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小說】在紅月之下(4)(奇幻BL)(完)

風靈草 | 2021-11-14 15:29:52 | 巴幣 1006 | 人氣 85





《在紅月之下》

(4)
  隔日一早,趙凜被亞斯特召見,他來到了大殿,大殿中央擺著一個巨大的水晶球,大殿之中除了國王和他以外,其他的朝臣也在大殿上。

  「參見陛下。」趙凜對於宮廷的禮節經過在圖書館的研究,已經是相當熟悉了。

  「起來吧。趙凜,之前我一時忘記了,所以沒有讓你進行王宮魔法師的測驗,這個測驗很容易你只要把慣用手放在水晶球上面就好,水晶球會顯示出你的屬性和魔法能力,你就把手放上去吧。」

  「是的,陛下。」趙凜站起來,走向那個比人還要高的水晶球,他將右手放了上去,水晶球立刻顯現出一半綠色一半白色周圍還有一小圈黑色,這是趙凜的屬性,而且還煥發著明亮的光輝但是又不讓人覺得刺眼,而是像月光般柔和的感覺。


  「居然通過了。」
  「真是讓人不敢置信,這麼年輕……」
  「趙嵐大人當年也是年紀輕輕就通過的吧?」
  「真不愧是趙嵐大人的子孫。」
  大臣們竊竊私語著。

  「恭喜你通過測試,趙凜。從今天開始,我正式授與你王宮魔法師的職位,過來我面前。」亞斯特這麼說道。


  趙凜走過去以單膝著地跪在亞斯特面前,亞斯特將一頂銀色的額冠戴在他的頭上。
  「謝陛下。」趙凜十分合乎禮節的說道。

  「而且他比趙嵐大人懂禮貌多了。」
  「就是說啊!當年趙嵐大人似乎是冷哼了一聲……說什麼會通過是理所當然。」

  這些話趙凜全都聽在耳裡,他有一點點驚訝發現自己的曾祖父趙嵐似乎是個相當率性的人,眾位大臣似乎很佩服他,不過又不是很欣賞他那種過度率性的態度。

  「那麼今日的早朝就到此結束,宰相、王宮魔法師,你們兩人隨我去請求神諭。」亞斯特這麼說道。


  趙凜與蘭德爾跟隨在亞斯特後面。


  「我就知道你一定能通過的!因為你是他的子孫嘛!魔法這種能力雖然後天努力是有幫助,不過有很大一部分是天生的。」蘭德爾這麼說對於趙凜能通過似乎相當高興。

  「蘭德爾,我們現在要去哪裡啊?」

  「祭壇。」蘭德爾這麼說道,「那裡是國王陛下請求神諭的地方。」


  沒過多久他們便來到了祭壇,白色的大理石祭壇周圍被樹林環繞,有一股安詳靜謐的氣氛,祭壇的中央有著一個非常平靜清澈的水池。

  「主神德雷薩斯啊!我亞斯特‧安德森將以自己的鮮血作為祭品,請顯示您的旨意吧!」亞斯特拿出小刀劃開自己的手指,將一滴血滴入祭壇中央的水池,開始時一切並沒有任何動靜,不過在鮮血暈開散去之後,水面上浮現了發光的文字。

  『菲爾斯王國之大神官人選已然降世,此人之名為趙凜。』文字清清楚楚的顯示在水面上,亞斯特頓時有種受到強烈衝擊的感覺,神明的意思是,他找到了大神官,卻又得重新去找王宮魔法師了嗎?他幾乎有種快要暈倒的衝動。


  「陛下,您還好嗎?」蘭德爾關心的詢問。

  「我沒事。」只是太驚訝。

  「陛下,看來這頂額冠還是得還給您了。」趙凜將額冠取了下來,亞斯特默默地接過了,兩人都有種被神給耍了的感覺。


  「宰相,麻煩你召大臣回來我會跟他們解釋;並且準備大神官授位儀式。」亞斯特這麼命令道,「畢竟這也是大事情不能再拖了。」

  當大臣們回來聽到趙凜竟然是神選的大神官時,也有想要暈倒的衝動,只覺得神意難測啊!


