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零 ~濡鴉之巫女~十一之雫(夜泉子)

薇兒 | 2021-11-14 21:00:29 | 巴幣 2 | 人氣 149

  這回的故事目前都還只能在一些文件資料中看到部份的劇情,而表面上的劇情就是上山找人→人死或人活→帶下山→又上山......這樣的輪迴,玩到十一之雫我都還是很想問他們......你們又不像ZERO、紅蝶、刺青之聲是被強制送進去還跑不掉,雖說刺青之聲也還有在現世活動但睡著就會前往彼世的眠之家,你們上日上山都是自己挑的,幹啥非得在三更半夜上去不能大白天的上山找人嗎?
  然而開頭我還是想勸世一下......雛咲深羽小妹妹妳能不能不要趁人睡著就幹走人家的東西(雖然在各種意義上那東西應該是黑澤密花的)
  上山跟著深紅的殘影就會來到結緣之家
  而實際上我還挺中意這條走道(唯一缺點就是彼岸花不夠多)
  一路清些小雜魚
  在尋找開門線索時可以看到過去的殘影
  深紅小妹妹依舊沒法放下自己的哥哥,是說當年這哥哥也是夠狠心的就這樣扔下妹妹(雖然她也是靠一台射影機就殺遍天下無敵鬼)
  一路來到之前蓮找到累的地方,看到與裝之前的自己的同款箱子就想打開來看
  瞧妳這老太婆把人家小姑娘給嚇的
  老太婆說著她要找的人已經完成冥婚了
  並說她是夜泉子要她完成身為柱的使命
  這章其實也就很簡單,打贏老太婆之後把深紅救出來
  死拉活拽的拖出來
  而深羽也透過影見能力看到了深紅來之前的事
  到目前為止撿到深紅留的紙片也全都撿完了

深紅留下的紙片

我要過去了
對不起
原諒我

我被丟下來了
4年前…我有了深羽
但是,我必須丟下這個孩子過去
死的時候要一個人
一個人結束
都是因為我瞭解了幽婚

我要出發了
我從小就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只有哥哥能理解我
但是,對哥哥的這份心思,我說不出口
還沒有說出來哥哥就走了
明明住在一起,卻連眼睛對視都無法辦到
因為對望的話,就會被看出來吧
在一起的時間,不安與孤單已消失
哥哥一直被封印在黃泉之門裡,一瞬間也好,只要能緩解他的痛苦就好
一同度過最後一瞬的人,唯有這個位置我不想讓出來
原諒我
  深紅喜歡自己的哥哥(而我完全不反對骨科的!當然只限二次元)
  深紅與真冬進行了冥婚
  我想舉行這種冥婚(我其實比較中意幽婚這詞)深紅本人也很開心就是

所謂幽婚的儀式

寫著關於「幽婚」這個儀式的文書。
似乎是民俗學者渡會啟示所撰寫

————————————————–
死後舉行結婚這種習俗在其他國家亦有出現,而在日上山也有「幽婚」這個名稱的儀式流傳下來。
所謂冥婚、死後婚等等的這些習俗,是舉行用以弔祭未婚的死者。
而在日上山傳承的幽婚,則是為了讓成為人柱的巫女們,和男子相親的儀式。
在日本其他地方流傳的同類型習俗中,死者會和虛構的伴侶對個面,然後將身姿畫在繪馬上供奉。
但是,在日上山對巫女的作法,似乎是招入男性,提供相親。
男子一旦被招進去,就得遵從山裡的規定,無法活著下山。
我想這也就是說,幽婚是為了慰藉成為人柱的巫女的靈魂而招引異人前來,再一同成為人柱的儀式
由於巫女不被允許下山,便只能成為人柱,持續等待願意一同心中的對象到來。
※心中=兩人以上(特別是相愛的兩人)一同自殺殉情的日文用語

