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修瑟里安王國傳 第三章 沸騰血液的惡戰 3

黑漆 | 2021-11-10 17:50:36 | 巴幣 28 | 人氣 75


3.
  回到新西恩,我仍不能說休息就休息,還有些事情必須去完成——

  必須將教會提出的支援轉告給新西恩的臨時指揮者,另外還要把這批東洋的藥劑交給治療師們。

  一起回來的愛妲霏雅與愛蘭分別走到了床邊與窗邊,愛蘭從樓上往下看著新西恩外頭的景色,像是在確認著這段時間城鎮內是否有變化。

  「有什麼很在意的地方嗎?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和前幾天的狀態差不多吧?」

  還是一樣有許多傷者,眾人都處於一個疲憊的狀態,這座城鎮撇除我們之外最可靠的大概就剩下那副滿目瘡痍的城牆。

  愛蘭轉過頭看著我,苦笑了一陣便說:

  「只是很擔心魔物又攻過來……所以想確認一下城鎮內的狀況。」

  「是嗎?那我先去處理必須去處理的事情,你們可以趁機休息或是在城鎮內幫助一些人修建防禦工事。」

  「必須去處理的事情?」

  我話才剛說完,坐在床上的愛妲霏雅就一臉好奇的看著我問道。

  「把消息傳給新西恩的人,畢竟我們回王都要求支援的事情也需要回報他們才會知道,另外藥劑也是要發出去才能被使用到。」

  「那我去城牆上看看有沒有什麼魔物的動靜吧!」

  愛妲霏雅說完後就跳下了床,踏著輕巧的步伐離開房間,這時愛蘭看像我笑了一下,接著說:

  「我就來去支援城裡的戒備吧!放心的交給我。」

  她對我豎起大拇指並露出了一副燦笑,隨即轉身走離房間。

  海爾凝視著我,當我轉過視線撇著肩膀上的牠時,牠又轉過了頭看向一旁,像是在偷看一樣,對一隻貓頭鷹我也不會多計較什麼,於是帶著牠朝著堡壘的方向出發。

  來到堡壘時他們還在努力修建著,女騎士坐在一旁凝望著負責修建的工人,她並沒有注意到我。

  「又見面了,我有些事情要回報。」

  「還有什麼事情嗎?原來你還沒出發去王都啊?」

  女騎士轉過頭看向我問道,臉色中有的是對我的質疑,但我並不怪她,她並不知道梅希蒂爾德的傳送裝置一事。

  「我是透過梅希蒂爾德給我的新發明快速來往王都與此地的,事實上我已經去和教會請求支援了,他們預計會派遣1500名教會騎士來支援,近期內就會抵達吧。」

  「真的?」

  她皺了眉頭,語氣中透露著她不太相信我說的話語。

  「千真萬確,儘管對教會來說1500名並不是大數目,但是對這裡的人來說已經是個足以提振心神的大援軍了,是吧?」

  女騎士陷入了一陣沉思,過了一會後低聲的回:

  「但是給教會賣人情啊……有違先城主的意志……」

  「城都要滅亡了,能在乎那麼多嗎?」

  有些令人詬病,究竟是城內的人們重要,還是空有名子的一座城重要,依我的看法來看,現在沒有理由不接受教會的援軍。

  「你說的沒錯,但是對於服侍過城主家的我來說,這是此生最大的恥辱,我知道自己必須克服,不然城內的人誰都活不了。」

  女騎士拔出了劍,用著哀傷的目光看著光亮的劍身,很顯然是由領主封給她的一把騎士劍,上頭還刻有領主贈與她的話語。

  「我是知道新西恩的領主立場是與教會對立的,屬於王室派的一員,只是非常時期必須以非常手段應對,姑且不論恥辱不恥辱,光是能夠拯救下城民就是對城主最大的效忠了。」

  世上有許多事情是換了一個角度去想就完全不一樣的,至少我覺得現在的她需要那麼做。

  她露出了一副苦笑,無奈的說:

  「妳說的是,我就相信妳說的吧。」她說完後收起了劍。

  「接下來我還要去送藥,先告辭了。」

  女騎士點了一下頭,隨即我便轉身走離。

  去到教堂,打開門時海爾自己就飛去一旁鐘塔的上頭,教堂內的傷者看起來有減少,芙蘭兒坐在一旁闔著眼睛休息,大多傷者看起來有趨於穩定,可見前段時間她都還在奮力治療。

  修女看見我時便走了上前搭話:

