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法蘭東醫的急診室~第九集~完~》

露諾弭 | 2021-11-14 07:00:03 | 巴幣 0 | 人氣 83

連載中《魔力寶貝故事集》
資料夾簡介
我不是一個人在寫魔力寶貝故事集 是這20年內的魔力玩家 發生的點點滴滴、男女老幼們 按在我手背上與我一起訴說玩家群的故事



莊聰明左右臉頰紅腫,他雖然起了退縮念頭,但他繼續說道:「我有跟你說提過我高中朋友,就是被他父母課業壓力逼太大,逼到他受不了跳樓嗎?」

「你說什麼!?」侯玟詠愣住,第三掌懸在空中。

「這邊有椅子可以坐,我跟妳說。」莊聰明揉揉疼痛的臉頰,感覺臼齒好像鬆鬆的要脫落:「那個人是我從小學到高中的死黨,很難得連續小學、國中、高中都念同一所學校。」

侯玟詠坐下後哼道:「是喔,那你跟我說這些做什麼?」


莊聰明坐下後說:「我在政傑身上看到我那個死黨影子,不是每個人都像妳有堅強意志,有些人的意志就是比較薄弱。只要一點壓力就會有逃避和輕生的壞念頭。」

侯玟詠突然明白自己老公為啥老是要孩子放鬆做自己,但是這違反她的原則,所以她幽怨的嘆了一口長氣,雙手抱胸:「但不能這樣,逃避之後就會一事無成,下輩子就只能過廢物般的人生。我看過太多這樣的人了。」

莊聰明搖頭晃腦道:「但沒了性命,連廢物人生都不能過。」

侯玟詠哼了一聲,突然起了心疼,揉揉莊聰明的燙紅臉頰:「你說得到簡單,不然小孩長大之後他要做什麼?」

莊聰明反問:「就做他想做的不就好?你信不信我到40多歲才發覺我根本連自己喜歡什麼都不知道,我只有看著股票時,那個數字起伏才讓我有感覺。」

「那你老是說的環遊世界,莫非就是?」侯玟詠頓時明白老公意思。

「我的夢想,就是擺脫每天的公務員生活,離開台灣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但在把小孩養大之前,至少到政傑大學前。我不能辭掉公務員的工作,不然我不能養家活口。」莊聰明說了自己從未跟老婆提過的想法。