  而趙凜則是在蘭德爾的帶領下,來到神殿換上神官的裝束,那還是重金請裁縫趕製出來的,看著自己一身白色的神官袍鑲著金線,還有著白色的披風和金色的額冠與原來的裝束可以說是恰成對比。

  「我穿這樣不會很奇怪吧?」趙凜問道。

  「不會,這樣也很適合你。然後接著就是要準備授位儀式,儀式並不複雜,你只要把這篇祭文默背下來,跪在主神的神像前背誦完成就可以了,因為大神官是神選的,所以也不需要特別的公開儀式。」

  蘭德爾遞給趙凜一張長長的祭文,趙凜很快就看完了交還給蘭德爾。

  「你背完了?真快耶!」蘭德爾有點佩服趙凜的記憶力。


  趙凜來到主神的神像前虔誠地跪下,那是一名相當高大的英俊男子雕像,感覺十分莊嚴肅穆。

  「主神德雷薩斯啊!我趙凜是您所選定的使徒,是菲爾斯王國的大神官,我以我的靈魂和生命發誓,絕對不會背棄您的道路,保有堅定的信仰與純潔的身心,力求行為端正嚴謹,為國家與人民盡心盡力的奉獻。願您的慈悲能夠使苦難中的人們得到喜樂,願您的光明能夠引導黑暗中的人們走向希望。主神德雷薩斯啊,您的光是破開黑暗的劍,能袪除一切罪惡……(由於過長而省略)以吾神之名,我獻上最高的敬意。」


  唸完這一段長長的祭文之後趙凜才從地板上站起來。

  「呼,有點累呢。蘭德爾,你怎麼了?」因為蘭德爾盯著他看,所以趙凜奇怪地問道。

  「好厲害,整段祭文完全沒有唸錯,你真的是第一次當神官嗎?感覺超級熟練的!」

  「既然這是我的工作,就要做到最好,這是我的原則。我想之後我可能還要多看看一些跟神官有關的書籍吧?畢竟我不是這裡的人,有些細節並不瞭解。」趙凜笑了笑,突然間臉色變得有些沉重,「我有點不安啊……而且我也不喜歡一直被拿來跟趙嵐比較,因為我就是我,而不是他……就算他是我的曾祖父好了,他和我也不是同一個人,我並不希望你們把對他的期待或是想法寄託在我身上。」


  「很抱歉,沒有考慮過你的感受,不同個體本來就不應該拿來比較的,我太過想念老友了,之後會注意的。」蘭德爾誠懇地說道,「趙凜,我先回去處理公務了,有事情你可以來宰相辦公室找我,再見。」

  蘭德爾離開之後,趙凜一個人在神殿裡四處看看,發現神殿的書房裡有許多與神學和神官職務、規定相關的書籍,趙凜便開始詳細閱讀。

  「嗯,大神官的職責似乎除了主持各種祭典和祈雨、祈求豐收之外似乎就沒別的工作了。不過身為神官每日清晨都必須進行晨禱,入夜後還要進行晚禱,此外祭典前一天必須進行齋戒……當時在俱樂部劉昱眼睜睜看著我消失,應該很擔心我吧?這時候還真有點想念他那輕浮的態度。」


  趙凜走到神殿外面遙望著天際出神,白色的衣袍因為風吹而微微飄動,配上他那有些飄邈的神情看起來簡直有些不像是這塵世間的人,像是誤入凡塵的精靈似乎隨時會乘風而去;等到趙凜回神後他才回到神殿裡,注意到在神殿的前殿放著一面相當大的鏡子,正對著大門口,這時趙凜才頭一次在來到異界後好好地端詳自己,他的外表與原來並沒有太大的差異,只是原本的耳朵卻成了精靈才有的尖耳朵,這讓他覺得有點不習慣,他的左耳戴著藍寶石耳環,那是劉昱送他的生日禮物,也是少數能夠讓他回憶原來世界的物品,手機早就已經沒電了,看身上帶來的錢包也沒什麼意義,不過這個耳環對他來說卻是很重要的。

  趙凜下意識的撫著左耳上的耳環,總覺得好像可以藉此彌補一些對劉昱和原本世界的思念,他想得十分專注,以至於沒發現鏡中多了一個不屬於他的人影,等到那人開口時他嚇了一大跳。

