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29 黑之森(1)

椅子 | 2021-11-17 15:28:09 | 巴幣 2 | 人氣 42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77 毒發

29 黑之森(1)

「差不多在這裡。」法蘭克嗅了嗅四周,讓眾人從水珠上下來。

迦爾著急張望,「福爾摩沙人的聚居地在這裡?」

法蘭克:「應該就在附近,我循著他們的味道來的。」

艾瑞托:「你確定是在這裡嗎?法蘭克?」

法蘭克又嗅了嗅,「這附近確實殘留福爾摩沙人的氣味。」

辛西亞:「殘留?若是他們的聚集地,他們的氣味應該會很重才對,怎麼會是「殘留」?」

「辛西亞說的對,而且這裡‧‧‧」艾瑞托東張西望,「我不認為是福爾摩沙人的聚集地‧‧‧這裡是傳說中的黑之森吧?」

眾人聚集在一大片黑幽幽的森林前。這片森林很濃密,枝葉繁茂緊緊相依,就像是用樹在天邊佈下巨網,將陽光都擋在外面,顯得更加黑暗,陰森恐怖,想必這裡就是傳說中的黑之森。傳說黑之森裡縈繞著精靈的亡魂,凡踏入者都會被流星雨─精靈的眼淚擊中而死。

「你說這裡殘留福爾摩沙人的氣味?」迦爾著急問法蘭克:「這麼說福爾摩沙人曾來過這裡?」

法蘭克點頭,「這裡確實有他們的味道,但越來越稀薄。或許,他們試著前往黑之森,卻被精靈的亡魂解決掉了‧‧‧」

迦爾大急:「什麼精靈的亡魂?解決掉了?那麼艾琳娜呢?艾琳娜去哪了?」

除了迦爾,其他人都聽過黑之森的傳聞。

法蘭克搖頭,「我怎麼知道?我又沒見過她,也不知道她的味道。」

迦爾怒,心想:要不是你隨便將我的人質劈死,說不定我現在已經找到艾琳娜了!

但迦爾知道現在說這些沒用,最重要的是盡快找到艾琳娜。

「若福爾摩沙人沒被精靈殺害,」迦爾沉著氣問:「很有可能,現在仍在黑之森裡?」

法蘭克:「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迦爾一聲不響就往黑之森裡走。

「慢著!迦爾!」加百列搭著迦爾的肩,「你不知道黑之森的傳聞吧?」

眾人都知道不能冒然前往黑之森,迦爾雖然不知道傳聞,但縱使知道傳聞,只要一想到艾琳娜有可能在裡面,就算是地獄火窟他都會毫不猶豫前往,何況只是片森林。

迦爾:「我沒聽過,但要是艾琳娜在裡面,我就得去。」

加百列:「我知道。我不會阻止你,只是跟你說,據說縈繞黑之森的精靈亡魂,會發出流星雨,等會兒進去小心點。」說完率先往前走。

除了迦爾是為了尋找艾琳娜,其他人都是為了聖泉,遂一起踏入黑之森。才剛踏入一步,忽然從天上飛來一隻黑鷹,這黑鷹很巨大,身高約兩米,翅膀展開約莫七米,一身烏黑羽翼,在一片漆黑的黑之森裡很難察覺,這鷹只有一隻眼睛,左眼蒙上了眼罩,正飛向眾人,在眾人頭頂振翅不去,嘴裡不時發出鷹唳,似在驅趕眾人,不一會兒又伸出利爪往眾人身上抓去。這鷹長得雄壯,攻勢猛烈,眾人紛紛舉起武器抵擋攻擊。

艾瑞托早在聽見鷹唳時嚇得全身發抖,他蹲下身,雙手摀住耳朵,他似乎很怕鷹的叫聲。加百列見狀,想喚法蘭克幫忙照看艾瑞托,法蘭克卻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明明說好要帶他們穿過黑之森的,卻又在危急之際不見人影。

就這麼一閃神,黑鷹的利爪已往加百列襲來,加百列在黑暗中看不清,只感覺到一股強風往自己迎面而來,眼看就要躲不過攻擊,辛西亞躍起,硬是替他擋下了這一爪。

刺客一族的辛西亞擅長在黑暗中行刺,習慣黑暗的她,在黑之森裡也能將黑鷹的動向看得一清二楚。這一爪來勢兇猛,直擊辛西亞背心,她的背上頓時鮮血直流,留下深深爪印。

加百列忙舉刀將黑鷹趕走,迦爾也舉起黃金神槍上前一擋,黑鷹正要攻擊迦爾,一靠近他,卻收住攻勢,只是愣愣的在空中揮動巨翅,用僅剩的右眼盯著迦爾。

艾葛莎好奇:牠怎麼不會攻擊黃金勇者?