「所以你不喜歡當公務員?從你上班第一天?」侯玟詠意識到老公他一直在做他不喜歡的事。

莊聰明點點頭:「我超討厭做公務員,但是沒辦法。目前台灣就屬公務員薪水最穩定,即使我不喜歡也只能繼續做下去。」

「那你原本喜歡做什麼?」侯玟詠好奇問道。

莊聰明愣了一下,然後低下頭咕噥:「我不知道,沒人在乎我喜歡什麼。我也認為我不需要喜歡什麼,男人在這台灣社會被要求會賺錢就好。」

「老公......」侯玟詠突然有點可憐這個跟她生活15多年的男人,現在想想,她還真得不知道老公的興趣。

「算了,妳聽聽就好。眼前兒子的鬼門關還沒度過去。」莊聰明抬起頭安慰老婆。

「烏鴉嘴。」侯玟詠呸道:「你在這待著,我打個電話給我閨密。」




「小玟妳說什麼?妳兒子出車禍?」孫恬花大叫一聲,店裡的客人都被這聲嚇到,往櫃台一瞧是誰發出尖叫。

「人現在在加護病房觀察。」侯玟詠在飲水機旁道。

「怎麼會?政傑小弟弟?他現在安不安全?」孫恬花大驚失色。

「目前在加護病房待著,危險期。」侯玟詠抿緊下唇。

「小玟我知道我幫不了妳,畢竟醫學的事我一竅不通。但我能為妳做一件事。」孫恬花大口呼吸,她感覺要昏倒。

「什麼事?」侯玟詠問道。

「我要幫妳發集氣文。」孫恬花結束電話,要她的店員幫忙顧一下幫檯,她在後面的辦公室打開筆電,連接上Discord。

『各位抱歉,但我一個朋友的兒子出車禍在加護病房,情況很危險。』孫恬花在留言板打字。

線上的DC網友陸續跳出留言。

『車禍?天呀。』

『你希望我們做些什麼?』

『事主是在永恆獅子的長期駐守醫生,ID叫阿魯巴士。請大家在遊戲裡幫忙祈禱她兒子脫離險境。』孫恬花打字。

『阿魯巴士我看過,偶爾會出現在獅子8東醫吧。』

『如果要找人祈禱的話,去獅子1吧,人比較多。』

『嗯嗯,就去獅子1,記好喔。是阿魯巴士不是阿魯巴斯。』孫恬花打字,然後連接上《魔力寶貝:永恆初心》。

位於永恆獅子1,東醫廣場。

鴨裡傻在廣場打字:『麻煩各位可以聽我一件事嗎?』

原本亂糟糟的留言欄頓時停止,沒跳出任何文字。

『我一個朋友兒子出車禍,現在躺在加護病房。』鴨裡傻打字,擺出揮手表情:『可以幫忙我一起祈禱,讓她兒子脫離病危嗎?』

『那個人叫什麼?』某玩家打字。

『她ID是阿魯巴士。』鴨裡傻打字。

人群聽到阿魯巴士的名字,紛紛有了印象。

『阿魯巴士?我聽過這個獅子醫生。』

『阿魯巴士加油。』

『希望她兒子趕快好起來。』

『酒醉車禍的人都去下地獄!』

『我們都希望她兒子脫離險境,趕快康復。』

『我看好是會好,留下什麼後遺症就不知道,好比瘸腿之類。』

『呸,烏鴉嘴。當然是完整健康康復啊。』

『來人,把我那首《島嶼天光》播出來。』

『《島嶼天光》跟祈禱病人康復有啥關係?』

『阿魯巴士的兒子甘巴爹,大家要一起玩魔力寶貝。』

『大家一起聚集在廣場,比出YA手勢。』

『天色漸漸光,咱就大聲來唱著歌,一直到希望的光線。勇敢耶歹灣郎~』

『不要放《島嶼天光》,現在都2021年,去把我那首《最炫民族風》開出來。』

『我才不聽中國歌,快點放日本歌。』

『你們是白癡?人在醫院,你們這群阿呆當是在廣場跳舞?拜託集中在她兒子病危這件事好不好。』

『希望大家都要快樂過每一天,阿魯巴士的兒子趕快康復。』


深夜中,睡在醫院的侯玟詠手機響起,她打開LINE一看,原來是PEKO大頭貼的孫恬花傳了張遊戲截圖給她,下面留言『我明天要到台中醫院送給醫護人員,很多咖啡和蛋糕』。

侯玟詠看到遊戲截圖之後,眼淚不自覺流下,那張遊戲截圖是一群魔力玩家在東醫廣場比YA,旁邊的寵物改名成『阿魯巴士醫生加油』、『你的兒子要快康復』、『我們要一起玩魔力』、『請一定要度過難關』。

「謝謝、謝謝你們。」侯玟詠默默地把手機螢幕貼在額頭上。


而在台北市的一個遊戲節目攝影棚,《關鍵魔力》的主持人魯寶潔正在談論這個難得的魔力事件。

魯偉悍點點頭,不如以往在節目上和顏悅色,表情相當嚴肅:「是啊,當初還是市聰帶我進來玩《魔力寶貝》,帶我打巫王露比就職巫師。言歸正傳,有一個叫鴨裡傻的魔力玩家昨天在東醫廣場跟大家說他的好朋友,阿魯巴士的兒子出車禍。所以他希望大家一起幫在加護病房的友人兒子,共同祈禱度過難關。」


魯寶潔大吃一驚,似乎是感到緊張:「什麼?車禍,這也太糟糕了。」

魯偉悍道:「是啊,所以請大家一起幫忙祈禱,讓阿魯巴士的兒子能撐過去。」


魯雪衡插嘴道:「可是幫忙祈禱會有用嗎?這種醫療事件不是要靠醫生和病人的努力?」

魯偉悍點點頭誠懇道:「我認為還是需要,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有的時候人在惶恐不安的時候。是非常需要精神寄託的,所以我認為我們現場來賓也應該幫忙阿魯巴士祈禱。」


