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原神】稻妻歷史整理-海祇島篇-

莫潘 | 2021-11-10 00:53:38 | 巴幣 1008 | 人氣 376

做備份用的

內含大量劇透,請小心服用
內容可能有誤請溫柔的指教

我想在海祇島的淵下宮開放之前來用目前的資料來整理海祇島的歷史
然後就在我昨天晚上美好的在腦中編集著這次文章內容,然後到了隔天我來一邊進行考察與拍照時,發現望瀧村多了好幾本書......
永別了,我的原稿。
(一樣屬於文獻整理,來自於武器突破素材遠海夷地系列,武器不滅月華、惡王丸、矇雲之月、斷浪長鰭,素材珊瑚真珠,文獻九條道真《珊瑚宮記》、希哈布‧普爾比魯尼《珊瑚宮民間信仰初勘》、作者不詳《巫女矇雲小傳》、作者不詳《「東王」史辯》)


-初踏海祇-

踏上海祇島是否被這特殊的模樣給驚艷到了呢?
這座島與其他三座島有著急劇的差異,並且是在海平面底下的特殊島嶼,在島嶼四周充滿了珊瑚、海祇特有的石頭與海草,以及環繞島嶼的瀑布。
(話說有沒有人跟我一樣不知道要從望瀧村一路走到珊瑚宮,而是用爬的。)
而在大量巨大的珊瑚上建造的宮殿,可以見到這位守護入口的柴田。
柴田會簡單介紹這個地方,但是詳情他自己也不清楚,要我們去問問裡面的巫女(然後他正在被一個學者困擾)。
而珊瑚宮內最初會有一位和泉那希與望月,我們這時要去找望月。
望月表示一個來自須彌的學者,推出的理論正在扭曲海祇島的歷史。
希望珊瑚宮真正的歷史不會被遺忘。
這時候可以繼續追問海祇島的歷史。

可以得出海祇島的人民原本生活再深海,而海祇大御神擊敗了ㄧ種名為深海龍蜥的生物,然後帶著人民來到陸地上生活,並且海祇島上的巨大珊瑚是海祇大御神從身上取下的,珊瑚宮也因此得名。
但是這裡並不是原本供奉海祇大御神的地方,而且這個宮殿正建在淵下宮入口的正上方。
而來自須彌的學者考什克,則大膽推測有兩個蛇神,一個沉睡在淵下宮,一個好高騖遠往東侵境。他調查了海祇島各地的紋樣,一個光溜溜,一個身上都是珊瑚。
(不過他後面接一句他說哪怕四風守護他也會堅持有五個,可信度你就知道了。)
然後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問題,我怎麼看這紋樣...是魚吧。
如果你想說像綠豆糕我也沒辦法(?



-遠古的永夜宮殿-

在遙遠的古代,有著一群生活在深海的人民。
而正當一無所有,逃離魔神戰爭的大蛇─奧羅巴斯,遇見了海中的棄民,決定將帶來威脅的外海生物擊倒,帶領著人民來到了陸地上,而率領人民跟上大蛇腳步的,便是現人神巫女,並在初踏陸地後,選出了神子,安撫畏懼白日光彩的人民,最初的海祇島誕生了。
奧羅巴斯拆下了身上的珊瑚,給了島嶼立足之地,人們建造了供奉「海祇大御神」的神社,與現人神巫女居住的珊瑚宮,海浪、貝殼、珊瑚與珍珠,裝飾了整個宮殿。
代表了珊瑚宮的紋樣「真珠海波」,在旗幟上可以看到。
-陽光下的新生-

曚雲,乃初踏陸地時被選為神子的大族之子。
自幼便進入珊瑚宮,學習祭禮、歷史、政務與船歌。
其雙生胞妹,菖蒲則做為海女,採收珍珠。
曚雲為人聰慧且和善,調停了無數人民的紛爭,其妹菖蒲勇武開朗,力能搏擊海中猛獸,兩人在海祇島上十分有名氣。
後來的某日,一名不知從何處來的孤子漂流到了此地,而海祇大御神就像當初接納子民一樣,接納了他。
隨後男孩師從曚雲姊妹,學習海祇人的鯨歌與祭儀。