加百列蹲下身來察看辛西亞的傷勢,雖然只是皮肉傷,但傷口很深,鮮血不斷湧出。

加百列撕下一段自己的衣服替她包紮傷口,邊包紮邊叮囑:「別替我擋,以後遇上危險顧好妳自己,別管我。」

辛西亞:「那是你反應不夠靈敏,鷹爪子都在眼前了還沒看見?你的眼睛是裝飾品嗎?」

加百列見辛西亞還有心情調侃自己,稍感放心,「可能是吧,這讓人為之瘋狂的海洋之眼‧‧‧總之,這次多謝妳救我,下不為例啊。」

迦爾見黑鷹不攻擊自己也覺得奇怪,舉起黃金神槍擋在眾人身前。

加百列:「看來牠很喜歡你?」

迦爾:「這鷹是怎麼回事?牠也是黑之森的一部份嗎?」

艾葛莎:「既然牠不會攻擊黃金勇者,這鷹就先交給黃金勇者牽制吧!我們從後面通過‧‧‧」艾葛莎才轉身踏出第一步,黑鷹已飛至她面前,黑鷹伸出利爪撲向她,眼看黑鷹的利爪就要抓到她的臉,忽然一枝箭從天而降落在黑鷹與艾葛莎中間,擋住了黑鷹的攻勢。

那箭整枝呈銀白色,銀白色的光輝在箭上流淌,一片黑暗中,像極了月光的延伸。

黑鷹見到那枝箭,就像剛才面對迦爾一樣,頓時停住了動作。牠張嘴啣住了那枝箭,頭也不回的飛走了。

艾葛莎被剛才黑鷹突如其來的攻擊嚇得跌坐在地,仍舊驚魂未定,「剛才那是‧‧‧傳說中精靈的眼淚嗎?」

迦爾狐疑:「精靈的眼淚?」

艾葛莎:「傳說黑之森會下流星雨,那被稱作精靈的眼淚‧‧‧只要被精靈的眼淚擊中,立時就會斃命,是以踏入黑之森者從來沒有人能活著出去‧‧‧但傳說精靈的眼淚是萬箭齊發,不會像剛才那樣,只有一枝‧‧‧」且精靈的眼淚據說百發百中,必定會使人斃命。剛才那箭‧‧‧落在我與那頭黑鷹中間,看起來不像失手,也不像是要傷害我或是黑鷹其中一個,反倒像是警告,警告黑鷹別傷害我‧‧‧黑鷹不僅照做,且就這樣飛走了,是容許我們繼續待在黑之森嗎?

迦爾:「總之,這森林裡住著精靈的亡魂,而精靈的亡魂會用弓箭對付外來者?」

艾葛莎:「大概是這樣。」

迦爾擔心:不知道艾琳娜有沒有遭到精靈亡魂攻擊‧‧‧

迦爾直到這時候才發現法蘭克不見了,急問:「法蘭克呢?」

艾瑞托這時已從驚嚇中回過神,「剛才黑鷹來時他就不知道去哪了。」

迦爾著急:「他不在,有誰能循著味道找到福爾摩沙人?」

「冷靜點,迦爾。」加百列又一次察看完辛西亞的傷口,起身對迦爾說:「我們或許還未脫險。這黑之森如果這麼容易踏入,至今就不會毫無生還者從這裡回去。我想,或許我們正被觀察著,等會兒說不定又有另一波攻擊。在此之前,先別輕舉妄動。」

迦爾搖頭,「我冷靜不下來,我的主人現在連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我怎麼靜的下心?你們的目標是穿越這片森林去找聖泉吧?我的目標是要將我的主人找回,」看一眼辛西亞,「你們當中有人負傷,看來不便跟著我趕路,我們在這裡分別吧。」

