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26 保命符

椅子 | 2021-11-12 14:52:04 | 巴幣 2 | 人氣 87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74 破蛹

26 保命符

洛基將從尚恩那裡得來的項鍊戴在席妮脖子上。

席妮脖子上本來就帶了條時而發光的碧綠色項鍊,好在尚恩的項鍊繩子長,兩條項鍊並沒有糾結在一起,尚恩的項鍊長長的垂至胸前。

席妮笑:「這也戴太多了!」

洛基替席妮攏了攏衣襟,她還穿著自己的大衣,「在他們的領土上,這是保命符。」

席妮笑指著碧綠色項鍊,「這才是我的保命符。」

「對了,」丹尼爾好奇,「為什麼席妮的項鍊有的時候會發光?」

洛基皺眉,嘀咕:「我希望它永遠不會發光。」

席妮指著自己的項鍊與洛基頸上的,「兩條項鍊能互相感應,要是其中一方身陷危險,兩條項鍊都會發光,並能順著項鍊感應位置,找到彼此。」

丹尼爾驚奇,「好神奇啊!這是你們找到的寶物嗎?」

席妮搖頭,「這項鍊是洛基故鄉的產物,」隨即甜甜一笑,「我們在那裡找到的寶物是洛基!」

洛基握著席妮的手緊了緊。

席妮:「那歐文也真奇怪,那麼心急要救尚恩,看來是很重要的朋友,又為什麼避不見面?」

丹尼爾:「可能有什麼苦衷吧。」將來不及還給尚恩的笛子收進懷裡。

席妮:「不過這也太巧了,他才剛得到那真理杯,他的朋友就身受重傷,出現在我們面前,而你剛好又要真理杯‧‧‧」

只覺得陸上的機緣巧合也來的太快,一切瞬息萬變。

洛基:「我們現在身處異地,凡事小心些。」看著從尚恩那裡得來的項鍊,心想:希望這項鍊會是保命符,危難之際能替妳擋下災難‧‧‧

席妮笑:「什麼「異地」?除了大海,所有地方對我來說都是異地!」

洛基:「這裡是內陸,不像沿海。」他們與沿海一帶較熟悉,不常踏上內陸。

席妮應了一聲,看向丹尼爾,「丹尼爾,你要先帶著真理杯回家,還是要去與中陸王會合找聖泉?」

丹尼爾:「我要去找聖泉。這是我祖父的願望,他年事已高,說不定,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擁有替他實現心願的機會。我要帶著聖泉與真理杯,回去見祖父與母親。」

席妮:「聽起來,你都是為了別人的願望,一下祖父一下母親‧‧‧你自己沒有什麼心願嗎?」

「心願啊‧‧‧」丹尼爾看一眼席妮與洛基,笑:「或許到時候會有的!在我看見聖泉之後!」


夜裡,眾人露宿野外。

邦妮巡視完四周,正要去睡,克萊德將她叫至一旁樹下,夜晚休息前邦妮已解開他的束縛。

邦妮:「怎麼?」

克萊德:「妳先帶丹尼爾回家,我與中陸王去找聖泉。」

邦妮:「為什麼?愛德華王要丹尼爾去找聖泉‧‧‧怎麼?難道二世大人也要你找聖泉?」

克萊德:「沒有。二世大人並不相信聖泉的存在‧‧‧」

邦妮:「那你為什麼要丹尼爾先回去,你獨自去找?」

「這些解釋起來很困難‧‧‧」克萊德面露難色,「總之,丹尼爾在外面很危險,唯獨他回到布魯家的領土才安全。在那裡,在愛德華王的眼下,誰也不敢動丹尼爾。」

「丹尼爾在外面很危險‧‧‧」邦妮琢磨著克萊德的話,「你這話還有別的意思吧?還有,你還沒解釋清楚,為什麼你之前要綁走丹尼爾?」

克萊德:「我這麼做是為了保護他。邦妮,你快帶著丹尼爾回家吧!」

邦妮:「說清楚,克萊德。從什麼時候開始,你我之間有秘密了?」

克萊德看著邦妮的眼睛,她渴望知道,是什麼讓她的青梅竹馬一直瞞著她,她看自己的眼睛,滿是渴望企盼的神色,這眼神是他熟知的,也是他最抵擋不了的,不用任何嚴刑拷打,邦妮迫切的眼神就足以使他坦白一切。

「好吧,」克萊德嘆口氣,「我就說給妳聽。妳可知道,為什麼茱莉亞夫人要丹尼爾找真理杯嗎?」

邦妮搖頭,「那玩意兒我是第一次聽說‧‧‧夫人想得到什麼答案嗎?」

「傳說那真理杯能知道一切真相‧‧‧」克萊德放眼四周,低聲說:「夫人不確定,丹尼爾到底是已故二王子丹尼爾大人的兒子,還是三王子強納森大人的‧‧‧」

邦妮聽了,驚的非同小可,「怎麼可能?!」

克萊德:「是真的,她無法確認,才要丹尼爾去找那真理杯‧‧‧而那真理杯,需要詢問對象的血液,也就是說,丹尼爾需要將杯子帶回去,滴上自己與強納森大人的血,才能得到答案‧‧‧」

邦妮不敢置信的喃喃:「我的天啊‧‧‧」

克萊德:「這件事強納森大人一直都知道,這也是他不殺丹尼爾,且一直阻撓二世大人殺丹尼爾的原因‧‧‧總之,丹尼爾的身世之謎是他的保命符,要是丹尼爾是已故二王子丹尼爾大人的兒子,那麼,強納森大人很可能會與二世大人聯手殺了丹尼爾;若丹尼爾是強納森大人的兒子,強納森大人會將二世大人殺了,替丹尼爾保全王位‧‧‧」

