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5-8 家主繼承

奇箱 | 2021-11-17 22:25:38 | 巴幣 24 | 人氣 55


 
        0000已經表示要幫助1111他們,實行0000的功能擴大了。
 
        聽說這會使0000面臨到一定危險,不過如果成功的話,有希望能大幅度的接近 i 的真面目。
 
        「不過我好像什麼都沒做到啊。」
 
        0110必須得好好感謝老天爺,自己賴以放鬆的浴室並沒有受到血漬或是屍體的汙染,自始至終都保持著該有的整潔。
 
        果然身體與車子都是一樣,需要常常清潔才不會讓人感到心煩氣躁。
 
        「能夠接近爸爸是很高興…但是…」
 
        很久沒有泡在熱水裡了。
 
        但是即使肢體浸潤其中,還是稀釋不了種種煩憂。
 
        一直以來努力的似乎都是0000。
 
        無論是尋找 i ,還是攻陷敵人,自己通常都是被下達指示後才行動。
 
        自己好像就只是個撿現成利益的一方而已。
 
        0110這個人應該能替換成任何一個知情人士,就像0000車上說的一樣,technician或是roommate在他身邊都遠比自己來的有用處。
 
        別的專長不說,光是一個開車時不會超速的司機就足以勝過自己了。
 
        「要是不像我當時說的那樣,真是 i 設下限制的話,恐怕又要挨罵了。」
 
        0110,趴在浴缸的扶手上,大大的呼出一口無可奈何的歎聲。
 
        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能斷定, i 不會設下限制。
 
        雖然0000確實沒想過這種可能,但因為莫名的直覺猜測而讓他承擔生命危險,自己卻站在一旁納涼,怎麼看自己都只是出張嘴而已。
 
        挨罵只是小事,0000沒事才是最重要的。
 
        「唉…明明在家裡應該要好好的放鬆…雖然逛街時確實放鬆了…」
 
        出浴,拭乾身體,著寬鬆的睡衣。
 
        似乎因為才剛洗完澡,0110顯得有點醉醺醺的茫然感,他搖搖晃晃的從三樓回到二樓。
 
        「0110小姐,怎麼了嗎?」
 
        記得0000說過要到車上整理今天買到的東西,所以暫時離開屋子,如此一來應話的自然是在整頓黑色房間的1111了。
        
        似乎是因為黑色物質只算是外層結構,她還是需要在房間內把內部布置一番方有類似cube的功效。不過表面上是這樣說,給予0110的觀感只覺得1111在裡面畫什麼法陣或是魔法陣之類。
 
        不過撇除掉她工作的內容,有一件事情0110老早之前就想對1111說。
 
        「那個1111小姐啊…」
 
        「是!」
 
        「我知道我們似乎有些家族上的從屬關係,但畢竟我是最近才真正認識到自己的背景,一個比我還要有社會經驗的年長女性,一直對我小姐東小姐西的叫…這並不是嫌棄1111女士,但被照過兩三次面的女性這樣稱呼會不自覺渾身不自在。」
 
        和電極無關,也和being無關,1111本不該對0110有一絲特別對待。
 
        對0110來說兩人過去甚至因為 i 的關係,算是交惡的情形。何況1111又半強迫的讓自己參加being的家主候補競爭,對方究竟存何心思實在半點看不出來。
 
        「那樣的話,0110你就用命令的方式讓我改掉吧。」
 
        「這不就是要先承認我是你的上司嗎?」0110不解:「難道說being裡面的人都如此重視血脈或階級嗎?」
 
        「不,我這是我自己的問題。」1111說:「being中的競爭很激烈的,雖然也重視血脈與階級…以淺而易見的比喻來說,就像是一群富二代在爭奪勝者全拿的財產吧。」
 
        看1111說出這話的樣子,其他的參加者大概也是良莠不齊吧。聽到這0110好像壓力沒那麼大,但一想到自己身為擁有電極的人員之一,可能會被集中對付,剛消退的壓力又湧上來了。
 
