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原神】稻妻歷史整理(不包含海祇島)1/11更新

莫潘 | 2021-11-10 00:50:21 | 巴幣 1216 | 人氣 483

做備份用的

內含大量劇透,請小心服用
內容可能有誤請溫柔的指教
其實也就只是大概做個整裡而已(

華館套可以知道稻妻土地上有人,也有三大族妖怪白辰狐王一族、天狗黨、鬼人眾
雷電姐妹在魔神戰爭中並非與岩神相同,與眾多魔神鬥爭,也不像風神推翻一個國家。
她們應該是將人類與三大族容入矛下,
這之後便是鳴神身邊的天狗─笹百合、白辰狐─齋宮與鬼人─御輿千代。(2022/01/11更新)

雷電姐妹神成為了統治稻妻的神明
原本打算逃去暗之外海的魔神奧羅巴斯(又名海祇大御神、遠呂羽氏尊),見到了被遺棄在深海的人民,將人們帶領到了地面上,海祇島就此誕生。(武器突破材料─遠海夷地系列)
而離暗之外海最近的鶴觀島,信仰著雷之魔鳥的古老部落正悄悄的進行著愚蠢的活祭。(聖遺物─如雷套)

統治鳴神島、神無塚、八醞島的雷電將軍,由雷電真處理島內內務,由影處理殺生之事,兩者形同一人,是至高無上的御建鳴神主尊大御所大人。
而奧羅巴斯闖入了八醞島,雷電影率領軍隊前往平定戰亂,同時跟著她的還有她的友人,影向天狗與鬼人少女。
斬殺了魔神奧羅巴斯所留下的痕跡便是無想刃狹間。
並且失去了愛將天狗笹百合。

穿梭於鶴觀與清籟之間的雷之魔鳥,原本的名字已被忘記,而被一名小小少年賜予了全新的名字,小小的羈絆卻成了毀滅的契機,鶴觀在一瞬間被雷霆襲擊,此處成了困住靈魂的無限輪迴之地,而雷之魔鳥來到了清籟,最終被雷電影斬殺,暴雷纏繞著清籟島,而影向天狗用法術將雷暴封印,清籟島成為了與雷暴無緣的安居之地。(聖遺物─如雷套)

關於雷鳥的猜測─
雷鳥過去曾經有過名字,並且在觀測清籟島的雷暴,與從雷鳥的殘存力量中誕生的雷音權現,不得不讓人猜測雷之魔鳥「菅名卡帕奇莉」是魔神之一。
在鐘離的傳說任務、古聞之章其一中曾表示過「再怎麼弱小的魔神,在形骸潰散之時所流失的力量,並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
鹽之魔神赫烏莉亞所在的地中之鹽依然布滿白鹽。
而憑藉著力量、憤怒、哀傷所殘留下的雷暴,是否也是魔神的力量所致呢?


鬼人少女御輿千代,身著十二單,擁有貌美外表,武技高超。
跟隨著雷電將軍四處征戰,也是雷電影為數不多的朋友,最終卻向影露出獠牙,最終被影斬去手臂,從此消失滅跡,而回到御輿家的,只有千代無比鐘愛、從將軍那獲得的寶刀的刀鐔。
而千代的長子,御輿道啟,原該繼承家業,恢復御輿一家的威名,但他選擇了逃避,躲進了影向的山林。
並遇到了名為光代的天狗,天狗為這想拋棄過去的鬼之子賜予了全新的名字
「岩藏」
並與天狗約定,來年緋櫻飄落時,在此再次決鬥,只要碰到她,就將秘劍取為「天狗勝」!

而十三年過去,岩藏成功斬落了光代的羽翼
「那麼再見了,道啟。忘了我,然後以你的劍,為岩藏的血脈,開創僅僅屬於岩藏的道路吧。」
(取自武器突破材料金昔劇畫系列,聖遺物絕緣套─名威之鐔、切落之羽。)

話說戰力高、又貌美的鬼人妻這個設定會不會太香了點

憑藉獨創秘劍「天狗抄」,岩藏道啟成了九條家的劍法指南,獲得了「道胤」的武號。
並將自己的名刀「薄緣滿光天目」的影打贈給柴門家。
是向當時的天目流特別訂製的武器,據說鋒利得連人的緣分也能斬斷。

「道胤公的秘劍,莫不是連雷光能切斷,哈哈哈。」
納刀時,建立起離島的戡定頭弘嗣揶揄道。他只是木木地說
「怎麼可能有這種事。至多能斬落空行的天狗罷了。
話雖如此,但時技斬落天狗卻一次也不曾發生過。」
(取自天目影打刀、聖遺物絕緣套─緋花之壺、華飾之兜)