邦妮驚的半晌說不出話,「你怎麼知道這一切?克萊德?」

克萊德:「我是聽我父親說的‧‧‧當年強納森大人與茱莉亞夫人在一起時,碰巧被我父親發現‧‧‧無論布魯家最後由誰繼承王位,家臣們勢必會被得勢的一方剷除。妳父親不也正在決定,要投向哪一邊嗎?是二世大人,還是強納森大人‧‧‧」

邦妮不答,她確實知道,近來一直有其他家臣來與父親商討,棄丹尼爾,改投向別派的風聲。雖然派克家忠於愛德華王的抉擇,扶持丹尼爾,但丹尼爾處於弱勢是不爭的事實,丹尼爾真的能登上王位嗎?就算登上了,他能坐多穩?又能坐多久?只要丹尼爾被推翻了,擁護他的家臣就是愛德華‧二世首先要剷除的對象。父親雖然忠心,但也需要為了整個派克家打算。

「既然都是布魯家,不論選哪一方,都不算背叛‧‧‧」克萊德握住邦妮的手,「邦妮,妳是個忠誠的臣子,但我不希望,因為布魯家的家族鬥爭,將妳牽扯進去‧‧‧」

邦妮:「那麼‧‧‧你之前綁走丹尼爾,是奉二世大人之令嗎?」

克萊德搖頭,「是我自己的主意。」

邦妮:「你?你這麼做‧‧‧是為了丹尼爾?」

克萊德點頭,「總之,相信我。妳先帶丹尼爾回去,待在愛德華王身邊,無論丹尼爾的父親是誰,一時之間誰也不能動他。」

「我能相信你嗎?克萊德?」邦妮沉吟,「這會不會也是二世大人的主意?你才執意要丹尼爾先回去?」

克萊德嘆:「都什麼時候了,妳仍不相信我?我雖然效忠二世大人,但也效忠布魯家,丹尼爾更是我從小看到大的,我怎麼會害他?」

「我知道了,我相信你。」邦妮盯著克萊德的眼眸,金色的眸子在夜裡依舊閃耀,「天一亮,我就帶丹尼爾先回去。你要和那兩個海盜去找中陸王嗎?」

克萊德點頭,「我要找到聖泉,洛基的回復能力一定派的上用場,我會要他們跟我一起去。」

邦妮點頭,「找聖泉的路上很兇險,這可是天下人都要的‧‧‧縱使有洛基的回復能力,你自己路上仍要小心。」

克萊德:「我知道。對了,丹尼爾使用真理杯時,我希望妳能在一旁幫助他。」

邦妮:「什麼意思?」這裡的幫助絕非尋常的意思。

克萊德:「據我所知,真理杯只需要滴入那人的血,但那人不需要在一旁‧‧‧也就是說,你們採到強納森大人的血就好,不用在他面前使用真理杯,揭開身世之謎‧‧‧」

邦妮:「‧‧‧我想無論結果如何,夫人都會去告訴強納森大人‧‧‧」

克萊德:「無論結果如何,我都希望傳出去的是丹尼爾為強納森大人之子。」

邦妮此刻才聽懂克萊德的意思,驚問:「你是要我們不管真相如何,都這麼說嗎?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克萊德?」

要是丹尼爾是強納森之子,強納森會為了保全丹尼爾的王位,將愛德華‧二世殺了,當然,他的家臣也會一併剷除,包括克萊德在內。

克萊德點頭,「只有妳和丹尼爾會知道,丹尼爾的親生父親是誰。其他人只會知道,丹尼爾是強納森大人的孩子。你們要趁這個機會,將二世大人解決。」

邦妮:「你在說什麼?克萊德?這麼一來,你們巴羅家也會被剷除,你知道嗎?」

克萊德:「不這麼做的話,丹尼爾遲早會死在二世大人手上。二世大人心狠手辣,絕對會斬草除根,不留活口。但強納森大人不一樣,相較於二世大人,他更惜才,他絕對捨不得讓黎明騎士團成為二世大人的陪葬品。且到時候,強納森大人以為丹尼爾是他兒子,他不會跟自己的兒子搶王位,說不定丹尼爾能保全巴羅家‧‧‧這是場賭局,邦妮。憑著我對二世大人與強納森大人的了解,我知道強納森大人若獲勝,對我們三人才是最有利的‧‧‧」

邦妮:「‧‧‧能這麼容易騙過強納森大人嗎?他說不定要親眼見證血液滴入真理杯那一刻‧‧‧」

克萊德:「據我所知,同樣的問題只能問真理杯一次。你們問完之後,強納森大人就算起疑,想親自再問,也來不及了。」抓緊邦妮肩頭,「機會只有一次,妳與丹尼爾將會是世上唯二知道丹尼爾身世之謎的人。」

邦妮吞了吞口水,只覺得身負重任。無論結果如何,勢必都會在布魯家掀起腥風血雨。

「我去與中陸王會合找聖泉,有黃金勇者加上洛基,我想沒有人會是我們的對手。」克萊德見邦妮臉色凝重,想岔開話題讓她寬心,「等我帶著聖泉回來給妳許願。妳想要什麼願望?」

邦妮明白克萊德的心思,只說:「我只要你平安歸來,聖泉什麼的,有沒有都無所謂。」

邦妮難得這麼坦白,克萊德感動,上前擁抱她。

邦妮低聲說:「活著回來啊,克萊德。」抱著他的雙臂收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