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四集第十八回。

樂子喵 | 2021-11-12 10:12:31 | 巴幣 100 | 人氣 95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雙重記憶存腦海,欲知未知惹心煩。
鳳孝疑心吐妙語,巧使兩人共赴前。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祈律與句芒隔座華惇橋,遙遙相望。
  句芒佇立於橋端靜思,祈律緩緩走了過去。
  眼前的人融合了重與椿姿之靈,祈律出於尊重,先行詢問:「句芒大人……還是要稱您為重大人?」
  「……」句芒緘默不語。
  祈律明白兩個稱呼都不是句芒要的,但他想不到其他的稱呼方式,索性不管外在的稱謂,直率表達謝意:「謝謝您……撐起了東方大地。」
  「……」句芒眼睛微睜。
  祈律遲疑地問:「為什麼……要讓我看到這段記憶呢?」
  「您不願面對這件事嗎?」句芒沉重問了。
  祈律撫著頭,不安說道:「我很混亂……各種思緒竄入腦內,讓我釐不清自己到底是祈律,還是那個被殺掉的逢律……不禁懷疑我將村中的史詩故事混淆其中了。」
  這種滋味與再魔化有些相似,內容雖很明確,但他依然困惑。
  句芒正色回應:「這不是您的記憶,是名為重的記憶。吾說過,已經發生之事就無法扭轉,重與逢律都是過去式。」
  「既然如此……又何必讓我知道?」祈律不解。
  「尚未發生之事即有扭轉的可能,吾只是把握機會。」句芒沉靜地說。
  祈律自嘲笑了:「我知道這件事,能夠改變什麼嗎?」他不認為渺小的自己有多少本事足讓天界大仙另眼相看。
  句芒神情凝重,對祈律的重視都蘊藏在其中。
  祈律收起苦笑,即使他不明白原因。
  「吾的記憶無法讓您完全記起來,但讓您感覺到逢律大人的存在……有些後續事情,您必須知情才能處理。」句芒解釋。
  「……處理?」祈律疑惑地問。
  「請您去鳳族棲地,有件事情要讓您知曉。」句芒道。
  「……我跟鳳族棲地?」祈律不懂為何他也與鳳族棲地有了關聯。
  句芒知道眼前的祈律空白如張白紙,不僅單純,而且什麼也不知道,僅能說:「同時有兩個記憶在腦中很痛苦,請您一定要突破這時的困惑,這樣您才能真正跨過再度魔化的危機。」
  祈律聽到關鍵字,難掩驚訝地問:「再度魔化……您怎麼會知道這件事?」他以為這件事情只有兩位前輩知曉。
  句芒冷靜回應:「……是尊者與吾所言。」他的語氣帶些試探意味。
  祈律眼神一斂,追問:「尊者……是誰?」
  句芒神情不乏悲傷,輕嘆道:「是您應該知道,卻一直忽略的那一位。」
  「……」面對句芒的說法,祈律唯有沉默以對。

分隔線

  祈律和句芒沉默回到椿姿的所在地,耕父等人都在此地休憩。
  「啊,你們回來了。」羅敷向祈律揮手。
  「去了挺久的。」耕父已經休息一段時間了。
  「抱歉,有些事情需要釐清。」祈律苦笑。
  「有什麼事情嗎?」羅敷不解地問。
  祈律正色說道:「是關於我再度魔化的事情。」
  耕父側過身,好奇詢問:「有解決辦法了?」
  祈律看向句芒,沉重地說:「……句芒大人有提供方法,但是成是敗,我還不清楚。」
  句芒走向前,向伶葉指示:「……伶葉,容若與鳳孝小姐在哪裡?」
  「他們在夢華池,鳳孝小姐似乎不太想待在天界。」伶葉神情凝重。
  「……」句芒眼神一黯。
  祈律不禁問了:「鳳孝曾跟我說她是失去羽衣的天女,意思是她無法待在天界嗎?」他知道魔族無法待在天界,但鳳孝最近才變成魔族,不知之前的鳳孝為何無法待在天界。
  「這是吾的表達問題,讓她誤會了。」句芒坦白地說。
  「……什麼意思?」祈律不解地問。
  句芒走到椿姿的旁邊,說明:「當年容若帶著當時的鳳孝小姐與銅雀過來時,吾曾說過要他放手讓鳳孝小姐離開轉世。容若與吾起了爭執,他在遵守基本的規則下離開天界,到人界生活。鳳孝小姐從此事以為吾不歡迎她。」
  「……為什麼要讓鳳孝轉世?」祈律直覺轉世不是好說法。
  「她失去肉體,容若為她準備人類的肉體,但終究不是原本的肉體。」句芒道。
  耕父回到之前的疑惑,問道:「……所以她是死了?」
  句芒眼睛一瞇,堅定地說:「容若以為這樣不是死亡,他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祈律眉頭一皺,擔憂問著:「所以,失去肉體……通常就是死亡的意思嗎?」
  「一般來說當然是啊,肉體換來換去的才不正常吧。」羅敷驚呼祈律怎會問這種問題。
  「(這樣的話……)」祈律想起夢中女子,決定不顧她的勸阻,向句芒指教:「句芒大人,您有聽過『棠晞』這位女子的名字嗎?」
  「……」句芒神情一凝。
  「棠晞?她是誰?名字好好聽喔。」羅敷倒是喜歡這個名字。
  「……沒聽過。」耕父搖了頭。
  「(句芒大人的神情好複雜,難道真如棠晞姑娘所言,事情真是不單純嗎?)」祈律突然懷疑這樣做對不對。
  句芒幽幽地說:「你們應該啟程了。」
  祈律不管身分問題,厲聲道:「句芒大人,您應知道棠晞姑娘是誰吧!」
  「你記不起來,吾不會強硬使你記起來。」句芒回以無奈的論述。
  句芒的回應與祈律想像得不同,他茫然問著:「這樣我要怎麼去找她?」
  句芒正襟危坐,看著祈律,壓抑情緒說著:「祈律先生,棠晞大人的下落,只有尊者知曉。」
  面對句芒複雜的神情,祈律內心百感交集。