  「歡迎,不過今天芙蘭兒小姐已經努力打理好大多教堂內的傷者了,比較需要幫忙的是教堂外的傷者。」

  「我是可以幫忙,但我今天主要是來送藥的,我從一個東洋藥師手上買了一些藥劑,我不太確定效果好不好,可還是先交給你們吧。」

  將裝著藥的盒子拿出來,遞到修女的面前時她露出了訝異的神色回: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東洋的藥品……」

  她拆開布後緩緩的打開陶瓷盒子,裡面整整齊齊的放著藥品。

  「裡面是止血藥跟抗感染用的藥物,使用方式裡面好像有紙條說明。」

  修女點了一下頭後低下頭道謝。

  「那我先去看看有沒有其他傷者需要治療。」

  話剛說完,芙蘭兒就伸了個懶腰並站起了身子,她看著我微笑道:

  「我也跟妳去吧,感覺休息足夠了。」

  「我不反對。」

  有她幫忙我也能輕鬆一點,而她本人都說自己沒問題了,我就不多做質疑。

  離開教堂,來到街道上時天色已經進入黃昏,海爾此時飛了下來停在我的肩膀上,一旁的芙蘭兒盯著牠看,我才往前走一步她便問:

  「一般來說貓頭鷹並不親人的,妳用了什麼訓練方法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我有意識以來牠就待在我身邊,也因為牠我被稱作白貓頭鷹的魔法師。」

  對我來說牠一直都是這樣,沒有什麼特別的訓練方式。

  芙蘭兒歪了一下頭,像是在表達自己難以理解,但她很快的跟上我的步伐,轉移話題的說:

  「妳為什麼會來到這裡幫忙?雖然冒險者公會有張貼委託,但是危險性顯然大過於其報酬,大多數人是不願意來的。」

  「因為是我老師的請求,加上我覺得這是我必須去做的事情,想要成就一些大事總要先從身邊的事情開始著手。」

  如果連這都阻止不了,更不用提真正的魔物之海來臨的時候,為此對於現在的我而言這一切都是很好的歷練。

  「老師的請求嗎……」芙蘭兒陷入了一陣沉思。

  「那妳又是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當我反問時,芙蘭兒立刻就反應了過來,她看向我便說:

  「能多拯救一個人就是一個人,單純是這樣的心態,顯然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理由。」

  「會嗎?我倒覺得這種理由很了不起,光是能夠想著要拯救誰就很了不起了,多數時候人可是只會考慮到自己的。」

  也因為如此,大多數冒險者才不願意馳援此地,就算給出了很大筆的錢,也沒有意義,人要是死了無論多少錢都沒有意義,這就是最大的真理。

  她睜大了眼睛,笑了一下後說:

  「妳那麼說我很開心。」

  巡迴過街道一圈後,大部分的傷者都已經安置好了,另一大部分則是沒能撐到現在,已經過世了。

  挖開的大洞中堆積著屍體,屍體統一被裹上一層象徵白神教的白布,待會要一起點火燒去,穿著破爛的女孩站在一旁大聲的哭泣。

  芙蘭兒看著女孩,過了幾秒後走了過去,蹲下身子看著女孩說:

