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942/10/28

畜牲 | 2021-11-11 10:28:20 | 巴幣 0 | 人氣 23


1942年10月28日16:11—大和
艦隊全數返抵特魯克後,山本大將立刻召見南雲、東鄉兩位司令長官。

甫見面,山本大將就直指南雲中將道「南雲,即刻起解除你第一航空艦隊司令官職務,旗下所有艦艇指揮權轉移至東鄉麾下;詳細的解任命令狀下個月會補,這段時間整理好私人物品做好異動準備,以上。」
見南雲想辯駁,山本大將並未給予機會,搶先發言「南雲,不要拿翔鶴負傷當擋箭牌,只要你有心要打…就算是中破的艦艇依然可以繼續坐鎮指揮;然而你卻只顧著逃跑完全忽視自己該盡的指揮職責,光這理由就足夠撤除你職務!」
剛說完,看著南雲一臉委屈的樣子,山本長官又接著道「再者,用兵極端一點的話…你甚至能把已經無戰鬥能力的翔鶴當作吸引目標的手段,將其當作誘餌吸引棲艦的航空器攻擊;結果你完全沒有想到這個可行性,只顧著撤退!還完全沒有事後報告!」說到激動處,山本大將不禁提高了聲調「要不是東鄉及時告知…喪失總指揮的第一航空艦隊就算之後整個覆滅也不奇怪;你這位艦隊司令官賠得起這種損失嗎!」

被山本長官這樣一罵,南雲才黯然地低下頭接受這個指責……

見南雲終於沒有異議的接受,滿臉慍怒的山本長官才稍微消氣並道「我要的—是開戰前那個敢衝敢打的南雲…而不是你!」說完這句就轉過身對另一側的東鄉中將指示到「東鄉,近日內完成指揮權接手,在新任航空艦隊司令上任前,第一航空艦隊暫時歸你統帥;做好艦隊整補,以迎接下一場戰鬥,以上。」東鄉長官得令後只是簡易的答道「是。」全部交代完畢的山本大將便命令兩人退下並交接職務……

在兩人離開後,山本大將才對我命令著「大和,傳令給特魯克的陸軍部,說聯合艦隊司令官依照戰時職權,要求於明日上午召開緊急會議,以上。」聞令的我也照實傳送著訊息給陸軍部。隔天一早,山本大將便按照預定行程離艦登岸去跟陸軍高層開會……

29日06:30—山本
離艦前,我依往對聯合艦隊旗艦命令道「大和,有特別緊急事項再傳訊給傳令,其餘雜務由你代為處理,有不懂的地方就請教長門,以上。」命令完,大和也應了一聲表示收到「是。」
將事項交代完成,我便趕往位於岸上的會議室跟陸軍進行協商,希望那群猴子能聽得懂人話……

10:05—會議室
確認重要人物都有參與會議後,我便開門見山地將撤退的議題拋出。
果不其然,陸軍那邊出現了極大的反彈…所以我才討厭跟陸軍猴子對話!

坐在長方桌對向的陸軍大將直接指著我罵「山本,你是腦袋有問題嗎?帝國前些日子才擊潰棲艦船團,瓜島解放指日可待;居然在局勢大好的現在提撤退?」

’腦袋有問題的是你們!‘雖然很想這樣直接回罵,但這樣是無法解決現況的!
因此我還是盡量耐心的解釋「即使發動此等規模的總攻擊,瓜島依舊難以解放…而帝國因為燃料補給不及,海軍短期內已無法再發動同等的大規模攻勢,瓜島解放任務至此已等同失敗。未來棲艦的反擊力量會逐漸增加,必須趁還有戰力的時候撤退構築防線並修改戰略目標才……」理由才解釋到這就被陸軍打斷「不要找藉口!」這讓我內心深處不由得地冒出三丈火苗!

