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27 迦爾

椅子 | 2021-11-15 14:55:10 | 巴幣 2 | 人氣 77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77 毒發

27 迦爾

「你知道我們現在前進的方向,與丹尼爾‧布魯被抓的方向相反吧?」

迦爾問一旁李奧,黃金勇者此刻在黑暗中不如尋常耀眼,他沒穿黃金鎧甲,而是讓艾琳娜穿上了。自從軍隊的馬匹遭人下毒,丹尼爾被抓走,迦爾意識到尋找聖泉的路上凶險非同小可,他們才剛出來沒多久,就接連遇到事,以防萬一,迦爾事先讓艾琳娜穿上黃金鎧甲。

丹尼爾被抓走後,李奧不坐馬車,改騎馬,現在正與迦爾並轡而行。

「「方向相反」?」李奧嗤笑,「噢,迦爾,你怎麼知道敵人要將丹尼爾帶至何處,又怎麼能說這裡是反方向呢?敵人會折返或是迂迴行動也不一定。且邦妮‧派克已帶了一行人跟去,有她在,我相信丹尼爾會沒事的,」冷笑一聲,「反而該擔心敵人‧‧‧我看,就連敵人自己要逃至哪個方向都不知道,又怎麼能說我們此行走的是反方向?」

迦爾心想:李奧跟軍隊說要兵分兩路包抄敵人,但我們不僅與丹尼爾被抓的方向相反,還越走越遠‧‧‧李奧這傢伙‧‧‧看來是存心不去救丹尼爾‧‧‧萬一丹尼爾有什麼三長兩短,到時候回去要怎麼跟愛德華王交代‧‧‧

李奧確實不打算救丹尼爾。

當迦爾與艾琳娜前往納潘尼島時,李奧先與愛德華‧二世回布魯家。當時,愛德華‧二世與李奧談得甚投機,二世清楚知道李奧想要一統天下的野心。後來,二世得知愛德華王請李奧與丹尼爾一同前往找聖泉,便決定要讓丹尼爾死在路上。為此,出發前愛德華‧二世還特地來找李奧:

二世:「中陸王,我父親交給你的任務只有找聖泉吧?」

李奧:「是,二世大人也要一起去嗎?」

二世:「這倒不必。但我想跟你說件事。」

李奧:「二世大人請說。」

二世:「我會讓丹尼爾死在路上。」

李奧以為自己聽錯:「什麼?」

二世:「這昰家族紛爭,你別管。總之,路上丹尼爾發生任何事你都別管,交給邦妮‧派克去煩惱就行了,我要你別管這事。不用擔心我父親那裡,到時候你回來,我自有辦法‧‧‧說不定他還撐不到你回來,你也看到他那模樣了,一個老不死‧‧‧反正丹尼爾的事你別插手,只管找那聖泉就夠了‧‧‧也不知道那玩意兒存不存在‧‧‧」

李奧回憶二世這一席話:看來愛德華‧二世並不相信聖泉的存在‧‧‧他只要布魯家王位,而這需要丹尼爾死‧‧‧如果丹尼爾最後真的死於他伯父手裡,就枉費愛德華王一片苦心了‧‧‧反正這是布魯家的家務事,我本來就不打算淌這渾水。只要能得到聖泉,我就能得到天下,就算聖泉並不存在,依照先前的約定,愛德華王也得將王位傳給我,約定只是要我將丹尼爾帶出布魯家,就算之後愛德華王發現丹尼爾是死在自己兒子手裡,也不能為難我。無論如何,我有迦爾,統一天下也只是早晚的事。好險愛德華‧二世並不知道,他父親決定將王位傳給我這個外人,要是他知道,此刻被追殺的就不是丹尼爾而是我了‧‧‧

愛德華‧二世並不知道父親竟答應要將王位傳給李奧。在他眼中,他只認為李奧是個想統一天下想瘋頭的男人,而他並不相信聖泉的存在,只覺得李奧和丹尼爾最好都在找聖泉的途中死去最省事。但有黃金勇者隨行,想殺丹尼爾可能沒那麼容易,才會事先要李奧別插手。

李奧心想:二世這麼快就派人來殺丹尼爾了?那對馬下毒的和那劫走丹尼爾的,不知道是不是同夥人‧‧‧那劫走他的人身手不錯,看來丹尼爾這次是兇多吉少了‧‧‧

李奧:「你和丹尼爾‧布魯曾一起踏上納潘尼島。你認為他是個什麼樣的人,迦爾?」

迦爾:「就只幾天,我和他並不熟悉‧‧‧」與艾琳娜在一起時,我哪有心思注意別人?