男孩成長為少年,曾與矇雲巫女在月光與群星的波濤中共遊。
少年知道了自己可以感知海獸的語言與心緒,在巫女的呢喃中,少年決定了此後的道路。

-無望的東行-

大蛇知曉自己是魔神戰爭中,害怕潛逃的敗者。
在初見海祇人民時,立下了讓他們不再被遺棄的莊嚴誓言,折下蘊含牆大力量的珊瑚,建成前往陸地的階梯,將人民帶領到陽光下。
然而即使在明亮的天光、蔚藍的晴空、寧靜的海面中生活,依然無法改變這座島貧瘠的事實。

慈悲的神明聆聽了人民的心願,為了不再飢餓,為了更光明的未來,即使知道統治東方諸島的鳴神,斬殺了無數神明,依然下定決心,往東行軍。


少年悟得了「月曚雲」與「夕潮」二式劍技,在大蛇下定決心時便攻下了海祇人稱做東山的島嶼,獲得了「東山王」之名,鳴神島民則稱他為「惡王」。

矇雲巫女接下了現人神巫女的指示,潛入了深海的鯨宮,花了三天的時間說服了統領眾多鯨類的盲眼巨鯨「大檢校」。

少年與矇雲立下了約定,待他拿到傳說大妖天狗的面具,巫女則須完成未竟之事。

大蛇訓練子民們成為勇猛的戰士,勇武的菖蒲被稱為「御海前」手持薙刀,劃破海波,與大蛇ㄧ同東進。

兩個神明的戰爭如火如荼的展開,東山王斬落了天狗,獲得了天狗的面具,但那天狗面具與東山王,ㄧ同死於斬落蛇神的鳴雷之中。

矇雲巫女則在撤退途中被天狗笹百合過去的部下伏擊,與「大檢校」一併戰死。

其妹「御海前」菖蒲則在腥紅大海之中,不知所向。

隨後海祇島歸為鳴神的領地,並被允許祭祀蛇神。
而東山王無子嗣,但二式刀技皆流傳了下來,並代代改進。


以上是目前遊戲文獻中記載的海祇島歷史,接下來是我個人的想法與推測。

在這次胡桃池復刻時多了兩把海祇島出產的武器,與幾本海祇島文獻,大約是在為了淵下宮做準備。在ㄧ位來自須彌的史家希哈布‧普爾比魯尼的珊瑚宮民間信仰初勘中,有寫到海祇島幾乎沒有關於過去的史料文獻,或許大多數的資料都被留在了淵下宮,並且是使用ㄧ種古老文字所撰寫的,但是大蛇封印了淵下宮,史料也全部被留在了海底。

然而奧羅巴斯這麼做的原因不明,接下來就是我個人的猜測。

在武器突破素材的珊瑚枝中有一個奇怪的描述。

奧羅巴斯把海祇人民稱為「棄民」,而鳴神姊妹並沒有侵進到海祇島甚至是淵下宮,那麼海祇人民究竟是被誰所遺棄?

被上天?
不。
遺棄他們的,恐怕就是真正的「海祇大御神」。

海祇二字,在古代海祇語中代表「統管諸海的大神」。
首先這個敘述就與逃往外海的奧羅巴斯並不符合,並且在珊瑚枝的敘述中,奧羅巴斯下定決心留下來,成為海祇人民的「海祇大御神」、「遠呂羽世尊」。
因此推斷真正的海祇大御神可能因為某種原因,離開了海祇人民。
隨後才被奧羅巴斯發現,因此關於前神的資料,必須留在深海之中。

而比較有可能的,就如來到海祇島的須彌學者所猜測的類似,真正的「海祇大御神」就沉睡於淵下宮。

如此推斷的證據還有四散各處的魚紋,以及魚的雕塑。
(雖然也有可能是因為海祇島以漁業為主,又從海底而來所以都是魚)

另一個則是關於心海的命之座「眠龍座」,表面意思上就是沉睡的龍,可能是指真正的「海祇大御神」。
也可能是用「沉睡的龍」來暗指鯉躍龍門,逆流而上,走向反抗軍之路ㄧ意。



話說關於心海的升階材料珊瑚真珠,當地傳說是大御神為了海祇人流的血,也有傳說是大御神拿真珠照亮淵下宮來帶領海祇人來到陸地,是非常神聖的物品。

摩拉相當於岩神的血肉,雷櫻樹傳聞是雷神軀體的一部分,真珠傳說是蛇神的血...
魔神間是不是流行切肉割體...

創作回應

對耶~有道理~我一直以為是雙蛇,沒想到是古今海祈神
2021-12-04 15:06:4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