’我堂堂一個聯合艦隊司令官,豈是你這陸軍大將能呼來喚去的!‘

陸軍搶話完又指著我喝斥「山本,三月時反對南進方針的人是你;六月時,大力主張瓜島作戰的人是你;現在說要撤退的人也是你,你把我們陸軍當猴子耍弄嗎?」
’把猴子當猴子對待有錯嗎!‘方開口就把想說的話吞了回去,隨後改口道「三月時有更重要的目標;六月時因為戰略改變不得不走陸路朝南發展;如今攻勢受挫,只好再次改變戰略方向。」

但陸軍並不接受這個說詞「攻勢受挫?還不是因為你們海軍支援太慢所致!要是好好的支援陸軍,帝國早在半個月前就解放瓜島了,還會拖到現在!」
這句話嚴重傷害了海軍的尊嚴,讓我不禁高聲反駁「支援太慢?瓜島戰事拖長…怎看都是陸軍進軍太慢造成的吧!先不論一座機場蓋了快一個月還沒蓋好,完全不設監視哨導致棲艦大舉來犯時全然無知,等到機場被奪後才跑來命令海軍幫忙擦屁股!」
既然都說到這地步了,我乾脆把想說的都一次說出來「幫你們這群猴子擦屁股就算了!還老喜歡對海軍吆喝辱罵,搞得海軍好像附屬在陸軍底下似的!再說…前幾天的海戰你們陸軍要是早早到位的話,海軍23號就能將棲艦殘黨掃蕩完畢了,哪會拖到燃料不足無法進行後續計畫!」

此言一出,陸軍那群猴子果然怒不可遏地回噴「幹你媽的!海軍的就只會出張嘴!吃的、用的都比陸軍好,結果一點事情都辦不妥,被指責是活該!」忍受已久的海軍諸將也不斷回嘴「操!陸軍的,不要自己辦事不利就牽拖海軍!自己作戰延宕少怪到海軍頭上!」

爭執片刻後,陸軍果然搬出大本營來壓人「山本,不要說我沒提醒你,你是不是忘了大本營下令:瓜島戰役由陸軍全權指揮。在這道命令下海軍也只有配合的分!」
「我就是沒忘記才會召開緊急會議協商;要是海軍有主導權的話我就直接進行撤退作戰了,哪需要來這邊說服你們這群猴子!」受我口無遮攔的話語影響,陸軍也毫不客氣的回道「既然這樣就不要廢話!我告訴你,陸軍完全沒考慮過撤退的選項!瓜島如今已是帝國領土,領土豈有讓棲艦奪去的選擇,帝國必將寸土不讓的全力保護!在這方針之下,即使海軍再不願意都必續配合陸軍收復瓜島!」

「就跟你說海軍短時間內已難再發動大規模作戰……」沒說完又被陸軍打斷「山本,我不想聽藉口,帝國經歷了無數次艱難並成功跨過才有今天,先烈也都訓示遇到困難應勇敢的面對而非逃避;你既然身為帝國軍人,竭盡全力為帝國付出是必然行為。好好用你的腦子想想現在能做什麼並盡力去執行,而不是只想著自保!」陸軍的人說完就先後站了起來準備散會,離開前還丟了一句話給海軍「撤退是不可能的選擇,事情就這樣定了。要再提的話只好呈報給大本營—說聯合艦隊司令官忤逆統帥權了!我想下場會怎樣山本你應該很懂才對……」說完陸軍的人便紛紛離去……

留在會議室的我先是聳緊雙拳的低語幾句「要叫牌是吧!好…我跟!這局我跟你玩到底!」說完便領著海軍諸將離開會議室。回到大和後,我亦開始著手規畫下一個作戰…但如論怎策畫都會出現航空兵力不足、難以掌握制空權的問題……

30日09:30—大和
昨日山本司令長官開完會回來後,面色便持續凝重到今天早上……
在這種低氣壓環繞的情境下還收到了一則必須上報給司令長官的訊息;開始能理解長門的個性為什麼能那麼剛毅了…聯合艦隊旗艦並沒想像中那麼好當……

整理一下要說的話,我才向待在作戰室內研究海圖與各種資料的山本大將開口道「報告,有來自大本營的訊息。」山本大將聞言並未抬頭,只是維持關注資料的姿勢回應「報。」
我也接著傳述來自本土的訊息<帝國所有戰死者一律入靖國,均以軍神禮送行。>聽取完訊息的山本大將未改姿勢的低應了一聲「又是那種宣傳手法,煩都煩死人了…大和,傳訊給宣傳部,讓他們去辦。」

依令傳送訊息的同時,我鼓起勇氣的問道「司令長官…好像不太喜歡這種做法?」對此,大將本想說什麼…但又改口到「大和,你是想釣我話然後上報給軍令部,好讓上頭找理由罷黜我嗎?」
面對展現不善之意的山本大將,我連忙澄清道「不!只是上自軍官下至水兵都視入靖國為榮耀,但您似乎對這作法感到不滿…因此才會好奇詢問……」