「不過‧‧‧」迦爾回想,「他的樣子挺單純的‧‧‧我看他就只是個孩子‧‧‧」

李奧:「我看像孩子的是你吧,迦爾。你會這麼想,說明你才像孩子。我聽他伯父說,丹尼爾不像外表單純,反而很敏銳,是個極聰明的孩子。」這也是他伯父亟欲解決他的原因。

迦爾漫不在乎的聽著。

「人不可貌相。」李奧緩聲說:「看人可不能只看外表,別因為他外表是個孩子,就真的把他當成孩子來看。」

迦爾心想:他本來就是孩子啊‧‧‧

李奧見迦爾一臉不服氣,「我這麼說是為你好,防人之心不可無。」我的黃金勇者可不能有什麼損失。

迦爾不答,心想:難道要我變成跟你一樣的老狐狸嗎?

忽然聽聞一陣叫聲,這叫聲是人群,像是在吆喝,又像是在互相應答,聽不出他們說的是什麼語言。

李奧下令全軍停止前進。

人聲忽然停止了,李奧要全軍安靜。此時深山裡一片靜默,眾人屏息以待,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忽然從樹叢裡竄出好幾個人,約莫二十餘人,看他們的衣著打扮,完全像是另一個民族的人。他們個個身型高大,身長都有兩米,麥色肌膚,輪廓很深,都是黑髮黑眼睛,頭髮上或長或短,或多或少,都綁著幾條辮子。

他們衝出來打劫軍隊,軍隊頓時人仰馬翻,混亂不已。

異民族衝出來時,驚動了艾琳娜的馬車,馬一向後仰,與一旁的馬撞在一起,一片混亂,馬車在混亂中翻倒。

迦爾急叫:「艾琳娜!」

迦爾趕至馬車前,掀開車簾,不禁一呆,馬車裡空無一人,本來該坐在車裡的艾琳娜已不知去向。

迦爾大急,上馬四處張望,不見艾琳娜的蹤影。

迦爾騎至李奧身旁,著急:「艾琳娜不見了!」

李奧驚問:「怎麼會?」

迦爾:「剛才一片混亂,馬車翻倒了,艾琳娜便不見了!」瞥見一個異族脖子上正戴著艾琳娜的項鍊。

迦爾騎馬奔至那人身旁,將他一把抓起,喝問:「艾琳娜去哪了!」

那人似乎聽不懂迦爾說的話,但對於迦爾慘白異常的膚色與異色瞳大感好奇,伸手便來抓迦爾的眼睛。

迦爾往後閃過,又問了一次,「艾琳娜去哪了!」

那人看見迦爾的耳環,以及他脖子上閃亮的項鍊,又伸手來抓,嘴裡不斷嚷著迦爾聽不懂的語言。

迦爾心想:看來他聽不懂我說的‧‧‧一直伸手抓我的金飾‧‧‧難道他們喜歡閃著金光的東西?黃金鎧甲?難道是因為這樣才抓走艾琳娜?

那人瞥見迦爾的黃金神槍,又伸手來搶。迦爾將黃金神槍往那人身上一扔,那人迫不及待伸手來接,卻不知道黃金神槍只有迦爾才拿的動,瞬間被黃金神槍壓在地下,動彈不得。

迦爾指著自己的項鍊,又指著那人頸上的項鍊,比手劃腳的問:「剛才同樣戴著金項鍊的少女,被帶去哪裡了?」

那人不知道有沒有聽懂,又說了一堆迦爾聽不懂的話。

「迦爾!」李奧上前,「怎麼樣?有線索了嗎?」

迦爾指著那人頸上艾琳娜的項鍊,「艾琳娜一定是被他們抓走了。」

李奧:「果然‧‧‧問出來了嗎?」

迦爾搖頭,「語言不通。我看,只能讓他帶路。」

忽然,又是一陣人聲,和這些人剛才發出的人聲一樣。異族一聽到聲音,都停下動作,跟著出聲,與人聲相和,接著,所有人都鑽回樹叢裡,不一會兒功夫,異族全消失了,只剩被壓在黃金神槍下的那人。

