚇的往後退。男人似乎被艾琳娜閃閃發亮的黃金鎧甲吸引,盯著黃金鎧甲看。隨即另一個福爾摩沙男人也湊了過來,先來的男人和他說了些話,是艾琳娜聽不懂的語言,他們指著艾琳娜身上的黃金鎧甲,兩人眼神示意,一起將艾琳娜扛出馬車。正好此時馬匹相撞,馬車翻倒,四周一片混亂,兩人趁混亂之際將艾琳娜劫至森林裡。福爾摩沙人的手掌又大又厚實,一掌就能將艾琳娜的整張臉摀住,但他只摀上她的嘴,兩人在樹林裡跑的飛快,一下就遠離李奧的軍隊。艾琳娜見離軍隊越來越遠,越來越害怕,心想要是他們是為了這黃金鎧甲,脫下來給他們便是,事後迦爾一定有辦法將鎧甲尋回,苦於她被抓著,手腳不能動彈,不能將黃金鎧甲解下。

兩個福爾摩沙人扛著艾琳娜一直往森林深處跑,忽然停下腳步,將艾琳娜放下。過不多時,其他族人紛紛趕來,仍舊說著艾琳娜聽不懂的語言:

「剛才那些人是什麼來歷?」

「不知道,挺有錢的,搶到不少值錢的東西。但此次最大的收穫,」指著艾琳娜,「在這裡。」

「她?」

「你們看她身上穿的,一身金黃,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神兵器?」

「神兵器?有可能嗎?神兵器是武器,這只是一件鎧甲,又不能拿來攻擊人。」

「據說神兵器是黃金槍與鎧甲,我們現在,等於得到一半的神兵器。」

「是啊,得到鎧甲,距離得到神槍就不遠了!」

「這真的是神兵器?神兵器會這樣隨便被一個小女孩穿在身上?她絕對是尋常人,不然也不會這麼輕易被你們抓回來。」

「她既然能穿黃金鎧甲,就算能力尋常,身份卻不尋常。我們能以她要脅,逼剛才那些人將黃金神槍交出來。」

「好主意。」

眾人打定主意,決定先將艾琳娜帶回聚居地。將艾琳娜重新扛起,又往深山裡跑。忽聞一聲鷹唳,眾人聽見鷹唳,臉上皆變色。

「鷹族!」

「怎麼追到這裡來?」

忽然從天而降一隻黑鷹,擋住眾人去路。

福爾摩沙人似乎很怕黑鷹,黑鷹一現身,都不敢輕舉妄動。

黑鷹忽然一個俯衝,大力朝眾人揮舞鷹爪,頓時好幾個人受傷。黑鷹用嘴將艾琳娜啣起,將她往自己背上一扔,往天上飛走了。

黑鷹載著艾琳娜飛至一片森林,在一棵樹上落下。艾琳娜才剛從黑鷹的背上下來,黑鷹搖身一變,化為獨眼青年,正是崔斯坦。

崔斯坦靠近艾琳娜,用力嗅了嗅。

艾琳娜一驚,往後一退,險些從樹上摔下去,崔斯坦一把將她抓住。

崔斯坦抓著艾琳娜的肩頭問:「妳是什麼人?」

艾琳娜被眼前這個不知道是人還是鷹的傢伙嚇的說不出話來。

崔斯坦又再問一次:「我問妳啊!妳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有這個味道?」說完又嗅了嗅艾琳娜。

艾琳娜怕極,「什麼‧‧‧什麼味道‧‧‧」說著也聞了聞自己,難道自己身上有什麼味道,會吸引這半人半鷹?他該不會是要吃了自己?