至此,山本大將終於不再專注於資料上,而是放鬆坐回椅墊上並仰望輕嘆著「好奇啊…嘛——就當是那樣吧!反正想破頭也想不出作戰計畫,不如來聊些閒話舒緩一下腦子好了!」
之後等了好久才聽見山本大將的聲音再度傳來「大和,你信神嗎?」對於這問題,我老實回應「嗯……比起神明,艦娘還比較信仰自己建造的目的與用途吧?畢竟我們都是有著明確目的才被建造的…與其相信那種虛無飄渺的概念,不如盡力完成自己該做的事情。」

「答得真好,是從哪抄來的?」面對大將輕佻的詢問,我加重語氣的應道「是我個人的想法啦!」
大將聞言則是愜意地笑了一聲「抱歉、抱歉,看來是真的太小看你了。」隨後才闡述自己的想法「看來艦娘是因為有強烈的使命感,才不會跟人一樣四處求神拜佛呢…真不錯的想法;可惜人不是…現階段的人類已經強大到可以完成任何事情,但這反而讓人不知道該完成什麼事情。因此人類需要一個可以幫他們指引明路的腳色……」

聽到這,我不禁出言打斷大將發言「那跟我提的問題有關聯嗎?」話語一出口才發現自己不該在大將發言時插嘴!但大將難得沒有發怒,他依舊維持癱軟的狀態回應「稍微有一點。然而,某些人卻利用這種想法,巧立偶像讓人崇拜;明明只是泥造塑像,卻向眾人宣傳其之神威……你不覺得這跟大本營幹的事情有異曲同工之妙嗎?」

聽完所有,我不禁再度吐露心聲「您有這種想法居然還能當到聯合艦隊司令長官……」大將則是雙手朝天一托,訕笑地回應道「長門也說過同樣的話呢…但事實不就是如此嗎?」
「我突然有點後悔問您這個問題…感覺繼續聽下去會害自己成為異端份子……」說完,大將也笑回「那就到此為止吧,當作是放鬆腦袋的對話說到這樣足以,是該繼續面對現實了!」
看大將再度振作準備重回桌邊,我連忙出言表態「都聽到這地步了…還是請您說到底吧!」大將聽完再度癱回椅墊上並笑道「你有當異端份子的潛力呢,大和;大部分人聽了都會認為是異端邪說而否定我的話才對!至少長門會這樣做。畢竟人都只會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事情而已,對於人們不願意相信的事情就算聽了也不會記住。」

見我沒有回應,大將開始徐徐地搖晃著雙手,同時緩緩地閒聊著「總之…就如同那樣子,大本營立了個名目並不斷神化、擁立它,讓原本只是泥像的東西化身成神,並且慫恿其他人跟著追尋那個泥像。真是可笑至極的過程……」
對此,我不解地提問「看來您似乎不太相信神明?」但大將卻否定到「怎會!我才是最相信的那個,因此才會厭惡大本營用這種手法侮蔑祂。為國捐軀的將士確實該受到禮遇,但不該以神名冠之。神就是神,就如同天皇陛下那樣,祂的地位可不是泥像可以取代的;而人就是人,人是無法成為神的!因此當有人僭越稱神的時候…那人不是狂亂到心神喪失就是有意褻瀆。大和,你覺得大本營是哪一種呢?」

面對這耐人尋味的問題,我本想開口回應,但仔細想想後便改口「這是想釣我話,然後上報給軍令部害我被再教育嗎?」
山本大樣聞言後,原先還小幅度晃動的雙手戛然而止並訕笑到「哎呀!你學得挺快的嘛!還真不能太小看艦娘的智商呢……」

全數聽完後,我依舊不解地提問「既然是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為何會沒人反對呢?」對於這問題,大將突然眼神一亮的道「問得好!雖然我厭惡蠢蛋跟聰明絕頂的人,但我喜歡普通聰明的人跟艦娘!其實不是沒人反對過,而是反對的人不是死了就是出不了聲音…到最後自然就沒人敢反對這方案了。那些都是你建造前的事情了,不明白很正常。」
’原來如此……‘在心中默想的同時,也聽見大將開口詢問「沒疑問的話就繼續作業吧,沒想到大和你腦袋意外的靈光,以前只有我妹妹會這樣問。」