李奧檢視軍隊,沒有人受重傷,僅僅只是剛才混亂中推擠造成的皮肉傷,那群人並不是要攻擊軍隊,只是來打劫,他們將看似值錢的東西都洗劫一空。除了艾琳娜,軍隊裡的人都在。

迦爾對李奧說:「我將黃金神槍從那人身上拿起來,要脅他,要他帶我們去找艾琳娜。」

李奧:「等等,整個軍隊都帶進樹叢,未免不好行動,更會拖長時間‧‧‧且我看他們是鑽到山裡,那裡馬不好走‧‧‧」

迦爾:「也是。那好吧,就我們兩個去,其他人在這裡等著。」

李奧:「這一去也不知道要等多久,且這地方並不適合紮營‧‧‧」

迦爾:「那就吩咐軍隊往適合紮營的地方移動。」

李奧:「也是‧‧‧只怕到時候會合麻煩‧‧‧」

迦爾皺眉,他僅剩不多的耐性快被李奧磨盡了,「再不快點,艾琳娜說不定會有危險。」

李奧欲言又止。

迦爾:「你想說什麼就直說,艾琳娜還在等。」

李奧:「我看這樣吧,迦爾。你先行一步去救援,我帶軍隊繼續往前,等抵達較安全之地再與你們會合。」

迦爾聽了,勃然大怒,「你竟然不去救艾琳娜?她是你的妻子啊!」

李奧:「冷靜點,迦爾。你看,這些原始人並沒有攻擊我們,他們不見得是敵人,艾琳娜不一定有危險。又或者,艾琳娜並沒有被他們抓走,有可能是馬車翻車時,她摔了出去,又因為害怕剛才的混亂,在附近躲起來不敢出來。我留下來,說不定能找到艾琳娜。」

迦爾一把揪住李奧的衣領,「他脖子上戴著艾琳娜的項鍊啊!你明明很清楚,艾琳娜是被他們抓走的,為什麼不去救她!」

迦爾的目光如炬,亟欲噴出火來,異色的雙瞳像在燃燒,正惡狠狠的瞪著李奧。

李奧:「‧‧‧看你氣成這樣‧‧‧老實跟你說吧!我不覺得他們是什麼危險人物,不過就是山賊,住在山裡的原始人,看我們經過,乘機打劫,嚇嚇我們而已,就好像野獸要捍衛自己的地盤,得先將敵人嚇跑一樣。他們沒有攻擊我們,只是想將我們嚇跑,不用這麼擔心,我相信艾琳娜不會有事的。」李奧故作輕鬆的說:「只是幾個山裡的原始人,又怎麼是天下第一黃金勇者的對手?我看你就快去快回,趕快把艾琳娜帶回來,而我們繼續前進,才不會耽誤了找聖泉的時間。」

迦爾怒極,聲音都在顫抖:「艾琳娜不見了,你還關心什麼聖泉?」

「因為我知道,不管她去了哪裡,你都會把她找回來,」李奧的神情與他的語氣一樣挑釁,「一如往常,不是嗎?」

迦爾氣得全身發抖,他不敢相信眼前人竟然如此絕情。

李奧:「找聖泉一路上還會遇到很多兇險,怎麼能因為被這些山猴子嚇一跳就自亂陣腳?接下來,還會遇到更多危險的狀況,難道每一次你都要這樣,對我不敬嗎?」說完推開迦爾抓著自己衣領的手。