魯正號一臉錯愕:「我跟雪衡也要啊?」


魯偉悍拿起筆電,打開筆電瀏覽器的聖經篇網頁:「就多少做一下吧,反正這只會花費各位一點時間而已。」

魯偉悍雙指交叉握著,現場所有人也跟著照做,然後他朗誦禱告詞:「我們《關鍵魔力》的人們在這邊拜託親愛的主,你榮耀之名配得我們稱頌與贊美,你愛世上的罪人,願意做我們的救主,你不忍心看我們在地上受苦,也不忍心看我們在罪中死亡,所以你披上了血肉之體,為還清我們的罪債,慘死在十字架上,你受的鞭傷能醫治我們的疾病,你受的刑罰能擔當我們的軟弱,今天我們同心為這位“弟兄或姐妹身上的疾病向你禱告,按情況祈求”主啊求你憐憫他,赦免他一切的罪惡和虧欠,求你伸手醫治他,我們奉你的名在這裏做工,求你在我們中間彰顯你的大能與慈愛,願你的福音在此得到榮耀,願你榮耀你自己的聖名,我們等候在你的面前,全然向你仰望,哈利路亞,感謝贊美你。求恩禱告,奉主聖名。阿門。」

魯寶潔道:「阿門。」

魯雪衡道:「阿門。」

魯正號道:「阿門。」

魯子珈道:「阿門。」

導播道:「阿門。」

工作人員們:「阿門。」




之後三天,莊政傑終於從鬼門關前走回來,轉進了一般病房。再過了一個月,莊政傑也從病房出院,回到了學校。

生活就如往常一樣,上課下課考試念書,重複著每一天。

唯一不同的就是,侯玟詠不再堅持莊政傑分數一定要考高,更多時候,她拿著成績單反而是露出苦笑,似乎是在左右為難之間。

五年之後,在清華大學宿舍晚上七點。宿舍房間牆壁有莊政傑與爸媽的高中畢業合影,有在《妖精的巡律》打工時穿的執事服照片,旁邊是笑咪咪的孫恬花和她的其他員工;以及許許多多跟同班同學出去玩樂的合影照片。

莊政傑調整一下視訊鏡頭,對著螢幕右下角的影像調整一下視訊鏡頭。

莊政傑深吸一口氣,露出燦爛笑容:「大家晚安,我是楓之谷的實況主—假正經。歡迎各位收看我的實況台。喜歡的話記得訂閱我的頻道開啟小鈴鐺,也不要忘記收看我的《新楓之谷》精華實況短片。」

望著右邊跳出的聊天室留言,莊政傑大聲笑道:「感謝各位支持,那麼今天我要玩的是『虎影』職業,我要極限衝等!」





而在離台灣北方遙遠的島國,日本大阪。莊聰明拉著老婆侯玟詠,興奮不已說:「妳看,那個高聳的大城,就是過去在緯來日本台常常看到的大阪城!我們趕快進去,看看裡頭有什麼風景。」

「走吧,我們要把全世界的景點都逛過一遍。」侯玟詠按著草帽,笑著一起進入大阪城。




(作者再次碎碎念:終於把第二篇打完,其實我為啥要用工作職業當主角,就是為了彌補一個遺憾,魔力寶貝的新遊戲,尤其中國製魔力都會忽略非戰鬥的工作系玩家。

甚至是完全拔掉原本的採集、生產、服務系,變成純粹的純戰鬥遊戲,對我來講這就不是我認識的魔力寶貝。

所以我希望透過這方式能讓工作系玩家有參與感。同時我也認為是形形色色廣大工作系玩家,促成魔力寶貝分工合作的小社會。

建立起全民富裕的魔力小康均富社會,實施XX主義在魔力,我們的法蘭王國有力量、有秩序。扯遠了。

至於下一個安排的是日本人和台灣人的故事,各位聽過臺陽礦業株式會社,九份金瓜石嗎?那些年不得不說的台日礦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