一聽大將提起妹妹的事,我立刻聯想起傳言中的那個人!於是便出言詢問「您的妹妹—是霧島的現任艦長,對吧?」大將聞言後亦回問「你怎知道?」
「因為她在艦娘圈內很有名…況且還是僅有的少將艦長,因此有留下印象。」說完的同時,隱隱約約地想起自己應該在很久以前就有看過她的樣子…不過實在想不起來詳細經過……

「這樣啊……」大將輕嘆一聲後便接著道「自從開戰後她就完全不跟我說話了,明明都在特魯克泊地也不見她前來會晤…這種被人討厭的感覺還真差啊……」說到最後,大將身體飄出了少有的鬱悶氣氛……
為了舒緩鬱悶的空氣,我接口道著「聽說那位艦長是個徹底的反戰派呢!雖因善待艦娘,在艦娘心中的形象很好;但在軍隊內的評價似乎不高……」聽聞此言的大將果然不再憂鬱,並徐徐地從椅背上坐起。

待他重新坐正後,便以一種不挫不揚卻又充滿感情的說話方式脫口道「雖然她能力跟腦袋都還不算差,但想法太過理想是致命缺陷…軍隊可不是讓人做夢的地方……」
「即使是全面戰爭已無法避免的態勢,她卻依然展現出捨身對抗洪流的行為;旁人或許會佩服那股崇高的情操,但不會有人因此改變行事方針的。她到現在都不明白…空有理念是成不了任何事的,她始終欠缺能推動理念的實力。」
「由於她總是過於理想,即使事實已十分明白卻仍確信自己的行事方式無誤;我很害怕當眼前的現實與她理想相差太多時,她會因此崩潰瓦解……」說到這,大將停頓了一下,聆聽的我不敢插言,只是靜靜地等大將繼續開口。

良久,整理完思緒的大將才繼續道「既然時代的洪流無法阻止,那麼順應潮流是必然趨勢;但她卻寧願被洪流吞沒也不願意順從,因此我才會在洪峰來臨前先把她架離關起來…直到洪流經過,事態以無法阻止的時候才將她再放出來……」
「我可是用心良苦啊…結果她卻視我如寇讎!唉——」說到最後,大將也無奈地搖了搖頭……

「聽說您原本也是反對全面戰爭的…她應該是覺得被您深深的背叛了吧?」嘗試推估了霧島艦長的想法,不過卻見大將再度搖首並道「當時那個情況…我若繼續擺出反對態度,下場頂多遇刺或是調任閒職,之後換個石頭腦擔任聯合艦隊司令官;與其看著別人把帝國弄到覆滅,我不如親自掌舵,說不定還能突破潮流。不過…從MI作戰之後,戰況卻處處碰壁…我到底是哪邊做錯了?」說完,大將兩手撐桌並以掌根輕敲自己額面數回……
沒想到會誤觸大將的開關,我連忙對滿腹憂愁的大將緩頰道「沒、沒問題的!前幾天帝國不是大勝了嗎!瓜島很快就可以解放了!」沒想到大將反而情緒更加低落「會說這種話就代表你不夠了解現況…物資調度不及、航空器損失嚴重、飛行員死傷慘重;除此之外,不論如何調整戰術都難以得到預期成效、戰鬥時總是會在緊要關頭出現意外狀況…本來不該是這樣的!」看大將如此低落,我也不好意思再多說些什麼…只能靜靜地等大將自己從深坑內爬出……

過了好一陣子,重新振作的大將才又將目光放在桌面資料上「算了!多想也於事無補,思考那些無謂的事情還不如想想下次作戰的詳細內容。」
本來不想再打擾大將策畫作戰,但剛剛傳去宣傳部的訊息居然在這時候回函,我只好再度上報「報告,宣傳部回電。根據大本營要求:英勇殉職的村田飛行隊長為航空隊典範,故特進兩階以彰節義。且……」話還沒說完,便被大將的發言打斷「准。類似要求往後都直接准許,別拿這種小事煩我。」

我則略顯畏縮的報告完下半段「大本營要求聯合艦隊司令長官主持典禮,以示敬重……」說完後,山本大將不耐煩的「咋!」了一聲並唸了一句「上頭淨搞些無聊事!」碎唸完,大將便跟我確定詳細事項與日期……