「等等,」艾瑞托喊,「我們能互助合作啊!在黑之森單打獨鬥太危險了!這裡的對手不是人類而是精靈的亡魂啊!即便你是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要獨闖黑之森,也難保能活著出去啊!如果你在還沒將你主人救出來之前就死了呢?」

迦爾:「我主人救出來之前,我是不會死的。不管她是不是在這片森林裡,只要有一點可能,我就得去找她,她比我的性命還重要。你們能體會吧?如果今天是為了你們愛若性命的人,你們也會不顧一切的去找吧?」

加百列聽了,腦海中閃過一名金髮女子。女子在原野上奔跑,她金黃色的長捲髮如波浪,在陽光下隨著主人的躍動擺動。

加百列:「我能體會。祝你成功找到你的主人,黃金勇者。」

迦爾點頭,轉身往森林深處跑去,他跑得很快,身型瘦長,又是一身銀白,轉眼消失在黑暗中,像極了剛才射向黑暗中的銀箭。

加百列:「辛西亞受了傷,我們先歇會兒,睡一覺在繼續往前。」

黑之森一片漆黑,繁茂的枝葉讓陽光無從滲入,讓人分不清此時是白晝還是黑夜,眾人決定先休息一陣再繼續前行。

除了受傷的辛西亞,其餘三人輪流守夜,加百列守第一班。怕點火會引來精靈的亡魂,眾人不敢升火,只是各自窩在樹下一角。

漆黑的森林一片寂靜,連一點蟲鳴鳥叫都沒有。果然和傳聞一樣,黑之森裡只有精靈的亡魂,沒有活人,連活物都沒有。

加百列抬頭,天空被樹的枝葉層層覆蓋,就算現在是夜晚,也看不見星星月亮。

「上面除了漆黑,還有什麼?」

艾葛莎的聲音。

加百列:「什麼都看不見。」

艾葛莎:「唯一在黑暗中還看得清楚的辛西亞卻受傷了,看來我們凶多吉少了。」

加百列:「再待一陣子,眼睛終究會習慣的。」

艾葛莎不語,低頭沉思。

過了一會兒,加百列見她仍站在一旁,「如果妳不睡,我想去休息了,好睏‧‧‧」說完打了一個呵欠,正要走時,艾葛莎開口問:「你的功夫是誰教你的?」

加百列不答,盯著她看。

艾葛莎:「想必你也很清楚,你使的招式與我一樣。是誰教你的?」

加百列:「妳知道我是誰,想必猜得到。」

艾葛莎:「你是卡瑪女巫的加百列。」

加百列:「我不是眾人口中說的那個加百列,如妳所知,那個加百列與卡瑪女巫在二十七年前將大陸攪得天翻地覆,二十七年前我還沒出生,我不是他們口中那個人。」

艾葛莎:「你既然不是那個加百列,又怎麼會遇上最強巫師之一的法蘭克?傳聞加百列擅長交易,為了達成目的,能將靈魂出賣給魔鬼‧‧‧你答應給他什麼?」

「遇上法蘭克純屬巧合,為了達成目的‧‧‧」加百列狡黠一笑,「我答應給他紅茶。」

艾葛莎沒聽懂:「什麼?」

加百列:「妳聽見了,他助我們通過黑之森,我請他喝紅茶。這就是我們的交易內容。」

艾葛莎:「紅茶?那是什麼東西?好喝嗎?」

「當然,」加百列忽略艾瑞托的評價,「尤其是我煮的。」

「真的?」艾葛莎看起來頗感興趣,「下次你踏上我的領土,我請你喝奶茶,也讓我嘗嘗你煮的紅茶。」

加百列:「成交。」

艾葛莎:「既然你不是眾人口中的加百列,你這一身功夫,又是跟誰學的?」

加百列:「雖然我不是那個加百列,但我的確是女巫的學徒。或許,」自嘲笑笑,「卡瑪女巫就專愛收名叫加百列的人為徒。我的近身功夫,確實是卡瑪女巫傳授。妳呢?又是誰教妳的?」