        「能獲得的財產大概有多少啊…既然還擁有跨國企業,總不會是小數字吧。」
 
        本來對錢就沒甚麼慾望,0110這句話問出來也只是想了解狀況而已。
 
        但是1111,卻詫異地望向發問的0110。
 
        「…我記得不久前妳才知道自己是being一家的事情吧。」
 
        「嗯,所以還不習慣什麼大家族的風格。」
 
        「所以你對要繼承的東西完全沒有概念,就答應參與?」
 
        「不是因為避免自己被追殺,才先暫時加入嗎?」
 
        「…咦?」
 
        「…嗯?」
 
        明明自己與0000說這話題時1111也在場,但1111卻像是沒經歷過這事一般,一瞬間露出困惑的表情。
 
        「1111?」
 
        「…說起來那時好像真有這對話,還是我提醒妳的是吧。是了是了,我居然忽略掉這件事情。」看樣子剛剛只是因為太多事情暫時令1111健忘而已,她馬上回神並回答問題:「事實上,我也不清楚繼承是怎麼一回事,我還以為那支手機會告訴你們真相。」
 
        「聽妳這樣子一說,似乎不單單是企業或組職的繼承啊。」
 
        「…畢竟是要繼承being的全部,因此包括我的組織,也會被作為附帶物繼承呢。」
 
        此言一出,0110又感到一陣惡寒。
 
        自己應該要意識到的。
 
        明明已經受不了1111畢恭畢敬的態度,卻沒想到為何她會做出此等行為。
 
        「1111隸屬的組織,是專門的殺手吧。滿滿像是1101那樣的人。」
 
        「…是呢,所以我們並不是善人,包括我,包括組織的上司,都只是being專門培養的殺手而已。」1111拿出白色絲線,一面將形狀黏成特殊符號,一面貼在黑色的牆壁上:「如果妳未來繼承家主位置的話,我就是妳的下屬;就算沒有成功,只要妳還活著,那在家中的位置顯然比我還要高…所以我稱呼一聲小姐並沒有任何毛病。」
 
        這些話侃侃而談下來,並沒有加深0110的對家主的競爭之心。
 
        「其他人知道這件事嗎…知道有你們這群殺手在being中。」
 
        「估計是知道的吧。」
 
        心臟又是一抖,發寒的抖。
 
        「畢竟三十七人都是我去接洽的。雖然現在有六人脫離競爭了。」1111說:「要是其他人做代表,稍微粗魯的候補馬上就會宰掉來使,我的組織作為being公正一方可是誰也不敢得罪喔。」
 
        但這也能簡單的換句話說,在知悉家族有此等狀況之下,仍有三十六人願意接受這場爭奪。
 
        0110莫名其妙,突然獲得了至少三十六人的冷血親戚。
 
        難道這個家族的人就沒有要把這些人換掉的想法嗎?如此惡習是應該早就被汰除的制度才對吧。
 
        「不過同時,」接續剛剛的話題,1111繼續說道:「我們的存在確實被being的不少候補仇視著,畢竟我們總是為being幹最髒的活,無論是向外還是向內…仇家早就多不勝數了。」
 
        「這樣啊…」
 
        還是有人有正常想法啊,0110頓時感到欣慰,看來being並非只是一群混帳待的地方而已。
 
        「怎麼樣呢0110。」聽到0110放鬆口氣的聲音,1111回問:「要不要以解散我們為目標,試著成為being的家主呢?」
 
        「…我覺得,1111小姐是不是對我比對其他候補偏心的多啊。」0110能從她談話的抑揚頓挫中,感受到自己於其中被特殊對待的態度:「但我們兩人應該是第二次見面才對。」
 
        「我說過了喔,」1111對此沒有否認:「因為妳和我的上司很像。」
 
        這句話剛剛也出現過,與此同時也勾起了0110的好奇心。
 
        「…我可是希望你們這種殺手組織不存在於世上。」
 
        「我的上司不只一次這樣對我說。」
 
        「…我甚至連屍體都感到噁心。」
 
        「他看到屍體也會吐呢。」
 
        這又是怎麼搞得,0110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這麼一說1111的上司根本是天大的好人才對。而一位好人如果不幸接到殺手組織首領的位置,首先應該要不見血的把這組織給解散才對,根本不會拖到現在才借1101之力毀滅成員。
 
