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72)

戴斯蒙 | 2021-11-17 16:35:11 | 巴幣 2650 | 人氣 211


  再度踏上戰場的費拉斯科,來到了一處塌了一半的商場前,黑色的侵蝕從商場內向著外面蔓延,幾個持劍的侵蝕種在商場的外圍與英雄團戰鬥著,在離戰鬥遠一點的地方有幾個生命教會的人正施展著神術壓制著侵蝕種的力量。
 
  但就算是有著教會的協助,還是能看的出來英雄團正處於劣勢之中。
 
  「不妙阿這個......」
 
  雖然說會出現很強的侵蝕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費拉斯科也沒料到會這麼快的就出現了強大的侵蝕,正常來說侵蝕要足夠久以及足夠寬廣才有可能會有強悍的侵蝕種從侵蝕裡面爬出。以侵蝕機器發動的時間以及擴散的速度來說,現在還不是這種侵蝕種爬出來的時候。
 
  但凡事都有例外,為什麼現在就能爬出這麼強的侵蝕種?因為理想鄉的人在啟動機器之後,同時也自殺將自己投入了侵蝕之中。
 
  這就導致了雖然侵蝕才剛出現沒多久,但還是能夠爬出這麼強悍的侵蝕種的原因。
 
  「我來了!」
 
  費拉斯科大吼一聲,然後加入了戰鬥之中。
 
  正在戰鬥中的英雄們,聽見費拉斯科的聲音後,很自然的就直接讓出了一隻侵蝕種讓費拉斯科單獨戰鬥。這不是這些人在欺負費拉斯科,而是因為對費拉斯科的戰鬥能力很有了解才做的決定。
 
  一個渾身肌肉的侵蝕種被空了出來,雖然侵蝕種全身都是漆黑的,但還是能夠從外表上來辨識。費拉斯科看了一下,對方是個中年人,年紀大概在四十到五十之間,留著絡腮鬍,長著一身的肌肉。
 
  侵蝕種的臉,看起來十分的和善,是那種看起來就是老好人的那種臉龐。
 
  費拉斯科將劍迎上對方的劍,兩把劍交會沒有傳出金屬撞擊的輕脆聲響,這是因為侵蝕種的劍也沾滿的黑色的侵蝕,這種已經屬於遺物的物品理論上已經不再是金屬了,只是一把侵蝕劍而已。
 
  從侵蝕劍上傳來的力道非常大,這點在費拉斯科的意料之中,畢竟都看到人家那長滿一身的肌肉了。人在被轉化成侵蝕種後,體能會被強化,所以原本靠著力量戰鬥的人,他的力氣會更加的強大。只不過變成侵蝕種後就沒有了意識,也就失去了戰術之類的東西,雖然有著類似本能的東西,但跟活著的時候相比,那點東西可以說是沒有一樣。
 
  除非.....除非......
 
  「嘿咻!」費拉斯科將魔素注入自己的手臂以及腳上,能力得到強化的他立刻就將侵蝕種的劍給推了回去。
 
  因為這樣而失衡的侵蝕種肚子立刻被砍了一劍,從傷口處飄出了霧狀的黑色顆粒。
 
  侵蝕種沒有先試著恢復自己失衡的身體,而是再度揮下了劍,費拉斯科向一旁避開,然後雙手抓緊了劍,壓低了身體向前突進。
 
  他的劍刺穿了侵蝕種的心臟,侵蝕種將空著的那隻手抓了過來,但費拉斯科搶在牠碰到他之前發動了魔素劍的能力。
 
  橘色的光芒從侵蝕種的身體內出現,牠的身體出現了無數的裂痕,炙熱的火焰跟黑色的霧一起噴湧而出。牠鬆開了手中的劍,張開了雙手,然後整個身體便被炸成了碎片。
 
  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完一隻侵蝕種後,費拉斯科立刻迎向第二隻,這次其他人沒有離開,而是一同發動攻擊牽制住了侵蝕種的行動,費拉斯科依樣畫葫蘆的將劍插入侵蝕種的身體,當橘色的光芒從侵蝕種體內發出的時候,其他人立刻用最快的速度遠離侵蝕種。
 
  侵蝕種再次炸成了一團火球。
 
  「搞定兩隻!」
 
  費拉斯科熟練的將魔素劍內消耗一空的魔晶彈了出來,然後裝上一顆全新的魔晶上去。他的魔素劍威力強大,但耗費的魔素也十分龐大,他使用的魔晶價值足以讓正常的四人家庭揮霍上好幾年,而在他手裡只能發動兩次劍的能力。
 
  但也正因為如此,才能一擊就炸掉侵蝕種。
 
  裝填好魔晶後,費拉斯科用最快的速度解決掉了其他的侵蝕種,剩下的侵蝕種都迎來了同樣的命運,被英雄團的人牽制住,然後被費拉斯科炸成了一團火球。
 
  侵蝕種被消滅後,生命教會的人立刻接手剩下的事情,他們會用神術慢慢的消去侵蝕,將這個地方變回原本的樣子。
 
  「費拉斯科,有必要使用消耗那麼大的能力嗎?」
 
  在戰鬥結束後,一位英雄團的老前輩走了過來,他沒有責備的意思,只是好奇為什麼費拉斯科會這麼做。
 
  「我在攻擊侵蝕種腹部的時候,牠避開了,原本可以腰斬牠的,可是牠避開了我的劍。」
 
  「避開了?」老前輩也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避開了這個詞語用在侵蝕種身上是很少見的,大多數的侵蝕種都是直接扛著傷害繼續攻擊,從來就不會有避開的選項。
 
  侵蝕種會選擇避開費拉斯科的攻擊,大概是基於本能做出的反應。
 
  「他在生前,大概很厲害吧!」
 
  「原來如此,所以你判斷必須用最快的速度殺死牠嗎?」
 
  「恩,我感覺理想鄉這步棋走錯了,這些人活著的時候明顯更加的難纏,將他們投入侵蝕之中顯然是錯誤的決定。」
 
  「就我們來看是這樣沒錯吧?只不過對理想鄉的人來說,也許他們不得不同意這些人的犧牲。」老前輩指著費拉斯科的腳邊說著。
 
  費拉斯科低頭一看,發現那是一個項墜,項墜打開著露出了裏頭的照片,可以看見裏頭有個年輕人正摟著一個靦腆的女孩開心的笑著。
 
  而那個年輕人的臉長得有點像剛剛費拉斯科對付的那個絡腮鬍侵蝕種。
 
  也許......是年輕時候的他吧?
 
  「對他們來說,死亡算的上是一種解脫,投身入侵蝕,也是他們的夢想吧?但就是不知道他們進入侵蝕之後,有沒有見到他們失去的人就是了。」
 
  一旁的修練士抬著一個箱子走了過來,然後用一個夾子將項墜夾了起來丟進了箱子中。
 
  「老實說,我是蠻希望他們能見到自己想要見的人的。」
 
  「我也是,畢竟理想鄉的人都太可憐了。好了費拉斯科,你的朋友過來找你,你最好過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於是費拉斯科便帶著疑問看見了克里斯特森,當這位黑狼的前幫主看到他時,立刻就激動的衝了過來。
 
  「費拉斯科!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我們的幫助?我跟瑪蘿嗎?」
 
  「不!不只是你跟瑪蘿,還有英雄團跟生命教會!」
 
  看著朋友那焦急的臉,費拉斯科有不好的預感。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