艾葛莎:「是我師父教我的。」

當然,誰的功夫不是自己師父所授,這個回答等於沒有回答。

加百列:「妳師父是誰?」

艾葛莎緩緩搖了頭,「雖然這聽起來很愚蠢‧‧‧但我不知道師父是誰,連他的樣貌也不知道‧‧‧」

加百列一愣,「怎麼會?」

艾葛莎:「我師父被關在一座高塔上,我有天經過覺得好奇,想看看那高塔裡有什麼,便爬了上去,在那裡認識了師父。師父好像是中了什麼法術還是詛咒,得永遠被關在高塔的牢籠裡。牢籠裡又黑又暗,使我無法看清師父的面貌。我發現高塔上的師父,覺得有趣,便常上去找他說話,有天不小心失足,差點從高塔上摔下去,師父為了救我,動用了法術,從那一刻起,我才知道師父有法力。之後便吵著要師父教我法術,師父不肯,但他說學近身功夫倒是不妨,便授我武藝。他不能離開牢籠,都是用講的教我,因此我從沒見過師父的真面目。」

加百列:「聽起來,妳師父人挺好的。」

「是啊。」艾葛莎點頭,思忖半晌,又說:「我師父的招式與卡瑪女巫一樣,你說,這是不是代表‧‧‧我師父是巫師?」

加百列:「不一定。巫師一族已全滅,只剩下被卡瑪女巫詛咒的昔日同窗。法蘭克說了,那三人現在鎮守聖泉鑰匙,各居東、南、北方,妳的師父和妳來自同一個地方,也就是位於大陸西南方。如果這裡的南方是指西南,那妳師父很有可能是巫師。但這些招式也不見得只有巫師能使,畢竟妳我都沒有法力‧‧‧」

「你沒有法力?」艾葛莎一呆,「你不是女巫的徒弟嗎?你沒有法力?」

加百列:「卡瑪女巫傳授給我的,只有這一套近身攻擊。與傳聞中的加百列不同,我沒有法力。」

艾葛莎:「你為什麼會來找聖泉?是因為卡瑪女巫嗎?」

加百列:「算是吧。」

艾葛莎悄聲說:「偷偷告訴我,她要聖泉做什麼?她拿到後,不會又掀起另一場天下大亂吧?」

加百列笑:「依她的能力,要是她想再一次讓天下陷入紛亂,隨時可以動手,不需要什麼聖泉。」

艾葛莎疑惑:「那麼她到底要聖泉做什麼?」

「我不知道,」加百列的眼神淡了許多,「不過我找聖泉不全是為了她,更是為了我自己。」

艾葛莎還想再問,加百列卻率先開口:「那麼妳呢?妳本來不是在逃亡嗎?也跟著想找聖泉了?

艾葛莎:「既然聖泉能讓人實現願望,我可不能錯過這樣的好東西。我的家鄉被一群外來者侵佔,他們恣意踐踏我們的土地,欺負我的族人,我要靠聖泉,讓他們從我的土地上滾出去。」

加百列:「聽起來,確實是個不容易實現的願望。」

艾葛莎:「若只靠我們自己的力量,或許會需要好幾年,但有聖泉就不一樣了。且那幫外來者正在從我們族裡募兵,要組織什麼聖泉遠征軍,天曉得他們想拿聖泉做什麼?總之,我必須比他們搶先一步找到聖泉才行。」

聖泉遠征軍?看來,這塊陸地上還真有不少人要找聖泉,加百列心一沉。

艾葛莎見加百列臉色有些難看,以為他累了,又想起他稍早前就說睏了,忙說:「差不多到換班時間了吧?你先去休息,這裡交給我。」

加百列確實累了,應了一聲回去休息。

加百列回去並沒有直接躺下,而是跪在樹下,低頭禱告。

辛西亞睡夢中看見加百列禱告的背影,雖然一片漆黑,但他虔誠的模樣,彷彿他正身披希望的曙光。她能在黑暗中看見他的光芒。

加百列禱告了一陣,才準備躺下身睡覺。

「你是個虔誠的信徒。」

艾瑞托說,這不是他第一次看見加百列禱告。

「算不上什麼虔誠的信徒,」加百列打了個哈欠,「有事相求,才開始禱告。」

「你禱告都是求同一件事嗎?」艾瑞托睡飽了,精神正好,一副想尋人聊天的樣子。

加百列好歹與艾瑞托同行一陣子,能讀懂他的心思,背對他躺下,「如果你想找人聊天,」指著艾葛莎的方向,「那裡有一個適合人選,我很睏,先睡了。」說完倒頭就睡。

***

迦爾離開加百列一行人,獨自往黑之森深處前進。奇怪的是,縱使黑之森一片漆黑,迦爾卻仍是能將一切看得一清二楚,他的視力並未受黑暗影響,他在黑暗中仍舊暢行無阻,一面奔跑,一面視察艾琳娜的蹤跡。他以為自己是在黑之森待久了,眼睛已習慣,才看得那麼清楚,殊不知自他踏入黑之森的第一步,他就看得比別人清楚,黑之森對他來說與尋常地方無異。