崔斯坦見艾琳娜這麼害怕,語氣稍和:「妳別害怕,我只想知道,妳身上為什麼會有這個味道‧‧‧」話還沒說完,一枝銀箭射中崔斯坦肩頭,崔斯坦的肩頭頓時冒起白煙。

艾琳娜見狀嚇了一跳,崔斯坦卻習以為常,將肩上銀箭拔起,「看來不只我想知道妳的身份,走吧!」說著轉身變為鷹,等著艾琳娜爬上牠的背。

艾琳娜雖然害怕,但知道牠若是要抓自己,自己絕對跑不掉,無可奈何,只好又爬上牠的背。

崔斯坦往森林深處飛,這片森林與尋常森林不同,一整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艾琳娜好奇,崔斯坦怎麼能在一片漆黑下認得路。過不多時,終於出現光亮,原來這光亮是一座湖。湖水呈亮麗的水藍色,湖面上光影流動,湖邊四周霧氣繚繞。黑鷹在湖前停下,將艾琳娜放下,化回人形,走至湖邊,將湖水淋在剛才被銀箭射傷的地方,問艾琳娜:「妳有哪裡受傷嗎?」

艾琳娜搖頭。

這時天上忽然下起流星雨。

艾琳娜盯著天空,「好美啊‧‧‧」

「糟了!」崔斯坦躍起,化回鷹張開翅膀將艾琳娜藏在牠的羽翼之下,流星雨紛紛落在黑鷹的身上。

「你在做什麼?崔斯坦?」

冰冷的聲音。

流星雨隨著聲音的出現消失。

艾琳娜見變回人形的崔斯坦渾身冒著白煙,黃豆般大的汗珠不斷從額前滲出,他臉上的神情極為痛苦。艾琳娜知道崔斯坦剛才是在替自己擋下攻擊,提起袖子替他輕輕拭去額前汗珠。

崔斯坦對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微微一驚,他看著她,從來沒有人對他這麼溫柔。

「她是誰?你竟然會留活口?」冰冷的聲音將崔斯坦喚醒。

隨著聲音出現的是一身銀白的女精靈,手持巨弓。比聲音更冰冷的是她的目光,她冷冷的看著艾琳娜。

崔斯坦:「妳聽我說,娜塔莉。這傢伙‧‧‧」指著艾琳娜,「妳聞一聞她身上就知道了。」

娜塔莉皺眉,「我又不是你,怎麼聞的出來什麼東西?你要是不說,」說著將弓對著艾琳娜。

崔斯坦忙擋在艾琳娜身前,急叫:「她身上有著與妳相同的味道!」

娜塔莉:「什麼?」卻沒將弓放下。

「我在黑之森附近發現她,」崔斯坦見娜塔莉仍沒將弓放下,忙解釋:「當時我聞到她身上的味道,還以為是妳,但我想妳怎麼可能踏出黑之森,過去一看之下,才發現是一群福爾摩沙人,他們抓著一個少女,而這味道正是從這少女身上發出。」

娜塔莉這才將弓放下。崔斯坦見她終於不再用箭指著艾琳娜,暗自鬆一口氣。

娜塔莉走近看艾琳娜,艾琳娜只覺得娜塔莉近看之下更清冷美麗,她像夜空中皎潔的月光、燦爛的繁星。更重要的是,她身上散發著一股氣息,這使她想起迦爾,她與迦爾好像。只是,她明明比迦爾更清冷,卻比迦爾更有人的味道。娜塔莉的目光寒氣逼人,讓人不敢直視,卻也移不開目光,艾琳娜怯生生的看著她。

娜塔莉盯著艾琳娜:「她怎麼看都像‧‧‧」

「像尋常人類吧?」崔斯坦說,「但我的確在她身上聞到妳的味道。說不定她認識其他精靈,要是真的還有其他精靈存在,妳就不用一直待在這裡,能出去了!」崔斯坦越說越興奮,轉頭問艾琳娜,「妳認識其他精靈吧?他們在哪裡?」

艾琳娜驚:精靈?她是傳說中的精靈?精靈不是早就慘遭卡瑪女巫滅族了?看她的樣子‧‧‧這麼說‧‧‧迦爾也是精靈?是因為我穿著黃金鎧甲,鎧甲上有迦爾的味道,而迦爾與她同樣有精靈的味道,黑鷹才會將我從剛才那群人手中救出?他們說,要是有其他精靈存在,她就不用一直待在這裡?

崔斯坦見艾琳娜不答,又問了一次,「其他精靈在哪裡?」

艾琳娜顫聲問:「要是真有‧‧‧其他精靈真的存在的話‧‧‧你們會對他怎麼樣?」

崔斯坦咧嘴一笑,「當然是換人守護黑之森!」

艾琳娜聽了很害怕,不敢想像他們會怎麼對付迦爾,雖然迦爾是無敵的,但那是對於人類來說,現在這兩人一個是精靈一個是半人半鷹,迦爾能是他們的對手嗎?