        應該毀滅而無法毀滅的話…
 
        「…難道,就算你們毀滅,being也會再成立一個類似的集團?」
 
        「雖然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而已,但對現況而言就是如此呢。」
 
        優美的在天空中畫出一到弧線。
 
        1111此時像是在布置萬國旗般,不斷在牆與牆之間黏貼白色絲線。
 
        「上司他想要把這種專門暗殺用的組織,從being一貫的家族作風中除去。」1111說:「但是就算沒有我們,還是有其他家族的人會私自成立私兵,我們一旦消失,家主就會馬上找尋這種人,強制他們充當這種幹髒活的組織。」
 
        「…你在說甚麼我完全無法理解。」
 
        0110輕輕搖頭,她覺得自己沒有聽漏任何事情,1111說的話也總是如此艱難,所以她對新消息也一向以接受態度面對1111。
 
        「但即使是政治門外漢的我也知道,把別人的私兵引至自己身邊充當要職,難道不會擔心他們產生反叛嗎?」
 
        「就算你這樣問…雖然殺手組織曾經不止一次全滅過,也從沒發生過下個組織背叛的事情啊。」
 
        怎麼可能完全不會背叛?0110還以為會有什麼建設性的反駁,卻沒想到只是用鐵證狠狠的打自己的臉。
 
        「0110妳覺得疑惑嗎?」1111對困惑的0110,不打算詳加解釋:「但這同時也是其他人會有疑惑的地方,甚至家族內的人也對此懷疑有沒有用甚麼精神控制的跡象,畢竟being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家庭,大概只有歷代的家主知道全貌而已。」
 
        對於自己的家族成員,都能隱匿到這種程度嗎?
 
        0110輕輕搖頭。
 
        「being…電極也好殺手也罷,這個家族到底是…」
 
        1111曾說過,電極的製作基礎是源自於being的技術,如果這是真的的話,恐怕用詭異的手法收攏人心或是洗腦也是有可能的吧。
 
        電極已經是『超越現代科技』的物品,而現在0110又切實感受到being家主握有超出這種科技的技術。
 
        如果單照科技程度與『偷取』這種事情來看的話。
 
        「果然 i 還是在being裡面吧。」
 
        「或許吧,雖說有這種可能,但如果成為家主的話,妳就握有無上的權力與科技技術,不管 i 怎麼隱藏自己都是沒用的。」
 
        「我不想要當,我不是說過了嗎?」
 
        0110又一次聽到勸誘言語,雖然知道1111只是在鼓勵自己,但依舊覺得不甚舒服,不斷被人慫恿去做不想做的事情,並不是件開心的事。
 
        「但就算妳說不當,難道就真的只要掛名就好了嗎?」
 
        「…咦?」
 
        「前一次就說過了,只要妳戴上0110,妳就沒有退出的權利。」現在的1111已然不再客氣,她直接的說道:「雖然還需要一段時間,但只要參賽者逐一脫離,到最後終究會有不斷避戰的妳,與妳以外的一位參加者留下來競爭,如此一來那位參加者必然會開始針對妳吧。我想妳最好趁這種狀況出現前,解決這棘手的問題。」
 
        0110頓時一股冷汗冒了出來。
 
        她從未想到之後的事情,一直以來自己都是以父親與解除電極為目標,而為了這兩個目的,參加家族競爭也是合理的一步棋。
 
        然而1111這樣一點,0110便意識到這身分並不是能一直持手的避戰符,就算敵人知道不能先針對0110,但只要到了最後決定家主繼承時,自己再怎麼逃也必定會成為對方的敵人。到時沒有家族中任何關係的自己,百分之百會被擊敗,然後任人宰制吧。
 
        「不過也有可能…剩下的會是好人啊。」
 
        0110硬是擠出自我安慰的一句話。
 
        但這根本微不足道,就連她自己也覺得只是宛若黑夜螢光一般,轉瞬即逝的樂觀。
 
        「歷任的家主都沒主動廢除我們這種殺手組織,妳覺得當上的人會是甚麼善類嗎?」
 
        單單噴出這句話,0110便說不上出話來。
 
        0110覺得說什麼都不合適。
 
        如果要當場指責1111說『撒妳媽狗屁的謊』這種話也不是不行,但這顯然是不理性的行為。
 
        「不過妳還算有個0000作為隊友,就好好討論討論想想該怎麼保護自己吧。」對此1111只輕描淡寫的說:「畢竟生死危機什麼的妳們早就熟悉到不行了不是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