迦爾邊跑邊想:艾琳娜真的是被帶到這裡來嗎?別說人的足跡,這裡連動物生活的痕跡都沒有,從剛才到現在,都沒聽見任何生物的聲音‧‧‧一片死寂‧‧‧這裡真的有東西嗎?精靈的亡魂?如果真的存在,就快出來吧!哪怕是流星雨還是精靈的眼淚,只要能捎來艾琳娜的信息,什麼都好!

迦爾跑了好久,只覺得快跑至黑之森的盡頭,忽聞遠處傳來水聲。迦爾停下腳步,閉上眼側耳傾聽,這聲音聽著像滴水聲,像水滴入湖泊的聲音。迦爾循聲辨位,睜眼往水聲的方向跑。

迦爾心想:本來以為這裡一片死寂,沒想到竟然有水聲,有水的地方應該就有生物了吧?說不定這水聲是精靈發出來的。

迦爾一路循著聲音跑去,眼前漸漸出現微光,這是黑之森第一次出現光亮,迦爾覺得這裡應該是森林盡頭了,艾琳娜要是沒在這裡,人很可能根本就不在黑之森。

光亮處是一座湖。湖水呈亮麗的水藍色,湖面上光影流動,湖邊四周霧氣繚繞,一個人影正蹲在湖邊喝水。

迦爾見到人影,急喊:「是妳嗎?艾琳娜?」

那人影聽見迦爾的聲音,停下手邊動作,此時湖四周的薄霧從那人身旁散去,迦爾對越來越清楚的人影感到失望,那人是名男子。

迦爾發現對方是男子而不是艾琳娜大失所望,臉上神色頗為沮喪,但眼前男子見到迦爾卻極為吃驚,他目瞪口呆,迦爾見他這副吃驚的模樣,開口問他,男子剛好與他同時說話。

「你是精靈嗎?」兩人同時開口。聽到對方這麼問,皆是一愣。

男子站起身,迦爾這才看清男子身型高大,體格健碩。但這人卻不給人攻擊性,因為他雖然高大魁梧,有著最勇猛的身型,眉宇間卻有種最溫和的氣質。

男子:「我不是精靈,你才是吧?你看起來‧‧‧就像精靈‧‧‧」

迦爾:「我不是精靈。這麼說,你見過精靈?」

男子:「沒有。但我從傳說聽來的精靈‧‧‧便是你的模樣‧‧‧據說精靈都像你這樣,呈銀白色‧‧‧」

迦爾:「我不是精靈,我生來就是這副模樣。為什麼你會在黑之森?」

男子見迦爾的模樣與他聽過的傳說簡直一模一樣,從小他就耳濡目染,黑之森縈繞著精靈的亡魂,精靈都是一身銀白,從頭到腳,凡踏入黑之森者,都會被精靈亡魂的眼淚攻擊,是以從未有人能活著踏出黑之森。他從小就被警告,千萬別踏入黑之森。但迦爾雖然一臉銀白,卻將自己誤認成精靈,這樣是不是代表他不是精靈?那麼迦爾到底是精靈還是尋常人類?

男子正自尋思,迦爾見他不答,以為男子對自己充滿戒心,便率先開口:「我不是精靈,只是個尋常人類。我之所以會來黑之森,是為了尋找我的朋友。你可曾在這裡見過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她長得嬌小可愛,就像個洋娃娃一樣‧‧‧最明顯的,她身上穿著黃金鎧甲。」

「黃金鎧甲?」男子一瞥迦爾手上的黃金神槍,驚問:「你是黃金勇者?」

迦爾點頭,「既然你知道我,想必也知道黃金鎧甲。你可曾見過穿著它的人,或是有人拿著它?」

男子搖頭,「沒有。」原來他就是黃金勇者?黃金勇者長這個樣子?他是精靈嗎?