確認細項的時候,我低聲地對大將道「很隆重的感覺呢……」大將聞言則是悶哼了一聲後才回應「送別死者是次要的,主要是為了拉抬士氣;畢竟陸軍那邊死傷確實慘重,不弄點花樣轉移一下注意力,士氣會維持不住。」

「您說的好過分……」對於我不滿的言詞,大將雙眉一蹙的繼續道「不然呢?難道你以為死人真的需要葬禮嗎?葬禮本來就是辦給活人看得!越重視死者,就越能激發那些將士誓死的決心,軍人只要不怕死…衝鋒時自然會有十足的威嚇性。不論海陸軍都是這樣挺過來的!」
聽完所有,我才略有所悟的歎著「難怪司令長官會如此厭惡這種手法……」大將也很快地接言道「雖然不想觸霉頭,但希望我哪天戰死的時候…上級別玩這種花樣就好!屍首燒一燒,骨灰朝吳港裡倒進去,我就很滿足了,省時又不費工夫。」

「我想…那應該很難實現吧?」山本大將聽完也回話「我想也是。一想到自己死了之後還要被大本營拿去利用,心情就好不起來!」說完,大將也「哼!」了一聲表示不滿。
見大將情緒再度上來,我不敢造次…盡量低調的向大將傳述典禮流程……

11月3日下午—山本
好不容易把流程跑完並將化成骨灰的軍士送上回本土的運輸艦上,結束典禮的我甫一轉身,就看到討人厭的陸軍將領迎面而來!

走到我面前的陸軍大將毫不掩飾地直言「山本,你作戰計畫弄好了沒?都幾天了!」
本想回嘴,但為免衝突還是淡淡地回應「正在努力中。」沒想到此舉反激怒了對方「山本,別以為以拖待變能奏效!警告你,後日午夜零時前沒看到海軍的作戰計畫,就讓憲兵用忤逆統帥權的條例去抓你!」

我聽完後一臉不悅地嘲諷到「抱歉,海軍現在不歸憲兵管了,請你走流程向海軍部申訴,海軍部會派海軍特警隊來抓我。」沒讓臉色跟燒紅豬頭似的陸軍有機會回嘴,我繼續道「有本事你來指揮艦隊,我怕你們連海圖都看不懂,艦隊一開出去就全數觸礁。作戰計畫不是沒規劃,而是不管怎處理都會面臨制空權不足的問題。」
不知道是聽不懂還是不想懂,陸軍大將當面駁斥「少說廢話!那種小事靠帝國軍人靈機應變即可處理!況且帝國不是還有完好無損的戰艦可以用嗎?上個月明明取得了成效,如今為何不拿出來使用?」

’要跟智障豬腦解釋還真累人……‘想歸想,還是當面跟陸軍的人解釋道「上個月會成功是因為出奇不易才能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同樣一張牌短時間內連用兩次,真當棲艦都是智障不會有應對方式嗎?」
「我不想聽藉口!山本,事實就是你不打算盡力協助陸軍進攻;沒有關係,後日零時沒看到海軍作戰計畫,立刻拔了你這個聯合艦隊司令!」盛怒的陸軍大將丟下這句話後便轉身離去!

跟著被激怒的我立刻回到大和上,從幾個已規劃好的作戰計畫逐一挑選,最終選出了一個比較可行的方案……
’雖然有制空權不足的隱憂,但依賴優勢兵力將陸軍掩護上岸應該不是問題…不過真的能這麼順利嗎?‘想想這四個月來的作戰結果,讓我對手中的這個作戰計畫產生了懷疑……

這次把所有僅存的重油都投入其中,如果還是失敗收場的話…帝國短期內別說發動作戰了,就連瓜島周邊的制海權控制都會是問題;不過前些日子確實成功掃蕩了棲艦大部分戰力,短期內應可確保局部兵力優勢……
想到這我不禁又擔憂了起來’成功率不明的賭局…真不想下注……‘不過眼下也沒說不的權力!最後還是決定按照那個計畫案實行。

斷定完,便命令大和傳訊給東鄉與其他帶隊將官們,要求他們5日上來大和聽取計畫內容;作戰決定展開後,我才將那份作戰內容報告交付給陸軍的笨蛋們,好讓他們提前準備……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