娜塔莉:「你的傷不痛了?崔斯坦?」

崔斯坦這才察覺,「痛啊!誰叫妳總是這麼胡來!」說著跑至湖畔旁,舀水淋在身上傷處。傷口經湖水一淋,漸漸復原。

娜塔莉:「你從福爾摩沙人手中救下她‧‧‧你既然遇上老仇人,想必你的族人正在不遠處,不去找他們嗎?」

聞言,崔斯坦舀水的手一頓,「他們不是我的仇人,福爾摩沙人與鷹族的仇怨與我無關。」試探性的問:「嫌我煩了?想趕我走?」

娜塔莉:「趕的走嗎?我都趕多少年了,也沒見過你走。」

崔斯坦又舀了把湖水往頭上澆下來,湖水流經的嘴角揚了揚。

娜塔莉轉頭對艾琳娜說:「我不像崔斯坦,能聞出妳身上的味道。但那傢伙的嗅覺準沒錯,他既然這麼說,代表妳身上確實有精靈的味道。妳和精靈在一起嗎?」

艾琳娜想起迦爾,思緒紊亂:迦爾是精靈嗎?

娜塔莉見她不答,又問:「有人會來找妳嗎?」

艾琳娜:「‧‧‧我想會的‧‧‧」

娜塔莉:「是精靈嗎?」

艾琳娜:「我‧‧‧我不知道‧‧‧」

娜塔莉:「好吧,這段時間妳就在這裡等。至於妳身上的味道‧‧‧我想,等妳的人來接妳時,答案自然會揭曉。」

「妳要讓她在這裡等?」崔斯坦走至娜塔莉身旁,「在這黑之森?妳不怕誤傷她?」

娜塔莉:「我會將她安置在別處。」

崔斯坦:「那妳最好保證她不會跑出來,要是待在黑之森,我可不敢保證妳的箭會認人‧‧‧」

娜塔莉不再理他,領著艾琳娜離開。

黑之森一片漆黑,但一身銀白的娜塔莉似能在黑暗中發光,艾琳娜緊跟著娜塔莉,她是自己在這一片黑暗中,唯一能看見的。艾琳娜盯著在黑暗中發光的娜塔莉,心想:若是此刻迦爾也在這裡,身上會發著和她一樣的光芒嗎?嗯‧‧‧夜晚的迦爾是很亮沒錯,但我總以為是因為他皮膚過白的緣故,想必他也是這麼認為的‧‧‧迦爾真的是精靈嗎?一定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吧?不然怎麼會從來沒跟我說過?

娜塔莉停下腳步,「在有人來找妳之前,妳先待在這裡。」說著帶著艾琳娜躍進兔子洞,躍進洞後兩人直接通往仙境。艾琳娜不敢相信,世間竟有這麼美的地方,對仙境的一切目瞪口呆。

艾琳娜讚嘆:「真是太漂亮了!這裡就是精靈的居所?」

娜塔莉緩緩搖頭,「我都待在黑之森,很久沒來這裡了。這裡除了妳之外,沒有別人。在有人來找妳之前,妳可以安心待在這裡。在這裡不會感到飢餓,妳不用擔心食物。」娜塔莉說完就要走。

艾琳娜:「妳要走了嗎?」

娜塔莉:「我得回去。」

艾琳娜:「恕我直言,如果我一直待在這裡,我的朋友怎麼有辦法找到我?我還是和妳一起回森林吧?」

娜塔莉:「森林不安全。聽著,黑之森不能有其他生物存在,所以我得不時發射弓箭,確保將擅闖黑之森的生物都消滅。妳要是待在上面,很快就會沒命。」娜塔莉說完,微微一驚,她向來不會跟任何人說這麼多,老實說,這是她第一次與人類說這麼多話,但艾琳娜似乎有種力量,會讓任何人向她傾吐心聲,也會讓人忍不住想保護她。