迦爾見男子什麼都不知道,頗為失望,不打算繼續和他耗下去,「最後一個問題,你知道出口在哪嗎?不知道也沒關係,我想我快抵達了。」

男子正要開口,忽然從天而降一隻黑鷹,這黑鷹的左眼受傷了,看來與當時攻擊加百列一行人的是同一隻。這黑鷹飛至男子面前,盯著男子。

「這鷹是你養的嗎‧‧‧」迦爾話還沒說完,男子已一拳朝迦爾擊去。雖然事出突然,反應靈敏的迦爾立時舉槍抵擋,但男子的力氣好大,光是一拳就將迦爾連槍帶人打退好幾步。

迦爾怒:「你幹嘛!」

男子不答,另一拳又接著揮上來,他出拳好快,拳風在迦爾耳畔呼過,加之天生神力,他的拳頭像巨石般迎面襲來。迦爾舉槍擋著,但男子的近身攻擊凌厲,迦爾的槍在這麼近距離之間施展不開來,只能一昧抵擋,幾次拉開距離,男子又追上,迦爾空有一身槍法難以施展,自知赤手空拳迎擊這天生神力必占下風,迦爾一時之間也不敢丟開黃金神槍,畢竟現在是靠神槍才能硬是將他的重拳接下,瞥見一旁剛才的黑鷹,這時正站在旁邊的樹上,老神在在的盯著兩人對打。

***

「好燙!」加百列伸手碰辛西亞的額頭,只覺觸手炙熱。

艾瑞托:「她發燒了?」

加百列點頭,「當時被黑鷹抓了一掌,不知道是傷口感染還是那鷹爪上有法力‧‧‧總之,得想個辦法先替她治傷‧‧‧」但是在這片森林裡,上哪去找解藥?

艾葛莎點了火把靠近,「讓我看看。」檢視辛西亞背上的傷口,「你們知道蹄生香嗎?」

加百列與艾瑞托齊聲問:「蹄生香?」

艾葛莎點頭,「是種藥草,馬蹄踏過香氣四溢,我們向來這樣稱呼它。我們在保護區受傷只要在傷口上塗抹蹄生香,很快就會好了。不知道這裡有沒有‧‧‧雖然這裡是黑之森,但終究也是森林,值得一試。總之,先分頭去找吧!蹄生香顏色青翠,葉子呈羽狀分裂,背面有白絲絨毛,呈狹長總狀排列,我們分頭去找吧!」

加百列與艾葛莎各持火把,在黑之森中找尋蹄生香,艾瑞托守在辛西亞身旁。

「蹄生香‧‧‧蹄生香‧‧‧哪裡有這種草‧‧‧」加百列在樹叢中翻找著,就是沒看到艾葛莎說的蹄生香。翻著翻著,忽然從樹叢中翻出一雙眼睛,那雙眼睛又圓又亮,向自己眨了眨。

加百列被這突如其來的場景嚇得跌坐在地上。

「抱歉!嚇到你了嗎?」那人邊說邊從樹叢中走出來。

加百列這才看清,那人是名女孩,女孩一身銀白色長紗,金色長髮披肩,長得嬌小可愛,手上正拿著一個編織到一半的花圈。

加百列乍見人,不免一驚,「妳是精靈?」

女孩搖頭,「不是。我和你一樣是人類。不過,為什麼尋常人類會來這裡?」

加百列聽女孩說她是人類,半信半疑,心想:據說踏入黑之森的人必死‧‧‧她說她是人類?該不會是人類的亡魂,卻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吧?

