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空】第四根羽翼—選擇的路(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11-13 19:52:59 | 巴幣 4 | 人氣 59

作者廢言區:下週休息,下週休息,下週沒有更新,請注意~
最近我也差不多該開始賣點東西了……11月中賣之前送來的手作材料,12月初要來賣兔兔P助和熊熊(卡娜赫拉小動物和拉拉熊),反正都是在FB社團賣,蝦皮有個討厭的規則所以我很少在上面賣東西。至於我昨天在公告+近況裡提到的投資,至少要一年才會見效,我的目的是還清學貸,等於等它見效的時候,我大概還有半年才能還完債務,而且還不代表一定會見效。世界上沒有穩賺不賠的投資,要是能穩賺不賠,那就是詐騙了。總之在見效之前,除了工作和繼續投資外,大概就是用代購補貼一下生活費了,畢竟要那麼才見效還不見得一定有用。

天快步前進,走到一半時,月用力拉了一下他的手,停在培養槽前方,抬頭望著帶著呼吸器,全身赤裸的幼童。

小孩子的手臂變得比男性成人粗上兩倍,肌肉爆好幾條筋,雙腳的指甲利得如一把刀,腳到小腿也變得像野獸的腳。變異的部分除了不成人形外,連皮膚都粗糙又呈現暗紅色。

「這究竟是怎麽回事?」

「這就是偽魔獸變成偽魔獸之前的樣子。」

「……偽魔獸是小孩子變的嗎?」

「大部分是,也有一部分是後來被救走,不肯接受治療,最後變成偽魔獸。」

「為什麽要做這種事情?」

「那個傢伙想在這個世界製造真正的魔族,他沒有辦法回魔界去帶他的軍隊攻打人類,因此需要現成的材料製造軍隊,人類就成了最便宜也最好用的材料,有一些收了龐大利益的人會同意這種事情,反正只要受害的不是自己就好。」

「為什麽要挑小孩子?」

「可塑性高,也容易控制,但同時也相當脆弱,不過比大人還容易抓,那些負責改造手術的醫生和研究人員傾向於改造三到十一歲的小孩,特別是龍鳳胎,對他們而言簡直是完美的素材。」

「王室不知道嗎?你有辦法像國王陳情吧?」

「最好不要,會被滅口,就算沒被殺,也會挑我的軟肋打。我能做的就是治標不治本,能救幾個是幾個,救不活就算了。」天說著,停下腳步,他們穿過地下二樓深處的金屬門,裡面一片漆黑,只有一台巨大機器,以及坐在機器盯著螢幕的白袍人。

「解開隱身,我來處理他們。」

「處理?」

「不把他們打倒,沒辦法拿資料,妳等等摀好口鼻。」

「咦?」

天主動鬆開月的手,月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仍維持隱身,摀住口鼻。

黑暗之中,傳來了許多人的慘叫聲,接著天扔了一顆紫色的圓球,球爆開的時候,飄出了淡紫色的煙。

天無視煙霧,把一個科學家從椅子上踢下去,然後拿出小台的機器,插好傳輸線,快速按機器的鍵盤。

天迅速拔掉傳輸線,說:「月,過來,我們要隱身……」話還沒說完,他的表情僵住。

金屬大門被轟開來,拿著兩把長刀,穿著一身黑色燕尾服的黑髮青年走進來,一雙烏黑的眼眸緊盯著天,露出邪惡的笑容說:「好久不見,天翼。」

「月。」天移動到月的身旁,把手上的機器交給她,「隱身,快逃,逃到頂樓,會有人接妳。」
「那你呢?」

「我拖住黑……」話還沒說完,青年衝向天,朝著他的臉砍過去。

天手上出現長槍,接住兩把刀,低吼:「快走!」

「天,打暈他。」

天愣了一下後,立刻退後,迅速移動到青年身後,打算砸下雷電攻擊麻痺他時,青年迅速反應過來,接住雷電時,刀鋒再次襲向天。

「天,想辦法打暈他。」

「想辦法三個字會讓命令的束縛變弱!」

「可是……」

青年勾起嘴角,迅速移動到月的身旁,一把抓起她,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月漂亮的臉扭曲起來,悶悶喊了句:「好痛。」

