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法蘭東醫的急診室~第八集~》

露諾弭 | 2021-11-10 07:00:05 | 巴幣 2 | 人氣 83

連載中《魔力寶貝故事集》
資料夾簡介
我不是一個人在寫魔力寶貝故事集 是這20年內的魔力玩家 發生的點點滴滴、男女老幼們 按在我手背上與我一起訴說玩家群的故事

「恬花妳想太多,我瞧他那死人樣不會想這麼多。我看妳說對的地方,就是他這輩子渾渾噩噩不知所云。」侯玟詠呸了一聲,嘲笑道:「至於他這種劣根性,我會用我的方式,把他扭轉過來。」

「本性沒那麼容易改,我個人偏向說人一出生,他的個性就定住。後天只不過是挖掘出本性而不是改性。」孫恬花卻反而搖搖頭。

「那我不相信我兒子是那種甘願讓成績變差,都絲毫不在乎的人。肯定不可能如此荒唐。」侯玟詠口氣更為堅定:「我兒子一定是像我一樣,從小就是考試成績優秀的人。」

「小玟我覺得妳真得會把自己逼更緊......」孫恬花頭上浮現三條線。

「好吧,讓我們先歇會,再來盤魔力。」侯玟詠又喝一半的奶烏。

「好是好,不過為什麼最近妳都跑過來玩,之前不都是在妳家跟我連線嗎?」孫恬花招招手,女僕員工把貼有『店長專用』和PEKO兔女貼紙的筆電送上來。

「免得被我老公和兒子說我在打電動。」侯玟詠哼了一聲:「這是為了避免落人口實,所以我才被迫這樣犧牲。」

「呃?所以妳雖然抱怨兒子愛打電動,但其實妳也很愛打電動吧?」孫恬花揶揄回應。

「《魔力寶貝》不是電動。」侯玟詠打開筆電蓋,打開電源,想起陳醫生的那番話,『妳相信的價值觀,就會變成妳的信仰。』,她說道:「《魔力寶貝》是我的信仰。」




然而事情卻不如侯玟詠所想,之後的一個禮拜,莊政傑的成績每下越況,已經到了常態不及格。侯玟詠已經到了不得不加重手段的選擇。

晚上,侯玟詠把一疊考試卷丟在客廳桌上,語氣頗不滿:「孩子的爸,你過來解釋。為什麼都把時間挪給你兒子去念書,考試成績卻越來越差?」

「這也還好吧,我看看......」莊聰明拿起考卷,不看不得了,一看嚇一跳:「45、34、24、44、41,居然還有9分?這?」

「你看這成績,這樣下去只有去撿角的下場。來,媽媽問你。」侯玟詠目露兇光,神色憤怒:「你說你每天念書,念到什麼地方去?考試一次比一次還差,你是在丟自己的臉!」

「可是我真的不想念書。」莊政傑態度畏畏縮縮。

「不念書你能做什麼?」侯玟詠嘴歪了一邊,生氣問道。

「我想......」莊政傑欲言又止。

「你騙我吧!其實你只是想整天打電動渾渾噩噩過一生,然後混吃等死一輩子,我說得有錯嗎?」侯玟詠咄咄逼人,口氣越來越苛刻。

「孩子的媽,這話太過份。」莊聰明在旁好言勸道,剛剛那句連他聽了都覺得刺耳。

「你這個整天沉迷股票的人不要吵!」侯玟詠更大聲:「我再問一次,不念書你能做什麼?」

「我想要當一個YOUTUBE實況主!」莊政傑大聲回應。

此話一出,侯玟詠當場面癱。實況主?這小鬼頭在說什麼?

「我想要、我想要像那些大哥哥、大姊姊那樣,當一個把歡樂傳達給大家的人。我想要讓更多人喜歡上『楓之谷』。」莊政傑似乎豁出去,越講越快,兩眼發光。

「你不行。」侯玟詠馬上一桶冷水撥過去,面對目瞪口呆的莊政傑繼續說:「你連我開給你的條件都做不到。如果讓你去當實況主,剛開始肯定是三分鐘熱度,然後就變成單純打電動藉口。在你升上大學以前,我不允許你當實況主。」

「可是這是我的夢想,就連我的朋友都支持我......」莊政傑小臉一下紅一下紫,似乎快要情緒崩潰。

「你的夢想不重要,我給你的夢想才重要!」侯玟詠指著那疊考卷,怒氣沖沖:「把考試成績拉高!聽不懂嘛!」

「媽媽妳是大笨蛋!」莊政傑嘶聲大吼,從沙發起身轉頭衝出門外。

「你這混小子。現在想跑給我追是不是?」侯玟詠站起身子,也跟著追了上去。莊聰明撓了撓頭,心想不妙怎麼會變成這樣,也跟著追過去。

莊政傑公寓的電梯都不搭,一口氣跑樓梯直達一樓。剛剛他把積藏多年的想法跟媽媽講,本來他以為媽媽會覺得這是好主意。

但一出口他就發現他錯了,媽媽根本不在乎他想什麼,她只在乎他能不能把成績拉高,考試成績比他這個兒子的夢想還重要。

腦內陷入一片混亂,莊政傑想要逃跑卻不知從何而去,當他跑上黑壓壓的馬路;卻發現旁邊燈光耀眼,一台大貨車迎面而來。

「死小孩快讓開!」大型貨運車司機透過車窗玻璃,看到眼前出現的小男孩,眼睛都快瞪出來。他心臟提到嗓幫子,腳底猛地往煞車器一踩,試圖把行駛中的大貨車煞住!

