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30 黑之森(2)

椅子 | 2021-11-18 13:47:16 | 巴幣 2 | 人氣 60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69 勾魂灣

30 黑之森(2)

迦爾與男子打得難分難捨。

「亞力士!」

身後艾葛莎喊,她正一手持火把,一手捧著大把摘來的藥草植物。乍見亞力士時,手一鬆,剛摘來的藥草散落一地。

這名與迦爾扭打成一起的人正是亞力士。當時亞力士中了國軍的毒箭,昏倒在馬上,那匹馬載著主人一路闖入了黑之森。

「怎麼回事?」艾葛莎衝上前,「亞力士!你為什麼和迦爾打起來?」

亞力士似沒聽見,仍舊一拳拳朝迦爾猛攻。

迦爾急問:「妳認識他?」

艾葛莎:「他是我哥哥。」

「你們兄妹感情好不好啊?」迦爾邊閃躲邊問:「能請妳哥哥住手嗎?」

艾葛莎覺得奇怪,亞力士素來溫和,不會主動攻擊人,又怎麼會像遇上仇人似的,發了狂攻擊迦爾,且對自己說的話沒反應,「你們為了什麼事打起來?」

迦爾:「天曉得!他忽然發瘋似的朝我撲來‧‧‧」

艾葛莎正要上前阻止,忽然從天上下起流星雨。流星雨落在亞力士身上,亞力士吃痛的大叫,連帶站在一旁樹上觀戰的黑鷹也被擊中,跟著發出嘶吼聲,流星雨卻避開迦爾與艾葛莎,落在兩人腳邊。

「亞力士!亞力士!」

亞力士神情痛苦,這時艾葛莎才發現,流星雨是一枝枝銀色弓箭,亞力士被箭插滿全身,渾身冒著白煙。

黑鷹忽然飛至亞力士身前,盯著亞力士。黑鷹身上中箭的地方也都冒著白煙,牠用鷹爪將迦爾抓起,亞力士忽然躍起將艾葛莎扛在肩上,一鷹一人往森林裡衝刺。

***

女孩引領眾人來到森林深處,路途蜿蜒曲折,又是一片漆黑,但女孩卻看得很清楚,左彎右拐沒有半點猶豫,彷彿這裡是漆黑還是明亮對她來說都無所謂。

走著走著,忽覺眼前一片明亮,原來這裡沒被層層林木覆蓋,抬頭就能看見天空,此刻是晚上,天上繁星點點,月亮正又圓又大的鑲在夜空上,月光映照下,終於不再是一片漆黑。眼前放著一座洗滌盆,洗滌盆裡的水在星光照射下微光點點,清澈潔淨。

「你們先把她在這裡放下。」女孩指著洗滌盆前,「剩下的就交給她吧。」

眾人回頭,女精靈已悄無聲息的出現在眾人身後,艾瑞托一驚,她剛才明明沒跟上,是什麼時候‧‧‧一點聲音都沒有‧‧‧真不愧是精靈‧‧‧不過她剛才對空中放箭有什麼目的,難道是她召喚同伴的信號?

女精靈用雙手從洗滌盆裡捧出水,淋在辛西亞的傷口上。辛西亞一陣掙扎,看起來很痛苦,卻仍是一聲不吭,傷口經水一淋雖然冒著煙,卻漸漸癒合。加百列伸手探辛西亞額頭,她已退燒,身體也不再像剛才那樣燙,沉沉睡去。

「好厲害!」艾瑞托驚呼,「這水‧‧‧有法力嗎?」

忽然從樹叢中竄出一個壯漢,眾人不禁一驚,更讓人驚訝的是,他肩上正扛著艾葛莎。那人在眾人面前停下,放下艾葛莎。

眾人一陣戒備,艾葛莎忙說:「沒事,這是我哥哥亞力士。」

這時黑鷹也趕到了,牠的爪子裡正抓著迦爾,飛至眾人身前,將迦爾放下。牠才剛放下迦爾,女精靈對著黑鷹迎頭就是一箭,她的箭來的又急又快,黑鷹來不及閃避,被一箭射倒在地。倒地的黑鷹渾身冒著白煙,卻在白煙之下,黑鷹幻化成一名男子。