艾琳娜笑的天真爛漫:「妳別像剛才那樣,將箭指向我就行啦!」

娜塔莉搖頭,「我的箭有法力,一次能萬箭齊發,連我都不知道箭會射向哪裡,我的弓箭能摧毀黑之森裡所有的生命,而我必須這麼做。」

艾琳娜:「為什麼?」

娜塔莉不答。

「若有人來黑之森找我,卻不小心死於妳的箭怎麼辦?」艾琳娜著急,「他們不是有意闖入黑之森,而是為了找我,妳不能殺他們!這段時間,妳能瞄準目標再使用妳的弓箭嗎?」

娜塔莉答應了。

艾琳娜驚喜,「真的?」

娜塔莉點頭,「就算一箭一發,我也能殺光所有闖入黑之森者。不過我得告訴崔斯坦一聲,他比我更殺人不眨眼‧‧‧」

艾琳娜:「崔斯坦‧‧‧他是鷹族?」

娜塔莉:「是,但他與尋常鷹族不同‧‧‧」

艾琳娜:「既然妳打算手下留情,我能再回黑之森看看嗎?」

娜塔莉想了一下,伸手一變,變出一件銀白的衣服,與她身上穿的一模一樣。她將這件衣服給艾琳娜,「這衣服上有法力,妳穿著它,能讓我與崔斯坦在黑之森裡輕易看見妳。且穿上它,妳能看清黑之森的路‧‧‧」話還沒說完,娜塔莉皺眉,她好像看見了什麼, 「‧‧‧總之,妳要是想去黑之森,就穿上它‧‧‧」娜塔莉拋下這句話,與她的尾音一起消失在空中。

娜塔莉一回黑之森,就看見化成黑鷹的崔斯坦,正俯衝往一匹闖入黑之森的馬飛去,仔細一看,那馬背上倒著一人。崔斯坦伸出利爪,往那人身上抓去,娜塔莉拉弓朝崔斯坦放箭,這一箭擋在那人與崔斯坦的鷹爪中間,硬是將崔斯坦的攻擊擋下來,崔斯坦抬頭看向娜塔莉。

娜塔莉不語,看著崔斯坦,示意他解釋一切。

崔斯坦恢復成人形,一臉困惑看著娜塔莉:「幹嘛?發現外來者。」

「我知道。」娜塔莉點頭,「比起這個,你不覺得他的樣子很奇怪嗎?」

崔斯坦:「妳是指他暈倒在馬上?管他以什麼形式出現,進入者格殺勿論。先殺就對了!」

娜塔莉:「他暈倒在馬上,代表不是有意闖入。而且我正要跟你說,最近不能像以往那樣,對外來者格殺勿論。說不定會有人來找那女孩,在弄清楚她的來歷之前,先別輕舉妄動。」

「放心!這我知道。」崔斯坦似乎很聽娜塔莉的話,「我確認過,這男子身上沒有那女孩的味道,他們不是一路人。妳也看見他是怎麼闖入黑之森的,他是昏倒在馬背上被弄進來的!也就是說,他根本不是依照個人意志進入黑之森,既然這樣,他又怎麼會是來找那女孩的?又怎麼會與她有關?依我看,他只是個一般人,可以輕易殺掉的一般人‧‧‧」崔斯坦越說越低,殺氣隨著聲音流洩出來。