  「沒事的,神靈大人會好好的引領他們。」

  她伸出了手緩緩的撫摸著女孩的頭頂,神色看上去既悲傷又溫柔,轉過視線所看到的是正搬著屍體到大坑中的人們,不管看哪邊都讓人覺得非常沉痛。

  來到新西恩的這段日子,大概是我距離所謂人間煉獄最近的日子吧,到處都瀰漫著死亡、放棄、悲憤的狀態,僅有少部分人仍努力振作的想要對抗魔物。

  我現在眼前所見,正是這些努力奮戰的人——

  真正意義上的話為了新西恩的未來基石。

  在這之中我又能做些什麼?仔細一想大概就剩下繼續奮戰以及把周遭能做的事情都做齊全吧。

  正因為人是如此無力,才會有了所謂的信仰,希望有個名為神的存在可以替我們打破現狀或是給予我們力量,我在看過這般景色後更是確信了。

  「……真不喜歡這種感覺。」

  過了一會之後屍體搬運完畢,點上了火焰開始焚屍,對於大量的屍體處理,這是最快的方式,相對也什麼都不會留下,除了塵埃與回憶。

  哭泣的不只女孩,還有些年輕的少女,士兵們的父母親,他們的妻兒等等……整個環境都沉浸在一種悲憤之中,有著悲傷又對魔物感到憤恨不已。

  隨著時間流逝大量的屍體變成了無數的塵埃,有人泣不成聲的跪坐在地面上,而我所見的是殘餘的人們開始將挖開的坑填補起來,宣告著這一次的葬禮結束,儘管這也稱不上禮了,唯有葬字。

  夜色之下,芙蘭兒走回我的身邊,面色難挨的說:

  「不管是第幾次面對這種場景都覺得難受。」

  「除了性格扭曲的人,誰也不會喜歡這種景致。」

  在此地正發生的事情,對王都來說多麼遙遠,此時此刻王都的人們還在享受著美食美酒,然而新西恩卻是這副慘樣,這份差距不禁讓人心頭一寒。

  「要是今晚是個安穩的夜晚就好了。」

  芙蘭兒看著天上的夜空說著,湛藍的眼瞳中蘊含著一絲的悲傷。

  「我也希望會是個安穩的夜晚。」

  傷者繼續增加這座城鎮顯然就撐不住了,本來應該是一座還算熱鬧的城鎮,如今因為大量的死傷者而變得特別冷清,但這都要追朔回一個問題——

  城內如果沒有被入侵過不會演變成這樣,加上當時說的大傢伙,應該是有個大型魔物打破防線使魔物進入城鎮導致一場大屠殺,才演變成這種悲慘的狀況,儘管在當時有成功打退魔物也一樣。

  芙蘭兒苦笑了一陣後說:

  「我也祝妳能夠有著好好休息的夜晚。」

  她說完後轉身走離,我張望了一圈周遭後也跟著轉身走回旅店,抵達時愛妲霏雅已經坐在床上等著我了,她露出了一副燦笑說:

  「今天的森林還算是平靜喔!很可能有一個可以好好休息的夜晚呢~!」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

  「夏洛特怎麼了嗎?」她一臉好奇的問著。

  「只是看了些很沉悶的景色罷了,不是什麼大問題。」

  愛妲霏雅思索了一會後說:

  「今天好像有燒屍體呢,應該是那個吧?但是人終有一死的喔?他們只是提早一步死了,這都是自然的選擇,雖然拉維姆說過我的思想和常人相比不正常,可我覺得這是能夠坦然接受的事情呢。」

  「自然的選擇嗎……也是,這也是種看法。」

  我無法否定她,她所說的在許多方面也都沒有錯,不如說會悲傷是因為感情論,在深論下去則會越來越複雜……

  「夏洛特吃晚餐了嗎?我跟一些人要到了一些可以吃的食物呢!要吃嗎?」愛妲霏雅笑道時從一旁的小背包中拿出乾麵包。

  「那我就不客氣了。」

  接過麵包時咬了下去,果然又乾又硬,吃起來接近於啃磚頭,但是在這種環境下也不能要求多好的食物。

  吃完麵包時愛蘭走了回來,她進到房間後放下了大劍並伸了個懶腰,看著我們說:

  「今天是沒有看見魔物。」

  「看來是真的會有個比較平靜的夜晚。」

  愛妲霏雅說森林平靜,愛蘭則說沒有看見魔物,都指示著今晚會較為平靜,只不過——

  「說不定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愛蘭坐到了床邊,肯定的回:

  「就算如此我們也會克服過去!」

  她的堅強非常提振人的心神,其實她能那麼年輕成為副團長也是有所理由的,從此時能夠深刻的感覺到。

  「既然如此,早點休息吧,明天可能要面對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來的魔物,要為了那個時候多保存自己的精力。」

  他們倆人簡短的回應後很快的就入睡了,我則在空白的書頁上留下了關於今日的紀錄,有關於新西恩的事情已經今天所見的景色等等……

  完成了紀錄後我才在這個寧靜的夜晚中入睡。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