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請別叫我英雄》(編修版)034-師兄與師弟

九方思想貓 | 2021-11-19 09:37:02 | 巴幣 246 | 人氣 173


本書為編修版
70%左右的文本因重新撰寫而與初稿版有所不同
若您為首次閱讀,推薦閱讀此版
若您已讀過初稿版,也希望您能從中享受到樂趣





  話聲一落,孫岐正已經擺好了架勢,而重新將頭盔面罩關閉的氣動俠,也在他的超人面具之下瞇起了雙眼。

  他們的樁架,彼此之間是如此的近似。

  「我才是這門功夫的『大弟子』。」孫岐正沉聲說,並不是以廢棄超人的身份,而是以孫樂虬獨生子——孫岐正的身分,所發下的豪語。

  氣動俠並沒有答腔,意識下沉,將能夠發出萬鈞之力的氣動超能力收合。

  武術之基底,始於健全的心靈;功法之發肇,起於健康的身體。

  要說怎樣的人能夠把武術發揮到極致,那必須是心正、靈端,身強、體健之人。氣動俠已被「太上老孫」悉心教導過,他的心靈與身體,在歷經了調查站那一夜後,又被打磨得更為光潔。

  運轉體內的氣息,氣功流轉的獨特電麻感通暢四肢百骸,遊走在五臟六腑之間。他能夠做得比任何人都好,因為師父說過——氣功是呼吸的方法,而呼吸,正是氣動俠身負的超能力之源。

  修煉時,那些打在身上的拳、踢在下盤的腿,冥想靜坐時孫老的細語,老人家在郊區三合院裡泡的茶香,以及他在享用「槓丸米粉」時,像個吃不夠的孩子一樣狼吞虎嚥的皮樣。

  最後,對於師父的想像,停止在前往調查站的那一天。

  「叱!」

  是孫岐正發力的聲響。

  以加速超能力為發端,他就像是從原本位置消失一般,閃身在跟前。

  那能夠把發勁狠狠打進體內的拳頭,正按在自己的左肋下,氣動俠能感覺到,是與上次一樣完全零距離的發勁——或者說,威力更勝那一回。

  「蓬!」

  深沉的共鳴,來自氣動俠已然練得十分強壯的身體內側,他倒退了兩步,微微彎下腰來,而眼見此景,孫岐正的臉上掛著想當然爾的笑。

  「阿仁分析過,你的超能力會在皮膚表層,自動因應外力放出高壓氣壁防禦,所以弄得你刀槍不入。」他望著彎身不動的氣動俠,激越地高談闊論著,「可惜,『發勁』是貼著身體也能打出力道的寸勁,根本不是那種超能力能防的,父親從前總說我不是練武的材料,很早就將我送入『神殿』參與實驗……我絕不恨他,儘管我成了廢棄超人,我還是擁有了能夠展現『武』的身體,我有機會像父親一樣,為了國家,做出哪怕是罔顧家庭、傷天害理的任何事。」

  聽著他的誑語,氣動俠歪斜的身子,這才緩緩直了起來。

  「很痛苦嗎?上次受了一擊就要你動彈不得,這次也算有點進步。」

  有那麼片刻,孫岐正的稱讚洪亮地迴盪在墨藍色的大廳裡,而氣動俠只是一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聽他以前輩之姿,說著些關懷與嘲諷。

  「游龍野說過,你肯定很快會找到『樂園』這裡來,還要大家注意點。你這不是來送死嗎?」孫岐正見他沒多大反應,也開始覺得心底有點不是滋味,「當時你到『廢棄超人鎮』的時候,我沒有盡全力。如今我用上十數年來習武的心得,希望你也可以拿出相應的尊重來。」

  「請放心,孫岐正大哥,或者說……我該稱你一聲師兄更好?」

  氣動俠淡淡回了話,他隱藏在頭盔底下的面孔看不出痛苦與否,但語調裡的氣定神閒,反而讓孫岐正的表情扭曲了起來。

  「你說什麼……」

  「那一日,師父和你對壘的背影,確實把發勁的功底傳達給我了。」氣動俠拱了拱手,再次擺出架勢,不疾不徐、不輕不重,「你那一擊,我早已用相同的發勁力道頂了回去,想必你慢慢也該覺得拳頭痛起來了吧。」

  大中至正,且心無窒礙,現在的他,有著全無雜音的心靈,以及強健無匹的身體。

  因此他能夠持正地說明這個事實,開口說道:「你的發勁不純,過度仰賴超能力了吧,孫岐正師兄?」

  孫岐正的臉色登時一陣青一陣白,望著那架勢有如親生父親般洗練的氣動俠,氣得雙手雙腳抖顫不止。

  「我確實資質極差,也被父親當場說過,要我不要再練了——」他重新擺好架勢,但身歪體斜,那能夠打出風雷一擊的右手,在半空中不住開合著,像是想要抓住什麼,卻又徒勞無功,「但決定該不該繼續練下去的,是我自己!不是他!我絕不是他口中那個不成材的武痴!」