分隔線

  耕父、羅敷走在前頭,心情相當愉悅;伶葉走在後方不發一語。
  祈律懷著心思,走下夢華池的天梯。
  「(句芒大人稱『棠晞大人』,她的地位應該很崇高……但他不願直說是為什麼?)」他始終不明白此事。
  他聽到清脆的鳥鳴聲,想起棠晞喜愛鳥兒,姑且認為鳳族棲地可能與她有關。
  羅敷見祈律發呆許久,好奇詢問:「你們剛才在談什麼,為什麼我都聽不懂?」
  「聽起來,你似乎與木神有交情。」耕父有另一層體會。
  句芒對祈律的態度不同於他人,但祈律不禁懷疑:「是我嗎……我也不知道。」
  羅敷驚呼:「不知道?你怎麼會連有沒有看過木神都不知道?」
  「……」祈律無奈面對兩人的疑惑。
  羅敷不管祈律的心思,比著後方的伶葉,笑說:「假仙士也跟來了。」
  「……請喚我的名字。」伶葉沉重回應。
  耕父思索嚴重的問題:「鳳族棲地……我們真的過得去嗎?」
  千華夢地若非有人相助,他們根本上不去,其他天界地區同理可證。
  「尊者主動協助,就有辦法過去。」伶葉道。
  「那為什麼以前不過去,現在才要過去?」羅敷不解地問。
  「……我謹尊師命行事。」這是伶葉無法回答的問題。