化為人形的鷹男仍舊少了一隻眼,僅剩的右眼深邃有神,像鷹眼般銳利,任何獵物都躲不過他僅剩的眼睛。他的面容倔強好強,眉眼囂張,說明主人的不服輸與無所畏懼。他看起來任意妄為、隨心所欲,帶股狂野的氣質。與狂野的氣質不同,鷹男長得頗俊美,任何人看到他這張臉,心裡第一個念頭都會是:可惜少了一隻眼睛‧‧‧

「哎喲!妳出手還是一如往常,不知輕重‧‧‧」鷹男邊哀號邊站起身。

「這句話原封不動還給你。」女精靈語氣平淡清冷,「我說過了吧?森林之外你做什麼我不管,但森林裡,沒有你插手的餘地。」

「妳雖是這麼說,」鷹男向加百列一行人看去,「但誰叫最近這麼多奇奇怪怪的人類,鬼鬼祟祟,也不知道想幹嘛‧‧‧」

女精靈:「那也是我的事。我的事什麼時候輪得到你作主?」說著舉起巨弓對著鷹男,「這麼愛管閒事,你是連另一隻眼睛都不想要了嗎?」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冷靜點。」女孩至女精靈與鷹男中間打圓場。

迦爾被黑鷹放下後,目光一直在女精靈身上,他感覺得到,女精靈身上有股和自己相同的氣息。直到此刻聽見女孩的聲音,猛然一看,失聲叫:「艾琳娜!」

「迦爾!」女孩看見迦爾也很高興,女孩正是迦爾的主人艾琳娜。

迦爾欣喜若狂奔至艾琳娜身前,女精靈見狀,將剛才高舉的巨弓放下,盯著迦爾看。

鷹男:「怎麼?你們認識?」

迦爾乍見艾琳娜,開心的心臟都要跳出來,「妳沒事吧?有沒有受傷?」將艾琳娜東看西瞧。

艾琳娜笑著搖頭,「我沒事。倒是你,怎麼會在這裡?李奧呢?怎麼沒跟你一起?」

迦爾聽艾琳娜問起李奧,想起李奧不願來救她,怒上心頭,卻不願讓她知道,只淡聲說:「他受傷了,不方便來找妳。」

「受傷了?」艾琳娜擔心,「哪裡受傷?嚴重嗎?他為什麼會受傷?」

「兩位要不要去旁邊閒話家常?」鷹男不耐煩的說。

艾琳娜笑:「抱歉啊,崔斯坦。我看見家人,開心過頭了!」

迦爾:「崔斯坦?艾琳娜,妳怎麼會認識這鷹一般的傢伙?」

艾琳娜:「當然認識,畢竟這陣子我都待在這裡。」

崔斯坦:「妳找到家人當然很好。不過,」看向一旁眾人,「其他人現在可以滾了吧?我不管你們為什麼踏入黑之森,但應該都聽說過,凡踏入黑之森者必死。現在因為情況有些特殊你們才得以繼續活著,趁小命還在的時候快滾吧!」