等待「幽婚」的巫女們

民俗學者渡會啟示留下的書。
內容是關於「幽婚」的儀式

————————————————–
匪中的巫女,會成為生與死的夾縫之間的存在,永遠反覆於生死之間徘徊,緩緩溶化于水。
這被視為會伴隨有激烈的痛楚與苦悶,巫女為了支撐守護山的結界,需要在匪中一個人持續忍耐。
只要生存意志尚在。
為了慰藉痛苦的巫女的靈魂,讓巫女能以人柱身份支撐生存更久而舉行的儀式。
那就是,「幽婚」。
為了讓孤單一人承受痛苦的巫女和夫婿見面,會將活著的男子招待進入山中。
要成為夫婿的男子,就從成為人柱的巫女之中選出一人,締結婚約。
據說唯有男子和巫女締結婚約的那一瞬間,巫女的靈魂會回歸現世。
得到伴侶的巫女,將為了繼續擔任「人柱」,為了繼續支撐生與死的境界線,而重新回到柩籠之中。
在幽婚完成之前巫女都是孤單一人的。
只能在柩籠之中等待被選上。
這是一種超越生死,為了人心而舉辦的儀式。
敬愛自然,敬畏自然,同時,也敬愛世人,使其存活。我想這就是表現出了這個國家的人們最根源的思考方式
  在之後的失蹤者檔案提過深紅曾在找哥哥的途中失蹤,而後在山上被找到,之後擔任攝影師的助手(三代女主角)然後懷孕生下父不詳的孩子,在三年後失蹤,這個孩子就是深羽
  大約也能推測深羽就是越過道德的邊境所生的孩子了
  深紅成熟了不少
  深羽硬是把深紅給拽回家去(不過深紅已經失蹤14年之久,雖說她被劇情安排著被泡在水裡裝箱讓深羽很快找,但她應該人早已經在彼世的狀態了吧?)
  我想依遊戲不成文規則當深羽睜開眼深紅人有99.999999%的機率又不見了
  最後放首歌,雖然天野月子沒為一代唱但我覺得歌詞很適合
銀猫 (ginneko)
作詞: 天野月子
作曲: 天野月子

逸らさず見ていてよ
わたしの写真が灰になるまで
喉が焼けて掠れるまで
シャッター切って死なせて

氷張りの家
燃る暖炉 息を吹いた
まだ火は消えない かすかに音を立てる

何を燃やそう カーテンも花も跡形もない
冷えた四肢は 重ねて寄せるだけじゃ足りない

逸らさず見ていてよ
わたしの写真が灰になるまで
過去と今をゼロに戻し わたしをわたしで葬る
あなたを温めて 埃に塗れた銀色の猫
喉が焼けて掠れるまで
シャッター切って死なせて

あなたの写したわたしは 白くはにかんでる
轉載來自 ※Mojim.com 魔鏡歌詞網
まだ何色へと染まるのかさえ知らず

炎の中 捩れる顔が浮かんできえる
窪み落ちた記憶の言葉 放り投げては

逸らさず見ていてよ
わたしの写真が灰になるまで
開いた穴を塞ぐように わたしはダイヤを葬る
あなたを温めて 埃に塗れた銀色の猫
身体中に刻みつけた 刻印ごと愛して

すべて燃やそう あなたの頬を照らせるように
立ち上った 煙や煤が目にしみても

逸らさず見ていてよ
わたしの写真が灰になるまで
過去と今をゼロに戻し わたしをわたしで葬る
あなたを温めて 埃に塗れた銀色の猫
喉が焼けて掠れるまで
シャッター切って死なせて

你好好地看清楚吧    
直到我的照片化為灰燼    
直到喉嚨乾竭嘶啞    
按下快門讓我死去

在凍結的家裡    
燃燒的暖爐 在呼吸著    
火還沒熄滅 微微地嗶啵作響
好像在燒著什麼 
不是窗簾不是花也沒留下痕跡    
光是把冰冷的四肢貼上去還不夠

你好好地看清楚吧    
直到我的照片化為灰燼    
將過去與現在化為零 
自己把自己埋葬起來

讓你溫暖 沾滿灰塵的銀色的貓    
直到喉嚨乾竭嘶啞    按下快門讓我死去

你所畫的我 淨白地害羞著    
還不知道會染上什麼顏色
在火炎中 扭曲的臉龐若隱若現    
把深陷記憶底處的字句 投擲出去

你好好地看清楚吧    
直到我的照片化為灰燼    
為了堵住破洞似的 
我把鑽石埋了進去

讓你溫暖 沾滿灰塵的銀色的貓    
深深印在心裡 就像雕上去般地愛著你

好像燒盡一切 來照亮你的臉龐一樣    
就算飄散的煙或煤炭刺痛了眼睛也無所謂

你好好地看清楚吧    
直到我的照片化為灰燼    
將過去與現在化為零 自己把自己埋葬起來
讓你溫暖 沾滿灰塵的銀色的貓    
直到喉嚨乾竭嘶啞    按下快門讓我死去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