娜塔莉上前看那人,手一觸他,她就知道,「他身受劇毒,活不久了。」

那人正是身中劇毒的亞力士‧拉瓦。

崔斯坦笑:「這樣啊!那就用不著親自下手了!放著不管,他自己也會死。」

「你帶他去醫治。」娜塔莉看著亞力士,「治好後,將他趕出黑之森。」

「我有沒有聽錯?娜塔莉?」崔斯坦一驚,「醫治他?妳要我醫治他,而不是殺他?」

娜塔莉:「你聽見我說的了。」

「為什麼?」崔斯坦不滿,「很明顯的,他和那女孩不是一路人。「擅闖者」格殺勿論,「擅闖者」,無論是不是清醒,擅闖就是擅闖。」

娜塔莉:「他看起來是神智不清被馬匹載進來的,將他醫好後趕出去,他會連自己有沒有來過黑之森都不知道。」

「何必這麼麻煩?娜塔莉?」崔斯坦搔頭,「我們又不認識他‧‧‧」

「怎麼?」娜塔莉橫一眼崔斯坦,「你連我的話都不聽了?」

崔斯坦忙說:「好啦!好啦!我照做就是!」搖身一變為黑鷹,叼著亞力士往森林深處飛去。

崔斯坦叼著亞力士飛至森林中的湖邊,將他丟在地上,自己變回人形。

「這人類‧‧‧塊頭還真大‧‧‧好重‧‧‧」崔斯坦邊喘著氣,邊將亞力士拖至湖邊,一把將亞力士推到湖裡。亞力士掉進湖裡頓時清醒,發現自己身在水裡,掙扎著爬上岸。他在水裡嗆的厲害,一上岸就吐了好幾口湖水。

「喂!喂!別這麼浪費!這水可遇不可求,多少人想要還得不到。」崔斯坦對亞力士說。

亞力士咳了一陣,抬頭見崔斯坦,定了定神,才問:「這裡是哪裡?」

崔斯坦:「黑之森。」

亞力士大驚,「黑之森?」對自己進入黑之森仍活著深感驚訝。

崔斯坦見他的反應,「想必你也知道,自己誤闖黑之森卻仍能保住小命,是個奇蹟吧?要不是我,你現在已經死了。」

亞力士只覺得恍惚,回憶著自己昏倒前的事。

崔斯坦繼續說:「不記得了?那就由我來提醒你吧!你早在進入黑之森時就呈瀕死狀態,被你的馬載進來的。哼,我接到的命令,是將你治好趕出黑之森,讓你完全不知道自己曾踏入過這裡‧‧‧但現在情況不同,你非但知道自己踏入黑之森,也看見我,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崔斯坦的聲音越來越低,亞力士能清楚感覺到他話中流露出的殺機。

不等亞力士回答,崔斯坦的手已變成鷹爪朝亞力士抓去。亞力士驚嚇,往後一躍,但胸前仍是被鷹爪抓到,留下深深的爪印,胸前頓時鮮血直流。

崔斯坦咋舌,「才剛給你治好又出現新傷口了‧‧‧管他的,先打一場,之後有什麼傷口再一次修復‧‧‧」說完又衝上前猛攻。

亞力士才剛站穩,崔斯坦又衝上前,好在他拳腳功夫甚好,與崔斯坦一陣過招,一隻手抓著崔斯坦肩頭,他力氣好大,光是一隻手就將崔斯坦整個人提在半空中,正要將崔斯坦往地上一摔,忽然想起,崔斯坦可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手上的力道減緩,本來應該會讓他重重摔在地上,變成將他往地上一放。

「怎麼?不敢摔啊?」崔斯坦笑:「沒想到,人類之子竟然有這麼大的力氣。」

「我們幹嘛打起來啊?不是你救我的嗎?」亞力士覺得莫名其妙,「你要我離開黑之森,我現在就能離開。在森林遇見你的事,我對外絕口不提。」

「本來是該這樣,但這是與你對打之前‧‧‧」崔斯坦眼神危險,「現在我和你打過,情況不一樣了。這是我第一次與人類對打,你身手很好又是天生神力,這樣的對手,可不是每天都有。剛才你手下留情了吧?你別讓步,我們憑真本事好好打上一場,我想看看,具有天生神力的人類之子,能與我戰至何種地步!」

亞力士正要開口,忽然暈倒在地。

崔斯坦上前一看,才想起來:我忘記我的鷹爪對人類來說有劇毒‧‧‧看來剛才那一爪生效了。不過,他過了這麼久才倒下,看起來比尋常人類之子還強‧‧‧

亞力士越是與尋常人類不同,崔斯坦越不想放過他。崔斯坦取湖水淋在亞力士胸前傷口上,傷口雖然復原,卻留下深深的爪痕。

崔斯坦的鷹眼又看見有人在黑之森外徘迴,他一舔舌頭,咧嘴一笑,「獵物上門了!」

起身正要離去,回頭看一眼亞力士,心想:光憑他一己之力絕對走不出黑之森‧‧‧娜塔莉最近不會放箭,他待在這裡死不了,正好能拿他來打發時間。娜塔莉自己留了個女孩,我留下這個人類也不為過吧?

既定主意,崔斯坦化為鷹朝黑之森外飛去。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