女精靈:「還不把咒語解除?」

眾人一愣。

女精靈作勢對崔斯坦舉弓。

崔斯坦「嘖」一聲,「好了,好了,我解除還不行嗎?」

亞力士忽然倒下。

艾葛莎驚:「亞力士!亞力士!」

「他沒事,」崔斯坦懶散說:「只不過是身上的法力忽然消除,力乏有點虛脫,讓他睡一覺就好了。」

艾葛莎沉聲:「你在亞力士的身上施法?」

「是又怎麼樣?」崔斯坦不以為意,「我現在已經解除了。他早該死了,是我們救了他,他才能活到現在。我在他身上小小惡作劇一下,無所謂吧?」

艾葛莎想起剛才看到亞力士時,他正瘋狂的攻擊迦爾,而迦爾同樣摸不著頭緒,向來溫柔的亞力士竟會這樣,肯定是崔斯坦搞得鬼。

艾葛莎:「讓亞力士攻擊迦爾,也是你搞得鬼?」

崔斯坦:「是又怎麼樣?誰叫你們要無緣無故闖進別人的地盤‧‧‧」話還沒說完,崔斯坦已中了女精靈一箭,中箭的瞬間,崔斯坦化成黑鷹飛走了。

「抱歉崔斯坦操控了妳哥哥,」女精靈對艾葛莎說:「他向來喜歡惡作劇,不過你哥哥如同他所說,已經沒事了,妳不必擔心。」對加百列說:「抱歉崔斯坦傷了你的朋友,他向來喜歡胡鬧,不過她已經沒事了。」對著眾人說:「想必各位都知道,凡踏入黑之森者必死,這並不是傳聞。在黑之森前徘徊者,會被崔斯坦解決,而踏入黑之森者,我的弓箭不會輕易放過。但這次情況特殊,奉勸各位即刻離開,再也不要靠近這裡一步,不然下一次,我的箭可是不認人的。」

原來這就是黑之森的真相。鎮守黑之森的不是精靈的亡魂,而是真正的精靈。不僅精靈,現在還多了個鷹一般的傢伙,牠蠻不講理,看起來比精靈還難纏。而流星雨也不是什麼精靈的眼淚,而是精靈的弓箭,萬箭齊發,箭不長眼,死於箭下亡魂無數,難怪踏入黑之森者無人生還。

想不到,傳說中的精靈竟然願意讓他們平安通過,眾人驚喜交加,紛紛動身離開。辛西亞仍在昏迷,由加百列揹著她。艾瑞托與艾葛莎一人一肩扛著昏迷的亞力士。迦爾與艾琳娜正要走,女精靈叫住兩人,「艾琳娜,妳與妳的家人請留步。我有話要說。」

艾琳娜與迦爾停下腳步,女精靈上前正要開口,忽然又看見了什麼,開口:「妳先領著他去休息,我去處理點事情。」

艾琳娜關心:「怎麼了?是崔斯坦嗎?」

女精靈點頭,「福爾摩沙人又來了,崔斯坦正在對付他們,他剛才被我教訓,還沒復原,我得去一趟。」說完,女精靈瞬間消失。

「走吧,迦爾,我帶你去休息。」艾琳娜牽起迦爾的手,往森林另一頭走。縱使在一片漆黑的林中,艾琳娜仍像在白晝的平地上走著,迦爾不禁大奇,「妳怎麼都認得路?」

艾琳娜:「這是娜塔莉的法力,讓我能在黑之森看的清楚,才不會迷路、摔倒。」

迦爾:「娜塔莉?是剛才那個女精靈?」

艾琳娜點頭,「她還給我這身衣服,便於她與崔斯坦在黑之森中辨識,才不會將我誤認成是入侵者,以防誤傷。」艾琳娜與娜塔莉一樣一身銀白,在黑之森裡看著很明顯。迦爾這時才發現,「黃金鎧甲呢?妳怎麼沒穿?是被福爾摩沙人搶去了嗎?妳沒受傷吧?」

艾琳娜搖頭,「沒被搶去,我小心收著呢!不過,他們確實是因為黃金鎧甲才將我劫走的‧‧‧好在他們將我劫走後,闖入黑之森,被崔斯坦發現,他救了我。」

迦爾聽了,頗為愧疚,停下腳步,「抱歉,艾琳娜。我本來是想,黃金鎧甲能保護妳才讓妳穿上的,沒想到,它非但沒有保護妳,反而替妳招來危險‧‧‧」

「別放在心上,迦爾。」艾琳娜微笑,「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再說,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迦爾搖頭,輕輕擁抱她,「這是我第一次和妳分開這麼久‧‧‧我好怕妳有什麼不測‧‧‧好怕我來不及救妳‧‧‧」好怕不能再像這樣,和妳說話‧‧‧擁妳入懷‧‧‧