  「在想些什麼啊?凜。」熟悉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劉昱?真的是你嗎?」趙凜轉過身,發現劉昱依然是那身騎士的盔甲裝扮,笑嘻嘻的望著他,只是本來黑色的眼睛現在卻是血紅色的。

  「當然是我,不然你以為是鬼啊?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也到這世界來了,好像是跟我的祖先有關吧?我的祖先是魔族,所以我的眼睛才會是血紅色,在原來的世界裡為了避免太顯眼,出門我都會用黑色的隱形眼鏡遮住。」劉昱抓抓頭,「而且他好像還做過騎士團長,在家族史有記載,這身盔甲其實是他留下來的,去俱樂部的那天被我拿來當COS服。」

  趙凜看著劉昱那跟他樣式相同的紅寶石耳環戴在右耳,終於確定眼前的人的確是劉昱沒錯,因為過去的劉昱右耳確實戴著同款的訂製耳環。

  「那你現在有地方住嗎?如果沒有我可以暫時收留你住在神殿。」雖然沒辦法讓劉昱一直住在神殿,但是身為大神官的他,還是可以暫時讓落難的友人留宿幾天的。


  「這你就不用擔心,我已經找到工作了,因為祖先留下很多關於這裡的記載,我小時候很喜歡拿來當故事書來看,所以我對這裡還滿熟的,想不到卻意外能派上用場呢!我目前是皇家騎士團的騎士,正在執勤當中……再不回去等一下應該會被團長修理。」劉昱調皮的吐了吐舌頭,「聽說你是新任的大神官所以我才繞過來看看的,我先走啦!等到巡邏結束我會再回來找你的。」


  說完劉昱便匆匆忙忙的離開了,趙凜覺得有些高興又有些難過,高興的是自己不是孤單一人了,難過的是他跟劉昱多半都回不去原本的世界了吧……在皇宮的圖書館裡面看越多的書,他便越是了解穿越時空不是凡人之力能夠做到的事情,不管讓他們來到這裡的力量是刻意還是偶然,他們都不可能依靠自身的力量回去的。

  「神啊!感謝你讓我再次見到了劉昱。」趙凜衷心的感謝神明,看到劉昱後他心中的不安可以說是頓時一掃而空,心中也隱約明白了劉昱對他而言,一直都不只是朋友而已,而是更加重要的……


  而劉昱回去執勤時,果然被騎士團長薩爾肯訓了一頓。
  「劉昱,你在搞什麼?第一天巡邏居然還給我翹班?」

  「對不起,團長大人,是我不對。」劉昱誠心的道歉了。


  「看在你是初犯又似乎有在反省的樣子,等一下訓練時多跑五圈訓練場就好,有異議嗎?」

  「沒有!團長大人!」

  「很好,那你回去巡邏吧。」

  「是!」

  劉昱開始在皇宮裡的例行巡邏,路上正好遇到了亞斯特。

  「參見陛下。」劉昱非常流利的行禮。

  「你是今天才剛被冊封為騎士的新人嘛?我對你的臉有印象,你家裡以前也有人做過騎士,好好巡邏吧。」亞斯特這麼說道。

  「是的,陛下。」

  劉昱目送著亞斯特離開後才起身又開始繼續巡邏,等到巡邏工作結束之後,便到訓練場進行訓練,並且確實的多跑了五圈訓練場。


  「團長,訓練結束我就可以離開了吧?」

  「嗯,只要訓練結束就是自由時間了,你記得在騎士團的宿舍關門前回來就好。以後如果你有自己的房子想搬出去,記得去辦理退宿手續就好。」

  「團長謝謝。那我走啦!團長再見!」劉昱看起來相當開心,急急忙忙地跑走。

  「你是要去哪啊?」

  「去神殿啊!」劉昱跑走了。

  「神殿?我怎麼不知道他對宗教有興趣,還是他其實是去找大神官?說起來劉昱也是從異世界過來的,或許他們原先認識?」薩爾肯有些玩味地看著劉昱離去的方向,「他們戴著一樣款式的紅藍寶石耳環呢……很有意思哪,不知道他們曉不曉得那代表什麼意義。大神官或許不知情,不過那小子鬼靈精的很,應該是知道才送禮的吧?」

