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5-7 限制壞滅

奇箱 | 2021-11-10 22:32:06 | 巴幣 6 | 人氣 67


 
        雖然是0110與其他電極作為對比,但實際上並非與現在的話題無關。
 
        在『能做到卻未做到』的概念上,與0000被限制查閱資料是雷同的。
 
        「…雖然是有相關沒錯。」0000深思熟慮後,對0110的問題給予答案:「我使用電極時也不是一開始就能有熟練技術的功能,加上technician的研究,如果電極夾帶的內容物需要在體內生長的話,可能只是我們兩人使用上的時間多寡差異,才有這樣的區別。」
 
        「但是我自從被你救走後,都只能使用0000而已啊。」0110說:「況且我擁有0000的時間也不短了,卻依舊沒能達成熟練技藝的功能。如果時間不是主因的話,那很有可能就是 i 從中作梗而已啊…但是0110僅僅只是複製而已, i 對這做限制也過於不講理了吧。」
 
        「…那麼,你是認為 i 沒有理由做這種額外限制的必要嗎?」
 
        在兩人的對話中,1111僅僅只是做眼球左右擺動,靜靜地聽他們討論,沒有插入一句話。
 
        「0000,我們真的有正確的認識 i 嗎?」似乎是接連的對話讓0110生出信心,現在也開始做出異常的質問:「他雖然是敵人,但真會限制我們嗎?」
 
        「妳覺得,其實他對我們兩人的電極並沒有設下方便自己的限制?」
 
        「我只是有這種感覺… i 並不是會做這種小手段干擾我們的人。」
 
        以感覺來作結論,於所有需要縝思的辯論策略中都是一步臭棋。
 
        但0110就是會這樣說的人。
 
        比起精密的計算推演,她更傾向靠自己的感覺判斷情勢。
 
        「…被妳這樣說服的我還真像傻瓜。」0000哂笑:「不過可不能讓我這樣的想法成為漏洞啊。」
 
        「咦?」0110傻住了,這個一向把自己的意見轟到谷底,一概不採用的傢伙今天是吃錯甚麼藥:「我還以為你會嗤之以鼻。」
 
        「因為是有0110的人說的意見呢。」
 
        啊啊,原來是這樣啊。
 
        自己首次,不是作為複製功能的擺放架,而是作為電極擁有者的一員,說出的話被認同了啊。
 
        0110心中頓時感到一絲感動,好像自己終於能站在0000的視點上了。
 
        「剛剛說的雖然沒什麼依據,但並不是沒有道理。」0000說:「只要接納,就能多一條道路嘗試。」
 
        「可是等等…先等等…就連『配戴時間』這種荒唐的因素,連我也不覺得能用在電極0000上啊。」受到0000的肯定,現在反而是0110開始心虛:「確實0000與0110有使用時間上的差距,但0000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新的應用方法了吧。現在才說『用不夠久』這種話不是很荒唐嗎?」
 
        0000早在1101事件時就已經會用電極學習純熟的技藝,而這直至今日依然沒有改變。
 
        0000顯然最清楚這件事。
 
        「那如果,缺乏的不是『時間』呢?」
 
        「甚麼?」
 
        「這樣一說,我們就有點誤會 i 了啊。」
 
        0000看向1111,這個會在自己遇到瓶頸時出現的女士。
 
        恐怕她就是為了補足自己關鍵不足而來的。
 
        「 i 並不是設下阻礙,而是因為我缺乏某種東西,電極才沒辦法搜索所有資料。」0000得出想法:「而要是 i 不干預電極功能的話,那麼那不足的東西必然是我使用0000可以獲得。而透過0000能取得的,也就只有知識而已。」
 
        知識不足,或是缺乏關鍵知識。
 
        自己無法進一步使用0000,或許就只是這樣的問題罷了。
 
        「…這不是想出全新的路了嗎?」1111只差沒有雙手鼓掌而已。對於眼前兩人的討論,她誠懇地露出欣慰的表情說道:「0000還能更進一步的使用功能,我正是為此而來的。」
 
        「然後知道這事的妳們,也是為此要我做些事吧。」說到此處,0000不禁打從心底笑了出來:「這房間被妳一布置,現在就像是『黑色立方體』的內部構造,這種東西如果縮小個百倍的話,我身邊倒是有一個。」
 