迦爾攬著艾琳娜的手臂收緊,失去她的恐懼再次浮上心頭,他不願再去回想。

艾琳娜輕拍他的背:「我人就在這裡,所以你別怕了。」放開他,對著他狡黠一笑,「要是讓人知道,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竟然因為找不到主人而露出這副快哭出來的神情,豈不是讓眾人笑話?」

迦爾從不在意這些虛名,「無所謂,要笑就笑吧。」

艾琳娜笑笑,牽著迦爾繼續往前走,「你別這麼擔心,就算我真的發生什麼不測,你也不用覺得良心不安,作為一個家臣,你實已無可挑剔,你是我見過最忠心的臣子‧‧‧」

迦爾心想:不是因為良心不安,妳要是真有什麼萬一,我也不想活了。

艾琳娜繼續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一定還會遇見更多像上次一樣危險的事‧‧‧想必你不會同意,如果我要你發生事情時先救李奧‧‧‧」

「當然,」迦爾插口,「我是妳的家臣,又不是他的。」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艾琳娜輕笑,「這也是我不會這樣要求你的原因。我想說的是,之後要是再發生什麼事‧‧‧我有什麼不測的話,希望你能繼續待在李奧身邊,將他當成我,盡力輔佐他,助他奪天下。」

迦爾搖頭,「有我在,我不會讓妳發生任何事。像這次的事情,下不為例。」難道妳死後,我竟能獨活嗎?

艾琳娜悠悠的嘆:「誰又能保證,未來會發生什麼事?縱使是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亦然‧‧‧我知道你總是以我優先,但我希望,即使我不在了,你仍能像效忠我一樣效忠李奧,像保護我一樣保護李奧。你放不下我,就像我放不下李奧,但這次縱使我不在他身邊,我也不擔心,因為我知道他身旁有你,但現在你在我身旁,我不禁開始擔心他‧‧‧」轉過身來盯著迦爾,「答應我吧,迦爾。就算之後我不在,你也會替我好好照顧李奧。」艾琳娜的目光懇切,迎著這副目光,迦爾甘願為她做任何事,就算是立時為她死了他也願意。只不過她這殷切盼望的眼神,求的卻是別人的事,還是那個李奧,他一生最痛恨的人。

迦爾嘆口氣:「他是妳的丈夫,我是妳的家臣,我怎麼不會照顧他呢?」我當然會照顧他,因為我知道,他要是有什麼萬一,妳會難過,而我又怎麼捨得讓妳難過,看妳為他掉一滴淚?

艾琳娜點頭,「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李奧的事先說到這裡,迦爾,接下來,我們談談你的事。」

迦爾:「我的事?」我有什麼事好談?

艾琳娜:「想必你剛才也見到娜塔莉了吧?你覺得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迦爾眼神閃躲。

「別跟我說你沒察覺到‧‧‧」艾琳娜不信,「她身上的氣息和你很像‧‧‧」

「‧‧‧妳想說什麼?」的確,迦爾剛才看見娜塔莉就知道,她與自己是同一種人。想必不只艾琳娜,一旁的眾人應該都能感覺得到。但艾琳娜想說什麼?難道她要自己留在這黑之森,與那女精靈一起嗎?

艾琳娜:「進去再說。」

迦爾:「去哪裡?」

艾琳娜指著樹下一笑,「這裡。」

迦爾俯下身來看,只見艾琳娜手指的地方是樹下的洞穴,看起來像兔子洞。

「這裡?」迦爾摸不著頭緒,「這看起來像兔子洞,妳是想我抓兔子給妳玩嗎?」

艾琳娜笑著搖頭,「跟我來!」抓著迦爾的手,往兔子洞一躍,神奇的是,這洞似乎有法力,兩人一躍瞬間被洞吸進去。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