分隔線

  鳳孝和容若於池畔觀瀑,看到天梯出現後,便知祈律等人要來了。
  直到祈律走到兩人的附近時,鳳孝才扯著笑容說:「……你們談好啦。」
  「嗯……」祈律勉強點了頭。
  鳳孝對祈律的情緒變化有些在意,問道:「怎麼一臉凝重呢?就去鳳族棲地,不是嗎?」
  祈律不讓鳳孝擔心,問了:「……是,但要怎麼去?」他猛然想起沒有相關資訊。
  容若平靜回答:「從雲憩山過去。」
  「雲憩山……是找瓏羽族長幫忙?」羅敷恍然大悟。
  「……找那隻鳥?」耕父露出嫌惡的神情。
  「嗯,剛才聽荀君說過了,雲憩山是人界與天界的交會點之一,從那邊過去可以到達天界。」鳳孝解釋。
  「但是,瓏羽族長的實力至多載我們到天界,應該沒有辦法到鳳族棲地。」容若記得當時鳳族棲地環境之險峻,連靠近都很困難。
  伶葉平穩地說:「師父表示尊者會予以協助。」
  「……即使是他,也有必須遵守的規矩。」容若不如句芒等人樂觀。
  祈律聽著兩人的交談後,對於一個詞彙非常在意,提出質疑:「……你們一直提的尊者是誰?」
  「尊者不願曝光身分,請恕我暫時保密。」伶葉為難地說。
  「……」祈律眼神一斂,覺得自己不被尊重。
  鳳孝盯著伶葉,認為伶葉沒學會輕輕帶過的話術,甚至將重要資訊半曝不曝,更引人好奇。
  鳳孝信守承諾,刻意嘆了口氣:「真讓人不安心,以前去都不成功,這次就會順利嗎?」
  「妳以前去過嗎?」祈律問。
  鳳孝點了頭,無奈表示:「有記憶的時候去過一回,當時情況慘烈,若非有人幫助,連人界都回不了。那次學乖後,我就待在人界了。」她對天界沒存幾分綺麗的幻想。
  「……天界環境如此嚴峻嗎?」祈律以為天界應該就如千華夢地般美好。
  「當時天界大戰剛結束,戰區狀況依舊詭譎,我是遇到衛鳳族長的舊識才得以脫身。」容若解釋。
  羅敷眉頭微皺,急迫問著:「等等,你是仙人都這麼辛苦了,那我們現在過去……」
  「確定上得了天界嗎?」連容若都這麼說,耕父實在不樂觀。
  伶葉依然冷靜回應:「必要時,尊者會與以協助,但那是逼不得已的時候。」
  「尊者出手更難處理,只願當時是大戰使然。」容若嚴肅地說。
  兩名仙人顯然意見不同,其他人等也難介入話題,為前往鳳族棲地增添了不小變數。
  祈律偷覷鳳孝,「(為什麼我要去鳳族棲地……是為了鳳孝嗎?)」在可能有生命危險的情況下都要去的地方,他總要尋個原因。
  鳳孝感受到祈律的視線,平靜地問:「……祈律,你也覺得沒必要去吧?」
  鳳孝所言與祈律想法極其接近,反讓祈律有些尷尬,為難說著:「不至於此,只是……有點疑問。」
  祈律突然意會句芒所言「兩個記憶」的問題。他想知道又不想知道的矛盾,比起原本就不知道的鳳孝來得嚴重。
  鳳孝眼神一瞇,不滿地說:「我待在人界這麼久也覺得不用去,但木神大人一說,荀君又想去了。」她斜眼瞥向容若。
  「妳擔心會發生危險嗎?」祈律問了一句廢話。
  鳳孝嘟起嘴,抱怨道:「危險是一定的。但荀君提到那個衛鳳族長神情就變了,我的危機意識就被挑起來了。」如果她的眼睛會射出光線,早就穿透容若的身體了。
  祈律聽到出乎意料的回應,悄聲問:「……妳認為衛鳳族長是容若先生的戀人嗎?」他擔心被容若聽到了。
  「我覺得是,因為我就像是被託付給荀君照顧的人。」鳳孝故意說給容若聽。
  容若乍看沒反應,但身體瞬間緊繃了些。
  祈律說明感受:「我不知道容若先生與衛鳳族長的關係,但我認為……對容若先生而言,妳絕對是最重要的人。」雖然他無法肯定符不符合鳳孝想要的那種關係。
  「……你怎麼看的?」鳳孝對祈律的自信存疑。
  「男人的觀察。」祈律堅定回應。
  這句話,聽起來有道理又沒道理,但出於誠懇的祈律口中就是有些信服力。
  「好吧……姑且相信你的說法,去一趟鳳族棲地。」鳳孝只好拿此理由自蹈險地。
  「鳳孝。」祈律想起一件事。
  「怎麼了?」鳳孝問。
  「妳聽過『棠晞』這個名字嗎?」祈律欲知鳳孝的反應。
  鳳孝喃喃著:「棠晞……」
  「……聽過嗎?」祈律懷有期待。
  鳳孝思索一陣後,對祈律搖了頭,問道:「……我沒聽過,有其他的提示嗎?」
  「她很喜歡鳥兒並認識妳,似乎是妳讓我與她能夠在夢中相會,雖然她說名字不一樣。」祈律將所知都說了出口。
  鳳孝眉頭皺得頗緊,因為跟她談到「過去的記憶」等同問道於盲。
  她望著祈律,坦白表示:「我是沒聽過她,但是……」
  「但是?」祈律疑惑地問。
  「但是,我覺得與你的相會不是偶然,感覺我們認識很久了,就像有什麼聯繫似的。」鳳孝將內心的感受說了出口。
  「……」祈律的眼睛睜得頗大。
  鳳孝以為祈律誤解她的意思,急忙解釋:「啊,不要誤會,我是說你很有兄長的感覺,就像真的哥哥一樣。」她沒有換夫的意思。
  祈律輕笑道:「我知道,因為我也有類似的感覺。」如果鳳孝向他告白,他才會困窘不已。
  鳳孝呼了口氣,撫著心口,安心地說:「是嗎,太好了,不是我個人的感覺而已。」
  「鳳孝,妳可以繼續稱呼我為哥哥,因為我聽妳喚我的名字覺得很生疏。」祈律順勢道出期望。
  經過這麼長的時間,除了容若以外,鳳孝很久沒有感受到親人的滋味。
  她眼睛閃閃發亮,笑著說:「……嗯,哥哥。」
  「我們去鳳族棲地吧。」祈律微笑地說。
  「好!」鳳孝充滿幹勁表達意志。
  一旁的容若望著兩人的互動微微一笑,內心舒暢不少。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