「要不是因為任務,我可不想挾持一個小女孩,勸你快點器械投……」青年話還沒說完,全身冒起冷汗,連月都呆住了。

天低著頭,微微抬起臉,瞪著青年,身上爆出白色的光和氣,環繞著雷電。天發現月的脖子被刀子劃傷時,用力咬牙,怒斥:「誰准你用你的髒手碰我的主人了。」

青年先是呆住,隨即把月當成垃圾丟在地上,躲過兩發雷電攻擊,被第三發突襲而來的雷電電倒。

換作普通人,挨一發強力雷電早就變成焦炭,青年卻僅是身上有些皮肉燒燙傷而已。

「月!」天立刻把月扶起來,看了一下她的傷口,接著站起來,走向那名青年,打算用長槍結束對方的生命時,月喊:「不可以!」

「月……為、為什麽?」

「不可以殺人,他已經傷得很重了。」

「嘖,去感謝我的主人。」天說完,張開左手臂的翅膀,月的傷勢瞬間康復。

「喂!你不殺我?」

「我的主人的命令是不可以殺人。」天橫抱起月,低聲說:「緊緊抓著我,隱身吧。」

「好、好的。」月紅起臉,抓著天的衣服,兩個人的身影從青年面前消失。

青年昏死之前,發現一個問題……他居然感覺不到月和天的半點氣息,一般人的隱身雖然騙得過肉眼,但氣息太過明顯的話,大部分的殺手能夠輕易察覺。

那個女人到底是誰啊?青年雖然想這樣問,但是天打得太重了,身上的疼痛透支了他的體力,他的意識也斷開了。

在月的隱身下,兩人暢行無阻脫離地下室,跑向了二樓。

二樓,無人的走道上,天開槍打壞了最靠近電梯的監視攝影機,走到電梯旁邊,卻未按下上頭,而是打開一旁的面板,按了幾個鍵,然後把面板蓋回去。

「電梯的保安系統我解掉了。」天說完,按下往上的按鈕,電梯門打開,他們立刻走進電梯內。

「那個人不要緊嗎?」

「死不了,被我打成重傷前讓肉體強化提高防禦力。」

「咦?」

「黑燕的能力是肉體強化,外表看不出來,但肌肉會在使用能力時密度提高,連帶反應力、力氣都跟著變大。」

「你認識他嗎?」

「認識,也不是第一次打起來了。那傢伙是死神之家的,這個實驗室早就料到我會來了,才砸大錢請黑燕出面吧?」

「那路上沒有保全攻擊我們也是因為預料到嗎?」

「不,他們到剛才我們解除掉隱身前都沒發現我們的存在,現在當然也是。他們只能知道保安系統被我解除掉,我們搭上電梯,但會去哪裡就不是他們能掌握到的了。」

「天,你是駭客嗎?」

「不是,受過類似的訓練而已。」

抵達十樓,他們仍在隱身狀態下,但眼前卻站著一堆黑衣人,天無奈說:「真是盛大的歡迎,不要理他們,我們走吧。」

「嗯。」月謹慎點頭,繃著身子,縮在天的懷裡,就這樣穿越了一群黑衣人的身旁,悄悄地上了頂樓。

穿過頂樓破爛的鐵門後,天把月放下來,隱身同時解除。

上方的直升機降下一條長長的繩梯,天蹲下來,回頭對月說:「上來。」

「咦?」

「快點,妳不敢跳上去。」

月小心翼翼爬到天的背上,緊緊抓著他,雙手發抖著,「那種事情是允許的嗎?把人類當成材料製造成怪物……」

「不允許也會有人去做。」天回答完,俐落地跳上繩梯,「月,絕對不要往下看,緊緊抓著我,我要上去了。」

天雙手抓住梯子,快速往上爬,兩人進入直昇機內,直昇機的門也關上了。

天喘了喘氣,甩掉下巴上的汗水,「比想像中還累,還遇到黑燕。」

「對不起,一直是你帶著……」月從他背上離開,語帶歉意,「那個,作為賠償,要不要我幫你準備早餐呢?」

「有人想跟小蘭角逐替哥哥做飯的位置呢。」藍色長髮女子笑著說道,她推了推眼鏡,拍了下手說:「歡迎回來,軍師。」

「資料拿到了,叫研究部加油吧。」天把機器上的磁碟拆下來,扔給藍髮女子。

「喔?本以為帶著一個沒戰鬥力的小女孩你和黑燕會打很久,結果資料無損還只用了四十分鐘回來了。」

「我原本是要月逃走帶你們來支援,月對我用絕對命令增強戰鬥力……不過……看見月受傷還被丟在地上時,我竟然憤怒到使用了超過自身能力的力量,現在全身肌肉痠痛,連翅膀都不想開了。」

「對不起!我那個時候應該乖乖聽話……」

「不,這次妳是對的,只是黑燕抓住妳之前請使用隱身,傻傻站著讓他抓幹麽?」

「我慌了,所以……」

「算了,結果還算滿意。」

「音之刃傳來消息,任務結束,目標死了。」藍髮女子看著手機報告。

「套出多少情報?」

「對方口風很緊,二代都讓他看見各種幻影也無法逼他說出口。不過,倒是找到了一些關鍵,例如和宰相之間的通話錄音,以及一些好幾張沒有兌現的支票,那些支票似乎是好幾個製造偽魔獸的實驗室給的。」
「他和宰相之間的通話有提到關鍵嗎?」

「不知道,二代和音之刃在返程的路上,明天才會解析內容。」

天點了點頭,閉上眼睛,雙手環胸,一副拒絕打擾的樣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