        「是指…cube嗎?」0110坐在床上,又再一次看向周圍的牆壁:「也就是說,這些黑色的塗裝都是為了切斷電極訊號的準備嗎?」
 
        「姑且是相信妳要幫我們,我得到0000進一步的功能也不是什麼壞事,但你們又要藉此做什麼?難道不需要一五一十地和我這個當事人說說經緯嗎?」
 
        對方主動揭露出危險性並對此先做出防範,已然是誠意十足的表現,但這依舊無法減輕0000的懷疑。
 
        「…我只是為了完成前上司的工作而已。」對此,1111用平淡的口吻如此說道:「你懷疑的沒錯, i 知道我們兩人想做甚麼,他是在全盤允諾我們的前提下,我才來與0000見面。」
 
        「你仍然沒有回答我的問題。」0000追問。
 
        「這是當然的…一直以來1111都是如此。」
 
        彷若是他人他事般的語氣,1111以第三人稱說道。
 
        「因為1111本身就不知道,上司究竟盤算甚麼。」
 
        「…不知道?」0110感到詫異。
 
        「一直以來,1111從不會被上司透漏任何一丁點他心中的意圖。」1111輕觸自己的下巴:「雖然是他的秘書,他的每個行程,每樣決定,要以誰為目標,1111都清清楚楚地知道,但做這些事情背後的原因,他從未和1111說過。」
 
        「…即使這樣,卻還是把身為秘書,知道最多的妳留到最後?」
 
        0000不是很理解,1111與他的上司究竟算是怎麼樣的一個關係。
 
        「這說不過去啊,真有那個心的話,甚至不該把1111交給身為秘書的妳,而是他自己戴上吧。」
 
        「現在說這些,我也找不出答案。」
 
        對1111的回答,0000並不感到意外。
 
        這裡的1111只是執行任務與傳話的人偶而已,而顯然是他上司刻意如此安排的。
 
        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要讓0000知道太多。
 
        「那個…我有個小小的疑問。」0110靦腆地輕輕舉手:「難道說,1111他們是刻意讓自己的組織毀去,才故意把人派來這間屋子讓1101殺掉嗎?」
 
        「沒錯喔。」1111對此倒是能清楚回答:「說起來因為0000光用意會就知道,所以我好像沒怎麼明說這件事呢。」
 
        「為甚麼啊?」0110低沉著聲線,充滿困惑的發問:「難道讓夥伴去送死的簡單一句話,那麼容易就能說出來嗎?」
 
        「不知道。」1111說:「做決定的不是我。而且我與下線執行任務的人基本上沒在碰面,本來就沒有妳所說的那種人情世故。」
 
        「…保護自身秘密到這種程度嗎?」
 
        雖然覺得合理,但0000還沒冷血到連聽聞此事都沒有感到一絲憤恨的程度。
 
        「雖然我沒有意願爭奪那甚麼家主之位,但好歹也是我的家庭啊…」
 
        而說到憤恨,0110更是如此了。
 
        即使沒見過面,但一想到那些死掉的人是因為自己親戚的下命而死亡,莫名的罪惡與厭惡感就湧上全身。
 
        明明沒有殺人,0110卻感覺自己手掌乃至於指甲縫間充滿著血痂塊。
 
        她真希望自己出身於平凡的家庭。
 
        「…妳和我的上司是同一種人呢。」
 
        「咦?」聽到此言,0110只能一愣:「同一種人…這又是甚麼意思…」
 
        「我們是不折不扣的惡人,妳只要這樣認知就好了。」
 
        1111又一次沒有回答問題。
 
        表面上這話似乎拐個彎罵了0110是個惡人,但這次0110看的出來,1111此時在隱藏關於她上司的事情,即使她以惡人自稱依舊如此。
 
        「而同樣的,」1111回頭對0000說:「0000就算你不會幫我們這黨惡人,我們依然會讓你的0000擁有更進一步的功能。」
 
        「看樣子即使我中途反悔,拿0000的新功能對付你們,你們也不怎麼感到威脅,老實說單看利益互換的話,不是很能接受…」
 
        這樣一說,0000便覺得照1111的話去走,這選擇似乎不怎麼吸引人。雖然接不接受1111的提案,最後自己都會去把書單的知識學習起來,但那直接暴露的危險性與不太理想的報酬,對0000而言並不是個很好的誘因。
 
        這本應是該拒絕參與的。
 
        「…不過現在看來,報酬比例不合也只是枝微末節的小事罷。」
 
        因為比起這個,還是有個關鍵無法令0000完全割捨。
 
        「我反倒是想藉這次機會試一試,究竟 i 會不會陰險在0000裡面設下無謂的限制,還是真如適才0110所說的,辦不到只是我某個方面不足而已。」0000說:「一想到這是個能輕輕揭穿 i 的本性的機會,豈不是一百萬個划算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