迦爾:「我只聽艾琳娜一個人的話,她才是我的主人。」說完一手拾起黃金神槍,一手抓著那異族,雖然那異族有兩米高,但迦爾的手像鐵銬般緊緊鎖住那人的手臂,令他動彈不得。

迦爾舉槍對著李奧:「去不去?」

「你本事比我大的多,」李奧理著衣襟,「你自己去救比較快,我去只是礙手礙腳。」

迦爾:「要是艾琳娜知道你不去救她,她會難過。你若不跟我去,我就先將你殺了,自己去救,再跟她說,你之所以不能去救她是因為你已經死了。」

李奧:「哼,你殺了我,難道艾琳娜就不難過嗎?」

迦爾:「既然都要難過,我寧可讓她認為你是因為已經死了,才不能救她,而不是故意不去救她惹她傷心。」

李奧見迦爾這副怒極的模樣,知道他絕對下的了手。且他想殺自己很久了,只是因為艾琳娜,才保住自己的一條性命。

李奧忽然抽出腰間長劍,往自己手臂刺去,手臂頓時血如泉湧。

李奧:「我現在受了傷,跟你去只會拖慢你的時間。你快去吧,見到艾琳娜,就跟她說我受了傷,才來不及去救她‧‧‧」

迦爾不願再與李奧繼續耗費時間下去,「哼」一聲,壓著那人轉頭往山裡去。

***

迦爾跟著那異族人,那異族人一直往山裡去,異族人看來很熟悉山裡崎嶇險峻的地勢,雖在夜間,仍如同白晝般看得清楚,在山間跳上鑽下,如履平地,迦爾雖然手持黃金神槍,在山裡跑跳仍毫不費力,他看著來路,擔心艾琳娜:艾琳娜剛才也是走這麼險峻的路嗎?不知道有沒有受傷‧‧‧還是被擒著呢?擒著‧‧‧不知道那些人手腳乾不乾淨,有沒有對艾琳娜亂來‧‧‧

正自煩惱,忽然從天降下一道閃電。這閃電打的離他們很近,彷彿瞄準他們而來。

迦爾往旁邊一滾,避開了閃電。半晌,閃電卻消失了。

迦爾起身,看向那異族人:「喂!你有沒有怎麼樣‧‧‧」忽然呆在原地,那異族人被剛才的閃電擊中,當場斷氣。

迦爾大驚,看向天邊,只見此時天雖黑,但仍是晴朗的夜晚,剛才怎麼會有閃電?

迦爾心想:完了!這人死了,誰還能帶我找到艾琳娜?艾琳娜‧‧‧

一想到時間正一分一秒的流逝,而艾琳娜分分秒秒都可能讓陷入危險,迦爾就靜不下心。


「這樣快多了吧!」

「真厲害!不愧是法蘭克!」

在這麼隱密的山裡仍能聽見人聲,迦爾覺得驚奇:還是我聽得懂的語言‧‧‧看來這山裡,還有除了異族的人存在‧‧‧

迦爾循著聲音走去,走至一片空地,月光下,站著三個人,地上坐著兩個人。他們身旁倒著一堆屍體,看來全是被閃電擊中。

站著的三人,一個藏在黑色斗篷底下,看不清面貌,另一個全身黑衣蒙著面,同樣看不清長相,唯一看得見長相的少年長得很奇特,一頭青草般的頭髮,整個人有股清新空靈之氣,他長得清新爽朗,手持木杖,看起來就不是一般人。坐著的兩人,分別是一男一女,坐在一起,只顯得男子格外瘦小,女子特別健壯。

迦爾一現身,眾人往迦爾望去。

「黃金神槍?你是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坐著的小個子喊。

「黃金勇者?你認識他啊?艾瑞托?」斗篷人問。

艾瑞托:「天下有誰不認識他啊?就算不認得他本人,也認得他手上的黃金神槍。」

斗篷人:「我就不認得‧‧‧不過能被稱作天下第一,想必很厲害。」

蒙面女:「擁有神兵器黃金神槍的黃金勇者,是當今第一勇士。」

綠髮少年:「‧‧‧先別管他多厲害、多有名‧‧‧有人知道為什麼他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嗎?」

迦爾見綠髮少年周圍的人皆死於閃電,而少年卻沒事,且他看起來具備神奇的力量,便猜想這閃電多半與少年有關,他害死了找艾琳娜的關鍵,迦爾憤怒地盯著他。

迦爾走上前,問綠髮少年:「這閃電是你引起的?」

綠髮少年點頭,「他們要攻擊她,」指著坐在地上的女孩,「他要幫她,」指著斗篷人,「他不快點我會很困擾,所以就出手了。」

艾瑞托見迦爾仍很生氣,忙問:「剛才的閃電傷到你了嗎?抱歉啊,剛才忽然出現一堆敵人‧‧‧」

「我還情願你們傷的是我‧‧‧」迦爾拖著那個異族的屍體,「你們卻把他打死了!」

艾瑞托看見屍體,暗叫不好:法蘭克的閃電將他的朋友打死了!這下子他跟我們沒完沒了‧‧‧怎麼好死不死惹到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

斗篷人:「你朋友?」

迦爾搖頭,「不是,但他將我的朋友抓走了,我需要他帶路,帶我找到我朋友。現在他卻被你們打死了‧‧‧」說著舉起黃金神槍,「你們說,我該怎麼辦?」

「這就是傳說中的神兵器?」斗篷人似乎察覺不到迦爾的怒氣,目光落在黃金神槍上,「真大把,還金光閃閃的,這整把都是純金的嗎?」

蒙面女:「聽說全是純金,神兵器認主,世上只有黃金勇者一人拿得動。」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艾瑞托著急,「加百列?辛西亞?」