岩藏流的末路
岩藏流現任宗主岩藏光胤
底下的徒弟因不認同眼狩令成為流寇,在主角逐一打倒岩藏流的弟子後,最終會打敗宗主。
2.4更新可以在淵下宮找到不知什麼原因流落到此處(聽說在永胤時消失)的薄緣滿光天目


而御輿家次子,御輿長正,身為御輿家的養子,繼承了御輿家之名,以洗刷家族汙名為目標,進入踏鞴砂擔任目付,在那遇見了宫崎造兵司佑兼雄,一度癡迷於鋼鐵的冷峻之美當中,並向造兵司佑請教心得,最後打造出一把堅硬樸實的大刀大踏鞴長正。
(取自武器桂木斬長正、踏鞴砂殘破筆記)
目付(長正)曾將一個箭羽狀的憑證給了一名少年,身旁的副官桂木囑咐某人
「此為將軍所賜身分之證,除非萬不得以,切不可將身分洩漏給他人」
而後那人策劃了一個對刀匠的計劃,大踏鞴長正也永遠改名成桂木斬長正。
(取自華館夢醒形骸記─華館之羽)

天目、經津、一心(猶豫就會敗北(X)、百目、千手
為曾經的「雷電五傳」
如今只剩天目一流派。
一心曾姑且還算在人世,但沒人會知道此流派會以這樣的結局落幕。
(取自華館夢醒形骸記─華館之瓢)
這邊猜測是宮崎造兵司佑兼雄為一心派的傳人,在指點了長正後,一心派算是有所流傳,但最後在散兵(國崩)的策劃下(桂木的瀆職),完全失傳。

鳴神大社與影向役者三人眾

傳聞雷櫻樹是鳴神力量的化身,雷電將軍在感興趣的見聞中說道「雖然身消夢殞,但是他化作了神櫻。這,也是永恆。」,或許鳴神大社的神櫻樹是雷電真的軀體也說不定。
若是如此,鳴神大社建立的時間應該在五百年前,而狐齋宮也在此處。
影向山上居住著守護山林的天狗,而影向大天狗收留了三個人做為自己的弟子,教導他們法術。

高嶺昆布丸 10/30更新─根據鳴神尋蹤確定是御輿長正(感謝網友伊諾提供)
惟神晴之介
淺瀨響

(10/30更新,高嶺比影向三人役更早被天狗收為小姓,認識響已經有一段年齡差)
高嶺昆布丸年少時偶遇大天狗並相設賭局,並以將軍御賜銘弓做為豪賭之注,最終兩者平手,於是,不幸被天狗收為僕從小姓,幸而贏得了無雙的寶弓,並在其下學習弓法。
多年以後不再是做小姓的年紀,便被一紙推薦送往幕府大門下,追隨將軍多年,武藝多有精進,成為將軍殿下的旗本,將迎娶高門武士之女。
(取自飛雷之弦振、聖遺物追憶套─祈望之心)


淺瀨響做為鄉下漁村的巫女來到鳴神大社見習,並跟隨在狐齋宮大人身旁,從高嶺手中學習了弓術,並與高嶺立下賭約,並手持著做為賭注的名弓等待高嶺回來,隨著時間過去,年齡逐漸增長的響回到了家鄉,並認識了赤穗百目鬼左衛門,想著如果高嶺沒有離開,兩人的孩子將會與左衛門同年紀。左衛門的口吻,和故意被向響的模樣,就如當年的高嶺一樣,那麼這次,絕對不會讓這個人死去,哪怕與「雷之三重巴」之旗為敵也好。
聆聽著出航的船歌,巫女放下了戰弓。使用了過去在影向山偷學的真正的法術,解開了維繫千年的大結界,讓紫電之鳶的怨恨,肆虐雷神旗號的艦船吧。
只希望那匹老貓,不要闖進雷霆裡來。
(取自破魔之弓、聖遺物追憶套─羈纏之花)


惟神晴之介是一位十分隨和的少年,在經歷了哀慟的盛怒前往璃月,拜師於仙人,學習仙法,並將仙法與影向天狗的法術融合,形成了「陰陽術」,為了防止悲痛再次發生,他招攬了有心之者,前往他所創造的訣籙陰陽寮修練。並且也是封印五百藏的人。
(聖遺物追憶套─思憶之矢,此次活動謎境懸兵、與柴門惠理的對話)