不管她是亡魂還是人類,總歸是個能說話的,加百列忙問:「妳知道蹄生香嗎?」

女孩:「蹄生香?」

加百列:「或許不是這麼稱呼‧‧‧或是妳知道其他任何能治癒傷口的草藥嗎?我的朋友被這裡的鷹所傷,傷勢嚴重,需要馬上治療‧‧‧」

「被鷹傷了?這可不得了!」女孩聽了,跟著著急起來,「你把你的朋友帶來這裡。雖然我沒有辦法醫治,但或許有辦法救她!」

這話雖然奇怪,但加百列仍舊照做。

加百列回到艾瑞托與辛西亞身旁,艾葛莎還沒回來,加百列揹著辛西亞,艾瑞托在前方拿著火把,三人重回剛才發現女孩的地方,女孩卻已不見人影。

「你確定是這裡嗎?」艾瑞托揮著火把,四下張望,「沒記錯?」

加百列:「錯不了的,我確定是這裡。」

艾瑞托:「該不會是被她騙了?你也說那人不知道真是人類還是亡魂‧‧‧」

「我和他們約在這裡,」女孩的聲音,不一會兒,女孩從樹叢中探出頭來,見到加百列等人一喜,回身喊:「在這裡!」

女孩現身,令人驚訝的,她身後跟著另一名女子。

眾人之所以驚訝,是因為她給人的感覺,簡直與迦爾一模一樣。她一現身,眾人不禁想起迦爾。

女子身型瘦長,約莫一米八,一身銀白,不只她身上的裝束是銀白色,她的頭髮、五官、臉、四肢全身都是銀白色。連她身上揹著的巨弓也是銀白色,那弓看起來好巨大,女子揹在身上卻毫不費力,恍若無物。

加百列認得,當初那枝擋在艾葛莎與黑鷹中間的銀箭就是由女子身上這弓所射。女子長得很清秀,她就像一潭清泉,冷冽澄澈。她一現身就帶有一股空靈之感,告訴眾人她絕非世俗中人,雖是如此,還是能從她身上嗅到人類的氣息。明明她才是住在森林裡的那一個,迦爾才是與人類為伍,女子身上的人類氣息卻比迦爾來的多,這股味道不是看你來自哪裡、與誰接觸,而是天生就刻在骨血裡,這讓女子更為古怪,她既像精靈又像人類,真要說又兩者都不像。

艾瑞托悄聲在加百列耳邊說:「她就是精靈吧。」

任何人看見女子,腦中都會浮現這個念頭。

「是啊,」加百列點頭,「沒想到,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也是。」

尋常人見黃金勇者,對他的長相不以為意,畢竟能被神兵器選中,絕非常人,直到此刻眾人才發現,黃金勇者非生具異相,而是他本來就天生有異,他是精靈遺族。

艾瑞托:「只不過不知道,她是精靈還是亡魂,畢竟精靈一族早就慘遭卡瑪女巫滅族。」

女孩對女精靈說:「他們的朋友受傷了,妳能幫幫他們嗎?」

女精靈冷眼掃視艾瑞托與加百列,冰冷的目光讓人不寒而慄。當她目光落在加百列身上時,不禁一愣。

加百列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不,他不是加百列,他只是看起來像他,他與他根本不一樣。

娜塔莉看著這張熟悉陌生的臉,耳邊響起自己兒時的聲音:「我是骯髒之子。」

那時加百列握住自己的小手,自己的手與她整個人的氣場一樣冰涼,被加百列溫熱的手輕輕牽起,瞬間溫暖許多。那時加百列說:「我是人類,妳身上有一半的血液也是人類,妳會覺得我骯髒嗎?」

自己看著加百列,緩緩搖頭。

加百列微笑,「很好,那就別這麼想自己。」

加百列是自己接觸的第一個人類,也是唯一一個人類。人類的手心有多溫暖,她不會忘,比掌心更溫暖的是人類的話語與笑容,她因為加百列,貪戀人類的溫度,卻除了加百列,再也沒接觸過人類。

眼前這人不是加百列,他只是披著加百列皮肉的陌生人。

「我的朋友被鷹抓了一爪,」加百列將辛西亞放下,「請妳幫忙看看‧‧‧」

女精靈一聽辛西亞為鷹所傷,皺了皺眉頭,蹲下身察看辛西亞的傷勢,正要起身,卻忽然不動,彷彿看見了什麼。艾瑞托四下張望,除了漆黑,什麼也沒看見。女精靈皺眉起身,「妳先帶他們回去。」聲音與主人一般冰冷。

女孩點頭,「我知道了。」轉身對加百列與艾瑞托說:「跟我來。」領在前頭。

加百列與艾瑞托跟在女孩身後,女精靈卻未跟來,艾瑞托回頭一看,只見女精靈高舉巨弓,往天上一射,本來一枝的銀箭忽然從空中迸發,變成數萬枝銀箭,皆朝同一個方向落去,黑暗中銀箭萬箭齊發,宛如流星雨,艾瑞托不禁瞪大了雙眼。女精靈正好也往這裡看,目光與艾瑞托一觸,似有碎冰從她眼中滲出,艾瑞托不禁冷汗直流。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