黑壓壓的車影一瞬間貼近,完全連反應的時間都來不及,莊政傑在最後一刻想到的是:「媽媽,對不起。」



他耳邊似乎傳出撕心裂肺的女人哭喊聲,政傑不要。



一串刺耳銳利的碰撞聲響起,莊政傑被車頭撞個正著,身體像個布娃娃般騰空飛了出去。



莊政傑摔在大馬路上,翻滾了幾圈才停下,柏油路上撒出一灘灘鮮血。



侯玟詠跪倒在莊政傑身邊,眼淚流下,抱著兒子發出痛徹心扉,凄慘無比的哭聲。



「靠邀系背!死小孩你拿耶阿捏闖紅燈,窩操X你娘!啊,妳是他媽媽喔。抱歉,我不是那個意思。」貨運車司機停車後衝到馬路中間,看到癱倒在地上的小孩子身體正流出鮮血,粗黑面龐頓時沒了血色,似乎要休克。

「救護車啊,叫救護車!」莊聰明氣喘吁吁趕了過來。

「啊啊?你是小孩爸爸?我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先生我行車紀錄器有紀錄,你們別賴說我撞人。幹幹幹我衰尾。」貨運車司機邊說邊掏出手機打119:「這裡是台中的台灣大道一段,旁邊有郵局和大都會。快來人啊!」

救護車嗡嗡嗡趕來,把莊政傑簡單包紮後送上擔架,推上救護車,侯玟詠跟著上去。莊聰明則叫了台計程車,說要去台中醫院看兒子狀況。

救護人員七手八腳趕緊急救,把所有該裝的、該插的維生與搶救設備都裝上去。救護人員在救護車上紛紛大喊。

「呼吸,呼吸。小弟弟聽我話,呼吸!」

「病人出血嚴重,快給他輸血!」

「太太妳不要慌,妳兒子不會有事。」


侯玟詠坐在後座,兩手緊緊握著莊政傑的右手,六神無主,完全沒有平常的從容神態。

她望著眼睛閉上的莊政傑,內心一陣絞痛,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發生這件事的人,會是她的兒子?我到底做錯什麼?

救護車很快送到台中醫院,對於侯玟詠是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場所,但這種心臟扭擰成一團的心情卻是前所未見。


救護人員把擔架下了救護車,一路送到急診室,而在旁的胖叔保全認出熟悉的身影:「妳不是侯醫生嗎?等一下,那個擔架上躺的是妳什麼人?」

「那是我兒子。」侯玟詠喃喃自語。

「什麼?居然有這種事?侯醫生妳要去哪?」保全吃驚,看到侯玟詠追著擔架跑進去。

「我要去急診室救我兒子。」侯玟詠大喊著進入醫院。

穿上手術服,進入急診室。侯玟詠手持手術刀,打算劃下第一刀時,她卻發覺她手一直在抖。

她明明知道眼下是生死一命的交關,卻怎麼也無法動手。萬一、萬一有個閃失,兒子的未來就會毀在她的手裡,要是像之前的吳老先生那樣全癱在病床上,那我該怪誰?

「侯醫生?侯醫生請下刀,病人雖然是妳兒子,但妳要克服這個心理障礙。」旁邊的醫生眼看事情不太對,連忙提醒搖搖欲墜的侯玟詠。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侯玟詠看著現在正閉上眼睛,熟悉的兒子面容,她發覺兩眼瞳孔似乎無法對焦。

「侯醫生妳這個精神狀態不行,妳去外面休息,換我接手,妳放心我會治好妳兒子。」另一位醫生發覺事情不對勁,勸她離場,不然會耽誤黃金治療時間。

「不好意思,拜託各位。」侯玟詠感覺自己從未如此沒有用,她把手術刀放回檯上,走出手術室門外。



侯玟詠走出急診室外頭脫下手術帽,看到莊聰明一臉緊張地望著她。滿腔怒意的侯玟詠揚眉就是一個巴掌甩過去,啪地一聲,莊聰明臉上浮出紅色掌印。

「政傑狀況怎麼樣?」莊聰明摸著熱燙燙的臉頰,急忙問道。

「腳與手骨折,內臟出血,情況並不樂觀。」侯玟詠搖搖頭。

莊聰明大嚷大叫:「我早就跟妳說過不要給小孩太多壓力,妳看現在是誰害的!」

「你兇我幹嘛!是我害小孩被撞?」侯玟詠又是一個巴掌甩過去,聲色俱厲地尖叫:「你這個無用老公,除了每天要小孩耍廢放鬆還會什麼?」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