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零~濡鴉之巫女~五之雫(幻境)

薇兒 | 2021-11-08 19:10:37 | 巴幣 4 | 人氣 205

  放生蓮在這一章節開始依舊很在意那張美女白無垢照片,而經過調查關於這些弔祭照或許有個民俗學者渡會啟示那邊有詳細的資料,蓮也因此決定去日上山尋找渡會啟示為了研究日上山而在山上蓋的房子。
  在出發前他接到了出去像丟掉回來像撿到的好友榊一哉的電話,他告訴蓮『我要結婚了』。
  腳下黑水漸漸靠近而榊也消失了。
  前往日上山,遊戲劇組很好心的讓你直接瞬間移動至形代神社前面,才剛進神社沒多久,助手鏡宮累就又像是被什麼東西牽引一樣走到上一章放滿娃娃的房間中遇到了白髮的和服少女。
  少女說著她現在是死人所以不要跟她講話(但她本人倒是一樣不管別人到底有聽沒聽依舊講個不停)
  原本她是喊鏡宮累哥哥』,但又很快的改口:「哥哥你……是姊姊嗎?」
  累的外形完全是個妥妥的少年,不過在初始的設定當中,製作人員似乎沒有特別註明累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而累雖然名為作家助手,但基本上在蓮家做的事就跟他老婆沒啥兩樣,由一些片段中可以看的出來累喜歡放生蓮。
  白髮少女下句就再指稱累『騙子』,就不知道指的是怎樣的『騙子』,指的是她假裝是男生待在蓮的身邊還是明明是男生卻自認自己是女生這樣。
  玩原文版應該就能感受到這曖昧空間,因為文檔資料中有一封是關於調查渡會啟示宅時拿到的錄影帶,由累寫信去詢問出版社的問題回覆。
  這錄影帶好七夜怪談的感覺,人家是『一直修蒙,勃空會來。』(一直玩水的話妖怪會來喔!)這裡應該是『一直修蒙,兇巫女會來。』。
*關於影片「迷路屋敷」
  關於在廢棄旅館找到的日記上,那名民俗學者相關的書籍上找到的資料,民俗學者「渡會啟示」似乎是對日上山信仰這個謎題熱衷,在山裡建了一間屋子住了進去,然後,就像日記所說地失蹤了,後來就開始有了某種傳聞,他並非遭到事故,而是觸犯了山裡的禁忌,連人帶房整個被神隱了,這個傳聞被稱作日上山版的「迷路屋敷」。
  真假雖然不明,但聽說有迷路進去迷路屋敷的人所留下的影片,就進行了調查,在靈異領域似乎是有名的影片,向出版社詢問之後,獲得了回應:
鏡宮累小姐:
  感謝您的詢問,您所尋找的影片已經停止生產,但還有微量的庫存,這個影片發售時得到很大的反響,我們也收到了相當多的詢問,影片的拍攝人投稿人皆為不明,帶子本身,是在日上山的河川附近所找到的,很多地方因為進水而無法播放,影片本身的母帶已由員警收押,員警也有搜索山裡,但不僅拍攝人,連影片現場的這棟房子都沒能找到,此外,現在不知森林已被劃為禁止進入區域,請注意不要胡亂踏入。
水源舍影像部-柿本浩二
  這裡中翻的情況是直接喊她『鏡宮累小姐』但在日文裡應該只有『鏡宮累さん』,而さん字是不管男的女的一律都稱呼さん。
  因為累失蹤,蓮開始在神社內尋找累,那三個前幾章跟我玩過的小孩又跑出來玩捉迷藏,還留了意味不明的話語。
  就找找這幾個孩子在哪,接近他們躲藏的地方會有小孩的聲音,使用射影機拍下去他們就會逃走(但誰可以告訴我到底是要怎拍?她們逃走時可以拍到『浮遊靈-逃走的死囝仔』(人家寫的是浮游靈 逃げていく子供)但底片根本還填充未完成就已經跑走了(我成功拍到的只有哥德蘿莉裝少女啊!)
  在遊玩的過程中,我再度重溫了在紅蝶覺得天倉繭小姐擋路又礙事的感覺。
  老娘不是要拍你。
  我是要拍你後面那個啊!
  既然派不上用場那你就給我好好的吸怪坦好,我可以遠遠的拍照就好。
  回到充滿娃娃的祭壇再度遇上白髮和服少女。
  妳這臭丫頭在上一章進來的是夕莉就直接開打,這章直接像怨婦一樣在問著蓮(雖然可以確定她認錯人),嘴上一邊講著明明已經約定好了然後就消失了。
  再來再度前往地下洞窟,累依舊有夠擋路。
  你可以不要擋著路嗎?要擋路的話就給我好好的吸怪坦好啊!
  在地下洞窟也可以聽到累一直講著像是告白一樣的話語(是不是情緒也跟巫女們同步了呢?)
  打完這個上章好不容易救回來又被冬陽引走變成怨靈的春河之後拿到鑰匙,便來到了傳說中的迷路屋敷。
  民俗學者絕對是零系列中最高危險職業,探索屋內找到了訊息可以得知他也被巫女們迷惑了,雖然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死的,看起來應該還是比紅蝶那個真壁楔伯死的好看一點。(不過被割的破破爛爛跟淹死到底哪個比較痛苦一點?)
  民俗學者的手記七
  前往山頂的途中,在開滿彼岸花的小路上撿到了照片,那條小路好像可以通往更深處,但是現在植物生長太茂密,無法繼續前進。只有受邀請者可以前往的屋子,會不會就在那裡面?那張照片,和其他的弔喪照片不一樣,好美,我只能如此形容!有著至今看過的所有弔喪照片都沒有的美麗,以及哀傷,可以聽見照片上傳來愛的耳語,這是詛咒之言,死後之戀,我得到這個地方去。
  屋內的資訊也可以知道打電話來說自己要結婚了的榊一哉也是透過蓮看到了美女白無垢照就被照片中的美女吸引,大約是那種對著照片誇獎『怎麼這麼漂亮、好可惜這麼年輕就死了……』之類的話就會聽到這首『她的眼光她的眼光 好似好似星星發光,睇見睇見睇見心慌慌……。』一路被牽引過來跟她結婚。
*榊的備忘
  我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也不知道是怎麼過來的,只記得打電話給那傢伙的事,那是最後的記憶。
  如果那時,他有阻止我的話,或許我就不會來到這裡了,婚禮很快就要開始了,我很快就要結束了。
  恐懼令我顫抖不已,但是,我必須過去,我選擇了她,就必須和她一起結束,因為她一直在等待著!
 
  只不過打開門看到這張臉就跟看直播時濾鏡突然掉了,原本你眼前那個腰瘦奶澎咖噌硬扣扣的美女直播主突然變成一個一邊挖鼻孔一邊抓懶趴的猥瑣如花,把他給嚇的奪門而出,殊不知你嫌棄人家人家還看不上你,於是……一樣化做之後得浪費我底片的怨靈(老娘只想拍美女好嗎!醜男能不能讓我用無限火箭筒施以物理除靈法?)
  然而逃出去之後讓我更加迷惑的一點是……日上山不是基本上荒廢很久了?為啥那所謂的登山欖車還能用?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