來自黑暗的汙穢侵襲之時

曾經、稻妻土地上流傳著一首童謠
「大手門荒瀧、胤之岩藏、長蛇喜多院、霧切高嶺」
這些是在祟神汙染最嚴重的時代,陪伴雷電將軍斬殺妖邪的武人們。
霧切的高嶺,便是高嶺昆布丸,而高嶺與響的賭約,便是平安回來的約定,然而高嶺被祟神的黑暗所吞沒,在不知經過了多久的旅程,他回到了與響約定的森林,見到了不再年輕的她,漆黑的瞳眸閃爍一絲光芒,而最終換來的,是覺悟之人的破魔之矢。
(取自飛雷之弦振、霧切之回光,聖遺物追憶套─思憶之矢)

荒瀧要等一斗出來看有沒有相關資料
岩藏則沒有後人,但岩藏流是有傳承下去的

長蛇喜多院,應該是本人的喜多院文宗製作了喜多院十文字。有說喜多院一族長期擔任八醞守的職位。

啊話說喜多院一族去哪了?


最後是鳴神大社與汙穢妖邪肆虐的時期中,最重要的狐齋宮

狐齋宮曾以白辰狐之身,與眷屬奔走於鳴神的草野山岳。

曾與面容如月的鬼族少女,一同在御前獻藝傾奇與神樂,
也曾為她的劍舞不住叫好。

曾與天狗族長競足,最後取得勝利。
現在想來,或許手下留情了吧。
有些不甘心呢...

曾設計執著於自己的妖狸,使他心悅誠服地向將軍投降,
同時也不之恥地設計了那位大人,將這大妖狸王納入麾下。

那夜御苑的月色透過樹枝與花瓣,
灑落在庭院裡,每得像無數珍珠,
如今依然在我淺薄的心中閃著光...

希望她能夠記住,在別離之前,我斗膽提出的冗長箴言。
「不被蒙蔽、不受動搖,一直走在您所堅信的道路上。」
並希望我的箴言,能為她多少抵擋幾句謊言、幾分惡念
也願那頑皮卻純粹善良的狸子,不會記恨我最後的欺瞞...

現在,在最為漆黑的地方,
我也會牢牢抓住這些景象,
讓他們如同穿透霧靄的月,
照亮自己渺小脆弱的心靈。

在這一生中,我也曾化為人的形姿,
與這些短壽而美麗的小小生靈同行,
以不同的身分,成為許多人的摯友。
無論是為了故里的神社而前來鳴神修習的巫女,(淺瀨響)
還是在夏祭中陰為神鉾(同意為矛,應該是祭典中祭祀用的器具)隊伍與大人走散的孩子,(逆飛流星套)
意或是最終前往璃月修習仙家之術的隨和少年;(惟神晴之介)
無論是為了讓城町繁榮而殫思極慮的那位勘定,(弘嗣)
還是說那個醉心於打造無比鋒利的刀劍的匠人,(有人說是天目,但可能是指御輿長正)
抑或是用巧技讓人造得流星在深空綻放的一族,(長野原一族)
所有人,都是我不曾料想能夠有幸結交的摯友。

守護他們的結界,但願不會被任何黑暗侵蝕...
這一切,所有的所有,都是我如今所懷念的。

「所以啊,撕咬我的漆黑意志,現在我已經失去了所有力量,我的白辰之血就任您揮灑吧,但是盡管處於卑微的立場,我人希望您能聆聽我的請求...」
「如果您能看見我所珍重之物,那麼就請您饒恕那些生靈吧。如果您恩准我提出一個願望,就請您將我永遠明亮的記憶,歸還給我熱愛的這片土地吧。希望以此,在您肆虐之後,仍然有美好的東西能留下來...」
(取自白辰之環)

狐齋宮為了守護鳴神島,自身投入了祟神的黑暗中。
影向大天狗為了自己的守護不周罪疚離去,留下女兒光代一人。
淺瀨響拿著狐齋宮生前用的菸管,失去之人烙印在夢中。
惟神晴之介遠走他國,製作訓練對抗妖邪陰陽寮,並自己親手打造了一個菸管,思念著某個友人。


狐齋宮離去後眷屬分成了天狐與地狐,在解完神櫻大祓之後還可觀看的地狐只剩五個(我找到第五個了!!!)