  他回想著他和劉昱的對話。

  『嗯?你戴的耳環好像跟大神官是一樣的。』薩爾肯注意到了,劉昱戴著造型相當別緻的耳環,款式和趙凜耳朵上的一模一樣。


  『是啊!那是我送他的生日禮物。也是我對他愛的証明喔!雖然他不知道就是了。』劉昱笑笑地說道,表情卻有點心酸,『我啊,愛他愛了七年了,可是他不知道是故意裝不懂還是只把我當朋友,對於我的暗示完全視而不見。』


  『至少他還是收下了你的心意不是嗎?或許他也是懂的,只是需要一點時間來釐清。』薩爾肯安慰道。


  劉昱恢復成開朗的神情輕鬆一笑,讓薩爾肯頓時有種為之目眩的感覺,這是他頭一次在男人身上感受到那樣的魅力,而就連見過不少美麗女人的他也僅見過前皇后有那樣的能耐;說實在話,劉昱真的長得很漂亮,就算他是個男人,然而用漂亮來形容他並不會感到突兀,當然比劉昱美麗的女人或是男人不是沒有甚至也不能算少,但是他們都沒有劉昱那種可以一笑傾城的獨特魅力。

  「很讓人期待呢,那兩個人的發展。」薩爾肯望著劉昱離去的方向他微笑著。


  劉昱則是趕到神殿和趙凜見面。

  「凜!我來了!呼呼……」由於劉昱是急急忙忙地跑步過來而有些喘,畢竟他身上現在可是穿著一副盔甲呢!雖然說劉昱本身體能不錯,但是身為現代人他還是不太習慣穿盔甲的,估計還要再過幾天才能完全適應。


  「不需要這麼急吧?巡邏工作很辛苦吧,看看你喘成這樣都流汗了呢。」趙凜走到劉昱身旁拿出手帕幫他擦了擦汗,難得的親密舉動讓劉昱身體為之一僵,  「你怎麼了?」趙凜有些疑惑地問道。

  「那個……我只是有點驚訝而已,因為凜你以前似乎不會對我那麼親近。」劉昱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你不是跟我告白過了嗎?而且我接受了。」趙凜聳肩,「所以我稍微有點表示也可以吧?難道你不高興嗎?昱。」

  「咦咦!你知道我送你耳環的意思喔!」劉昱的臉色變得非常紅,似乎是對此事大為驚訝。

  「嗯,雖然當時不是很肯定,只是有點懷疑,不過後來到這邊的圖書館看過歷史民俗相關資料以後就完全確定了。那是定情信物,依照這邊的習俗,若向對方求愛自己應該配戴紅寶石的首飾,並將同款式的藍寶石首飾贈與對方,若對方接受則表示同意以結婚為前提交往。不過你還真狡猾,你明知道於情於理,我是不會拒絕你送得禮物的,更何況送耳環交往又不是我們那邊的風俗。」趙凜似乎有些怨懟的意思。

  「那個……對不起,我……」劉昱慌忙的道歉,趙凜噗嗤一笑制止了他。

  「昱,其實我不介意你那樣做啦!因為如果不是你主動表示,我可能永遠都不會明白自己對你的心情吧?」趙凜明朗的笑顏讓劉昱看得有些發愣。

  回神以後劉昱忍不住激動地抱住了趙凜,「凜,你這是答應跟我交往了對吧。」

  「嗯。」趙凜臉有點紅。

  「太好啦!」劉昱簡直欣喜若狂。

  雖然他們的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沒有人能夠預料,不過在這不熟悉的異世界裡,能和所愛之人一起攜手向前,也算是難能可貴的緣分吧。

(完)


作者碎碎唸:
  終於貼完了。這算是少數我已經先寫完,然後才慢慢貼出的小說。之後如果不是單篇完結的短篇,我應該都會用同樣的方式連載,這樣可以避免斷尾。

  我們下一篇故事再見。

創作回應

小宥韓諾非
神諭打了國王一巴掌XD
對不起,這邊好好笑XDDDDD

原來他們都是異世界的人XDD
太巧了吧XD

期待下一篇故事!
2021-11-15 15:31:13
風靈草
(*´∇`*)
2021-11-15 15:53:5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