  「你其實很敬愛自己的父親吧。」重新開啟了氣動盔面罩,氣動俠以熊英真的身份,露出一抹既是疼惜,又像憐憫的微笑,完全擊碎了孫岐正的自尊心。

  「不要說得好像你很懂一樣啊——!」

  架勢崩潰的孫岐正,在盛怒裡,再次回到了一個兒子的身分。

  他對父親充滿了憧憬,對自己的才華充滿了無力,失控的他,以全力展開超能力,以前所未有的超速度,驅策無數的拳擊如流星般墜落熊英真的全身上下。

  然而缺乏勁道的拳,儘管目不暇給,卻是傷不了分毫。

  失去理智的攻擊徒勞無功,而孫岐正額頭上的汗珠也越來越多,動作逐漸變得容易掌握。顯而易見地,使用自身壽命作為超能力之源的他,在巨大的消耗之下,已逐漸不能繼續維持強度。

  察覺到他的速度逐漸慢下來之後,熊英真總算連架勢都不擺了。

  平常作為氣動俠活動時,他擺出與平常差異較大的輕鬆性格,便是決定好好切割作為英雄與常人的身分,畢竟能力不同、立場不同,態度也應該要有所不同。

  但如今,他面對這位暴怒的超能力者,心中的無奈,卻是以「熊英真」這個身分升起的。

  「可以消停了吧。」他淡淡地說道:「你的手會毀掉的。」

  也許是怒意攻心,孫岐正直到此時才發現到,自己的雙臂早已痛得幾乎舉不起來。

  如果只是普通的攻擊被熊英真的氣壓壁擋下,那只是像打在棉絮裡一般,並不會有什麼問題。但他本身的破壞力有超能力的速度加成,這些反作用力在高速攻擊之下,迅速累積為嚴重的傷害。

  「這都是沒有必要的戰鬥,師兄。無論你和游龍野那個混帳交換了些什麼條件,只要你還身為廢棄超人的一天,就肯定會像其他人一樣被當成棄子的。」

  熊英真嘆了口氣,以沉靜之姿,一步步進逼對手,只見孫岐正一面氣喘吁吁地倒退,一面咬牙切齒地說:「……好一番成功者的言論,你很強,你有超能力,而且不必付出什麼代價,不像我們,為了變強甚至賠上了人生……」

  「我是不清楚『變強』對你的重要性是什麼,但你最好不要搞錯了。」望著這樣的孫岐正,熊英真臉上滿滿的苦笑,「我也不是自己喜歡,才變成現在這樣子的,這部分先不管——游龍野和總統先生正在幻燕的迷魅幻象控制之下,對她所說的話基本言聽計從,你已經輸了,請你束手就擒,好嗎?」

  孫岐正滿臉不可思議,歪著頭不解地望著熊英真,「什麼意思?我輸了?」

  「你輸了。」熊英真再次點頭道,「你打不過我的。」

  「游龍野說過,成王敗寇,歷史是為勝利者服務的。」孫岐正倒退了兩步,臉上的表情登時猙獰了起來,「我已經付出了一切,離家出走、接受改造,並且在超人量產的實驗當中存活下來,取得了適合我的能力……縱使我可能在這裡把生命消耗殆盡,我也不會放棄取勝!」

  話才說完,孫岐正再度擺出了架勢,見他的姿態,熊英真也不敢大意,探拳而出,體內氣息循環不已,準備好應付對方破釜沉舟的一擊。

  「你這樣子,倒真像個超級英雄呢,熊英真先生。」孫岐正恨恨地說道:「為了奪回朋友,為了守護些什麼?是這樣才夠格稱為英雄嗎?」

  「聽不懂你的意思。」熊英真冷冷地說道:「你想貫徹自己的正義是很好,但既然現在拳頭大的能說話,那我很快會讓你閉嘴的。」

  「我的正義?」孫岐正笑了,那笑容裡看來是融入了多年的追求以及已然捨棄的自尊,「我就只是想知道,父親一生都做了政府的狗,為什麼那份忠誠,能夠凌駕對我和母親的愛之上,直到我們都已離開,父親才從國安局總教頭的崗位退下。」

  他頓了一頓,姿態壓得更低了些,沉聲說道:「因此,這一次我選擇從頭到尾站在國家的這一方,我要看看,父親當年到底看到了什麼,才讓他拋家棄子到這個地步!」

  話沒說完,眼前這道紅色的身影化為一道閃光,卻並非直指自己而來,轉而撲向一旁的幻燕。

  身負迷魅幻象的幻燕作為「原點」,雖然超能力也非常厲害,但本身並無任何戰鬥能力,要是受了這一擊,會變成怎樣呢?

  熊英真腦海裡閃過的,是廢墟裡的醫俠,她那變得殘缺不全的身影。

  不及任何細想,他已拼上全力,張開雙手阻擋在幻燕身前,而那不祥的拳,就這麼貼上了自己的腰際。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