坐在地上的女孩起身,一臉躍躍欲試:我早就聽過黃金勇者的大名,想不到他竟然是身型如此單薄的青年‧‧‧真想跟他比劃看看‧‧‧

迦爾知道女孩想跟他打,他看過太多她臉上的表情,人們一聽到黃金勇者,一看到他手裡這把黃金神槍,都會露出這種表情,並想跟他比劃一番。平常自然是沒什麼問題,但此刻,艾琳娜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人不知道是否安全,她被困在這整片深山中,而唯一知道她在哪的人又莫名其妙被閃電劈死,這一切簡直不可理喻。就算現在將眼前這些人全殺了,也無助於救艾琳娜,反而更耽誤時間。黃金勇者難得有黃金神槍無法解決的問題,迦爾又急又怒,手足無措,險些掉下淚來。

女孩看著他,心想:他為什麼這副表情?難道是怕我們圍攻他?哼,我們又怎麼會做這種不公平的事,且他如果真如傳聞中厲害,應該也不用害怕?

「你的朋友是被福爾摩沙人抓走的嗎?」法蘭克盯著異族屍體問。

迦爾一愣,「什麼?」

「我說,」青寧色的眼眸盯著迦爾,法蘭克問:「抓走你朋友的是福爾摩沙人嗎?」

迦爾:「我不知道‧‧‧你認識這個民族?」

「福爾摩沙人?」女孩驚,「他們向來不都待在福爾摩沙島上?什麼時候踏上我們這裡了?」

「雖然他被我的閃電擊中,焦成這樣,」法蘭克檢視著被劈死的異族人,「但我仍看的出來,他是福爾摩沙人。」

迦爾著急:「那麼你知道他們的聚集地嗎?就在這座山裡!」

法蘭克:「算是知道吧。」

迦爾:「帶我去吧!我的朋友被他們抓走了!我得趕快去救她!」

法蘭克搖頭,「我們正在趕時間。」

「答應他吧,法蘭克。」加百列出聲。

法蘭克轉頭看向加百列。

加百列:「畢竟他的線索可是死於你之手,你總要為他負責吧?」

法蘭克聳肩,「隨便,反正在趕時間的不是我。」

「多謝!」迦爾喜出望外,完全忘了是誰害他失去重要的線索。

法蘭克嘀咕:「本來是因為這假冒加百列的小子要救那個女孩‧‧‧怕麻煩我才乾脆用閃電解決‧‧‧沒想到卻劈死了不該劈的人‧‧‧因為這樣又多了一件麻煩事‧‧‧怎麼感覺麻煩越來越多了?是不是我越想避開麻煩,反而越容易被麻煩找上?」

「好了,法蘭克。」加百列知道法蘭克最怕麻煩,搭著他的肩說:「事成後,我請你多喝點紅茶!」

法蘭克:「你可要說話算話。」

加百列:「當然,我什麼時候亂說話?」

法蘭克:「你說自己是加百列那時候。」

加百列心想:但我本來就是啊‧‧‧

加百列笑而不答,看一眼女孩:她到底是誰?為什麼會使與我同樣的招式?這些可都是卡瑪女巫教我的‧‧‧

艾葛莎的疑問與加百列一樣,她納悶:這人是誰?為什麼會使與我同樣的招式?他與師父有什麼關係嗎?加百列‧‧‧難道會是卡瑪女巫的學徒加百列?但要是他真的是那樣善於詛咒和害人的傢伙,真如傳聞中壞心,又怎會救我?剛才法蘭克也說了,他不是加百列,或許他真的不是。

法蘭克一行人正要前往黑之森,卻在路上遇見被國軍追殺的艾葛莎,加百列見艾葛莎使出的招式竟與自己同出一家,他的招式可都是卡瑪女巫親授,眼前這人類女孩竟然也會?她是誰?與巫師一族有什麼關係?巫師一族不是早在卡瑪女巫復活那時就被她親手殲滅了嗎?

不及細想,加百列欲出手救艾葛莎,法蘭克嫌麻煩,直接用閃電將森林裡追殺艾葛莎的國軍盡數劈死,卻意外將迦爾抓的福爾摩沙人也劈死了。

於是,法蘭克、迦爾、加百列、辛西亞、艾瑞托、艾葛莎一行人,各自乘坐一顆大水珠,在天上飄著,由法蘭克領頭,其他人跟在後面。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