「...如何?放下神社的事情偶爾來到這邊,很不錯吧。當年當天狗的小姓,也總愛躲在這裡,聽著海濤睡大覺,真是痛快痛。」
「...真是沒出息呢,身為鼎鼎大名的...」
白狐之野 地狐
(此處為昆布丸與響的對話,時間點取自絕緣套─雷雲之籠)

「...晴之介,你見到天狗老師了嗎」
「沒有哪。應該是在外頭戰鬥吧...一定沒問題的,嗯嗯。畢竟哪,那可是影向天狗的首領。」
「倒是那個高嶺大叔,他應該沒問題吧」
「...一定沒問題的,他可是跟我打了賭...」
荒海地狐
(此處為響與晴之介的對話,時間點在高嶺跟隨將軍出發之後)

「想不到老師在這裡,居然還有宅邸,真不愧是影向天狗哪。」
「哼,那當然...呸,怎麼有狐狸的味道,呸!」
「呵呵,看來齋宮大人來過呢。」
千門虛舟 地狐
(此處為晴之介、不確定是誰(10/30更新,這個人可能是長正)與響,時間點應該是狐齋宮離去之後)

「最後還是走到這一步了呢。小傢伙,等我回來的時候,提醒我一下─」
「如果能平安回來的話,要認真向五百藏道歉。然後,以後對他好一點。」
影向山 地狐
(此處為狐齋宮本人出發前)

「浮生若夢十三年...」
(此處為岩藏遇光代之處,詳見聖遺物絕緣套─緋花之壺)

而淺瀨響所掛念的另一個人,赤穗百目鬼左衛門,可以在魚貨對換的魚叉看到他的後續。
他曾是清籟丸的主人,是位十分有名的海盜,但卻因為一些原因漂流到了之前活動的金蘋果群島。
最後看出霧海的規律,成功離開了此處回到稻妻,但清籟島已不再是原本的模樣,連神社的老巫女(響)都不見了,稻妻列島沒有他的容身之處,於是赤穗百目鬼決定開始那前往世界盡頭的旅程。

在那個時代有一個自稱「御伽金剛獅子大王」的怪人
他拿著愛刀「赤角石見金石潰金塗金囓御獅子杵」在鳴神島四處作亂
─也不能說作亂
只是自稱可以打倒各種怪力亂神的妖物
御伽大王確實有氣力,七個人無法把他推出土俵
小孩想採堇瓜,一腳把堇瓜樹踢倒
也曾帶著小孩直接闖入官家賞紅葉宴會中,
御伽金剛獅子大王來退治惡鬼了!!!
如此大喊著,最後被一個嬌小的鬼人丟出去

「之前對月痛飲,患了風寒而已!」
他這樣狡辯著,隨後大笑了起來
大王並沒有背負將軍旗幟的資格,真不知是哪來的自信...

「總有一天我會把她的犄角拆下帶回來,就儘管跟著狐狸的使者躲起來吧,等老子回來再陪你們摔角!」
他嚷嚷著,小孩們只想得到那嬌小鬼人把帶著怒吼衝過來的大王,輕哼一聲便把大王高高拋出去的場景...

再之後,與御伽大王比試摔角的鬼人斷臂折角後潛逃。
影向山的大天狗避世隱居山林,而那位御伽大王也消失不見。
(來自赤角石潰杵)
這邊看來是與御輿千代有所關聯的一號人物,照刀具的線索來看應該只是一個人類
在荒瀧一斗更新之後會得知鬼與人想和平共處花了很長的時間與代價,從千代的造型來看並不像是完全的"赤鬼",當時也還有退治惡鬼的情況,因此可能是在汙穢清除之後才發生赤鬼青鬼事件。
(2022/01/11更新)

時間拉到現在,御輿一族的後人仍在官府工作(人在九條家走廊)
他哥則開了一家根付之源,之後神櫻用剩的雷之印大概就是找他換了。
源次郎表示自己的哥哥志小,滿足於一間小店,由自己來振興御輿家。
源一郎則表示自己的個性不適合繼承家業。
(御輿家長子不繼承家業是內定的嗎(X)

目前現存的惟神技術(陰陽術)
訣籙陰陽寮、式大將、式小將
海亂鬼

2.3更新的四方八方網(雖然是經過改造的版本)

天目流與長野原也依然健在。
目前淵下宮還沒開放,關於海祇大御神的資料不多,就不多贅述了。

至於為什麼沒講到薙草之稻光,這個我確定是在講雷電影,可是那個空格要填入什麼時在是太困難了,就當個留白給大家。

話說稻妻的刀也太多了吧(小聲

最後一個關於國崩(散兵)的...算彩蛋嗎?
可以去看蒼白之火套裝的超越之盏


說來關於千手百眼像
我跟朋友曾經討論過到底這個神像是以誰為原型
朋友表示不太可能是雷電將軍(因為胸太平)
為此我去了一趟七天神像
嗯...這麼說起來雷姆跟拉姆的胸圍好像也有差(逃

創作回應

感謝整理!!
2021-12-10 21:02:2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